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秦葭苏醒(中)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秦葭苏醒(中)

    “东元大哥,葭葭怎么还不醒啊?”

    对于那几位所商讨的大事,秦风是一丝兴趣都没有,他现在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妹妹身上,不过短短的几分钟,秦风已经对秦东元说过五六次相似的话了,话题无外乎就是秦葭为什么还没醒转过来。

    “臭小子,这受了刺激昏迷过去,哪儿有那么容易就醒过来的?”

    秦东元有些无语的看着秦风,开口说道:“要不,我度入一丝真元到这女娃体内,直接把她唤醒得了,不过有什么后果我可不管的……”

    “别介,还是等葭葭自己醒过来吧……”

    听到秦东元的话,秦风吓了一跳,连忙护住了自己的妹妹,他宁可自己这样守着妹妹三天三夜,也不愿意将她强行给唤醒,因为那样会对秦葭造成很大的伤害。

    只是这地方的环境不是很好,刚刚动过手的地面狼藉不堪,空气中还弥漫着一丝鲜血的味道,秦风更不愿意将妹妹抱进伊藤家族所住的院子,这倒是有几分头疼。

    “哎,秦大哥,我在距离这不远的地方,有一处小院,要不……你带着葭葭妹妹去哪里吧?”

    要说严晨昊还是有几分小机灵的,在将那些伊藤家族的人都送走之后,他开着自己那辆拉风的跑车又拐了回来,不过这次他的妹妹严晓晓却是没有跟着,显然是被族中长辈给留下了。

    “行,就去你说的地方……”

    秦风闻言点了点头,抱着妹妹就上了严晨昊的那辆车,回头说道:“东元大哥。你知不知道,这车子的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三百二十公里,跑的绝对比你快……”

    “放屁,真以为我不懂汽车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秦东元没好气的说道:“就这破路。你还想跑到时速三百二开不出二十公里就能把这车轱辘给颠散架了……”

    “要不怎么比比?”秦风出言打断了秦东元的话,说道;“你要是能追上这车子,我在海上取的那枚灵核就给你了,怎么样?”

    “哎呦,你小子是真坏,不过你也别激我。比就比……”

    秦东元何等老道之人,一听就明白秦风这话的意思了,敢情这车子只能做两个人,秦风怕自个儿不跟着去,硬是在这给自己下了个套。

    但是秦风拿出了那枚灵核做赌注。却是让秦东元大为心动。

    在这个空间的这段时间里,秦东元对于灵核又有了新的了解,虽然经过后期的加工处理,可以最大程度的保有灵核内的精神力,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灵核内的精神力,还是会发生流失。

    所以秦东元知道,秦风从海兽体内取到的那枚新核。其中所蕴含的精神力和使用之后的功效,远不是莱曼兄弟家族存放了数百年的那两枚灵核所能相比的。

    现在的秦东元,已经是化劲后期的境界。但是想要突破下一个境界,精神力却是至关重要的,是以秦风一说拿出那枚灵核做赌注,秦东元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答应了下来。

    “这……这两个都是什么人啊?”做司机的严晨昊听到秦风和秦东元的对话,那嘴巴张的半天都没能合拢。

    作为严家的核心子弟,严晨昊自然知道灵核的作用。那是连他爷爷都视若珍宝的物件,就算是严家富甲天下。恐怕也找不出二十颗灵核来。

    但是到了秦风这里,灵核却像是菜市场的大白菜一般。随随便便的就被他给拿出来做赌注了,这让骨子里也有商人气质的严晨昊忍不住感觉到了一阵肉疼。

    “小子,发什么呆啊,快点开车……”秦风一把拍在了严晨昊的肩头,说道:“油门踩到底,要是不能赢的话,我就把你这破车给拆了……”

    “啊?好,好……”

    严晨昊回过神来,转头看了一眼秦东元,右手挂在档位上,一脚油门车子就冲了出去,那速度真和离弦之箭差不多,估计隔着好几里路都能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

    “靠,你这是开车还是飞车啊?”

    跑车对于道路的要求是很高的,在这种地面上跑高速,坐跑车估计就和坐过山车差不多了,自从车子冲出去,秦风的屁股就没有能在椅子上坐稳过。

    好在秦风修为高深,不管车子速度如何,秦风抱在怀里梦瑶,却是被他用真元给包裹住了,整个人稳稳当当的感受不到一丝车子行进的颠簸。

    “妈的,这还是人吗?”

    虽然路况不怎么好,但严晨昊还是开出了两百的时速,只是他一开倒车镜,却是忍不住爆出了一句粗口,因为在倒车镜中,严晨昊清楚的看到了跟在后面的秦东元。

    秦东元看似行进的速度不快,但在他一步跨出之后,整个人就会消失在原地,再出现的时候距离一下子就和车子拉近了,任凭严晨昊怎么加速,都无法将其甩开。

    严晨昊的那个小院,距离伊藤家族的驻地也就是二三十公里的样子,在时速两百多的情况下,这么点距离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等严晨昊踩下刹车的时候,秦东元已经是站在了车头的前面。

    “这……秦大哥,我……我已经尽力了啊……”严晨昊见鬼一般的看着面前的秦东元,哭丧着脸对秦风说道:“秦大哥,不用你动手,回头我就把这破车给拆了……”

    严晨昊话声未落,只听咣当一声,他那车子的右前脸忽然往下一沉,一只车轱辘却是脱离了车子往前面滚了出去,这下子不用他拆,车子也算是散架了。

    “回头再和你算账……”秦风瞪了严晨昊一眼,手腕一翻,将那颗灵核丢给了秦东元,说道:“东元大哥,算你运气好,这东西便宜你了……”

    其实秦风心里清楚,那一枚灵核对他未必有多大的作用,但是对秦东元却是不一样,或许能让他的神识做出一些突破,原本心里就打算是送给他的,这一点秦东元也是心知肚明。

    以秦东元和秦风那亦师亦友的关系,自然也用不上说个谢字,当下只是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回头有空的时候,咱们再出海去猎杀几只海兽……”

    “好,回头多猎杀几只,看看这灵核有没有叠加的作用……”

    秦风对秦东元的话深以为然,不过这话听在严晨昊的耳朵里,却是只感觉两人在吹牛,海兽要是那么好猎杀的话,那大海也不会成为这个空间的人类禁区了。

    “秦大哥,这位前辈,请进去说话吧……”心里虽然对两人的话不以为然,但严晨昊可不敢表露在脸上,还是恭恭敬敬的将二人请进了院子。

    严晨昊的这个院子外加地面上的建筑,如果放在外界,那绝对是豪宅中的豪宅,比之外界那些江南水乡的大宅子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整个院子占地足有七八亩,偌大的院子里种满了各种树木花草,中间还修建了一座假山和鱼池,进入之后就能听到流水潺潺的声音,能看得出来,这院子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经过精雕细琢的。

    带着秦风来到那全木质的房间里面,严晨昊指着一间屋子说道:“秦大哥,这是小妹的房间,就让葭葭妹妹住这里吧,我这里有波尔多的红酒,不知道秦大哥想不想尝尝”

    严晨昊也是很机灵的人,他知道要想追到秦葭,秦风这一关是必须要过去的,否则有个比他族中老祖还要厉害的大舅哥不同意的话,严晨昊想要追求秦葭,怕是一点希望都没的。

    “小娃子,要喝就喝白酒,喝那些红糖水干嘛?”

    秦风尚未答话,秦东元先是表达出了不满,他是好酒之人,在秦风那庄园里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将酒窖里的白酒喝的是一瓶都没剩下。

    “有,白酒也有……”

    严晨昊等到秦葭睡到妹妹的床上之后,返身匆匆离去了,过了几分钟就抱着一坛酒回到了屋子的客厅里,他真的是用双臂抱着的,因为那酒坛子的直径就足足有一米多。

    “嗯?这是什么酒?”那酒坛看上去像是有年头了,但密封的却是非常好,以秦风和秦东元的鼻子,都无法闻到丝毫的酒味。

    “嘿嘿,百年的茅台……”

    严晨昊将酒坛放到了地上,笑着说道:“百年前外界那茅台镇上的生意都是我们严家的,每年产出的最好的酒全都储藏在了家族里,秦大哥,我敢保证你没喝过这么好的酒……”

    严晨昊倒不是在吹牛,严家的生意可是做了好几百年了,在外界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各行各业里,背后都有其身影,和西大陆的那罗斯柴尔德家族在外界的势力是不相上下。

    “这酒封存的倒是好……”

    听到严晨昊的话后,秦东元顿时忍不住了,轻轻的在酒坛那黄泥上一拍一吸,一块巴掌大的黄泥就贴附在他的掌心里被取了下来。

    “还有一层?”

    取下那黄泥之后,秦东元才发现下面还有一层黑乎乎的东西,酒坛里依然没有酒味溢出来,很可能就是这一层物质起到了密封盖的作用。

    “这是一种海兽的皮,用这种海兽皮制作的皮囊储存美酒,历经百年之后酒味会愈加香浓……”严晨昊在旁边出言解释了一句,在这个空间里,最上等的酒具都是由这种海兽皮制作出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