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四十章 古玉(上)

第一百四十章 古玉(上)

    “阿风,我给你介绍下。”

    见到秦风,常翔凤的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拉住了秦风的手,说道:“这位是来自美国的华人联合会会长柳山志先生,也是我的老朋友了,此次回国探亲访友,听说你这儿有些古玉,于是就拉着我上门了……”

    “华人联合会?”

    听着这来头似乎甚大的名字,秦风突然打了个寒颤,美国的华人联合会,那岂不就是当年的洪门?这……这可是和世界许多著名黑-社会齐名的帮派啊!

    其实严格说起来,洪门在结束了“反清复明”的历史使命后,已经转变成了世界性的一个民间社团组织,靠着团结、义气互帮互助,有他们自已的政治理想。

    当然了,的确还有一部份有着洪门身份的人员,在做着不法勾当集权敛财,所以一些海外国家的政府,一直将洪门视为是黑-社会。

    在美国,洪门不但成立了华人联合会,还成立了一个叫做致公堂的党派,可以说是除却中国地界之外,世界上华人势力最大的组织。

    “欢迎,欢迎柳老先生,还请里面坐!”

    眉头微微跳动了一下,秦风不动声色将三人让到了屋里,眼光的余角在院门处扫了一眼,秦风分明看到七八个西装革履的壮汉,站桩一般的守在了门前。

    “不告而访,小兄弟别见怪啊。”

    进到屋里后,柳山志笑道:“老头子我这一辈子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咱们国家的玉石,此次听闻小兄弟手上有好东西,只能厚着脸皮上门了!”

    柳山志六十出头的年龄,两鬓斑白,但脸色气色却是十分红润,他的身高有一米八左右,腰背挺直,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对襟衣服,气度非凡。

    “老爷子太客气了,小子哪里敢当?”

    秦风笑着将柳山志和常翔凤让到了上首坐下,有些疑惑的问道:“我也是前不久才从别人手上收了几块古玉,不知道柳老先生是从哪里知道的?”

    “风……风哥,是……是我告诉彪哥的。”秦风话声刚落,正忙着端茶倒水的小胖子,弱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原来,在接连找了几个买家都被秦风赶走之后,谢轩也有些着急了,前几天他偶然在古玩街上遇到了阿彪,于是就提起了手上有古玉的事情。

    其实谢轩并不知道,阿彪去古玩街,正是为了去几个相熟的古玩店寻找古玉,听到谢轩这么一说,才有柳山志等人的此行。

    “哎,柳老先生想看玉,打个电话给小子说声就行。”

    秦风苦笑了一声,暗地里狠狠的瞪了一眼谢轩,这小子也是胆大包天,借势居然借到了常翔凤的头上,就不怕这黑道大佬吃的他连骨头都不剩?

    秦风此时心里也有些打鼓,单单为了几块古玉,这柳山志为何会屈尊来到他这里?想到这儿,秦风不由抬头看了一眼常翔凤。

    看到秦风的眼神,常翔凤笑道:“小兄弟,真的没别的原因,柳大哥就是单纯的喜好古玉,你有什么好物件就拿出来吧,钱不是问题……”

    “四爷,津天有什么事,可是都瞒不过您的耳朵啊。”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几位先喝口茶,我把东西给拿出来,不过柳老先生,这物件我拿到手上没几天,并不是要出手的,您可不能夺人之美啊……”

    “哈哈,我倒是希望小兄弟能成人之美!”

    柳山志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这次回国是基于一些很特殊的事情,原本来津天只是为了见见老朋友,到这四合院里来,真的是临时起意。

    “几位稍等。”

    秦风告了声罪,进到了里间,几分钟后拿着一个锦盒走了出来,说道:“柳老先生,前几日才入手的玩意儿,您给掌掌眼?”

    从那祢素士墓葬石棺之中,除了九窍玉之外,秦风一共还得到了六十八块古玉,收获算是颇丰,但这些玉石大多沁色比较严重,一眼就能看出是新出土的古玉。

    所以秦风挑拣了一些沁色不深的玉石,用自己的手段对其进行了一些处理,使之看上去像是有些传承,也就是放入锦盒里的八枚古玉。

    这八枚古玉中有玉璜2件、玉佩4件、是一组玉佩饰,均为扁平片状,有梯形、半月形和云头形,上下两边各一孔,雕工简单中透着一股璞拙大气。

    而另外两件古玉,却是一对唐玉中最为著名的仕女玉人,这对玉人的高度仅有五厘米,宽为一点八厘米,厚度是0.7厘米,从玉质上来看,应该用的是羊脂白玉。

    玉人呈站立人形,双袖掩手,合于胸前,身着长袍,袖子边上有细阴线刻斜纹,头顶为平行发冠,顶发由细密刚劲的阴刻线雕成。

    在玉人的额头、顶发,两袖极其衣边下摆处,有一丝淡黄色的锈沁,虽然秦风已经做了一些处理,但那沁色深入玉石之中,非常的显眼。

    “小兄弟,这……这是唐玉?”

    当柳山志看到锦盒中的几块玉石后,原本淡定的脸色,突然间变得凝重了起来,伸出双手接过锦盒,说道:“能否让老朽好好看看?”

    “柳老您随意。”秦风点了点头,却是在心中叹了口气,这老头眼光毒辣的很,想要瞒过他怕是难了。

    别人做古玉制假,那是拼了命的想做沁色,到了自个儿这里,却是反过来了,生怕那沁色太新,让人看出了出土的时间。

    古玩讲传承有序,这古玉也不例外。

    一般而言,传承三代的玉石,也就是历经三代人把玩过的古玉,就能称之为传承古玉,但秦风上手这几块玉的时间实在太短,根本就做不出那种传承古玉的包浆效果来。

    看到那柳老爷子的注意力已经完全放在了古玉上面,秦风走到常翔凤身边,低声说道:“四爷,咱们借一步说句话?”

    “怕什么,一不偷二不抢的,有什么好担心的?”常翔凤看了一眼秦风,笑着点了点头,径直走到了外面院子里。

    “四爷,这叫怎么一回事啊?您老腰杆粗,天塌下来也能撑着……”

    走到院子里,秦风往屋里看了看,叹道:“可……可是小子细胳膊细腿的,可招惹不起这尊大神啊!”

    海外洪门,从孙中山时期,在国内外就有着巨大的影响。

    可以说,不管是当年沪上还是津天市的青帮,都源自洪门一脉,在推翻清朝统治以及后来的民国时期,背后隐然都有其影子的存在。

    但是就现代的国家制度而言,对于这种帮派社团,政府绝对是零容忍。

    秦风可不想和洪门沾染上任何的关系,从而使得某些势力关注到自个儿身上,要知道,他现在自己也是一屁股的不干净。

    “你小子还说自己不是江湖人,怎么知道他的来头的?”听到秦风的话后,常翔凤不由笑了起来,看秦风这模样,显然知道这华人联合会是怎么回事。

    “四爷,您这可是冤枉我啊……”

    秦风闻言向着院子外面撇了撇嘴,说道:“这老爷子出门都带那么多保镖,能是一般人吗?我这小庙可放不下这样的大神!”

    秦风心里此时早把常翔凤骂了个狗血喷头,柳山志那样的人来自己这,恐怕国家的相关部门,早已将自己的情况都给调查清楚了。

    虽然秦风行事谨小慎微,并没有什么把柄被人抓住,但那种被人盯着如芒在背的感觉,却是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常翔凤笑道:“你不用担心,柳会长来这里,就是为了看玉,他是个玉痴,哎,我说,我给你小子拉生意,你怎么还一副不满意的样子啊?”

    说起来常翔凤也不是有心的,他知道柳山志好玉,在得知其要来津天的时候,就让阿彪去搜寻几块古玉准备送给他。

    但是现在的古玩市场真假混肴,阿彪找了几块古玉,不是假的就是品质拙劣,根本就拿不出手,这让常四爷感觉面目有些无光。

    《文宝斋》是秦风的产业,这点常翔凤自然是清楚的,在得知谢轩放出手中有古玉的风声后,他才决定带着柳山志来看看的,其实也存了一点提携秦风的意思。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四爷,这样的生意,您以后还是不要拉了,我可不想被什么人给盯上。”

    “你啊,明明还不到二十岁,行事就像个七八十的老江湖一般,一点锐气都没有。”

    常翔凤指了指秦风,哑然失笑道:“有胡局长保着你,在这津天地界上,只要不是杀人放火,你怕什么?再说了,就算是杀人放火,有四爷在,也未必不能帮你摆平!”

    看着秦风,常翔凤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秦风那张年轻的面孔下面似乎隐藏着许多秘密,行事之稳健,就连自己都有所不及。

    秦风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四爷,求人不如求己,自身正则不怕影子斜,好意心领了。”

    对于常翔凤抛出的善意,秦风根本就没有一丝要接纳的意思,听得常翔凤都为之一愣,他纵横江湖数十年,还从来没见过如此不知好歹的小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