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抓人【第一更】

第一百一十六章 抓人【第一更】

    “风哥,不是场地费只要五千吗?你怎么一万都给了?”

    最近财政有些紧张,管钱的小胖子对秦风的铺张浪费很是不满,跑的气喘吁吁的,还不忘刚才多给的五千块钱呢。

    “我本来就没打算用大黄去赚钱的。”

    看到了前面的停车场,秦风的脚步这才缓了下来,说道:“轩子,有些钱是不能赚的,怎么,跟着我还怕没饭吃?”

    “嘿嘿,那到不是,跟着风老大你一准吃香喝辣!”

    想到秦风的手段,谢轩不禁笑了起来,像聂天宝那等在石市呼风唤雨的人物,还不是被秦风当猴耍的团团转?

    “秦风,你真会调教狗啊?”跟在后面的谢大志说道:“什么时候谢叔买条狗,你也帮着调教下,让咱老谢也来威风威风。”

    谢大志以前玩过斗鸡,但斗狗还真是第一见,今儿虽然输了点钱,但一下就喜欢上了,血腥中掺杂着赌博的刺激,这才应该是男人喜欢的游戏。

    “别介,谢叔,这事儿最好别干。”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吴叔的那条比特犬已经废了,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事,没什么意思的。”

    小赌怡情,大赌败家,不知道有多少成功人士都栽在了这上面,秦风可不想看着刚刚东山再起的谢大志沉迷于赌博之中。

    秦风实在是对偏门太熟悉了,十赌九骗这句话并不是随便说说的,就像今儿的斗狗,秦风就动用了不少手段,否则这两场他们一场都赢不了。

    而且秦风相信,斗狗场同样也不干净,操纵比赛可不仅仅应用于竞技体育,只要有赌博因素存在的地方,一定就有黑幕。

    “老谢,秦风说的没错,以后来玩玩可以,赌就算了,刚才你不还输了二十万吗?”

    吴兵对秦风的话也很赞同,他早些年几乎天天往这里跑,生意荒废了不少,直到年龄大一些才醒悟了过来。

    “得,我听你们的。”谢大志到是从善如流,心中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当下点头答应了下来。

    几人到了停车场后,刚好看到蔡东的那辆越野车从里面开了出来,同样也看见了车里坐着的阿丁脸上的冷笑。

    “小屁孩,还不是靠着家里的关系,不知死活。”

    吴兵冲着离去的越野车啐了一口,拉开车子的后门,让大黄坐了进去,他的佐罗伤势太重,要放在狗场养上几天再带回去。

    两辆车鱼贯使出了停车场,开到庄园大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因为吴兵发现,刚才在斗狗场突然离开的常翔凤,此刻居然站在门口处。

    这让吴兵有些不解,平时接送客人,都是阿彪负责的,客人走的时候也只是在里面告别一下,从没见过送到门口的啊?

    吴兵下了车,有些奇怪的问道:“四爷,您这是?”

    “阿兵,今儿招待不周,实在不好意思。”

    常翔凤看了看车子坐着的秦风,透过窗户笑道:“小兄弟,改日再来玩,今天有位贵客要来,不能和你详谈了。”

    “四爷,您太客气了。”秦风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他感觉这老头像是看出了什么,不过秦风自己是不会承认任何事情的。

    “滴……滴滴!”正当吴兵想转身上车的时候,一辆车从前面驶了过来,大开的大灯让几人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常翔凤还以为是他要等的人来了,连忙上前走了几步,不过当他看清来车的牌照后,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黄所长,怎么有空来我这儿呢?”

    开过来的是一辆警车,车子停稳后,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人走了下来,只是脚步却是有些踉跄,距离三四米远就能闻到一股子酒味。

    “是常老板啊,得罪,得罪!”

    黄所长打了个酒嗝,在门口扫了一眼,忽然看到了秦风所坐的那辆车,眼睛不由一亮,上前一把拉开了车门,伸手就去抓秦风的脖子,口中喊道:“小子,给我下来,**,爷们正喝的高兴,遇到你这败兴的事儿。”

    “黄所长,你这是干什么?”没等中年人的手伸到车里,就被另外一只大手给牢牢攥住了,黄所长挣脱了几下都没能挣开。

    “阿彪,我问你这是干什么?”

    显然黄所长喝的有点多,一口吐沫星子对着阿彪就喷了过去,“他是不是叫秦风?有人告他蓄意伤人,我要带他回所里!”

    “蓄意伤人?黄所长,你喝多了吧?”

    此时常翔凤脸色阴沉的几乎能挤出水来,他没想到区区一个小派出所的所长,竟然敢到自己的庄园门口抓人?以前就是分局局长,也未必有这胆子。

    “姓常的,你说什么?你才喝多了呢,告诉你,这是领导交办下来的事,你再管,我连你一起抓!”

    黄所长一挥手,从那面包警车上下来了三四个人,看样子是刚才和黄所长一起在喝酒的,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

    “你们敢?姓黄的,我到是要看看分局周局长同不同意你们抓人?”

    常翔凤真的怒了,他往日想着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平时对这些辖区派出所的人都很客气,逢年过节也是双份的节礼送着。

    没成想这些人都是喂不熟的狗,今儿居然跑到自己门前来抓人了,真当他常翔凤退隐江湖就是没牙的老虎了?

    常四爷混江湖,靠的就是信誉和脸面,在他庄园里玩的人,从来没有出过事情,如果今天被这姓黄的带走秦风,那他可真要是脸面扫地,以后怕是也没什么人敢来玩了。

    “常老板,少……少他娘的拿周局来吓……吓我。”

    听到常翔凤的话后,黄海山转过的身子,挥舞着手臂说道:“今……今儿谁来都不好使,周……周局来了也没用!”

    能干到派出所的所长,黄海山原本不是这么鲁莽的人,不过今天一来是他酒喝多了,二来他自觉给他打电话的人来头很大,连分局局长都比不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黄海山感觉自个儿在这穷乡僻壤呆不久了,就算嚣张些也没什么关系,他常翔凤认识局长也难为不到自个儿。

    黄海山今年三十六岁,是在京城上的警校,原本算是天子骄子,仕途也一直很顺利,三十四岁的时候,就在机关单位干到正科级。

    不过黄海山有位亲戚,牵扯到了半年多以前袁丙奇贩毒制毒的案子,黄海山当时在卷宗里动了点手脚,帮他那亲戚减轻了一些罪责。

    这事儿后来被人给揭发了出来,但黄海山手脚做的很干净,组织上也没有真凭实据,最后就将他发配到了这个和廊市接壤的派出所来了,算得上是变相的贬职。

    从机关里人人巴结的实权科长,到这穷乡僻壤每天和农民打交道的派出所长,黄海山所受的刺激实在是不小,他自然有些不甘心,于是就找了警校留在京城的同学去通关系。

    在三个月前的时候,黄海山被同学喊到了京城,认识了蔡东等人,按照他同学的说法,只要巴结好了这些大少们,调出那派出所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黄海山还真见识了蔡东这些人在地方官员面前倨傲的样子,有位副厅长竟然被阿丁泼了一脸酒都不敢吱声,也使得黄所长对这些纨绔子弟们充满了信心。

    只不过黄海山一没钱二没权,虽然去了几次京城和蔡东这些人混了个脸熟,但事情一直都没办好,还窝在这里当着所长。

    心情郁闷的黄所长今儿正拉着几个警员喝酒的时候,忽然接到了蔡东的电话。

    电话中蔡东请他帮忙教训个人,顿时让黄海山欣喜若狂,因为蔡东电话里说的很清楚,这件事办好了,他马上着手运作将黄海山调出这里,就是去京城问题也不大。

    如此一来,黄海山直接带着都喝得晕乎乎的手下,堵到常翔凤的庄园门口来了,在他眼里,常翔凤只是个有点钱的老板而已,真算不得什么人物。

    这也不管黄海山眼皮子浅,他最早一直都在机关工作,没有办过具体的案子,自然也没听过常四爷的名头。

    后来黄海山下到基层的时候,常翔凤又金盆洗手变得低调了起来,所以他一直都不知道就在自己辖区内,有这么一尊往日的江湖大佬存在。

    “哥几个,都给我上,把嫌疑人给抓起来,阿彪,哥们平时关系不错,你还不放开我?”

    黄海山一指车里,刚好看到秦风衣服上的血迹,一把掏出了手枪,大声喊道:“看到没有,他身上还有血呢,谁敢拦着,全部都给带回去,”

    见到黄海山拿出了枪,场面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谁都能看出眼前这位喝多了,万一到时候枪走了火,那后面即使玩死这个小所长,也是得不偿失的。

    “阿彪,放开他!”马上有贵客要来,闹出这么一出,常翔凤此时恨不得将黄海山给丢到海河里去喂鱼。

    “小兄弟,你就跟他走一趟吧,我老常保证,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常翔凤用脚丫子都能想到,这事儿肯定是蔡东和阿丁折腾出来的,他虽然有的是办法教训那俩小子,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