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十七章 关系

第九十七章 关系

    或许是京城高层对津天的治安有所不满,在三个月之前,直接参与破获了袁丙奇重大贩毒制毒案件的胡保国,被调到了津天市担任市公安局局长一职。

    胡保国是从冀省监狱管理局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调过来的,虽然警衔级别都是一样的,但这两者手中所掌握的权利,简直就是天差地远了。

    作为直辖市的市局局长,再进一步就是副部长级别的高级领导了,而通常坐到这个位置上的人,都是有这种进步的可能性的。

    其实就连胡保国都没能想到,他在五十来岁的时候,还能有这种晋升的机会,当然,在这后面或许有着复杂的政治斗争,这些就不足以为外人道也了。

    胡保国进门之后,跟在他身后的拎包的秘书就将院门给关上了,挂着警监衔的领导到这种四合院来,那都能称得上视察了,胡保国选的秘书还是很有眼色的。

    秦风伸手关掉了录音机,懒洋洋的说道:“胡大哥,您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要是有外人听到秦风说话的口气,指定会吃惊的吓掉下巴,且不说两人年龄上的差距,就是胡保国现今的身份,怕是津天市主要领导和他说话,也不会如此随意的。

    “臭小子,你才多大啊,就不能上进点?整天呆在家里混吃等死?”

    一看秦风这幅疲懒的模样,胡保国就气不打一出来,要不是拳脚功夫比不过秦风,这小子又不知道尊老爱幼的话,胡保国早就卷起袖子干上了。

    “胡大局长,我这不是在看书吗……”秦风扬了扬手中的课本。说道:“等过几个月你给我找个学校办理下借读手续,我参加高考去。”

    在津天呆了快一年,秦风始终没能得到妹妹的消息,这让他开始重新规划起自己的生活来了,现阶段的目标,秦风就想和同龄人一样。去上大学。

    对于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秦风从来都没有质疑过,他知道自己所学驳杂,缺少正规的教育,尤其是像物理化学一些比较专业的知识,还是需要去系统学习的。

    “想上大学?这是好事,我回头就让人去办。”

    听到秦风的话后,胡保国进门后第一次露出了好脸色,至于秦风能不能考上。他根本就不操那心,他还没见这妖孽小子有做不到的事情。

    “对了,秦风,这次来是和你说你父母的事情的。”扯了一会闲话,胡保国说到了正题上,他初来津天,工作千头万绪需要整理,也没时间和秦风在这扯淡。

    “哦?没找到吧?”

    秦风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胡大哥你都找不到,这事儿我也不报希望了。您多留心点,能把秦葭找回来就行了。”

    以秦风对胡保国的了解,要是有了父母或者妹妹的下落,他一早就会说出来了,而不是像这般郑重其事的样子。

    “你父母调动的原始卷宗都被人销毁掉了,没法查。而且调走的单位也没有任何记录,真是奇怪了,谁会干这样的事情?”

    胡保国拿过秦风面前的杯子,给自己倒了杯茶后,接着说道:“我也查了你父母的姓名。全国一共有200多万姓秦的人,叫秦建国的有六万四千二百八十二个人,只是经过排查,也没有符合你父亲特征的……”

    胡保国虽然现在位高权重,但这时候户籍制度还没有改革,没有办法用电脑查询相关信息,他能查到所说的这些资料,实在是花费了不少功夫。

    见到秦风略显失落的样子,胡保国出言安慰道:“秦风,你也别担心,你父母应该都没事,早晚都能找得到的。”

    “谢谢你了,胡大哥,只要能找到我妹妹就行了。”秦风叹了口气,正想说话的时候,胡保国的手机响了起来。

    进入到九八年,往日那笨重的大哥大也变得灵巧了起来,掏出手机胡保国简单的说了几句,挂断电话看向秦风,说道:“我得走了,一会有个会要开。”

    “得,我送您。”秦风点了点头,能让胡保国为了一句话亲自跑一趟的人,怕是出了津天市的书记,也就自个儿了。

    “哎呦,谢叔,您今儿怎么有空来?”

    刚打开院门,秦风就看到谢轩爷儿俩正和门口胡保国的秘书说着话,应该是被对方拦住了不让进,不由笑道:“早上我没听到喜鹊叫啊,怎么连着有贵客登门?”

    谢大志来到津天的时间要比秦风长一些,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

    他所开发的那个高档住宅社区,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投放到市场中,大获成功,也使得谢大志东山再起,成为津天地产界的知名人物,依稀又找到几分当年的意气风发。

    或许是出于锻炼儿子的想法,在重新拥有了财富之后,他并没有给儿子多少钱,而是让谢轩一直跟着秦风,至今谢轩连手机都没混上一个,和当年的富二代身份简直没得比。

    不过谢大志对秦风是极为重视的,没事的时候总是会来四合院坐坐,他总是隐约感觉当年袁丙奇集团的覆灭,似乎和秦风有着某种关联。

    虽然只是心底的怀疑,但这足以让谢大志震惊了,因为以两人当时的身份实力,秦风想要扳倒袁丙奇,那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在面对秦风的时候,谢大志这个在社会上混了几十年的老油条,居然有种缩手缩脚的感觉。

    “阿风,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你。”

    一眼看到秦风身后的胡保国,谢大志的神情不由变得有些古怪,他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胡保国。

    他可是认识胡保国的,当年儿子被关在少管所的时候,他可没少给胡大所长上过供,当然,无非是就是吃吃喝喝几条烟酒的事,到是没什么原则性的问题。

    “胡局长,听说您调来津天,一直想去拜访您的,没想到在这遇到了?”顾不得和秦风多说,谢大志抢前了几步,紧紧的握住了胡保国的手。

    作为一个经常接触政府工程的商人,谢大志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正如他所说,谢大志一直都想上门拜访胡保国,只是没找到合适的人引荐罢了。

    要知道,现在的胡保国位高权重,可不是当年那个喝顿酒就敢给他拍胸脯承诺事情的胡大所长了,人生之际遇,有时候还是非常奇妙的。

    跟在自家老子身后的谢轩自然也认识胡保国,不过他却是怕极了这个喜欢惩罚人跑圈的所长,身形忍不住往老爸身后躲了躲。

    “谢轩,你这个臭小子,躲什么躲?”

    胡保国听秦风说过谢大志的情况,当下向谢大志笑道:“咱们可是老朋友了,遇到点挫折不算什么,能东山再起才是好汉子。”

    要说胡保国还真是脱离不了自己的军人出身,说起话来和那些文绉绉的官员完全不一样,不过在公安口子上,却也使得他能更快的融入到工作中去。

    听到胡保国的话,站在不远处的秘书往谢大志的脸上看了几眼,跟了胡局几个月,除了秦风之外,这或许是胡局在津天的第一个熟人了。

    胡保国是真有事,在和谢大志聊了几句之后,就匆匆离开了,留下谢大志却是兴奋不已,他心里明白,如果能搭上胡保国这条线,他在津天的成就,或许还能超过石市。

    “谢叔,您今儿出门捡钱包了吧?看把您乐呵的。”

    看着谢大志那兴奋的样子,秦风无语的撇了撇嘴,接过谢轩拎着的熟牛肉,转身进了院子扔给了大黄。

    “秦风,没想到你和胡局那么熟啊,以前你怎么不说呢?”

    谢大志还没从见到胡保国的兴奋中脱离出来,絮絮叨叨的说道:“我听说市局要整体搬迁,这过程可不小,秦风,你要帮我说说啊。”

    像政府工程这样的活,接到之后赚钱不说,更重要的是能凸显出自己的实力,如果谢大志能把握住这次机会的话,他就算是真正在津天站住了脚。

    “谢叔,回头我帮您说,成不成的可不一定啊……”

    秦风点了点头,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有这种关系不用白不用,至于老胡同志会不会犯错误,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对了,轩子,店里没事吧?”答应了谢大志后,秦风看向了谢轩,现在的小胖,可是重新开业后《文宝斋》的大掌柜。

    袁丙奇刚被抓的时候,秦风并没有急着把谢轩和李天远叫回来,一直等了差不多半年,那哥俩都拿到了驾驶证后,秦风才让二人回到了津天。

    袁丙奇及其团伙被一网打尽,加上又时隔半年多,人们早已忘了当年《文宝斋》那档子事,更不会有人将袁丙奇的覆灭和这小小的古玩店联想在一起。

    《文宝斋》刚开业的时候,秦风在店里带了谢轩一个月,将古玩行里的一些门道尽数交教给了他。

    要说谢轩还真是天生吃古玩这行饭的,《文宝斋》重新开张三个月,他这大掌柜干的是有模有样。

    ps:今儿的第二更,距离第一越来越远,关嫂还在下面磨刀霍霍,眼看第三都要不保了,急求,急求月票支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