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拜年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拜年

    孟瑶陪着爷爷住了两天,第三天的时候回到了秦风的四合院,在给孟瑶服下一粒天王护心丹并且推宫活血之后,两人出了院子围着老皇城根散起步来。

    “秦风,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孟瑶靠在秦风肩头,看着一地尚未融化的皑皑白雪,只感觉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她希望自己一辈子都能这样陪着秦风走下去。

    “我陪你……”秦风低头嗅了下孟瑶发梢的香味,他也很喜欢这种感觉,没有纷争没有杀戮也没有尔虞我诈,像个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同样是秦风所向往的。

    走了一个多小时后,看着孟瑶有点累了,秦风开口说道:“走,回家练字去,晚上你跟我出去一趟,给长辈拜个年……”

    “好,我给你磨墨……”孟瑶温柔的点了点头,她都来都不问秦风要做什么,只是安静的跟在秦风的身边。

    “写的真好……”

    看着秦风在纸上写出一个个龙飞凤舞的字来,孟瑶忍不住开口赞了一声,她从六岁的时候跟着爷爷就开始学习书法,虽然后面放下来没有再练了,但这鉴赏的能力还是有的。

    “我也觉得不错……”

    秦风笑着点了点头,写字需要心静,有孟瑶陪在身边,秦风的心里特别的安宁,连带着书法上的造诣也有不小的精进。

    一整天的时间就在秦风练字孟瑶陪在一旁中度过了,到了晚上的时候,秦风收拾了了点东西,开着带着孟瑶离开了四合院。

    “老师,在家吗?”来到齐功住的那二层小楼的楼下,秦风隔着院子喊了一声。他知道老师年岁大了,耳朵和眼睛都不怎么好,所以声音稍微大了一点。

    “是哪位?”齐功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一个中年男人从屋里走了出来,狐疑的看着秦风,说道:“你们是谁?”

    “你是?”秦风也没见过这个人。一时间也是愣住了,他知道老师没有子女,这几十年都是一人独住的,家里并没有请什么保姆佣人。

    “是秦风啊?快,快点进来……”

    正当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齐功从屋里披了一件衣服走了出来,指着那个中年人说道:“这是我侄子,过来照顾我的,这年龄大了。身边没人不行啊……”

    “您早就该这么想了……”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说道:“老师,我给您带了点年货,就别让齐大哥出去买了,这大冷的天,您也别出门了……”

    秦风能看得出来,相比几年前刚认识齐功的时候,老师要苍老了许多。身材已经佝偻了,拄着拐杖的手也有些颤抖。整个人分明是已经进入到了暮年。

    “任是英雄一世,也难敌这无情岁月啊……”秦风微微叹了口气,齐功在国内弟子满天下,可被誉为当代国学第一大师,但也已经是垂垂老矣了。

    “来看我就来看我,买什么东西啊?”齐功用拐杖点了一下秦风。说道:“你师兄师姐们送的年货我这都放不下了,回头你带点儿走……”

    老爷子一辈子不谙烟酒,也从不收礼,他要求学生们上门谁都不要带东西,可大过年的却是不好让弟子们将东西拿走。所以齐功收下学生们的礼物之后,往往还都让他们带走一份。

    “好的,老师……”秦风知道齐功的脾气,当下也没客气。

    “秦风,这是你女朋友吧?”齐功看向孟瑶,高兴的说道:“不错,眉骨清秀,是个好女娃,来,都到屋里面坐……”

    齐功当年深受秦风师父大恩,他之所以收秦风为徒,原本是存了报恩的念头,有自己这个活招牌,秦风在学术界里也不会吃亏。

    但是让齐功没想到的是,秦风在古玩鉴赏和修复上,居然造诣很深,自己的那点东西没一年的时间就被秦风给掏空了,这让齐功很是高兴,深感后继有人,在秦风之后就没再收过学生,却是将秦风视为关门弟子了。

    所以见到秦风交到了女朋友,老爷子很是高兴,在身上摸了摸,苦笑道:“走,进屋说话,老师可是身无长物,只能给女娃你写几个字了……”

    “老师好……”孟瑶很乖巧的给老爷子鞠了一躬,说道:“老师,您的字可比一般的礼物值钱多了呀……”

    “不值钱,写多了就不值钱……”

    齐功自嘲的笑了笑,他是个老好人的脾气,从来都不认为自己的字值多少钱,只要有人求上门,老爷子一般是不会拒绝给人题字的,连润笔费都不愿意收,往往都是别人硬放下来的。

    齐老爷子虽然在学术界地位很高,但是由于市场上他的作品太多,所以字的价格就不是很高,一般来说一个条幅也就是两三万的样子,和他的名气相比就差的远了。

    “齐老师,我爷爷就很喜欢您的字,说您的字有种风骨,是很多人学不来的……”一边扶着齐功进屋,孟瑶一边说道。

    “哦,令祖是哪一位呢?”齐功随口问道。

    “是孟……”孟瑶说出了爷爷的名字,笑道:“爷爷也很喜欢写字,经常临摹您的书法呢……”

    “原来是老朋友的孙女啊……”

    听到孟瑶爷爷的名字,齐功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爷爷的字很不错,最难得的是以前每天那么忙都会抽出时间来练字,在他们那一代人中,他的字算是写的最好的了……”

    齐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在他眼中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在黑白之间,从来没有灰色地带这一说法,所以能从他口中说出这句话来,可见孟老爷子的书法也算是登堂入室的了。

    “爷爷听您夸他,一准会很高兴的……”听到齐功这位国学大师夸奖自己的爷爷,孟瑶也是很高兴。

    “很久没见他了,你爷爷身体还好吧?他好像比我还大两岁吧?”进了屋子之后,齐功招呼秦风和孟瑶坐了下来。他的屋子很杂乱,几乎全都是各种书籍,几乎随便把手放在哪里都能摸到一本书。

    “爷爷身体好着呢……”孟瑶说道。

    “都老了,以后见面的机会也少了……”

    齐功叹了口气,以前在京城的一些书法协会的会议上,他偶尔还能见到孟老爷子。但最近几年孟老深居简出,两人也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

    “老师,您过几天就能见啊……”秦风闻言笑道:“我大年二十九要和瑶瑶订婚,只请了一些家里人聚聚,到时候您和孟爷爷不是就能见面了吗?”

    “好,过年订婚,这是喜上加喜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齐功很是欣喜,开口说道:“我给你写幅字。一定要写幅字,老师没什么可送的,就只能送幅字给你们了,到你们订婚那天,老师给你们带过去……”

    写字要有心情和意境,不是摊开纸张提着毛笔就能写出一幅好字的,齐功的眼睛不是很好,在晚上看不清楚。所以他就没当场给秦风写了,而是想等到白天多写几幅然后挑幅好的送给秦风。

    “老师。我原本就是来求字的啊……”秦风也不客气,他估摸着等自己订婚的时候,孟老爷子应该也是送幅字,和面前的老师一样,那一位手上除了些好酒,可是也没什么积蓄的。

    “好。明儿我就写……”齐功点了点头,叹气道:“这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晚上看书都看不清楚了……”

    “老师,我这次来给您带了两件礼物……”

    秦风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瓷瓶,说道:“这里有种我自己配置的药。药方是我师父传下来的,能缓解人体老化,您服上一粒看看效果怎么样?”

    秦风炼制的天王护心丹,药方是秦东元从一本道家古籍上抄录下来的,不过这事儿给齐功没法解释,秦风干脆就冒用了师父的名字。

    “嗯?是我那位族叔的方子?你跟着他也学了医术?”

    齐功闻言愣了一下,不过他倒是没怀疑什么,当年秦风的师父载昰受伤住在他那里的时候,就是自己开药方让他去抓药,所以他知道载昰精通医术,只是没想到秦风居然也学到了。

    “嗯,师父学识广博,我学到的东西不多……”秦风谦虚了一下,从瓷瓶里倒出了十分之一份的丹药,说道:“老师,您现在就吃下去,用温水吞服……”

    秦风和秦东元炼制出来的这种药,药效十分的温和,即使是像齐功这样的八旬老人服用也是没事的,前面孟老爷子就是最好的列子。

    只不过对于孟老他们而言,这药也只是在第一次服用的时候,能强化一下他们的身体细胞,使其身体机能变得年轻一些,但如果再服用第二次,就没什么效果了,毕竟这只是药而不是什么仙丹,无法让人长生不老的。

    “好,你师父的方子,老师相信……”

    齐功接过孟瑶递过来的一杯温水,一仰头就将那药服用了下去,吃完之后笑道:“老师一般是不信医药的,生老病死人之常情,阎王叫你去了,你总不能拖着不去,那未免太不给阎王老子面子了吧?”

    “老师,那是您豁达,这世上不想死的人可多着呢……”孟瑶被齐功的话逗得笑了起来,她感觉这老人很风趣,非常的有意思。

    “再不想死,也躲不过去……”齐功笑了笑,说道:“我活了八十三岁了,估摸着能到八十五吧,到时候你们把我埋在八宝山就行了,碑上这么写,这老头字写的还不错……”

    “师父,您就是活到一百都没问题……”秦风也顾不得不礼貌了,连忙出言打断了老师的话,说一百岁可能有些夸张,但是服用了这粒丹药,怎么着齐功也能活到个九十多岁的。

    “长命百岁说的好,又有几个人能活到呢?”

    齐功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儿的,我不忌讳这个,你们也不要迷信,人这一辈子最不能左右的事情有两件。一件是你生在哪里,生下来是什么身份,而另外一件就是你什么时候死……”

    齐功是真的很豁达,他出生皇族遗室,但却从未享受过一天皇室的待遇,而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有了现在的成就,这一辈子见证了许多历史时刻,早就将生死看淡了。

    “嗯?身体怎么有点热,是你那药的作用?”齐功正说着话的时候,口中忽然“咦”了一声,他感觉身体有些发烫,但却是十分舒服,而且那股热力好像给他平添了一些气力。

    “老师,应该是吧。没事的,一会就好……”

    和普通人服药不同,像齐功这般年龄和身体机能的人,那丹药中的药性,几乎全部都用来改善他们细胞组织上了,这个过程不是很明显,不像任独行那般刚一服用下去就会察觉到体内的变化……

    “不对,我这眼睛怎么感觉有些花啊……”当那股热力散发到脸上之后。齐功忽然发现坐在自己一米多外的秦风,脸部突然变得模糊了起来。

    “眼睛花了?这……这不应该啊。”

    秦风被老师的话给吓了一大跳。他今儿是给老师送药治病的,可别出什么问题,否则秦风还真是不好交代,要知道,齐功那可是国宝级的人物啊。

    “越来越看不清楚了……”

    齐功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惊慌,摆摆手说道:“秦风。没事的,我这眼睛本来就不好,看不到就看不到吧,你有个师兄送了个有声读物给我,我到时候用那个听书不就行了嘛……”

    “别介啊。老师,您没事,我就有事了……”秦风还真是有些慌神,一把抓住了齐功的手腕,说道:“我给您把把脉,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啊,这……这不应该呀……”秦风给齐功号了一会脉之后,一脸疑惑的说道:“老师您的身体机能不错,为什么会看东西模糊呢?”

    “那个,齐老师,秦风,我……我想说句话……”在秦风和齐功对话的时候,孟瑶插了一句嘴。

    “怎么了,瑶瑶?”秦风回过头去看向孟瑶。

    “秦风,是……是不是老师他没把老花镜摘下来啊?”

    对于秦风这丹药的神奇,孟瑶是深有领会的,她之前因为心脏的原因身体不好,稍微走上几步路都会感觉心跳的厉害,但是现在即使走个几公里,孟瑶都不会觉得累,身体更是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

    “老花镜?对,老花镜……”

    听到孟瑶的话后,秦风一拍脑袋,也没经过老师的同意,一把就将齐功脸上的老花镜给摘了下来,说道:“老师,您再看看,现在看东西还模糊吗?”

    “咦?我……我这眼睛不花了?”

    齐功有些茫然的往四周看了一眼,脸上随即就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他这老花镜带了差不多有二十年了,除了睡觉基本上就没摘下来过,因为只要一拿下来,齐功就看不清楚东西。

    但是现在齐功却是可以清楚的看到秦风的脸庞,甚至隔着一米多远,他都能看清楚秦风身边那本书的名字,这种事情在齐功身上已经是有几十年没能体验过的了。

    “老师,恭喜啊……”看到齐功脸上的表情,秦风不由乐了,他还真没想到这药性居然作用到了老师的眼睛上,将他老花眼的毛病给治好了。

    “秦……秦风,你……你这药也太神奇了吧?”

    齐功站起身来,左看看右看看,即使带着老花镜,他也有很久没能对这个世界看得如此清楚了,一时间老爷子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眨眼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了。

    “这丹药用的药材真珍贵,只炼制出来几枚而已……”秦风闻言笑道:“主要是师父留下来的丹方比较好,没有方子我也炼制不出来这药,老师,咱们还是受了师父他老人家的恩泽啊……”

    “你师父,那真是个奇人啊……”

    听秦风搬出了载昰,齐功不由叹道:“当年我年幼的时候,就是受了他老人家的大恩,没想到这大半截身子快要入土了,还能从他老人家那里得到好处……”

    “老师,不说这个了。我还有件礼物送给您……”秦风岔开了话题,从手边拿出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卷轴来。

    “嗯?是字,还是画?”现在齐功的眼睛可是清晰的很,当他看到那卷轴的轴杆和纸张时,脸色顿时一变,“这物件可有年头了。秦风,这是谁的作品?”

    “老师您先看看……”秦风笑而不答,走到齐功练字的书桌旁,将那幅字摊开了一个边。

    “啊?《兰亭集序》?”齐功在书法上浸蚀了一辈子,各种版本的《兰亭集序》也不知道临摹了多少边,秦风只是打开了几指宽,就被他看了出来。

    “秦……秦风,这是哪个版本的?”

    齐功的声音有些发颤,他对于身外之物都看的很淡。但一生惟独喜好字画,对于那些早年流失到国外的珍贵字画文物,老爷子是痛心疾首,恨不得全都给回购回来。

    “老师,我要说是王羲之的真迹,您信吗?”

    秦风笑着说道,他是有资格说这句话的,因为从艺术造诣上来说。秦风这幅字虽然是临摹王羲之的,但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意境上甚至已经超越了王羲之。

    “真迹?”

    齐功这下不但是声音颤抖,甚至连手都抖了起来,开什么玩笑,王羲之的兰亭集序自唐朝李世民那个朝代就失踪不见了,这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全都是摹本,谁曾见真迹呢?

    顾不上和秦风说话。齐功亲自走到书桌前,一点点的将卷轴打开,同时拿了一把放大镜,从第一个字仔细的观察了起来,那眼睛几乎都快贴到纸上去了。

    老爷子这一看就是一个多小时。也幸亏是秦风刚给他服用过丹药,恐怕以齐功的身体,绝对支撑不下来这种强度的鉴赏,不过即使如此,等他放下放大镜的时候,额头上也已经满是汗水了。

    “秦风,你……你从哪里得来的这幅字?”

    齐功连擦汗都没顾得上,就一脸严肃的看向秦风,说道:“这幅字虽然不是王羲之的亲笔,但从艺术成就上而言,比之那幅《兰亭集序》是有过之而不及,这……这是无价之宝啊……”

    “嗯?老师,您……您是如何看出来,它不是王羲之亲笔呢?”

    听到齐功的话后,秦风心中不由大奇,他自问就是现在的自己,未必还能写出这么一幅巅峰之作来,再加上那纸张和裱糊,绝对可以以假乱真的,为何齐功竟然能分辨出它是赝品呢?

    “要是从笔迹或者这幅字本身来说,我会说它是真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齐功苦笑道:“但是我有种感觉,这幅字并非是王羲之亲笔,我早年看得真迹比较多,后来再鉴定字画的时候,有时候就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从来都没出过错的……”

    “嗯?难道老师也是有异能的人?”听到齐功的话后,秦风顿时愣了一下,他对异能者不是很熟悉,却是不明白这能辨别字画的能力,是不是异能的一种。

    “秦风,这幅字虽然不是王羲之亲笔,我也不知道是谁书写的,但也绝对能称得上是国宝了,这太珍贵了,我不能收你这个礼物……”齐功眼睛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那卷轴,亲手把它又给卷了起来。

    “老师,您也太抬举我了吧……”

    看到齐功小心翼翼的样子,秦风摸了摸鼻子,说道:“老师,这幅字是我写的,然后找人做的旧,本以为您看不出是赝品的,没想到还是被您看出来了……”

    秦风没说的是,这幅字的真品也是在他手上的,不过那牵扯太大,秦风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拿出来的,或许放在另外一个空间里,才能使其更好的保存下去。

    “什么?你……你写的?”齐功猛地回过身来,眼睛紧紧盯着秦风,说道:“真是你写的?你的书法竟然达到这种境界了?”

    齐功虽然能看出来这幅字不是王羲之的,但同样也看出书写这幅字的人书法造诣是何等之深,最起码他自问自己是绝对写不出来的,因为这幅字的精气神,就算比之王羲之的那副真迹,恐怕也是不遑多让的。

    “老师,我对着一幅《兰亭集序》整整临摹了六天六夜,才写出这么一幅来。”

    秦风闻言苦笑道:“如果老师您再让我写这么一幅字,恐怕我也是写不出来了,这算是我这辈子的巅峰之作吧?”

    秦风那段时间像是入魔了一般,拼命的在临摹《兰亭集序》的真迹,这是他写的最满意的一幅,在这幅字之后书写的,却是没有一幅能比得上面前的这幅字的。

    “秦风,我给你研磨,你再写上一幅……”老爷子治学是很严谨的,他怎么都不相信秦风仅仅靠着临摹就能写出这样的作品来,当下走到书柜处,拿出了一方砚台和一卷宣纸。

    “好吧,那我就再写一幅……”

    秦风看这架势不写也不行了,当下卷起衣袖,走到了书桌旁边,原本秦风想要自己研磨的,却是被老爷子给挡过去了,他真的是亲手给秦风研磨。

    《兰亭集序》秦风临摹了最少也有上万次,真是熟的不能再熟了,提起毛笔蘸墨之后,秦风运腕不停,几乎是一气呵成就将一幅字给写了出来,中间没有任何的停顿。

    “好……好字!”

    那墨汁还没有干,齐功就俯下身体观看了起来,口中是赞不绝口,工夫有没有不是吹的,别的先不说,在国内能如此一口气写出兰亭集序的人,恐怕还没有第二个。

    而且在秦风的这幅字中,连破笔之处都和国内流传的帖子极为相似,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秦风书写,而且宣纸上面的墨汁尚且没干的话,恐怕老爷子都会以为这是古人临摹出来的了。

    “秦风,我信了,那幅字真是你写的!”

    看了良久之后,齐功抬起头来,眼中满是赞赏的神色,哈哈大笑道:“得徒如此,真是老头子我的运气啊,秦风,日后我将以你为荣……”

    几分钟的时间里,秦风就能写出一幅不亚于神龙贴《兰亭集序》的作品来,齐功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这位弟子在书法造诣上,已经是远远超过自己了。

    虽然说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但齐功心胸坦荡,他一生弟子满天下,但没有一位能在艺术成就上超越他的,眼下临到老年碰到了秦风,齐功心里只有高兴,而没有任何的私心杂念。

    “老师,您千万别这么说……”秦风连连摆手道:“我练习书法是为了陶冶自己的情操,这字是送给老师的礼物,您留着就行了,千万别给捐出去了啊……”

    秦风知道齐功原本也是个收藏家,手上有不少的珍品,可是最后都让他给捐给了国家,现在不说一贫如洗吧,但值钱的物件还真没几样了。

    “不捐,这幅字我要时时临摹,等我死了之后再捐……”齐功的话让秦风苦笑不已,敢情说到最后,老爷子还是准备把字给捐出去——

    ps:七千字二合一大章,中旬了,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