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出千(上)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出千(上)

    “这酒店设施不错……”

    从员工电梯下到一楼,看着那金碧辉煌的内部装修,秦风点了点头,他在拉斯维加斯住过一段时间,单凭硬件设施的话,这家赌场酒店已经能算是世界一流了。

    “那当然了,别的不说,就算是澳岛内的新葡京和银河,都比不了这里……”

    听到秦风的话后,关叔脸上露出自豪的神色,开口说道:“我和阿豪还有亨利去欧美各个赌博合法化的国家考察过,他们的赌场在硬件上也比不过咱们,只是底蕴要深厚一些而已……”

    从一开始筹备这家娱乐公司,关叔就是里面的老人,他知道一点秦风的身份,所以在秦风面前说话也没太多的顾忌,言语中满是骄傲的语气,因为这家赌场从筹备到开业,倾注了他们太多的心血。

    “关叔,回头告诉浩哥和亨利,你们这些老人的年薪,全部都上涨一倍……”

    看着面前这个精力旺盛的老人,秦风也不会吝啬那么一点钱财,对于一个公司最重要的其实并不是这些软硬件设施,而是更难掌握的人心。

    “秦先生,其实我的钱拿得已经不少了……”

    关叔笑了笑,说道:“我们这帮老哥们之所以干的这么起劲,完全是因为咱们赌场抢走了大批葡京的生意,要是汉哥还在世的话,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啊……”

    关叔是港岛人。他当年十来岁的时候孤身一人跑到澳岛时就跟着叶汉,跟随赌圣叶汉的时间足足有四十多年,如果不是因为这家新赌场是要和葡京打对台的。恐怕就算是亨利卫出面,关叔也未必就愿意重出江湖的。

    “叶汉前辈当年输给赌王,并不是技术层面的……”

    听到关叔的话后,秦风的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开口说道:“在圈子里如果只论赌术的话,叶汉前辈绝对能称得上是第一的,回头我给豪哥说一声。要不然咱们也在赌场入口的地方,给汉哥修个半身像怎么样?”

    对于这些忠于叶汉连带着也忠于赌场的老人。秦风是很看重的,因为这份执着和感情,那是不管花费多少金钱都买不到的。

    “秦先生,您……您说的是真的?”果然。在听到秦风的话后,关叔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激动的连说话都变得磕磕巴巴不怎么利索了。

    要知道,赌圣叶汉一生大恨就是当年被赌王赶出了澳岛的赌博业,最终澳岛公认的赌王就是那位何先生,在葡京赌场的入口处,何先生的半身像数十年来一直都在被人景仰着。

    像是关叔这些跟随叶汉的老人,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里都是在为汉哥打抱不平。在他们看来,只有叶汉的半身像,才有资格出现在澳岛赌场的门口。

    所以秦风提出的这个建议。正是关叔他们所想过但又不敢开口的,因为叶汉早就过世了,他对于这家新赌场没有任何的帮助和贡献,赌场也没义务去修建他的半身像供人瞻仰。

    “等这件事解决就办……”

    秦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对于他而已这只是举手之劳的一件事而已,但却是可以让所有当年跟随叶汉的老人更加归心。这几乎是无本万利的生意秦风当然要做了。

    “好,秦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把这家赌场给打理好的……”

    得到了秦风的承诺之后,关叔脸上似乎都泛起了一层红光,一想到汉哥的半身像也能出现在澳岛赌场,关叔这已经是年逾六十的老人,也是激动的不能自己。

    “是我们的赌场……”

    秦风微笑着说道,听得关叔连连点头,在路过一个走廊看到柱子旁边掉落一片纸屑的时候,连忙走过去将纸屑拾起来放进了垃圾箱里。

    要是被陈世豪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不知道他会不会因此就要让秦风留在赌场做管理了,这短短的几句话就让关叔这样的老人犹如焕发了第二春,这种本事陈世豪可是做不到的。

    “关叔,您来接手?”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一楼的赌场里,此时那一张百家乐台子上的荷官,早已是输的满头大汗,眼见关叔走到自己桌前,顿时松了一口大气,低声在领口处的话筒里说了一句之后,恨不得马上将荷官的位置给让出来。

    “不是我,是秦先生……”关叔摇了摇头,在耳机中对那人说道:“你让出来吧,别让赌客闹事……”

    在赌场里面,一般庄家连输的桌子,都会被大批赌徒跟风的,几乎每局都能压满赌桌的最高限额赌注,俗话说换人如换刀,那些赢了钱的赌客自然不愿意换荷官,往往都会在换人的时候鼓噪一番。

    “我知道的……”那位荷官在耳机里低语了一句,抬起头扬声说道:“诸位,对不起,我需要去一下洗手间,下面由他来接手……”

    那个荷官说话的时候看了秦风一眼,这一看却是不由愣了一下,因为他没想到秦风竟然这么年轻,要不是秦风身上穿着荷官的衣服,他还以为秦风只是个刚刚成年的游客呢。

    “哎,怎么一输钱就要换人啊?”

    “是啊,你们赌场也太小气了吧?我才赢了二十多万呢……”

    听到那位荷官要走,围坐在百家乐台子前的还有站在旁边的那些跟风赌客,果然纷纷鼓噪指责了起来,只是那位赢了二十多万的赌客也不想想,他没把只压一千的筹码能赢二十多万,这已经是极其幸运的事情了。

    那位荷官十分有经验,他压根就没搭理赌桌旁的声音,而是直接将位置让给了秦风,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后,转身匆匆就离去了。

    从半个月之前开始,那三个西方人所在的这个赌桌,几乎每天都要亏损数千万美元,所以对于赌场内所有百家乐赌台的荷官们而言,主持这一张赌桌的人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按照赌场的规矩,赌场是有权利更换荷官的,更何况那位荷官给出了去洗手间这无可厚非的理由,那些赌客们虽然很不满,但嚷嚷了几句之后,也只能捏鼻子认了。

    不过换人如换刀这句话,在赌客心中还是很有分量的,在秦风主持牌局的前三把,这一张赌桌上押注的人并不是很多,连那三个西方人也只有一个出手,另外两个人则是在观望,三把加起来赌桌上也就只有十多万的筹码。

    “这一把,闲家赢……”

    比过桌子上的牌后,秦风将桌子上七八万的筹码全都收到了自己的面前,因为那个西方人压的是庄家赢,其余跟风的人几乎全部都压的庄家。

    只是在输了这一把之后,那个西方人忽然直接押上了三十万的筹码,而刚才没有出手的另外两个人,也均是在庄家上押了三十万,这让场内的气氛骤然间变得紧张了起来。

    看到那几个西方人下了重注,周围跟风押注的几人脸色现出了兴奋的神色,这是因为他们都有过经验,每当这几个西方人输了一两把之后再下重注的话,基本上把把都是赢的,从来没有输过。

    于是那几个人也纷纷将手中的筹码给推了出去,片刻之后这张赌台就达到了三百万的最高押注限额,如果这一局秦风输了,那么赌场就要赔付三百万出去的。

    “买定离手了……”秦风按照规矩喊了一声,开始了发牌,眼中微微露出了一丝紧张的神色,这让那几个西方人互视了一眼,眼睛里均是露出了笑意。

    “庄家四点,闲家两点,庄家赢……”在秦风开出牌后,现场顿时传来一阵欢呼声,因为几乎所有人全都押对了,除了赌场之外,这真是一个让人皆大欢喜的牌面。

    而且这次先开出庄家的牌时,所有人都紧张的要命,因为在百家乐的台子上,四点真的是很小,但让所有人都欢声如雷的是,闲家开出的点数居然更加的低。

    “妈的……”

    秦风的嘴巴做出了一个没有发出声音的口形,脸上也适时的露出了懊丧的表情,而这些表情,都被站在那三人背后的一个中年人看在了眼里。

    “让你们先乐呵一会,等下再收拾你们……”

    如果论起演技,恐怕就是奥斯卡影帝也无法和能控制住面部肌肉和眼神的秦风,秦风相信自己刚才那表情,不管放到什么人眼里,都是一个菜鸟应该表现出来的东西。

    “买定离手了……”

    赔付完所有人的筹码之后,秦风从牙缝里蹦出了这几个字,看在周围那些赌客们的眼中,这个新来的年轻荷官,似乎已经有点开始要沉不住气了。

    “押八十万庄家……”在秦风喊出买定离手四个字之后,那三个西方人,同时推出了八十万的筹码,这一次还是压在了庄家上面。

    这张赌桌上的另外那些人,几乎全部都是在跟风这几个西方人,所以对他们占据了赌桌四分之三的限额,也是说不出什么来,很快赌桌上就摆满了筹码,金额刚刚只是达到了三百万。

    “闲家是七,庄家是五,不好意思,这一局,闲家赢……”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会连赢两把甚至更多把的时候,秦风却是将那三百万的筹码收进了自己面前的筹码箱里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