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明目张胆的作弊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明目张胆的作弊

    夜灯初上,两辆商务车奔驰从澳岛内驶出,穿梭在高楼大厦之中,眼前尽是一番繁华景象,各种霓虹灯高挂,在夜色中显示出五颜六色的景象,衬托的整个澳岛一派灯红酒绿热闹非凡。

    不过在驶过全长达四点四公里的友谊大桥之后,车子两边的建筑就变得低矮了起来,灯光也少了许多,原本在车内说笑着的白振天和陈世豪都沉默了下来。

    “这地方有点偏僻啊……”

    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秦风开口说道:“豪哥,别的先不说,这路政是要做起来的,道路两边的灯市政不管,咱们自己也要出钱修,否则澳岛的赌客怎么愿意过来呢?”

    “秦风,这些都在规划里的,只是没有那么快而已……”听到秦风的话后,陈世豪苦笑了一声,说道:“其实咱们赌场那边建设的已经很不错了,只是这连接的位置还没那么快修建起来……”

    说起来整个澳岛也只不过是个弹丸之地,处于澳岛中心地带的地方,早已被诸如葡京永利这些老牌赌场占据了,陈世豪他们想在那里虎口夺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秦风他们的娱乐公司所属的赌场,只能修建在了路氹城的位置,这里原本是一个小岛,后来在小岛四周填海将其面积扩大之后,又修建了跨海大桥,算是澳岛的新兴发展区域。

    “上次子墨被伏击的地方。就是在这一块……”陈世豪指着一处沉声说道:“刘子墨是在那个地方截住的对方,只是没想到他们后面还有车跟着,最后反而是咱们的人被堵住了……”

    秦风顺着陈世豪手指的地方看去。伸手按下了车窗,鼻子微微耸动了一下,鼻端顿时闻到一股血腥的味道,半个月之前残留下来的气味,还是没能躲得过秦风那超出常人的嗅觉。

    “死了四个弟兄,有三个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

    陈世豪脸上现出一丝阴狠的表情,他在澳岛混了数十年。还从未如此被人打过脸面,更让他憋屈的是。手下没有能打的兄弟,到现在连场面都没能找得回来。

    所以现在澳岛的道上也流传着一种说法,那就是豪哥已经不行了,也不知道有多少刚出来混的小青年。憋足了劲准备踩他陈世豪上位呢。

    “豪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秦风缓缓的升上了车窗,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只是口中淡淡的说道:“澳岛是你的地盘,现在是,以后也会是的……”

    似乎在印证秦风的话一般,行驶的车头前方,突然一下子变得明亮了起来。无数璀璨的灯光将前面照射的犹如白昼,反射在那金碧辉煌的建筑上之后,犹如一条金光大道一般。

    “秦风。这就是咱们酒店所处的地方了……”

    看着面前的金光大道,陈世豪脸上浮现出自豪的神色,开口说道:“几年之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地,现在你所能看到的一切,都是咱们兴建起来的。我相信日后澳岛的中心,将会转移到这个地方来的……”

    “不错。真是不错,有点像拉斯维加斯大道了……”

    坐在车子上看着外面的景观,秦风竟然有种又回到了拉斯维加斯的感觉,那夸张奢侈的异国建筑风格,让人宛然身处国外一般。

    “原本就是仿造拉斯维加斯大道兴建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白振天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上次你把拉斯维加斯闹的是天翻地覆,这次可是在咱们自己地盘上,有些事情不要做的太过份了啊……”

    白振天知道秦风和刘子墨兄弟情深,此次刘子墨出事,秦风势必不会善罢甘休,所以这才提醒了秦风一句,赌场中的事情要在赌桌上解决,他这是害怕秦风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手伤人。

    “白老大,你当我是什么人啊?”

    秦风闻言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道:“要说玩赌,你认为这世上能有人超过我吗?不就是几个靠着精确计算的家伙吗?今儿我就让他们把赢回来的钱全部都给倒出来……”

    “秦风,你最多只能把他们的筹码赢光,想要把这段时间输出去的钱赢回来,没那么容易把?”

    听到秦风的话后,陈世豪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那几个西方人也不是天天都能赢,但是他们很奸猾,只要当天状态不好就会马上收手,最多也就是输个几十万而已。

    “来了哪有那么容易就走的……”秦风冷笑了一声,看到车子驶入到一栋建筑内停了下来,这才闭口不言,在服务生打开车门后,跟着白振天和陈世豪就走了进去。

    “奢华……”

    这个酒店一般的建筑给秦风的第一印象,就是奢华,而且是十分的奢华,整个酒店色调都是金黄色的,再加上那些柱子上的镜子,反射的到处都是金碧辉煌的色彩。

    不过说来也奇怪,走在这么一个属于自己的赌场酒店里面,秦风的心绪居然没有任何的波动,这也说明现实中的金钱财富,已经很难激起他的兴趣了。

    “豪哥……”

    作为这家赌场的实际管理者,陈世豪走在前面,不时都能听到各色人等的打招呼声,不过陈世豪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因为他始终想扭转这种带着江湖气的称呼。

    只是跟随陈世豪的那些人,一开始还能喊陈总,但过了一段时间称呼又是变了过来,也带得其他人还以为陈世豪喜欢这种称呼,都跟着喊起了豪哥。

    “亨利在总控室吗?”陈世豪拉住了一个值班经理,在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后,开口说道:“把亨利叫过来,让他去开启总控室的门,另外告诉他秦先生到了……”

    “是,豪哥,我知道了……”

    那个经理答应了一声,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白振天和秦风,要知道,要说赌场内警戒最为森严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放置筹码和现金的金库,而另外一个,则就是总控室了。

    在总控室内,有无数个摄像监控器,可以看到赌场除了洗手间之外的任何角落,在总控室内上班的人,无一不是眼力高明的老手,亨利卫绝大部分时间也是呆在那里的。

    “这个赌场只有亨利和另外一个人,可以开启总控室……”站在酒店最高层的一个房间外面,陈世豪对着秦风说道:“亨利马上就过来,咱们先到总控室看看那几个人来了没有?”

    “怎么都行……”

    秦风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其实按照他的意思,原本是想先去赌场里面转转的,毕竟以前赌钱的时候都是在别人的赌场,在自己赌场赌钱,还是秦风从未有过的体验。

    “秦先生,你终于来了啊……”正说话间,亨利卫从电梯间匆匆走了出来,抬头就看到了秦风,脸上不由露出了兴奋的神色,连忙快步走到了秦风的身边。

    “亨利,好久不见了……”

    秦风笑着和亨利拥抱了一下,那次从拉斯维加斯回来之后,秦风就很少见到亨利了,因为这赌场的兴建筹备期间,他这个大股东一次都没有来过。

    “你要是再不来,我可真是有点撑不住了……”亨利苦笑了一声,拿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总控室的磁感应门,带头走了进去。

    总控室里的人并不多,此时只坐着三个人,其中有个年龄大的秦风也认识,那是当年曾经跟随赌圣叶汉的老人,秦风第一次来到澳岛的时候见过他一次。

    “关叔,那几个人赢了多少了?”亨利卫顾不上和秦风寒暄,就开口问向了那个年龄稍大的老人。

    “四千多万港币了……”关叔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眼中闪现出一丝怒气,说道:“这些人是想赶尽杀绝,当年汉哥也没如此做过……”

    “他们不依赖工具和科技作弊,单凭心理运算,我们也没办法咬死他们作弊的……”

    亨利卫闻言苦笑了一声,转头看向秦风,说道:“秦先生,相信豪哥已经给你介绍过这件事了,百家乐的台子讲概率不讲赌术,我实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在世界赌坛,对于计算概率这种赌博方法,像是西方拉斯维加斯是视其为作弊的,而且称其为明目张胆的作弊,所有用概率赌博的人,都会进入西方赌场的黑名单,不过在澳岛和亚洲的一些赌场,却是没有明文规定此类赌客不准进赌场。

    最初这几个西方人来到赌场,玩并不是百家乐而是德州扑克,只是他们赢了一些钱之后,亨利卫就亲自上阵,把他们赢的钱全都又赢了回去。

    眼见德州扑克无法赢钱了,那几个人顿时改变了策略,他们放弃了德州扑克的台子,而是转而玩起了一共需要三副扑克而且是自动发牌的百家乐。

    百家乐和二十一点或者是德州扑克不同,百家乐基本上是不要求赌术的,在普通人眼中就是赌运气,因为只要押庄家和闲家,押对了就有钱拿,概率基本上在百分之五十左右。

    但是在那几个数学高手眼中,三副牌的百家乐,也是有概率遵循的,通过每一次发牌弃出去的牌,他们可以精确的运算出最后几局庄家和闲家的牌面,然后押上重注。

    作为一家新开的赌场,亨利卫并没有在百家乐的机器上动什么手脚,而且他也不敢用换牌的手段去赌,如此一来就坐蜡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西方人每天大赢特赢,脸都快输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