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奢华的改装车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奢华的改装车

    “靠,这小子怎么搞了这么一辆车来?”看到一个庞然大物冲进了这个废弃的工厂里,彭洪顿时看直了眼睛,他没想到乌姆尼科竟然搞到了一辆前苏联的卡玛斯军车来。

    卡玛斯军车是在前苏联后期才配置于苏军中的,当时各个联邦都有不少这种车辆,甚至直到现在,卡玛斯军车,也是当今俄罗斯军队主要军用卡车。

    而乌姆尼科开的这一辆卡玛斯卡车,明显是经过改装的,原本后面的敞篷被用结实的帆布给包裹了起来,并且在上面还喷上了白色的色彩,正是冬天雪地中的隐蔽色。

    “师父,我回来了……”从那辆卡玛斯车上跳下来后,乌姆尼科冲进了屋里,兴冲冲的说道:“师父,这辆车怎么样?”

    “不怎么样?”秦风没好气的说道:“这车简直就是个油老虎,咱们能用它跑将近两千公里的路吗?”

    从那车子发动机的轰鸣声中秦风就听听出来,这车最少有八个缸,那动力都能堪比跑车了,也不知道缺钱少油的车臣军队干嘛改装这么一辆车,简直就是败家子的行为。

    “嘿嘿,师父,我敢打赌,这车一定能跑到两千公里……”听到秦风的话后,乌姆尼科的眼睛往彭洪身边的那袋子美元上瞥了瞥,开口说道:“彭洪大叔,咱们就赌一万美元的,赌不赌?”

    “这辆车一百公里差不多要三十个油,最多跑个三百公里就要趴窝,再大的油箱它也跑不到两千公里的……”

    彭洪看了一眼外面的那辆车,开口说道:“小子,我和你赌了,把之前秦风给你的那一万美元交出来吧。”

    “哎。彭洪大叔,是你应该再给我一万美元还差不多……”听到彭洪要赌,乌姆尼科顿时是喜笑颜开,伸出手就要去彭洪装钱的袋子拿钱。

    “小子,这还没跑呢,你着什么急啊。”彭洪愣了一下。他感觉自己似乎上了乌姆尼科当了。

    “洪哥,不用比了,你输了……”

    就在两人打赌的时候,秦风的神识从车子上扫了一遍,当他看到车后厢里面那一排七八个大油桶的时候,心里自然明白了,敢情乌姆尼科这小子憋着坏找人打赌呢。

    “靠,你这财迷小子……”

    听到秦风的话后,彭洪也是一脸的哭笑不得。他怎么都没想到这才两年没见,乌姆尼科居然就变成了个财迷了,和他印象中的那个孩子完全不一样了。

    “彭洪大叔,认赌服输啊!”

    乌姆尼科笑嘻嘻的从袋子里抽走了一万美元,开口说道:“为了搞到这辆车,我整整在他们营地外面埋伏了十几个小时,冻都快冻僵了,这点钱就算是辛苦费吧……”

    原来。乌姆尼科在军营里转了一圈之后,发现那里面的车子都是破旧不堪的。有些甚至连门都没了,第一次执行师父的命令,乌姆尼科自然想干的漂亮一点,于是他的目光就盯在了这辆足有八成新的卡玛斯上。

    但是让乌姆尼科想不到的是,这辆卡玛斯居然是车臣武装总司令的车子,那挂着大将军衔的总司令今儿是来这里视察的。中午喝多了之后直接就在军营里休息了,这一觉就睡了七八个小时。

    直到一个小时之前,总司令大人才算是睡醒了,于是叫上了警卫准备离开,却是不知道乌姆尼科早就等在了路上。

    拦车抢劫的过程倒是比较简单。一棵横在道路上的大树让总司令的护卫车队停了下来,而乌姆尼科则是神不知鬼不觉从那五辆护卫车旁边绕了一圈,给那几辆车的轮胎全都扎了个洞。

    最后乌姆尼科才摸上了这辆卡玛斯,在干掉了司机之后,又将坐在后排的总司令大人给扔下了车,然后一路撞开了前面的几辆车,往巴库镇的方向驶来。

    其实在遇到那大树拦路的时候,另外几辆车上的警卫就提高了警惕,生怕前面有人埋伏,但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居然是祸起萧墙,总司令那辆车子的司机就像是发了疯一般,将他们的车子挤开之后扬长而出。

    等到他们听到总司令的呼救声醒转过来之后,乌姆尼科开着车子早就不见了踪影,这些人上了车正准备追赶,却是又发现自己的车子一个个全都被人扎了轮胎,无奈之下只能呼叫附近的驻军前来。

    不过等到驻军赶到又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总司令的护卫们甚至连那辆卡玛斯军车跑到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就更不用提去追赶了。

    而开着车子的乌姆尼科在冲出车队之后,往后车厢里看了一眼,这一看顿时让他是喜笑颜开,因为乌姆尼科发现那后面装的全都是半人多高的油桶,这省的他再去想办法搞油料了。

    “你小子,这是虎口拔牙啊!”

    听乌姆尼科讲诉完了抢车的过程后,秦风对他翘起了大拇指,别看这小子是在山林中长大的,没出过门也没什么见识,但要说胆大心细,秦风的弟子里面还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的。

    张虎的胆子是够大了,但他纯粹是个傻大胆,心细绝对是和张虎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而皇浦德彦的心思是很慎密,不过他年龄实在是太小了,又喜欢像他父亲那样使用谋略来做事情,却是缺了乌姆尼科那种做事一往无前的气势,秦风的这两大弟子在某一点上都是不如乌姆尼科。

    “政府军总司令的车子被抢,这事儿可不小……”

    秦风转头对彭洪说道:“洪哥,不知道俄罗斯在边境的驻军还在不在?要是还在的话,咱们这车子未必能冲过去啊……”

    “在,一直都没撤,所以咱们这车只能开到边境那个地方……”彭洪满不在乎的说道:“到了俄罗斯再搞辆车就好了,反正又不是咱们自己的……”

    彭洪在部队的时候就经常出国执行任务,而特种部队的规矩并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多,像这种顺手牵羊的事情,秦风当年可没少做。

    “不用丢掉这辆车的,我知道一条路,虽然不大好走,但车子也能开过去的。”

    对于要丢掉自己搞来的第一辆车,乌姆尼科显然有些不舍,当下说道:“师父,彭洪大叔,我来开车,保证咱们能绕开了那些俄罗斯傻大兵们。”

    “成,那就看你小子的。”彭洪闻言愣了一下,不过这辆车上有不少的储备油料,足够他们跑到中俄边境了,如果能绕过去俄罗斯驻军,彭洪自然也不愿意另生枝节的。

    “洪哥,你那伤怎么样?”秦风拉住了这就要出门的彭洪,开口说道:“实在不行的话,咱们晚一天再走,这黑灯瞎火的,车臣军队未必能搜索过来。”

    “没事,我的伤基本上已经全好了……”彭洪吸了几口冷空气,说道:“那药力还没散呢,我这肺里面很舒服,不碍事的……”

    要是放在平日里,彭洪这么吸气,早就会被冻得咳嗽起来,不过他现在却是感觉通体发热,就算是脱光了衣服在这冰天雪地里跑一圈都没问题。

    “成,那咱们就连夜走……”秦风也怕夜长梦多,他修为虽高,但要是遇上大规模的军队,那也是个落荒而逃的结果,到时候恐怕连彭洪都顾不上。

    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背包,秦风等人上了那辆卡玛斯。

    “妈的,这车臣穷的叮叮当当的,这总司令倒是很会享福啊……”

    坐进车厢里之后,彭洪的眼睛顿时瞪直了,因为他发现,这辆车被改装成了两部分,驾驶室的后面被分割出来了好几平方的面积,上面摆放着一张可以躺倒的大沙发,地板上还铺着一张波斯地毯。

    仅仅是这些,还不足以让彭洪震惊,最关键的是在那张沙发上居然铺着一张老虎皮,整张老虎皮通体都是白色,不含一丝杂色的毛发,这却是一只很罕见的白虎。

    除了这一张白虎皮之外,车厢里还放着一个酒柜,很显然那位总司令是个酒鬼,酒柜里除了各种洋酒之外,竟然还有好几瓶来自中国的二锅头,看得秦风和彭洪二人是目瞪口呆。

    反倒是乌姆尼科对那白虎皮没什么反应,他从小就在山里生活,什么样的野兽都见过,死在他爷爷手上的西伯利亚虎最少也有十几只,卡拉切夫在莫斯科银行里的存款,倒是有一多半是从野兽皮毛上赚来的。

    “奶奶的,这张老虎皮一定要带走……”秦风毫无形象的躺在了那张老虎皮上,外面虽然是零下几十度的酷寒,但摸着柔软的虎皮,在车里却是感觉不到一丝寒冷。

    秦风好东西见得多了,在进入俄罗斯之前他就打死了一只西伯利亚虎,而且还让彭洪的战友将虎皮带了回去,不过这白虎可是和黑豹一样稀少的物种,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所以就连秦风都是动了心。

    “好,那几瓶也得装着……”

    彭洪不会和秦风去争抢白虎皮,不过那酒柜里的酒却是被他看在了眼里,尤其是那一瓶贴着1919字样的宝狮伏特加,直接就被彭洪抱在了怀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