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五十八章 庖丁解牛

第九百五十八章 庖丁解牛

    秦风的修为现在何等之高,虽然只是稍稍释放出了一丝气机,也吓得面前的百兽之王肝胆俱裂,动物的感应能力要远超于人类,最起码这只西伯利亚虎就察觉到,面前这人绝不是它所能对付的。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看到这只西伯利亚虎萌生退意,秦风哪里肯放它走,秦风可不管什么动物保护法,在他眼里,这就是一张上好的老虎皮,到时候留给苗六指冬天盖盖那在监狱里得下的老寒腿也是个不错的物件。

    “嗷呜……”看到秦风动了,那只西伯利亚虎口中又是发出一声咆哮,它想借着咆哮吓退这个让它胆寒不已的敌人。

    “叫的声音大就了不起吗?”

    看到那只西伯利亚虎还在往后退,秦风身体微微一抖,一股比之前要强出百倍的气机,瞬间将西伯利亚虎给笼罩了起来,虽然习惯了寒冷的气候,但秦风释放出的杀机,还是让这只西伯利亚虎浑身颤抖了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眼前的一幕,彭洪和姜军全都看傻了眼,他们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老虎,知道这两者一旦交锋,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哪里会想到这西伯利亚虎竟然主动退让开来。

    更重要的是,那只老虎的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口中发出的咆哮声,怎么听着都有点心虚的感觉,这说明老虎在惧怕他们,至于惧怕的人是谁,彭洪和姜军对视了一眼,这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事情了。

    “在生物界,讲的是强者为王。我比它厉害,它自然就害怕了……”

    秦风笑着和两人解释了一句,身形忽然间动了,一步迈出之后,就来到了那只西伯利亚虎的面前,而那只西伯利亚虎此刻却是在瑟瑟发抖。甚至都没敢伸出爪子去攻击秦风。

    “这个世界的动物,比三界山中的可是差远了。”

    秦风摇了摇头,他在三界山中也猎杀了不少动物,但那些动物甭管强弱,无一不是在拼命的攻击秦风,哪里像面前的这只老虎,在秦风释放出气机之后,就乖的像只猫一样了。

    “你运气不好,碰到了我……”

    以秦风此时的心境。早已做到心硬如铁,当下伸出了自己的右掌,毫无烟火味的轻轻在那只西伯利亚虎的头上一拍,在这个过程里,他甚至都没有将那个齐人高的大背包给取下来。

    “嗷呜……”

    随着秦风的动作,那只西伯利亚虎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呜咽声,那庞大的身躯一歪,直接躺倒在了地上。腿脚抽搐了两下之后,再也不动了。

    “这……这就死了?”

    站在稍远一点地方的彭洪和姜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了地上的那只西伯利亚虎,直到看清楚了虎眼和虎嘴中往外流淌的鲜血之后,才知道这只西伯利亚虎已然是毙命了。

    而彭洪和姜军此刻再看向秦风的时候,眼中多少已经带有一丝畏惧的神色了,他们两个虽然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但是对于比自己强的人。还是从心里敬服的。

    “我学的是内家拳,毙敌于无形之中,就是内家拳的特点。”看到两人脸上的神色,秦风不由笑道:“其实洪哥的资质是很不错的,不过你最初接触的是外家功夫。要不然成就也不会低的……”

    “啊?还有这种说法?”

    听到秦风的话后,彭洪不由懊恼起来,连声说道:“早知道我年幼时就去拜师学艺了,我们家村东头的那个老头身上就有功夫,只是我爹不让我去啊……”

    “班长,你那村东头的,也就是江湖上卖艺的吧?”听到彭洪说的有趣,姜军在旁边开起了玩笑,这么一打岔,场内那凝重的气氛反而是变得轻松了下来。

    “行了,还是先把这张虎皮给剥下来吧,这可是好东西啊!”彭洪没继续和姜军开玩笑,而是走到那只西伯利亚虎旁边仔细观察了起来。

    “奶奶的,要不是亲眼看到它死掉,我还真不敢走近呢。”

    姜军跟在彭洪身后走了过来,不过看着那圆睁的虎目,姜军不由得一阵心寒,俗话说虎死雄风在,即使是只死老虎,身上还是带着一股子煞气。

    “我要是和它一对一单挑,最后死的一定是我……”彭洪也苦笑了一声,离着远看这只老虎还好,这一走进了,那三米多的体长,顿时让人望而生畏。

    “不管和什么动物对上,最后赢得一定是人。”秦风蹲下了身子,掰开虎口看了一下,说道:“是只刚刚成年的西伯利亚虎,这虎牙也是好东西,我要两根最大的,没有问题吧?”

    相对于治病的虎骨而言,虎牙的功用只是辟邪而已,不过物以稀为贵,老虎牙一般是不常见的,远不是市场上随处可见的狼牙能与之相比的。

    “秦风,这只老虎是你打死的,它身上的东西都是你的。”姜军正色道:“我先帮你保管着,等你从西伯利亚回来之后,这些东西再交还给你。”

    “你不要我要。”

    彭洪看了一眼姜军,说道:“你小子给我保管好,到时候咱们一人一颗虎牙,这玩意可是好东西,崩看你就守着这山林,手上也没有虎牙吧?”

    “还真是没有,这东西除了一些老猎户手上有之外,后面的人根本就见不到的……”姜军闻言苦笑了一句,他刚才倒不是不想要,而是被秦风杀虎的威势给震慑住了,下意识的没敢要秦风的东西。

    “秦风,这老虎身上可全都是好东西啊。”彭洪看到秦风蹲下身体,那架势似乎是想着怎么剥下这张虎皮,开口说道:“你要是信得过我,我来帮你剥下这张皮怎么样?”

    “还别说,班长剥狼皮的手艺是不错。”姜军在旁边附和了一句,以前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大多都是在山林里面,杀过不少狼,那些狼皮都是彭洪剥下来的。

    “虎肉的味道怎么样?”秦风不置可否的问了一句。

    “不好吃,是酸的,和猫肉差不多。”彭洪开口说道:“这玩意一般人做不好,而且现在天热,也不能保存很久,虎肉还是别要了。”

    “你吃过?”秦风原本只是随口一问,没成想彭洪还真的吃过。

    “嗯?以前吃过华南虎,那虎的体型比这只可是小多了。”

    彭洪点了点头,他以前曾经在南方执行过任务,遇到一只华南虎就将其给猎杀了,不过那只老虎全身上下被打的都是子弹眼,那身皮毛却是废掉了。

    “好,那就要虎皮和虎骨……”

    秦风站起身左右看了一眼,来回走了几步之后,在一棵两米多高处有分叉的大树前站住了脚,伸出手一挥,一根大树枝掉在了地上,只有不到半米的树杈残留在了树干上。

    “你这是要干嘛?”看到秦风的举动,彭洪和姜军脸上均是露出了莫名其妙的神色,他们不知道秦风这么做是要干什么。

    “剥皮啊……”

    秦风单手扣住了虎嘴,用力的往上一提,那重达千斤的西伯利亚虎,居然被他一只手硬生生的给拎了起来,走到那树干前,秦风右臂一展,虎嘴朝里,直接塞入到了那树杈上,一只斑斓大虎,就那么被掉在了树上。

    “等我一会,我把这只老虎给分离出来。”

    秦风手腕一翻,那把失而复得的鱼肠剑就出现在了掌心了,只见秦风用剑尖在老虎腹部一划,顿时一道口子呈现了出来,一股腥臭味传出,却是老虎的腑脏全都滑落了下来。

    秦风左手一挥,一股真元将那腑脏尽数包裹了起来,抛向了身侧四五米远的地方,右手却是一丝停顿都没有,顺着下腹部的虎皮往一边剥解而去,速度之快,似乎根本就不怕伤到了虎皮。

    “庖丁解牛,这……这是庖丁解牛的功夫啊!”

    看到秦风剖解虎皮的动作,一旁的彭洪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以前他们部队里有个会做满汉全席的厨子,他祖上是给皇室做御膳的,那厨子就这么一手庖丁解牛的手艺,曾经在部队里展现过。

    不过那人的动作,也没有眼前的秦风这般流畅,最多也就是五六分钟的时间,一张完整不带一丝瑕疵的虎皮,就被秦风从这只西伯利亚虎的身上给剥解了下来,只留下一个血淋淋的虎身。

    “姜大哥,虎肉不好吃是吧?”秦风抬头问了早已看傻了眼的姜军一句,右手却是快如闪电般的在那老虎的身上划了数百下,手腕一翻,将那鱼肠剑又给收了起来。

    “啊?是不好吃,味道有点酸的。”

    直到秦风走到身边,姜军才反应了过来,指着那只还悬挂在树上的老虎,结结巴巴的说道:“秦风,你……你是想把老虎挂在这里?让山里的狼给吃掉吗?”

    “肉能给它们,但骨头咱们要带走的。”秦风笑着往后一拂,一股劲风吹过,随着这阵风声,那只西伯利亚虎身上的肉,竟然扑哧扑哧的大块的掉了下来。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一只完整的骨架出现在了彭洪和姜军的面前,那骨架通体呈白色,微微有些泛黄,上面干净的居然连一根血丝都找不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