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处置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处置

    “胡……胡局长,您……您别生气,是我的工作没做好!”

    面对着胡保国的雷霆之怒,周局长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他是行政出身,要说写资料做报告是把好手,但性格相比那些做刑侦出身的警察,却是显得有些软了。

    “别给我说这些没用的,我要看结果!”

    胡保国大手一挥,说道:“人你带走,我只有一点要求,那就是警队里的害群之马,要坚决清除出去,处理完之后来向我汇报……”

    胡保国性子火爆不假,但处在这个位置上,有很多事也是要三思而后行的,他一个直辖市的市局局长,不可能盯着一个基层单位的小警察不放的。

    交代给下面分局去处理,又定下基调,这位周局长如果不想和自己的仕途过不去的话,他应该知道如何去处置这件事情。

    “胡局,您……您放心,市局文件我们正在学习,我一定会坚决执行文件精神,把不符合警队要求的人清理出去的。”

    让周局长主持破案或许不行,但在领会领导意图上,这智商不是一般的高,前段时间市局下达了整顿警风的文件,周局长马上就应用了起来。

    “我不管那些,我只要结果!”胡保国摆了摆手,带着秦风转身向庄园大门走去。

    “周局,您……您要救救我啊,我也不知道是胡局长在这里。”

    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到来,已经酒醒了的黄海山,完全忘了自己刚才曾经说过周局长来了也不好使的话。

    作为一个想尽办法要调出这穷乡僻壤、有理想、有抱负的派出所所长,在听到胡局长的称谓后,黄海山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位新上任的市局局座。

    当时黄海山的第一反应就是傻了眼,他心里清楚,蔡东等人的关系或许对分局有些作用,但要是说能影响到市局一把手,那无疑是天方夜谭。

    蔡东那些人家里背景深厚是不假,且不说他根本就不敢将这些事告诉家里,就算告诉了,组织部也不是他们家开的,像公安系统这样的强力实权部门一把手,岂是他们可以左右的?

    所以在周局长还没来的时候,黄海山就偷偷的给蔡东打了手机。

    但让黄大所长绝望的是,蔡东在听完他的话后,直接来了一句他已经在京城了,对这边发生的事情完全不了解,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事实上蔡东和阿丁的确正在开往京城的车子上,因为他们俩刚才分别都接到了家里长辈的电话。

    阿丁那位在南方的父亲,直接在电话中就破口大骂了起来,要求阿丁明天一早必须出现在S省,否则就要打断他的腿。

    而蔡东的电话则是母亲打来的,一向对他宠溺有加的母亲,这次却是一反常态,语气非常严厉,让蔡东马上回家。

    这一通电话,让蔡东和阿丁都有些懵了,哪里还顾得上黄海山的死活,他们俩明白,这次或许真的惹祸了。

    不过哥儿俩怎么都想不明白,只不过动秦风而已,为何会将消息传到京城和远在南方的那个省份里去?

    如果蔡东和阿丁知道黄海山直接将警车堵到常翔凤的庄园门口,惹得常翔凤暴怒,一个电话打到了京城某位老领导的家里的话,估计他俩也有扒掉黄海山那身警服的想法了——

    在蔡东和阿丁犹如丧家之犬般的逃离津天的当口,周局长也将蹲在地上的黄海山等人都带回了分局,原本被几辆车堵住了的庄园大门,终于变得顺畅了起来。

    “胡局长,让您看笑话了……”

    常翔凤站在了胡保国和秦风的面前,语气真挚的说道:“都是我的错,让小兄弟受委屈了,咱们进去,叫老于做桌子好菜,我给这位小兄弟亲自赔礼道歉!”

    以前常翔凤称呼胡保国,都是叫大哥的,但是现在胡保国地位不同了,他言语之间也很注意,有时候一些关系是不能摆在台面上的。

    “四爷,您太客气了,这事儿和您没关系的。”秦风闻言笑了起来,在知道常翔凤两个哥哥的事情后,他对这人的感官也改变了不少。

    “打我常老四的脸不是?”

    听到秦风的话后,常翔凤脸色一绷,没好气的说道:“看得起我常老四就叫声四哥,要是看不起的话,大门朝外,小兄弟走好……”

    “行了,老四,少玩你一套江湖作风!”

    胡保国开口打断了常翔凤的话,说道:“玩这一套,你和这小子比还差得远呢,老四,我丑话说前面,你今儿跟秦风算是认识了,但我不想你以后和他有任何的瓜葛!”

    要说这个世上最了解秦风的人,恐怕就是胡保国了。

    他知道秦风天生就是混江湖的料,那一身本事再加上其慎密的心思,如果秦风走上这条路,就算是面前的常翔凤,怕是也不及其万一。

    而要是借助常翔凤在道上的影响力,秦风这条路将会走的更加顺畅,这也是胡保国出言敲打常翔凤的原因。

    “胡局长,我听您的,全听您的还不行?”

    常翔凤打了个哈哈,不过对秦风却是愈发好奇了,能让胡保国说出这番话,可见他对秦风的重视了,要不是对胡保国了解很深,常四爷说不定就会认为秦风是他的私生子了。

    胡保国看向常翔凤,语言深意的说道:“老四,你既然已经退出来了,就退的干净点吧,留这么个尾巴算是干什么?”

    新官上任,胡保国自然是要做一番事情出来的,津天市的治安和黑-道问题,就是要整顿的重点,而常翔凤的很多产业,都与其有很深的瓜葛。

    “胡局,唉,小兄弟看来也不是外人……”

    常翔凤见到其余人都在十几米外,不由叹了口气,说道:“胡大哥,您也知道,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我倒是想退,但一时半会还没办法完全抽离出来。”

    常翔凤要是自己一个人,那还好办,但手下有一帮跟了一二十年的老兄弟,就像是这斗犬场中的老云那些人,根本就是无法舍弃的。

    另外像是外面的那些公司,他还都占有股份,那庞大的利润,也是常翔凤难以下决断的原因,没谁会嫌钱烧手啊。

    胡保国摇了摇头,说道:“老四,这些我不管,三个月,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到时候不要怪我不念及你两个哥哥的情分!”

    说出这番话,胡保国已经算是违反纪律了,他打算在三个月后,对整个津天市的治安进行一次大的整顿,到时候像那些赌博放高利贷等影响社会稳定的因素,都在将要进行的严打范围之内的。

    听到胡保国话中坚定的语气,常翔凤咬了咬牙,心里终于下了决断,开口说道:“好,胡大哥,您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

    下半辈子是在牢房里过还是安享晚年,常翔凤自然能分得清孰轻孰重,再说他的钱早就够花几辈子的了,放不下只是因为当年的那些兄弟而已。

    “那就好。”

    胡保国点了点头,看向秦风时却是瞪起了眼睛,说道:“你小子也别给我惹事,学校给你找好了,下星期就跟着去复习,考上大学赶紧给我滚蛋。”

    “是,坚决服从命令!”

    秦风嘿嘿一笑,敬了个不伦不类的礼,开口说道:“胡局长,要是没事的话,那我先走了啊!”

    “等等,上我的车吧,我送你回去!”胡保国叫住了秦风,对常翔凤说道:“老四,我先走了,你要好自为之。”

    “哎,胡大哥,这可不行。”常翔凤闻言顿时急了,一把拉住了胡保国,“来到家门口了,您怎么着也要进去坐坐啊。”

    “以后有机会出去坐吧,你这大门我不进了,谁不知道常四爷的会所里都是些赌的玩意儿。”

    胡保国虽然是开玩笑的话,但还是让常翔凤满脸通红的松开了手,他这庄园还真是正如胡保国说的那样,除了毒品之外,黄赌两样都占了。

    “那好吧,我送您……”

    常翔凤从阿彪手上接过一个纸袋,向秦风递去,口中说道:“小兄弟,这个四哥真不能收,你拿回去吧。”

    刚才阿彪得知秦风给了一万元的场地费后,马上就让人将钱送了过来,今儿在他们会所出了那么多事,哪里还有脸面收这个钱?

    “好,那就多谢四爷了。”秦风捏了下袋子,里面就是一万块钱,知道并没有在纸袋里再放别的东西,当下也没推辞就接了过去。

    “沈昊,走,上车!”胡保国冲着司机喊了一声,沈昊是特种兵退伍的,原本被分到了治安队混日子,被胡保国要来当了司机,平时话不多,但极为忠心。

    “秦风,你明天拿着这个去海河三中,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你小子别给我丢人。”

    上了车后,胡保国递给秦风一个文件袋,为了这东西,他也是舍下老脸去求了分管教育的一位副市长批了个条子,将秦风送进了津天最好的中学。

    原本胡保国是想给秦风送去的,没成想在这里居然遇到了他,也省得他再跑一趟四合院了。

    秦风默默的点了点头,接过文件袋后没有说话,倒是开车的沈昊从倒车镜里多看了秦风几眼,眼中露出一丝好奇的神色。

    沈昊跟了胡局好几个月了,知道他没让任何一个家里人跟到津天市来,也从来没办过一件私事,惟独对后排的这个年轻人照顾有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