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八十四章 喀秋莎

第九百八十四章 喀秋莎

    “站在那里不要动……”

    彭洪话声未落,一颗子弹就发出了尖锐的呼啸声,射在了他的脚下,紧接着一个人开口说道:“把你的手再举高一些,不要试图去摸你腰间的枪,年轻人,我会把你的头盖骨给掀开的……”

    “我没有恶意,你要知道,我真的没有恶意……”

    在子弹射出的时候,彭洪的眼皮动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强忍住了去掏枪的动作,彭洪知道,打了差不多十年的仗,这里的一个孩子都能称得上是战士,自己没必要的举动,只会引来更多的子弹。

    “真的是中国人……”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说吧,你认识的人都长什么样子?”

    巴库镇的人很警惕,因为前不久的时候,他们刚刚遭遇过一次清洗,镇子上的壮年人基本上都被打死了,现在留下来的,都只是些老弱病残妇,他们实在是禁受不起再一次的袭击了。

    “喀秋莎大婶五十多岁的年龄,尼齐娜大婶有六十了吧,不过她看起来真的很年轻,当然,她们的体型微微有点发胖,你们应该认识她们吧?”

    彭洪说出了喀秋莎大婶和另外一个女人的体貌象征,前一次他来库尔镇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分别在两人家里住了差不多有半个月,如果她们还在的话,一定会认识自己的。

    “尼齐娜不在了,你等一下,喀秋莎马上就过来……”听到彭洪的形容之后,黑暗中的杀机似乎一下子少了很多,“中国人,你很勇敢,希望你不是我们的敌人!”

    “哦。我当然不是你们的敌人!”彭洪的双手一直高举着,他的态度让把守在镇子边缘处的那些人很满意,因为他们的确没有感觉到彭洪身上的恶意。

    “是谁说老娘有点发胖?”

    几分钟过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该死,你们一定没有见过我年轻时的照片。那时追我的小伙子,能从巴库镇一直排到莫斯科的……”

    “喀秋莎,你怎么不说三十岁以后,你一直就是现在这种体型了呢?”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调侃了那个女声一句。

    “该死的谢尔盖,活该你一辈子找不到老婆……”喀秋莎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嚷嚷道:“到底是谁在找我?我不记得有中国的情人啊!”

    “喀秋莎大婶,我是彭!”彭洪有些哭笑不得的喊道:“你忘了吧,两年前我住在你家里的,还有尼齐娜大婶。对不起,我不该提她的,愿上帝保佑她……”

    彭洪经常往来中国和俄罗斯,到了这边之后,他的语调和思维都会转变的和当地人差不多,这也是他在俄罗斯能生存下去的主要原因,要知道,俄罗斯人对于中国人。一向都表现的不是很友好。

    “哦,我知道了。?”

    听到彭洪的话,喀秋莎大婶口中发出一声惊叫,“你怎么现在跑到这里来了?谢尔盖,快点让他进来,这可是一个棒小伙,当年他住在我家里的时候。可是每天都帮我打扫卫生的……”

    随着话声,一个庞大的身影从黑暗中冲了出来,来到彭洪面前稍微一辨认,就将彭洪抱在了怀里,彭洪那一米七多的个子。在这身影面前居然娇小的像个孩子一般。

    “哦,喀秋莎大婶,你还是那么的健壮啊?”饶是彭洪已经进入到暗劲修为,被那女人一抱,还是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这果然是战斗民族的女人,那肩膀宽的都能跑马了。

    “彭,你怎么还是那么瘦啊?”喀秋莎放开了彭洪,在他肩头拍了一下,说道:“你要是再强壮一些,就有资格做我的男人了,你应该多吃一点饭,让自己强壮起来。”

    “喀秋莎大婶,你不是就让我站在这里吧?”

    彭洪赶紧的岔开了话题,他知道喀秋莎的老公在车臣战争刚爆发的时候就去世了,而那时的喀秋莎不过四十出头,正是需求强烈的时候,彭洪第一次来巴库镇,就曾经受到过勾引,差不多十年下来,几乎每次见到喀秋莎,他都会被调戏一番。

    “对,赶紧进去吧,该死的俄罗斯士兵和政府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打起来。”

    喀秋莎的面容一下子变得很哀伤,“彭,我的房子没有了,我现在住在尼齐娜家里,可怜的尼齐娜被人打了一枪,她就死在了我的面前,上帝,这到底是怎么了?”

    “喀秋莎大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彭洪伸出手拍了拍喀秋莎的肩膀,他有些不习惯从一种气氛那么快的就转变到另外一种气氛之中。

    “是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彭,咱们进去说话吧。”

    喀秋莎擦了一下眼睛,转身就往镇子里面走,口中嚷嚷道:“把你们的破枪都给收起来,一群废物,还吹自己当年参加过二战,我看你们都是一群胆小鬼……”

    整条街道只有喀秋莎一个人的声音,不知道是被她说中了心中羞愧还是怎么着,镇子口处的那些人并没有反驳。

    对于俄罗斯女人的彪悍,彭洪是早就知道了,当年第一次来巴库镇的时候,彭洪就见到喀秋莎一个人扛着一棵直径最少在一米的大树干,而在她的身后,则是两个俄罗斯老爷们合着抬一根。

    “站住,你旁边的人是谁?”正当彭洪和秦风使了个眼色,准备进入巴库镇的时候,黑暗中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对了,彭,你身边的这个小伙子是谁?”

    神经粗大的喀秋莎似乎此时才看见了秦风,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你们中国人怎么都这么瘦弱?要知道,吃的强壮才会有力量,生出来的孩子才更加的强大……”

    “瘦弱?”

    听到喀秋莎的话,秦风有些哭笑不得,别看喀秋莎的体重在三百斤以上,秦风用一根手指就能把她给拎起来,他还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评价他的。

    “喀秋莎大婶,他是我的朋友,我可以为他担保!”彭洪知道不能和喀秋莎去纠缠那些话,否则他们会站在镇子口聊到天亮的。

    “好吧,你是我的朋友,我信任你!”喀秋莎冲着黑暗中喊道:“谢尔盖,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让他进去,出了事情我会负责的……”

    “好吧!”

    随着那个声音,秦风发现,在正对着他的个屋子里的两个枪口收了起来,同时在三十米外的一个钟楼上,同样有一个老头子收起了枪,刚才最少有三支枪对着他和彭洪。

    “欢迎来到巴库镇!”喀秋莎既然把秦风当成了朋友,自然也要给一个拥抱,秦风倒是没被她勒的喘不过气来,不过却是被她身上的气味熏的差点闭过气了。

    “见鬼,洪哥,这里的人都是这么欢迎人的吗?他们这些人身上都是这种味道?”等喀秋莎松开手后,秦风还没敢启开自己的嗅觉,他怕再次闻到那股子汗液味道,会忍不住吐出来的。

    “秦风,习惯了就好了。”看到秦风那苦着脸的样子,彭洪不由笑了起来,直到此刻他才感觉到秦风像是个年轻人,因为之前秦风的表现,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二十来岁的人。

    “关键是习惯不了啊!”秦风摇头说道:“回头再有拥抱,还是你上吧。”

    秦风从来没有在人身上闻到过如此古怪的味道,喀秋莎身上的那种汗液味不是狐臭,但却是熏得人难受,再加上那劣质香水的味道,秦风要是不关闭嗅觉的话,真的能被熏昏过去的。

    “俄罗斯这边天气冷,他们必须多吃牛羊肉储备脂肪,这种味道就是由此而来的。”彭洪笑着解释了一句,说道:“不过他们人真的很好的,只要把你当做朋友,什么事情都愿意为你去做……”

    “他们由你来应付!”

    秦风开口说道:“洪哥,我来的目地你是知道的,我现在最想见到的,就是你说的那位采参人,找到他之后,咱们马上离开这里,我可不想在这个战争漩涡里呆着……”

    在见识了边境处的大军压境,再看到巴库镇居民的紧张程度和整条街道上被炮弹炸毁的房屋,秦风知道,这里的战事一定很频繁,如果留在这里的话,他指不定就会被卷入进去。

    “我知道的,秦风,看来情况有些不妙……”彭洪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我刚才喊的卡拉切夫大叔,就是那个采参人,不过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回答我,等会到了镇子里,我再问问喀秋莎大婶……”

    在这种战争的状态下,最容易丢掉性命的就是老人妇女和孩子,在刚才没有得到回应的情况下,彭洪感觉有些不妙,所以在和喀秋莎对话的时候,他一直都没敢询问卡拉切夫的情况。

    “彭,你在说我吗?”走在前面的喀秋莎听彭洪提到自己的名字,转过身说道:“你放心吧,我的甜心,有我在这里,那些老头子们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甜心?”

    听到喀秋莎对彭洪的称呼,秦风的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连忙退后一步拉住了彭洪,低声问道:“洪哥,她真是你的女人吗?你说的在俄罗斯的女人,难道就是她?”

    接触的久了,秦风对彭洪也有了更深的了解,他知道彭洪虽然没结过婚,但是在俄罗斯还是有过几个女人的,不过要是喀秋莎的话,那秦风只能说彭洪的口味实在是太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