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谈妥

第一百二十六章 谈妥

    “先别说那么多,冷兄还没答应呢。”

    秦风摆了摆手制止了还要说话的谢轩,看向冷雄飞,说道:“冷兄,干不干给个准话吧,你要是愿意,那就是秦某的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冷兄要是不愿意的话,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出了这院子大门,你我各不相识,等我把那佛像卖出去以后,你随时可以来拿钱……”

    秦风这种行为,在江湖上是属于搭伙做买卖,最忌讳的就是内部有矛盾,所以秦风并不勉强冷雄飞,如果他不愿意,秦风带着李天远和谢轩,一样能找到合适的墓葬。

    “干!”

    冷雄飞想了好一会,几乎是咬着牙吐出的这个字,刚才秦风的话把他给刺激到了,因为他已经二十多岁了,前途看不到一丝光明,他实在不愿意错过这次“发财”的机会。

    而且话说回来,盗墓在冷雄飞心里,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不过是拿取一些地下埋的东西而已,又没涉及到别人的利益。

    “好,有冷兄这句话就行。”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咱们亲兄弟明算账,这次的合作,冷兄你带路,其他的事儿都不用管,拿其中的二成份额,你觉得怎么样?”

    分赃不均,是很多团伙解散甚至起内讧的主要原因,虽然东西还没影,但秦风必须将事后的分配方案给说出来。

    之所以只说了冷雄飞的份额,那是因为李天远和谢轩都是自己人,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他们相信秦风是不会亏待自个儿的。

    “两成份额?”

    冷雄飞想了一下,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行,其实两成我都占了便宜的,就按照秦兄弟你说的办,但我有一点要求,就是不下墓葬!”

    冷雄飞跟着爷爷学艺的那段时日里,听冷一眼说过不少以前的往事,这成气候的盗墓团伙,其中必定有位风水先生,而且还是除了龙头之外最重要的人。

    一般来说,盗墓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官盗,像汉末的董卓、曹操,五代的温韬,到民国时的孙殿英等,都很有名,他们往往动用大批士兵,明火执杖地大干。

    还有一种则是民盗,分布各地,人数众多,都是偷偷摸摸地进行,挖开墓室、棺材,从中取出随葬的财物珍宝,大发横财。

    官盗就不用说了,在挖掘墓葬的时候都是大张旗鼓,而民盗,也极少像冷雄飞这般一个人干活的,而是最少需要两个。

    开始时一个人挖洞,另一个人清土,同时望风,以后一个挖进墓室,另一个人在上面接取坑土和随葬品。

    合作的人多为有血缘关系的亲戚或者是最好的朋友,这是为了防止洞口接活的人图财害命,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冷一眼在解放前的时候,曾经就有一段时间,跟着一帮搬山倒斗的人合作过,帮他们寻找墓葬,当时所拿的份额,就是两份。

    冷一眼合作的那伙人是北派的,有次在豫省看上一座大墓,但发现有两个走单帮的亲兄弟,也盯上了那座墓葬,这两兄弟姓梁,在豫省也是有点名气的。

    于是冷一眼团伙的老大就提出,这座墓大家合作来盗,所获得的东西,三七分成,他们占七,梁氏兄弟占三。

    梁氏兄弟见到冷一眼团伙人多势众,有点心虚,但又不想平白让出这座墓,思考再三后就答应了下来。

    用了两天的时间,他们打通了墓葬,由梁老2和冷一眼团伙中的两人下去取东西,梁老大与冷一眼等人在上面接应。

    那是个明朝的王爷墓葬,里面的东西实在不少,而且以前还未曾被盗过,所以整整折腾了半夜,才将大部分的东西给运到了地面上。

    当天快亮了的时候,他们决定收手,于是让下面三个人,轮流爬上来。

    最先上来的是冷一眼他们的人,当那两人上到了地面,梁老2将绳索拴在了腰上,等着上面的人把他拉上去。

    不过让梁老2想不到的是,那盗洞深达五米,而他的身子仅仅上升到了三米的时候,绳子就猛地一松,将他给重重的摔到了坑底。

    不仅如此,绳子松掉的同时,一个人还重重的砸了下来,紧接着就是劈头盖脸的泥土,梁老2几乎心中刚冒出了黑吃黑的念头,就被泥土给淹没了。

    这一切都是冷一眼亲眼目睹的,就在活快干完的时候,梁老大被上面的人硬生生的给勒死掉了,等到下面自家兄弟上来之后,将梁老大扔下了盗洞,让他去陪自己的兄弟了。

    冷一眼在给孙子说这个故事的同时,也告诫了冷雄飞,如果万一参与到盗墓中去,不是至亲兄弟在上面,万万不可下到墓葬里去。

    冷雄飞之所以刚才考虑了好一会,就是担心秦风黑吃黑,不过秦风这边一共只有三个人,其中谢轩还不去,这倒是让冷雄飞宽心了不少。

    “本来就不需要你们下墓葬。”

    秦风哪里猜不到冷雄飞的心思,当下似笑非笑的说道:“到时候你和远子在上面望风,我自己下去就行了。”

    “好,秦兄弟放心,那里是块玉米地,晚上极少有人去的。”冷雄飞闻言脸上一红,但事关身家小命,他也没敢说出要陪秦风下墓的话来。

    “风哥,你们都能出去,留下我在这干嘛啊?”

    听到秦风和冷雄飞已经谈好了合作的条件,小胖子苦着脸凑了过来,说道:“风哥,反正那店又没什么生意,就让我跟着去玩吧……”

    少年最是喜欢猎奇,谢轩看上去那张胖脸长得忠厚老实,实则也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盗墓那么好玩的事情,他岂肯错过?

    “轩子,那可不是好玩的地方。”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别的不说,就这墓葬在玉米地里,现在正好七八月的天,晚上热就不说了,那些蚊叮虫咬的,你能受得了?”

    秦风说话的时候眼睛还瞄在谢轩那一身肥肉上,看得谢轩的鸡皮疙瘩几乎都起来了,下意识的摇起了脑袋。

    “不对,风哥,带点驱虫的药就行了,我不怕……”终究还是传说中的盗墓吸引力更大一些,小胖子摆出了一副要慷慨就义的表情。

    “你不怕我怕。”秦风没好气的拍了下谢轩的脑袋,说道:“留你在店里不是让你玩的,等东西出手之后,咱们是要卖出去的!”

    谢轩眼睛一亮,开口说道:“风哥,你是让我留下来找下家?”

    “废话,以前不让你和那些人接触,是咱们手上没货,我怕你说了大话拿不出东西来,那日后在这行当里可不好混。”

    秦风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从那鎏金铜佛上来看,这应该是座唐朝的大墓,最次年代也能到宋,如果顺利的话,这一趟就够咱们吃一辈子的了。”

    从古至今,这盗墓的活儿,向来都是见不得光的,不管哪朝哪代,这些人只要一冒头,必定是官府打击的对象。

    所以这墓中古董的第一经手人,往往将东西盗出来后,都着急出货,价格卖的可谓是低廉之极,甚至连实际价值的百分之一都没有。

    但秦风和那些专业搬山倒斗的土耗子不同,他有古玩店作为销赃渠道,盗出来的东西,非精品不要,非高价不出,如果碰到一些珍稀物件,那的确够吃上一辈子的了。

    “风哥?你说的是真的?那我不去了,我就留在古玩街找买家。”

    听到秦风的话后,小胖子脸上的青春美丽疙瘩豆似乎都往外泛着油光,相比去盗墓现场,和那些老油条们谈价格斗心眼,更符合谢轩的心性。

    “记住,咱们的东西,都是传承有序的,你先结识这些人,具体的物件,等我回来再说。”

    秦风交代了谢轩几句,那些玩古董的也都是些人精,你要是说东西是刚出土的,估计那些家伙们都能直接给个让人吐血的白菜价。

    “风哥,你放心吧,我有数。”

    谢轩笑眯眯的说道,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让一旁的冷雄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小子当时收他佛像时,就是这幅模样。

    交代完谢轩后,秦风看向冷雄飞,说道:“冷兄,事儿就这样了,容我两天准备一下,两天之后的早上,你还来院子这儿找我,怎么样?”

    之所以将冷雄飞带到家里来,秦风就是想消除对方的戒备心理,事实上他也做到了,冷雄飞要不是看到这院子,未必就会答应的那么爽快。

    “两天?秦兄弟,实话给你说,我是不想再回那工地了,我怕收不住自己的火气……”

    冷雄飞苦笑了一声,他辛辛苦苦的干了一个月,才拿了几百块钱,他怕自己见到那工头,会忍不住将砖头拍在对方脑袋上的。

    “那好办,不想回去就住在我这里。”

    秦风虽然不知道自己以后要干什么,但对于冷雄飞这种专业人士,他还是想收在身边,日后生意大了,他可不想做事事亲躬。

    这是因为盗墓只是为了迎合古玩店的发展,才偶尔为之的事情,秦风不会拿它当成事业来做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