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熬药(上)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熬药(上)

    “秦风?是你吗?”

    就在秦风挂断了卡拉切夫的电话,拨通了孟瑶的电话之后,话筒的另外一端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孟瑶一下子就猜出了打电话是秦风,因为从秦风上次通知过她这个电话交给别人之后,孟瑶就再也没有接到过这个号码打来的电话了。

    “瑶瑶,是我……”

    听到孟瑶的声音,秦风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好了起来,那种被人爱和牵挂着的感觉,是秦风从未有过的,秦风知道,不管自己在什么地方,都有一个人在等待着他。

    “秦风,我想你了……”孟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忍不住红了起来,她和秦风虽然确定了恋爱关系,但两人之间那是一种心灵的交流,言语上却是极少这么的亲热。

    “我也想你了,瑶瑶,我过几天就会回去了……”思念的情绪一下次字充斥在秦风的胸怀之中,他恨不得能长双翅膀直接飞回到爱人的身边。

    两人这个电话一直打到手机没了电,秦风才返回到了屋子里,看了一眼彭洪和乌姆尼科,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两个都什么表情啊?”

    “没事,就是我想你了……”

    彭洪哈哈大笑了起来,秦风虽然是在屋子外十多米远的地方打的这个电话,但彭洪和乌姆尼科的耳力都和普通人不一样,却是将秦风刚才所说的话尽皆听到了耳朵里。

    乌姆尼科也在使劲的憋着笑,十多岁的孩子已经懂得很多事情了,不过他可不敢像彭洪这般肆无忌惮的笑话秦风,再怎么说秦风也是他的师父。

    “洪哥,喀秋莎大婶可还是单身啊,要不……您去巴西陪陪她?”

    秦风这种老江湖哪里会被彭洪给拿捏住。一句话就憋的彭洪连连咳嗽了起来,他还真怕秦风这么做,因为这一路上喀秋莎大婶可是向他表达了好几次不介意自己比彭洪大,可……可是彭洪介意她比自己大呀。

    “秦风,这……这个玩笑可不好笑……”彭洪使劲捂着嘴巴,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咳嗽。等他拿开手之后,在彭洪的掌心里却是殷红一片,这次又咳出血来了。

    秦风摆了摆手,没有再和彭洪开玩笑,开口说道:“洪哥,你先别说话了,这肺经伤到是很难医治的……”

    肺病在古代的时候还有一个称呼,那就是痨病,用作现代人的称呼也叫肺结核。可以说,在古代得了痨病,在没有消炎药的情况下,那基本上是有死无生,即使能被治愈,那一辈子也是咳嗽不断。

    “秦风,没事的,我这条命都是捡回来的。治不好就治不好吧。”

    彭洪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其实前几天他咳的已经轻一些了。不过这段时间气温骤降,彭洪又每日要去巴库镇守候秦风,那极寒的天气对他的病情也是十分不利。

    “难治不代表治不好,尼科,去把我那个背包给拿过来……”彭洪回头交代了乌姆尼科一句,笑着说道:“洪哥。你运气不错,这次我进山虽然没采到人参,但也找到了一味专门治疗肺经的中药……”

    “中药?这行吗?”

    彭洪将信将疑的看着秦风,他以前的身体非常好,这辈子连感冒都没得过几次。除了在战场上受过几次伤在医院里住过几天,平时压根就很少去医院,别说中医了,他连西医都不怎么相信。

    “你要不信那就算了,你接着咳吧……”秦风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说实话,要不是见到彭洪肺经伤的厉害,秦风还有点舍不得拿出那位草药来。

    秦风摘到的这味草药名字叫做葶苈子,是一味不多见的草药,配药服用之后可使心脏收缩加强,心率减慢,对衰竭的心脏,还能增加血液的输出量,降低静脉压。

    除此之外,葶苈子性寒,味辛、苦,功能下气行水,还可以适用于肺壅喘息,痰饮咳嗽,水肿胀满等症。

    秦风之所以看重这味药,倒不是因为它能治疗肺经伤病,而是因为葶苈子对治疗心脏类的疾病有着奇效。

    尤其是秦风采摘到的这三株,和外界只有一年生或者两年生的葶苈子不同,或许是那山谷独特的地理位置的原因,这三株葶苈子的年份竟然都在百年以上,一开始的事情秦风竟然没能认出来。

    年份不同,药效自然也不同,秦风看过秦东元开出来的方子,他知道其中有四味药的药性都和葶苈子相近,所以要是将那四味药改成了葶苈子,秦风相信这天王护心丹的药效还会大大增强的。

    要不是秦风采摘到三株葶苈子,他肯定会想别的办法给彭洪疗伤,而绝对不会拿出葶苈子来的。

    “哎,别介啊,秦风,我哪里会不相信你,我能不相信你吗?”彭洪知道自己所见到秦风显示出来的能力,或许只是他真正能力的冰山一角,说不准还真能治好自己的病。

    “相信就好……”

    秦风拉开了背包,小心翼翼的从里面取出一个玉盒,他此次来到俄罗斯,一共只带了五个玉盒,其中有三个就装着葶苈子这味药材,可见秦风对其的重视。

    “尼科,去找个陶罐子来……”拿出那个玉盒,秦风回头对乌姆尼科说了一句。

    “师父,陶罐子是什么?”乌姆尼科一脸莫名其妙的问道,如果秦风对他说瓷器或许乌姆尼科还能听懂点,但陶罐子对他而言,就太过深奥了。

    “得了,你还是歇着吧。”

    秦风摇了摇头,对彭洪说道:“洪哥,你知道巴库镇上有没有熬药用的罐子?铁器不行,那玩意会让药性都流失掉的,最好是陶器,实在不行的话,就找个瓷器来……”

    其实按照秦东元所教的炼丹手法,熬制丹药最好的工具是丹炉,但秦风连丹炉是什么样都没见过,所以在没有砂锅的情况下,勉强只能用瓷器了。

    “熬药的罐子这里一定是没有的,不过瓷器我能找得到。”彭洪想了一下,对秦风说道:“你等我一会,最多半个小时我就能回来……”

    彭洪回来的速度比自己说的时间还要快一些,只过了二十多分钟后,他就一头寒气的冲进了这个临时改造的房子里,手上却是拿着一个瓷器的底座。

    “秦风,这玩意儿行不行?镇子上只有这个东西了……”

    彭洪将那明显是个摆放在地面装饰大瓷瓶的底座放在了秦风的面前,说道:“这东西还是以前喀秋莎酒吧里的东西,被炮弹给打碎了,只留下这么一点,你看合用不?”

    “勉强能用,还好没全碎掉,要不然只剩个瓦片肯定是不能用的。”秦风将那个底座拿过来看了一眼,这个花瓶留下的釉彩很正,倒有点像是个老物件。

    “嗯?大清康熙年制?”当秦风看到那瓷瓶的底款之后,眼睛忍不住瞪直了,“靠,这……这也太暴殄天物了吧?这么贵重的东西,竟……竟然就这么碎了?”

    秦风一把抓住了彭洪的衣襟,说道:“快,快点回去,那剩下所有的碎片都给我找来……”

    “要……要碎片干嘛?这玩意儿是古董吗?”

    彭洪先是愣了一下,不过马上也反应了过来,他去年在大草原上遇到了一帮子盗墓贼,说是要找成吉思汗的墓,当时可是把彭洪雷的不轻,这幸亏是给自个儿说的,要是碰到一个蒙古人,说不定就会被人给五马分尸了。

    不过从那些人嘴里,彭洪也知道了什么叫做古董,只是这行当离他的生活和圈子太远,听过也就忘了。

    “当然是古董了,我说你赶紧回去找啊……”

    秦风催促了彭洪一句,说道:“别看这玩意儿碎掉了,只要你能把碎片凑齐了我给你修复起来,洪哥,您这下半辈子就什么都不用干了,躺在家里等着佣人喂你吃喝吧……”

    秦风这话倒是没有骗彭洪,康熙雍正乾隆这三朝的官窑瓷器这几年的市场价格是突飞猛涨,一对品相不错的梅瓶就能卖到好几百万,而康雍乾三朝都极少见到大瓶,所以这件大瓷瓶绝对是弥足珍贵的,至少秦风在故宫博物院里都没见到几件。

    “合着我下半辈子是半身不遂还是怎么着?要佣人喂我吃喝?”

    彭洪被秦风说的哭笑不得,不过听人劝吃饱饭,不管秦风说的是真是假,彭洪都准备再回去一趟,反正只是跑路的事情,要是真能拼起来卖钱,那岂不是件好事嘛。

    “彭洪大叔,您别回去了,回去也找不到……”

    一直在旁边听着两人对话的乌姆尼科见到彭洪要走,连忙喊住了他,开口说道:“彭洪大叔,你恐怕是没赚这个钱的命了,喀秋莎大婶那屋子被炸塌了,后来大家去里面找酒,从那里面清理出不少垃圾,这瓷器的碎片恐怕都被当垃圾给扔掉了……”

    乌姆尼科这些年一直都生活在镇子,他当时就钻过喀秋莎大婶的酒吧,因为他的一个小伙伴曾经从里面找到过一块发霉的黑面包,在他们面前炫耀了很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