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一十章 挑衅(上)

第一百一十章 挑衅(上)

    “以后津天这地界上,有什么事儿,吴叔舍了这身家也给你办到。”

    吴兵直到此刻才意识到,谢大志为何会对秦风如此看重,这哪里是个孩子啊,心胸气度比之常翔凤这样的江湖大豪都差不了多少,让他都有些为之折服。

    “吴叔,玩笑话而已,不就是帮了点小忙吗?”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有些事不可以做的太过,那就是挟恩图报了,而且他的确也没想让吴兵帮自己什么忙。

    秦风的这种做法,只不过是在载昰耳濡目染下学来的,人在江湖,一辈子不可能总是顺风顺水的,当你走低落难的时候,像吴兵这种关系和人脉,就将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谢大志的做法就和秦风有些相似,他当年和吴兵相处也是为人大方不求回报,但是在石市生意破产后,却是有了吴兵的帮助,才能东山再起的。

    “吴叔,还看下去吗?”

    接连看了两场斗狗,秦风感觉有些无聊,他一直拿大黄当家人来看待的,试问有谁会为了金钱,不顾亲人死活的?

    “不想呆咱们就走吧,吴叔请你们去吃顿大餐。”吴兵看出秦风想走的意思,当下说道:“先去看看佐罗,不行就让它在这里养几天。”

    佐罗虽然赢了,但也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身上伤口无数,而狗场里则是有经验丰富的兽医,带回家到是不如留在这里了。

    见到谢大志还在观看接下来的斗狗,几人也没喊他,径直去了狗舍,佐罗的麻药效果还没有消退,兽医正在帮它清理着伤口。

    吴兵和狗场的兽医也是相熟的,走过去关心的问道:“老李,我这狗怎么样?伤的重不重啊?”

    “吴老板,你的这条比特比较年轻,伤势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李医生熟练的将佐罗腹部的一条两寸多长的伤口缝合了起来,有些迟疑的说道:“不过它的心跳频率好像有点问题,如果一直这样的话,以后恐怕不能再上场了。”

    “哦?”吴兵的眼睛不由扫向了秦风,在比斗之前,秦风似乎就说过这样的话。

    “不能斗就不能斗吧,我还养得起它。”吴兵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对着秦风说道:“佐罗先放这里了,咱们走吧……”

    秦风将大黄领了出来,三人转回头又往狗场走去,却是要叫上谢大志一起离开了,吴兵想出去好好庆祝一下,自然不肯在庄园里吃饭。

    “大黄,你冲动个什么劲?”

    牵着大黄的秦风,能感觉得到,距离狗场越近,大黄似乎就愈发的兴奋起来,奔走的步伐都快了许多,秦风不由手上加了把劲,让它的速度放缓了下来。

    “秦风,你这狗也奇怪,明明不是斗犬,但连佐罗都不是它的对手……”看着走在前面的大黄,吴兵脸上满是古怪的神色。

    佐罗今天已经证实了它的价值,而能将佐罗咬败的大黄究竟强成什么样,就连吴兵都无法想象,因为去年大黄和佐罗相斗的时候,身上一点伤都没有。

    “吴叔叔,大黄可厉害了,它连藏獒都咬死过。”跟在秦风身边的谢轩插嘴说了一句,当年初见大黄的时候,秦风就用这话吓唬过谢轩。

    “可惜了,大黄要是再年轻几岁,肯定是狗场的狗王。”

    吴兵惋惜的摇了摇头,它也能看出来,大黄的背上已经有些脱毛了,以它现在的耐力,并不适合参加这种比赛。

    “对了,秦风,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子,把佐罗调教成那样啊?”

    自己的狗自己明白,吴兵知道佐罗真正的水平,无论是从耐力还是经验上,都比老齐的火车头差了一点,所以对秦风用的方法,他也是几位好奇。

    “吴叔,没什么,我就告诉它,赢不了以后没饭吃。”

    秦风笑着打了个哈哈,听得吴兵哑然失笑,虽然知道这小子在胡扯,但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秦风摆明了不想说,再问就是不知趣了。

    狗舍到狗场不过几步路远近,秦风拉着大黄没有过去,谢轩钻进人群里将父亲给喊了出来,第一次见斗狗的谢大志,脸上还泛着兴奋的红潮。

    “太过瘾了,什么时候我也弄条狗来玩玩。”

    没有亲自到现场看过斗狗的人,是无法理解那种血腥和残酷对人心理所带来的冲击,当然,心理素质稍微差一点的人,也无法接受这种比赛。

    “老谢,玩玩就行,别太当真了。”吴兵当年第一次见到斗狗的时候,也是谢大志这种心理,现在则是已经萌生退意了。

    “哎呦,吴老板,恭喜,恭喜啊,您那场斗狗真是精彩。”

    吴兵几人说着话正想离开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道喜的声音,不过下面的话却是让人有些听不入耳了,“就您那条胆小狗都能赢得比赛,还真是稀奇啊?”

    “蔡先生,侥幸,我能赢只是侥幸而已。”

    看到迎面走来的那两男一女和那条体型庞大的高加索犬,吴兵脸色微微一变,却是没有发火,他知道这些纨绔们都是搅屎棍子,做事情未必能成,但坏事绝对是办得到的。

    吴兵自己虽然是个商人,但家里还是有人从政的,他也不想得罪这些京城的官宦子弟,因为说不准这些人什么时候就能逮着机会给自个儿使绊子。

    “我看也是侥幸,你那条比特见了我的屠夫都夹尾巴了……”

    蔡东撇了撇嘴,他查清楚吴兵的底细后,说话态度也就变得有些张狂了,这也是他们这些人的通病,在吴兵这样背景不深的人面前,总是会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

    再者就是,蔡东对刚才吴兵斗犬所赢得的赌注,也是有些眼红的,只不过一场斗狗而已,就让他净赚了四百万,他蔡大少这几年辛辛苦苦的跑批文,也不过就装到口袋里两三百万。

    要知道,京城的水可是深着呢,他蔡东的长辈最大不过一个少将,还已经退下来很多年了,真正赚钱的买卖根本就轮不到他,就连做批文也是跟着别人干的,拿点小钱而已。

    “呵呵,蔡先生的高加索犬肯定很厉害了。”

    蔡东对自己看不起,吴兵更不屑这些纨绔子弟,当下打了个哈哈,说道:“今儿还有事,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见识下蔡先生的斗狗比赛。”

    “别以后啊,今儿不就行吗?”

    吴兵话声未落,蔡东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就冷笑道:“择日不如撞日,这狗场也有“碰场”的规矩,就让你那条大黄狗上呗。”

    “阿丁,那不过是个土狗,他们敢吗?”蔡东看似在说同伴,但眼睛却是瞄向了秦风,他知道这条大黄狗是这个年轻人的。

    “不敢,还是你们的狗厉害。”

    秦风笑了笑,一脸的淡然,他当年带着妹妹拾破烂要饭的时候,什么样的屈辱没受过?激将法对他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你……”蔡东顿时说不出话来了,他看着秦风年轻,本来以为他受不得激呢。

    “那就算了,屠夫,你今儿是开不了杀戒了。”

    蔡东自嘲的笑了起来,用手拍了拍蹲在身边的高加索犬,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秦风这种态度,真让他感到有些无趣。

    “呜……呜呜!”

    高加索犬似乎听懂了主人的话,冲着大黄发出了一阵威胁的低吼,配着那张有些像熊的狗脸,显得异常的暴虐。

    “大黄,走吧!”对于这一人一狗的挑衅,秦风摇了摇头,拉了下大黄的缰绳就准备离开。

    “嗯?大黄,怎么了?”秦风一拉之下,大黄居然纹丝不动,低头看去,秦风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原本坐在地上的大黄,此刻已然站了起来,双眼紧紧盯着四五米开外的高加索犬,眼中居然透露出一股战意。

    “哎,我说,咱们去吃牛肉,走了。”秦风心中一急,他是知道大黄脾气的,从小到大就没认过输,不管多么凶悍的狗,大黄都敢与之相拼。

    “呜呜……”

    大黄轻轻摇晃了下脑袋,从口中发出一声低吼,脖子上的毛都炸了起来,这是战斗前的迹象。

    “不行,大黄,咱们不和它一般见识,不就是条傻大个吗?”

    秦风蹲下身子揽住了大黄的脑袋,轻声安慰了起来,要是放在几年以前,秦风早就松开缰绳了,但大黄现在的年龄,真的不适合再去战斗了。

    “哎呦呵,小兄弟,你这条狗有点意思,还不服气呢?”

    看到大黄的表现,对面的蔡东几人顿时乐了,这么一条土狗居然敢跟他的高加索犬叫板,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说着话,蔡东松了松手中的缰绳,那条高加索犬顿时往前冲了冲,身体直立而起,口中继续发出挑衅般的吼叫。

    庞大的身躯凶悍的表情,让吴兵等人脸上也有些失色,如果是他的比特对上这只高加索犬,怕是一成的胜率都没有。

    “大黄,走!”秦风抬起头狠狠的剐了蔡东一眼,使劲的拉起手中的缰绳——

    PS:第一更,关嫂摇弋着小蛮腰,想和胖子温存啊,被俺一脚踹下了床,兄弟们,投出月票,远离关嫂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