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报名

第一百四十四章 报名

    “哎呦!”

    秦风这一撞十分的隐蔽,但却是狠狠的击打在了周逸宸的肋间神经处,顿时疼的周逸宸倒吸了一口凉气,口中发出一声哀嚎,身体踉跄着往后倒去。

    所谓肋间神经,是沿着胸部肋骨,由背后经过侧腹,一直到胸前的神经,肋间神经痛就是沿着这条神经,经胸部、腹部呈半环状的强烈疼痛。

    这处神经系统极其敏感,只要稍微的压挤,轻则疼痛难忍,重则甚至能导致人昏厥,秦风这一撞不轻不重,但足以让那恶少失去行动能力了。

    “疼,妈的,疼死我了!”

    原本正抓着孟瑶的周逸宸,只感觉胸腹间像是被火烧到了一般,一股剧痛让他鼻涕眼泪都不受控制的流淌了出来,浑身不断抽搐着。

    “这人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口吐白沫了?”

    “应该是羊癫疯吧,好像羊癫疯就是这种症状!”

    这一幕让所有围观的人都惊呆了,由于做的隐蔽而且动作十分快,他们并没有看到秦风肘击周逸宸的情形,只当他是犯了什么突发的疾病。

    “哎,快点叫那边的救护车过来,我们这边有病人呀!”

    站稳了身体的秦风,脸上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不过马上就变成了着急的神色,上前一步扶住了周逸宸,大声喊道:“别愣着啊,把那救护车叫过来,这人快不行了!”

    周逸宸此时的情况的确很吓人,剧痛使其脸上青筋暴露,张大了嘴巴却是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眼看就像是一口要喘不过似的。

    仿佛是在验证秦风所说的那样,周逸宸的双手徒劳在空中抓了几下之后。突然眼皮一番,头颅软哒哒的垂了下去,整个人却是昏厥了。

    混乱之中没人看到,秦风的右手大拇指,在周逸宸的后脑穴道处用力挤压了几下,虽然是助人为乐。但秦风可不想招惹麻烦,还是让这小子昏迷过去比较好。

    “让让,医生来了,大家让让!”

    为了方便迎接全国各地的新生,京城站不但让出一块地方以供各个大学新生报道,还专门放了两辆救护车以保证这些学子们的安全。

    在听闻有人羊癫疯发作后,十多米外的救护车上下来了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分开人群走了进来。

    “医生,他……他晕过去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秦风一脸焦急的拉住了医生的手,却好像忘了他还扶着周逸宸,可怜的周公子顿时一头撞在了地上,一股鲜血从他脑后渗了出来。

    “你……你怎么松手啊?”

    来到身前的医生一看周逸宸摔倒在地上,也顾不上去指责秦风了,连忙用纱布捂住了周逸宸的头部,招呼人将周逸宸架到了担架上,匆匆往急救车处抬了过去。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

    等到人被抬走后。秦风似乎才清醒过来,一把拉住了孟瑶。说道:“这位同学,他摔倒不关我的事情啊,我只是想帮忙的。”

    “怎么会这样?”

    此时的孟瑶,就像是做了场噩梦一般,刚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周逸宸拉住,她心中羞愧的恨不得能杀了对方。

    但一转眼的功夫。周逸宸居然像只死狗般的被抬走了,孟瑶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

    “哎,这位同学,放开你的手。拉着孟瑶做什么?”

    刚才周逸宸逞凶的时候,围观的那些人认得他,没人敢去招惹,不过秦风这么一个新生拉住了孟瑶,顿时让京大那些孟瑶的男同学们不满了。

    “哦,对不起,对不起啊,我就是回来拿录取通知书的。”

    被那人一咋呼,秦风如梦方醒般的松开了孟瑶,从桌子上拿起一张纸,在孟瑶面前晃了一下,分开围观的众人,逃也似地上了大巴车。

    “秦风!”

    刚刚回过神来的孟瑶看清楚了通知书上的名字,虽然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孟瑶有种直觉,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一定和这个新生有关。

    “孟瑶,你没事吧?”

    “是啊,孟瑶,要不你今天先回去,有我们接待新生就行了。”

    看到孟瑶神情有些恍惚,京大的男生们顿时上前献起了殷勤,实在是孟瑶那副模样,太让人怜惜了。

    “那……那我就先回去了,对不起,给大家惹麻烦了。”

    看着招生点一片狼藉的样子,孟瑶的鼻子有些发酸,她是那种婉约温柔的性子,虽然恨周逸宸入骨,但却不肯再人前表现出来。

    “瑶瑶,怎么回事?是不是周逸宸那个王八蛋又来骚扰你了?”

    正当孟瑶收拾好自己的包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女孩的声音传了过来,隔着老远就骂了起来,“姓周的不过就是个破落户,瑶瑶你怎么老是忍他啊!”

    随着话声,一个身高约一米七左右的女孩分开人群走了进来,看着围观的众人不由皱起了眉头,嚷嚷道:“看什么看啊,该干嘛都干嘛去。”

    女孩的年龄和孟瑶差不多大,但穿着却是大胆了许多。

    一身吊带牛仔裤,将女孩的身材尽数展现了出来,虽然脸蛋长得没有孟瑶那般精致,不过却有着一股野性美,和孟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

    “晓彤,别喊了,咱们走吧。”孟瑶拉了一把女孩,从大巴车后面绕出了车站。

    “瑶瑶,我就出去买了个酸奶,你……你怎么又被姓周的欺负了?”

    被孟瑶拉出了车站后,那个身材高挑的女孩仍然不依不饶的说道:“姓周的在哪了?姑奶奶不打的他满面开花,他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是吧?”

    “晓彤,算了,他不要脸,咱们还要脸呢。”

    孟瑶虽然也被今儿的事情气的全身发抖。但柔弱的性子,却是让她无法像好朋友一样去把事情闹大。

    “你啊,性子就是太软了,否则就凭他周逸宸,怎么敢这样对你?”

    华晓彤叹了口气,说道:“他周家已经是暮落西山。要不是他爷爷还吊着一口气没死,京城哪里有他周逸宸这号人物?晓彤,你回去和老爷子说下,把这桩亲事给取消了吧?”

    看着好朋友,华晓彤是满心的无奈,堂堂京城孟家的孙女,居然被周逸宸那纨绔子弟当众逼迫,也不知道孟家的那些长辈们是怎么想的。

    俗话说一代江山一代臣,解放已经四五十年了。当年小米加步枪进城的泥腿子,现在也都变成了根深蒂固的新贵家族。

    周逸宸的爷爷,就是当年的开国少将,后来曾经做过京城警备区的副司令员,在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退到了二线。

    而孟瑶的爷爷,在解放后从军界转入到了政界,并没有授军衔,不过在军中却是门生故旧众多。周逸宸的爷爷,就曾经是其老部下。

    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孟家的老爷子又出山进入到了国家中枢领导层,直到八十年代末期才完全退出了政坛。

    有了这十年的布局,孟家在国内的政治势力十分的强大,现在孟瑶的大伯和父亲,都身处省部级的高位,尤其是孟瑶的大伯。很有可能在下届就进入到中枢。

    按理说孟家强势周家衰弱,两家不可能结下亲事,但偏偏孟家老爷子念旧,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应允了老部下周家老爷子的提亲。将自己的孙女许配给了周逸宸。

    如果周家子嗣众多那还罢了,但偏偏周老爷子只有一个儿子,到了周逸宸还是一脉单传。

    这也使得周家上下对周逸宸溺爱有加,十二岁的时候,周逸宸就敢在长安街上倒车,典型的一个纨绔子弟。

    更要命的是,周逸宸还以孟家女婿自居,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纠缠孟瑶,当时两家大人都没怎么在意,以为是小儿女玩闹。

    但是到了高中的时候,周逸宸的恶名逐渐传了出来,孟瑶的父亲想反悔这桩婚事,谁知道被要面子的孟家老爷子臭骂了一顿,只能不了了之。

    孟瑶生性就比较柔弱,老爸都挨了骂,她更是不敢在老爷子面前说什么,只能是一忍再忍,反而让周逸宸愈发的嚣张起来。

    “晓彤,算了,爷爷最近身体不太好,不要再让他老人家烦心了。”

    孟瑶叹了口气,说道:“实在不行,我明年出国去留学,再过上四五年,到时候爸爸就能当家了。”

    “你啊,就知道让让让。”

    华晓彤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孟瑶,说道:“要是换成我,找个人把那小子的腿给打断,看他还敢纠缠不?”

    华晓彤的家世虽然不如孟瑶,但在京城也是掌握着不少实权,尤其是在公检法系统内,有着深厚的背景,否则也不可能从小和孟瑶一起长大的。

    “算了,咱们回家吧,姓周的不知道怎么抽疯,周家还不知道要着急成什么样子呢。”

    想到周逸宸突然发病的模样,孟瑶心里只感觉一阵痛快,最好周逸宸检查出来个什么毛病,父亲就有理由推掉这门亲事了。

    在华晓彤和孟瑶走后半个小时,京大接新生的大巴车也驶离了京城站。

    刚才看到秦风下车的人并不多。车上的新生们大多都不知道那场冲突,只是看到有辆救护车开出了车站广场。

    “那小子应该没事吧?如果摔出个脑震荡的,也是个麻烦事儿!”

    不过秦风自己心里清楚,肘击周逸宸的肋下神经和挤压穴道使其昏迷,都没有什么后遗症,但是最后那一松手,却说不定能摔出个什么好歹来。

    “管他那么多?一天来的新生那么多,估计没人能记得我吧?”

    想着周逸宸那浑身抽搐的样子,秦风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这是盗门中的一个手法,秦风也是第一次用在人的身上。

    “这位同学,你是自己来报道的吗?”

    秦风耳边忽然响起了个声音,侧过脸一看,却是坐在旁边一排的一位中年女人,靠着那边窗户坐着个戴着棒球帽的大男孩,应该是女人的儿子。

    “是的,阿姨,我就住津天,距离京城不远。”

    秦风笑着点了点头,新生报道往往都有父母跟随的,这一车坐了差不多八十个人,其中有一半都是学生家长。

    “怪不得呢,那你算是半个京城人啦。”

    中年女人听到秦风的话后,脸上顿时露出笑容,一把拉下身边年轻人耳朵里的耳机,说道:“这是我儿子,你们以后就是同学了,要多多照顾啊!”

    “妈,京大一年招生几千个人,哪儿能都在一起啊。”

    女人话声未落,就被儿子给打断掉了,年轻人不耐烦的将耳机塞回到了耳朵里,看了一眼秦风那身普通的运动服,撇了撇嘴将目光看向了窗外。

    “哎,这孩子,怎么那么不懂事啊,这位同学,别生气啊。”

    女人有些尴尬的冲着秦风笑了笑,不过显然也不想指责自己的孩子,道了声歉也移开了目光。

    “娇生惯养,就算上了座好大学又能怎么样?”

    秦风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也将目光放在了窗外的高楼大厦上,对于这座城市而言,大学只是人生的一个起点,根本就代表不了什么。

    车子开了将近一个小时后,缓缓的驶入到了京大校园之中。

    在学校的门口早就拉起了“欢迎新同学”的条幅,大巴车停车场的外面,有好几排临时搭建的报名点,很多高年级的志愿者在那里解答着新生的问题。

    “计算机系,国际金融,国际经济与贸易……”

    沿着那些报名点一个个的看了下去,直到走到尽头,秦风也没找到他报考的文物鉴定与修复的专业,问了好几个人,居然都没听说过。

    “奶奶的,哥们报的这专业是挺冷僻的,不过也不应该连个报名点都不设置吧?”

    秦风有些无语的看着那些熙熙攘攘的热门专业报名点,正想再找个老师模样的人询问的时候,眼睛忽然一亮,因为他居然在这里看到了个熟人。(未完待续……)

    ps:ps:第一更,求几张月票啊,月底了,大家有货别存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