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零九章 斗狗(十)【第四更】

第一百零九章 斗狗(十)【第四更】

    “好了,可以停下来了!”

    看着场地内的“佐罗”,还在不停撕咬着早已没有任何反抗力的“火车头”,裁判终于示意吴兵可以进场了。

    “佐罗,好样的,哈哈,真是好样的!”

    吴兵进去之后,也不顾刚刚被人用撬棍分开的佐罗一身污血,上去就搂住了佐罗的脖子,脸上兴奋之极。

    吴兵玩斗狗也有十多年了,只是他平时工作忙,在这上面花费的时间比较少。

    所以虽然吴兵养过五六只斗狗,但就当年的土佐犬赢过一场,而佐罗这是赢得第二场,且不论额外的赌注,已经让吴兵高兴莫名了。

    “我宣布,这场斗狗,胜者是津天的佐罗,火车头为败方!”

    吴兵在那里搂着他的斗犬亲热,而裁判则是翻看了一下倒在地上的那只斗犬的眼睛,宣布了结果之后,看向老齐,说道:“齐老板,对这个结果,你没有什么异议吧?”

    “这……这怎么可能啊?”老齐似乎没有听到裁判的话,站在哪里只是不断重复着“不可能”三个字,整个人好像都有些魔怔了。

    “齐老板,醒醒吧!”

    常四爷是道上混的,手下也都是些莽汉,看到齐老板不搭理自个儿,那裁判走到栏杆前,一巴掌拍在了老齐的肩头。

    “啊?不可能……”老齐被这一拍吓得打了寒颤,脱口而出道:“怎么就咬不过它呢?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他一定用了兴奋剂。”

    “齐老板,说出来的话,你是要负责任的。”

    老齐话声未落,场内忽然想起了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齐老板,斗狗之前是我吩咐的人去封狗的,也按你的要求给狗清洗了,怎么,你怀疑我常老四?”

    常翔凤在江湖道上混了那么多年,讲的就是“信义”二字,他在做生意的时候为人处世,从来都是不偏不倚,赢得了很多人的信任和尊重。

    老齐说吴兵用了兴奋剂,那等于就是在怀疑斗狗场,怀疑斗狗场就是不相信他常四爷,有人要砸他赖以生存的名头,常四爷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不……不,四爷,我……我没说您,我说的是吴兵。”

    老齐这会已经有些口不择言了,他忘了狗场的监督是常四爷的人做的,怀疑吴兵和怀疑四爷基本上没啥区别。

    “老齐,你我认识也有几年了,常老四的人品拉出去还是能值几个钱的……”

    常四爷看了一眼老齐,淡淡的说道:“男人嘛,一时的输赢是很正常的,输钱不要输人!”

    “四爷,您教训的是,我明白了,这场是我输了,我认输!”

    常翔凤的话像是一桶凉水迎头浇在了老齐的头上,让他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过来,看着面色不虞的常四爷,老齐终于闭上了嘴巴。

    看着还在场地内搂着自己斗犬的吴兵,老齐嘴巴里满是苦涩,心头像是在滴血一般,想着开赛前的自信满满相比,他发现自个儿就像是一个小丑。

    现在老齐所需要考虑的是,他回到冀省要先卖那一部分产业?因为仅凭手头上的资金,他是不够支付这笔赌资的。

    至于拖欠的想法,老齐是想都没敢想。

    别看他在冀省也是有些名望的人,但这名望对常四爷是屁的作用都没有,只要四爷愿意,马上就能派人帮他暂时照顾一下家人,然后再在这笔赌资上再加一笔利息。

    俗话说成王败寇,没有人去关注失败了的老齐,一场赌斗五百万的事实,使得在场大部分人的眼睛,都盯在了场内的吴兵和那只佐罗身上。

    原本很普通的佐罗赢得这场比赛后,头上似乎多了一个光环,让众人看得是直流口水,这哪里是只狗啊?分明是一个聚宝盆。

    “吴老板,先让医生给它打一针上点药吧。”

    过了三四分钟后,旁边的裁判提醒了吴兵一句,由于他们是三个斗狗场轮流使用,这个场地比赛完之后需要马上清理的。

    “啊,对,对,你们要小心一点啊……”

    听到裁判的话后,吴兵连忙站起身来,穿着白大褂的兽医一针打在了佐罗的脖子上,也就是十几秒的样子,佐罗的身体歪倒在了地上,几个人将佐罗给抬了出去。

    “给这只狗也打一针吧?”看着不远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那只比特,吴兵心头生出一股怜悯来。

    “打了也没用,死定了。”

    兽医摇了摇头,那只斗狗的腹部完全被咬开了,肠子都流了出来,这会虽然没有完全断气,但也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这玩意,也是条生命啊。”玩了那么多年的斗狗,吴兵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斗狗的残酷,心中不禁萌生了一丝退意——

    “吴老板,恭喜啊。”

    “吴老板果然大手笔,这一下就是赚了五百万呀。”

    “吴老板,不知道你那条比特卖不卖?您开个价,兄弟我绝对不还价。”

    当吴兵走出斗狗场之后,围在外面的众人顿时纷纷围了上来,有恭喜吴兵狗开得胜的,也有的人在打佐罗的主意,狗场上的胜利者,每次都会引来众多人追捧的。

    “对不住,诸位,我这条狗没打算卖,实在是对不住。”

    吴兵不断的向四周拱着手,态度十分谦和,不过脸上的喜色却是暴露了他喜悦的心情。

    赢得的那几百万吴兵不怎么放在心上,只是能落了老齐的脸面连带着敲打了冀省的合伙人,让吴兵心怀大畅。

    “吴哥,恭喜啊,这次连我都看走了眼,您真厉害!”老云不知道从哪里挤了过来,冲着吴兵翘起了大拇指。

    老云玩了几十年的斗狗,自信眼力过人,但今儿事实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在斗狗的世界里,以弱凌强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侥幸,侥幸而已。”

    吴兵口中客气着,眼睛却是在找起了秦风,他知道今儿这场赌斗,如果没有秦风的话,绝对是有败无胜的结果。

    “这小子,怎么躲外面去了?”

    吴兵找到秦风的时候,发现他和谢轩两人已经到了狗场外围,正想走过去,肩膀上却是被人拍了一下。

    “四哥,今儿赢了钱,回头津天大酒店我摆一桌……”

    吴兵回头一看,原来是常翔凤带着老齐来到了他的身边,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接着说道:“输赢乃是兵家常事,五百万而已,老齐不会在乎这点小钱吧?”

    “你放心,一个星期,我会把钱打到四爷帐上的。”

    老齐脸色铁青,狠狠的瞪了几眼吴兵后,对着四爷拱了拱手,说道:“四爷,我还有事,今儿就不陪到底了,先走一步……”

    “好,齐老弟有时间再过来玩。”

    常翔凤招了招手,让人带着老齐去了停车场,从头到尾,他和吴兵都没提过那笔赌注的事情,比这更大金额的赌资,也从来没有人敢赖过帐。

    “冀省的这些人,也敢跑津天来嚣张,哼!”等到老齐走远后,常翔凤冷哼了一声,脸上满是不屑的神色。

    “四哥,劳你费心了。”

    吴兵心底同样也在冷笑,他为人仗义不代表着能容忍朋友吃里扒外,这几天他就会去处理冀省的生意,将那个合伙人从公司里给踢出去。

    “四哥,我先过去下,您忙着,咱们回头再说。”

    看到秦风和谢轩居然要走,吴兵连忙向常翔凤告了声罪,今儿这事秦风可是最大的功臣,他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的。

    “秦风,你这是要去哪啊?”吴兵分开了众人,拦住了秦风。

    “吴叔,这都天黑了,我和轩子去搞点吃的,肚子饿了……”

    秦风老实的说道,两场比赛下来,已经是晚上快六点了,在狗场的四周,亮起了十多个大瓦数的强光灯,将这里照的灯光通明。

    “是风哥想吃东西,我可吃不下。”

    一旁的谢轩闻言苦起了脸,刚才那残酷的场面让他直想呕吐,就是龙肝凤髓摆在眼前,他也是一点胃口也没有的。

    “你小子,还真是个怪胎。”听秦风说要去吃东西,吴兵突然闻到了身上的血腥味,也是差点就吐了出来。

    “吃东西等会再说,秦风,你应该有银行账号了吧?”吴兵认真的说道:“给个账号我,回头我给你打两百万过去。”

    “两百万?吴叔,您这是要感谢我?”

    秦风闻言抬起了头,看着吴兵的眼睛,说道:“吴叔,我就是看那个姓齐的不舒服,没别的意思,钱就算了,当您欠我个人情吧。”

    “你……你不要?”吴兵愣住了,“那可是两百万啊,莫非是嫌少?要不然,去掉抽水的一百万,那四百万都是你的!”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吴叔,您觉得和您欠的人情相比,钱还重要吗?”

    “好,这个人情我欠下了,好小子,后生可畏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吴兵苦笑了起来,像他这种重义之人,最怕的就是欠别人的人情,刚才他一口要分给秦风两百万,潜意识里或许就是不想欠下这个人情吧?——

    PS:第四章,为小倩妹纸加更,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打眼的支持!

    终于把关嫂爆掉了,不过前后只差了两票,有月票的朋友还请投出来,给胖子明儿继续爆发的动力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