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十一章 证据(三)【第六更】

第九十一章 证据(三)【第六更】

    “这是什么?是毒品?”

    胡保国拉开了储物格,发现里面塞满了一盒盒的药品,抽出一盒抠出了其中的一粒胶囊,胡保国将里面的白色粉末给倒了在了掌心上。

    “对,就是经过稀释后的新型毒品。”秦风点了点头,说道:“胡大哥,你们办案找证据,这些不都是证据吗?”

    在这“制毒厂”里呆了半个月,秦风也摸出了点规律,“制毒厂”并不是每天都往外发放毒品的,总是会挑选一些天气特别恶劣的日子。

    而且装有毒品的货车都是蛮豹亲自安排的,在“药品”的外包装上,也有些许的不同,这也是秦风能快速从后面那一集装箱货物里找到这些毒品的原因。

    “证据?这些证据能证明你小子运毒,和袁丙奇有屁的关系?”

    听到秦风的话后,胡保国不禁翻起了白眼,亏得这小子一向聪明,怎么说出如此白痴的话来,如果有毒品就能定罪的话,他们早就将袁丙奇枪毙一百次了。

    开着车的秦风忽然扭过脸,很认真的看着胡保国,说道:“要是这些毒品出现在袁丙奇和蛮豹的住所里呢?”

    “什么?你……你小子说的证据是这个?”胡保国闻言一愣,继而摇起了头,说道:“这不行,这……这不是栽赃嫁祸吗?”

    虽然明知袁丙奇就是幕后黑手,不过警察办案是有自己程序的,就算在某些时候会使用点手段,但是向这种公安部督办的案子,绝对没人敢动这样的手脚。

    “胡大哥,你们等得起,我可和他们耗不下去了……”

    秦风语气坚决的说道:“这事儿今天就结束吧,你开着拷机,我办好之后给你留言,然后你去抓人拿赃,事情就算完了。”

    “放屁,哪有这么简单?”胡保国只是摇头,他不相信让专案组一筹莫展的案子,会有秦风说的这么轻巧?

    “就是这么简单。”

    秦风指着那些毒品说道:“这里一共有三公斤的海-洛-因,价值三千多万,按照咱们国家的刑法,贩毒五十克就够枪毙的了……

    再加上那制药厂里实验室中的几十公斤毒品,这些证据足以办成铁案了,胡大哥,说不定能让你肩膀上多两颗星星呢……”

    秦风不是兵,他不需要用警察的思维去思考问题,对于他来说,不管使用什么办法,只要能达到最终的目地就行了。

    “你说的好像有几分可行性啊。”

    胡保国干的是狱警,和刑侦那些人的思维也不太一样,听秦风这么一说,倒是有几分心动了,今年刚去世的那位伟人不是说过嘛,别管黑猫白猫,抓住耗子的就是好猫!

    “秦风,我如何向专案组解释他们住所藏毒的事情呢?”

    胡保国低头沉思了好一会,抬起头说道:“还有,他们现在的住所都被监控了,你怎么将毒品放进去而不被他们发现?”

    “胡大哥,就说线人提供的线索,等到搜出毒品,他们个个都立了大功,到时候谁管线人的死活啊?我相信没人会问你的。”

    秦风将车速又放慢了几分,接着说道:“至于我怎么把毒品放进去,你就别管了,保证不会让那些人发现的。”

    “你有把握?”胡保国紧紧的盯住了秦风。

    “当然,我还没活够呢。”秦风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那就按你说的办……”胡保国咬了咬牙,说道:“专案组的武警都是二十四小时待命的,只要你发过来信息,我马上就带人抓捕!”

    与其说是相信秦风,不如说胡保国更加相信去世的老爷子,作为载昰的嫡传弟子,像这些偷鸡摸狗栽赃嫁祸的事情,应该难不倒秦风的。

    胡保国当年在战场上就是以胆大包天著称的,否则也不会转业后被贬到个管教所里,眼下他体内那不安分的因子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作为案件的发起人和部里某位领导钦点的专案组副组长,胡保国是有权限对犯人进行抓捕的。

    当然,要是搜查不出证据,他这辈子怕是也就要老死在管教所所长的位置上了。

    “停车!”

    当汽车来到上高速的一个路口时,胡保国喊停了车子,推开车门跳了下去,秦风从倒车镜看到,一辆小车停在了他的身边。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啊!”

    听着那磅礴大雨打在车窗上的声音,秦风裂开嘴笑了起来,过了收费站后,伸手往档位上一推,车子加速冲入到了雨幕之中。

    十一点四十二分,装满了西药的货车驶入到了冀省廊市的一个货站中。

    虽然外面夜色漆黑还下着大雨,但是货站里面却是灯火通明,秦风把车子开到大棚地下熄了火,打开车门跳了下来。

    “阿风,辛苦了。”

    一个二十八九岁多岁留着中分头的年轻人走了过来,甩了根烟给秦风,说道:“路上没什么事吧?豹哥打电话来问了好几次了……”

    秦风掏出火机先给对方点上了火,然后才接过烟,说道:“没事,饼哥,这雨太大我不敢开快,万一翻了车就麻烦了。”

    接货的这人秦风很熟悉,由于长得膀大腰圆像个馅饼一样,所以就得了这么个外号,这个位于京津两个城市中间的货站,一直都是由他负责的。

    “恩,是要小心点。”

    馅饼点了点头,说道:“阿风,你先休息会,我让人卸了货陪你喝点,**,这雨太大,你干脆别走了……”

    “饼哥,那可不行,豹哥有规定的,当天出车不管多晚,都要回去。”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您还是快点卸车吧,这边开过去还要俩小时,等我回去也能再睡会……”

    “好吧!”馅饼打开了货车的后门,喊道:“手脚麻利点,赶紧按着单子分配好,都仔细些,别搞错地方了。”

    嘴上说着话,馅饼也没闲着,他手上也拿着张单子上了车,在那如山一般的药品中翻腾了好一会,抱着一个一米见方,外包装是阿司匹林的箱子走了下去。

    七八个工人正在卸着货,也没人关注馅饼,只有靠在车门处抽烟的秦风看到,馅饼拿着一个红外扫描仪,仔细的在箱子封口处扫描了一番。

    “**,幸亏老子小心,没有动那封口,是从底部把箱子给拆开的……”

    秦风心中一凛,今儿之所以迟到了十几分钟,除了路上和胡保国交谈了一会之外,其实都耽搁在那装着毒品的箱子上面了。

    “豹哥,箱子完好……”检查完箱子后,馅饼偷偷掏出了个手机,拨通了蛮豹的电话。

    “嗯,阿风没什么异常吧?”电话里传来蛮豹的声音。

    “没,他今儿跑了三四趟了,看那样子累的不轻。”馅饼低声笑道。

    “今儿雨大,把货先装好,明天一早发出去……”

    蛮豹在电话中做出了指示,除了他和袁丙奇之外,也就只有三个货场的负责人,知道箱子里是什么东西,原先这个工作是由袁东来做的,不过袁东短命,蛮豹只能亲自指挥了。

    交代了馅饼几句之后,蛮豹挂断了电话,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袁丙奇说道:“袁哥,那边弄妥了,这三千万的货发出去,基本上北方市场也就饱和的差不多了。”

    每到发货的日子,蛮豹总是会和袁丙奇在一起等待,只有等到货物到站并且安全接收之后,他们才能安下心来。

    “阿豹,我这段时间怎么老是感觉有些不对啊?”

    袁丙奇看着漆黑的窗外,摇了摇头说道:“常老四和南区的建国那些人,是不是有些安分的过了头?阿龙几次挑衅,他们居然都忍了!”

    “我也感觉有点不对。”

    蛮豹点了点头,说道:“袁哥,把手里的货全都清干净之后,咱们断了这边的路子,出国躲一段时间,我在泰国和瑞士存的钱,够咱们花几辈子的了。”

    “好,有钱也要有命花才行。”

    听到蛮豹的话后,袁丙奇似乎也下了决心,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笑道:“本来想培养下那个阿风的,现在看来也用不着了。”

    袁丙奇手下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明着在道上混的,那些人基本上在警局派出所都有案底,是警方重点关注的。

    还有一种人,则是身家清白,从来没有犯过案子,这些人从事的就是毒品生意,而且他们和另外一帮人相互都不认识,没有任何的交集。

    原本秦风是不合格的,不过他跟陈宇没几天,关系并不深,加上头脑灵活会来事,这才被袁丙奇看中了,想要培养他一番。

    只是“袁爷”并不知道,他所谓身家清白的秦风,早在四年多以前就身负五条人命了,比起他来只怕也是差不了多少——

    半个多小时过后,车厢里的药品尽数被卸了下来,馅饼来到车前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说道:“阿风,好了,你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饼哥,那我走了啊!”秦风点了点头,转身上了车,按了下喇叭后,缓缓的将车驶出了货站。

    拐过一个弯道后,那辆空车猛地提起速来,而且并没有循着来时的线路上高速,方向一打,拐入到了驶往津天市区方向的国道上面。

    PS:感谢跃马天山盟主的厚爱,加更送上,兄弟们,请把月票投出来啊,打眼需要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