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烈士

第一百一十八章 烈士

    “小兄弟,实在是委屈了你,先下车吧。”

    阿彪十分有眼色,在几人对话的当口,去到那群蹲在地上的联防队员处,翻出了手铐的钥匙,帮秦风打开了铐子。

    胡保国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常老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秦风这孩子我了解,他不是那种做奸犯科的人,你那些污水少往他身上泼!”

    “哥们原来是这么纯洁的人啊?”

    胡保国的话让秦风心中暗笑,当初他在管教所的时候,可是没少给胡大哥惹麻烦,几乎每年胡保国都要给他擦几次屁股。

    “胡局长,您这可真是冤枉我了,这真不关我的事儿啊。”

    听到胡保国的话,常翔凤那边却是叫起了撞天屈,那俩纨绔子弟看秦风不顺眼,关他什么事?要说与他有关系,那也不过就是发生在庄园里而已。

    “胡局长,这事儿还真不怪常先生,事情是这样的……”

    谢大志自付能和胡保国说上几句话,当下将一开始在停车场的冲突到后面的斗狗,都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至于这些警察的来历,谢大志则是一字未提,不过在场的都是些人精,谁都能想到黄海山是为何而来,又是受谁托请而来的。

    “好,好,没想到人民警察还能充当私人的打手啊?”

    听完谢大志的讲诉后,胡保国的脸色阴沉似水,恶狠狠的剐了一眼那几个蹲在地上醒酒的家伙,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说道:“五分钟内还不到,你自己打辞职报告吧!”

    说完之后胡保国也不听对方的回答,对着秦风招了招手,说道:“你过来,我问你点儿事。”

    走出十多米外,胡保国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和那件事没关系吧?”

    半年之前的那桩贩毒制毒大案,虽然已经快结案了,但里面还有些事实不是很清楚,就像袁丙奇怎么都不承认那些毒品是他携带的,而是咬死了蛮豹。

    当然,这无法影响案件的最终判决,而且袁丙奇等人也被执行了死刑。

    不过秦风在这案件中的影子,却是被一些有经验的老侦查员注意到了,要不是胡保国调了过来,将一些事情给压了下去,或许秦风就会被翻出来了。

    “胡大哥,和那事儿没关系。”秦风摇了摇头,有些郁闷的说道:“我就是跟轩子过来看看热闹的,谁知道遇到那俩人啊。”

    要说今儿真是流年不利,一分钱没赚到不说,大黄还受了伤,另外又得罪了两位京城纨绔子弟,如果不是碰巧遇到了胡保国,说不定秦风还要进次派出所。

    “对了,胡大哥,您怎么跑这里来了?”

    秦风有些疑惑的看向胡保国,开口问道:“你认识那位常四爷?他可是道上的人物,这生意做的未必干净……”

    要是胡保国在津天呆了一些年头,秦风相信他肯定会认识常翔凤,不过胡保国调来才三四个月,以前又是在监狱系统的,怎么也和常翔凤扯不上关系啊。

    而且两人的身份一个是官,一个游走在法律边缘的江湖人士,尤其到了胡保国现在这种职务,更不能轻易接触像常翔凤这样的人了,那会给人口实的。

    “他那些事我还能不知道?常老四能平安那么多年,还不都是多亏了他几个哥哥啊!”

    胡保国闻言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远处的常翔凤,低声说道:“当年他大哥常翔龙和二哥常翔虎,都在老山前线牺牲了……”

    原来,常翔凤一共兄弟四哥,他是老小,三哥在五岁的时候得病死掉了,而大哥和二哥在六十年代的时候参军去了部队。

    在七十年代末的那场战争中,作为团长和尖刀营教导员的常翔龙和常翔虎,在一次突如其来的遭遇战中,被敌人两个师的兵力给围住了。

    为了拖住敌人等待大部队到来,那一仗打的非常惨烈,全团一千多人打到最后,只剩下了不到两百个活着的人,从团长政委到各营营长教导员,几乎死伤殆尽。

    而胡保国当时就是尖刀营的营长,他被一颗子弹击中后昏了过去,醒来之后却发现老兄弟几乎死的一个不剩,常翔龙和常翔虎兄弟两个同时遇难。

    战后调查发现,胡保国的那个团之所以陷入困境,却是一个有着相当背景的军部参谋玩忽职守造成的,作战的当天,他喝多了酒根本就没看清楚自己发出的那个坐标。

    让胡保国愤怒的是,由于参谋的背景,他连军事法庭都没有上,只得到了一个记大过的处分,于是没等伤势完好,性子火爆的胡保国就拎着枪冲入到了军部里。

    枪声响了,那位参谋的脊椎神经被打伤,以后一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胡保国用自己的方式,为全团兄弟报了仇。

    当然,这件事所带来的后果也是极其严重的,作为战斗英雄的胡保国,直接被送上了军事法庭。

    胡保国的老首长,顶着层层压力,将官司打到了军委高层,最终没有给胡保国判刑,但却是无法再呆在部队里了。

    利用自己的影响力,那位老首长把胡保国安置在了那会还没有改成少管所的石市监狱,也是为了给某些人一个交代,算是一种变相的发配吧。

    说到这里,事情自然就很明白了,常翔凤就是胡保国战友的弟弟,当时胡保国虽然受了处分转了业,但常翔龙兄弟两个,却是实实在在的战斗英雄、国家烈士!

    在一场战争中出现兄弟俩都是烈士的情况,或许还要追溯到几十年前,这绝对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光荣事迹,于是作为烈士家属,常翔凤受到了各级政府很多的照顾。

    就像当时的个体户政策还没开放,常翔凤就已经能光明正大的做生意了,这些都得惠于那两位烈士哥哥。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在那场自卫战争中,京津地区当年的顽主尤其多,死在战场上的就不说了,而活下来的人,都进入到了不错的部门工作。

    这些人对当年战友的弟弟,不用说也是诸多照顾,这也使得常翔凤躲过了多次的严打,将他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胡保国和常翔凤的二哥,那是真正过命的交情,所以这些年一直和常翔凤都有来往,这些历史都是组织上知道的事情,来到庄园见常翔凤,胡保国也不需要遮遮掩掩的。

    “哥哥是烈士,弟弟是江湖大佬?”

    听到这传奇的故事,秦风也不禁有些傻眼,这每个人的生活轨迹真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不知道九泉之下的常翔龙兄弟要是了解弟弟的情况,会是一种什么心情?

    听到秦风的话后,胡保国叹了口气,说道:“老四他爸早年就去世了,他**没工作身体又不好,国家给的那点钱连看病都不够,他这也是被逼的。”

    烈士的荣誉国家虽然给的很高,作为烈士家属,常翔凤也出现在很多场合做报告。

    但是部队对于军人的抚恤,早些年的时候一直不怎么高,就算是烈士,也只是按照工资标准的倍数来发放,那会军人的津贴非常低,拿到手的真没多少钱。

    常翔凤要给母亲看病,还要照顾嫂子和几个侄子,走上江湖这条道路,以前他哥哥的战友谁都说不出什么,相反还都给予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而常老四做事也很有底线,黄毒两样是绝对不沾,所以这么多年下来一直都没出什么事。

    “秦风,今天这事你看怎么办?”

    胡保国看了一眼那些警队里的败类,开口征询起秦风的意见来,这话要是被常翔凤和黄海山听到,说不得会吃惊成什么模样。

    “胡大哥,这几个人是你的手下,你看着处理吧……”

    秦风想了一下,笑道:“至于那两位,就算了,什么时候我要是碰到了,再和他们算这笔帐……”

    秦风听吴兵说起一些那两人的来历,胡保国初到津天,也不合适树敌太多,这些京城来的纨绔子弟们办事未必靠谱,但坏起事来,却是让人防不胜防。

    “好吧,这事儿我来处理,非扒了这几个人的警服不可!”

    胡保国重重的点了点头,当看到一辆警车飞驰而来停在庄园门口,急匆匆的跑下来一个穿着警服的胖子后,示意秦风跟他走了过去。

    那警衔不低的中年胖子径直跑到了胡保国的面前,看都没看路边蹲着的几个人,“啪”的敬了一个礼,开口说道:“胡局长,我……我来晚了,请您指示!”

    “周局长,这几个人都是你下面辖区派出所的吧?”

    胡保国面沉如水,手里把玩着那把五四式手枪,淡淡的说道:“醉酒执行公务,拿枪威胁群众,有这样的人民警察吗?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带的队伍?”

    胡保国的声音越来越大,到了后面几乎是在厉声呵斥:“你要是我当年带的兵,上了战场我第一个就枪毙你!”

    虽然在地方上沉寂了十几年,但胡保国当年从尸山血海中培养出来的杀气,还是吓得那位周局长的身体瑟瑟发抖,不断擦拭着额头滴落下来的汗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