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五十四章 彭洪的安排

第九百五十四章 彭洪的安排

    “秦……秦风,你……你刚才是怎么办到的?”

    从集市里出来,彭洪一直憋着没有向秦风询问在帐篷里发生的事情,但是过了整整两个小时之后,他终于忍不住了,手上操纵着方向盘,眼睛却是向秦风看去。

    之前发生的事情,对彭洪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出身于国内最优秀的特种部队的彭洪,仔细的回忆了当时场内的情形之后,他心中生出了一种无力的感觉,因为彭洪自己绝对无法做到秦风那般的战绩,最好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

    “洪哥,你练的是外家功夫吧?”

    秦风手上把玩着刚得到的那把五四手枪,将子弹一颗颗的压入到了弹夹中后,笑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内家有种功夫叫做沾衣十八跌呢?”

    “内家功夫?沾衣十八跌?”听到秦风的话,彭洪一脸震惊的侧过了头,“真……真有这种功夫吗?不是小说里吹嘘出来的?”

    彭洪在军队中练的是硬气功,在他看来,能将硬气功练到极致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哪里能想到只是流传在小说里的内家功夫,竟然是真实存在的。

    “当然不是吹出来的,你刚才看到的就是内家功夫。”

    秦风闻言笑了笑,其实他用的并不是沾衣十八跌,因为沾衣十八跌只能将人给摔出去,却是无法卸掉对方的关节,秦风只是为了便于给彭洪解释,才使用了这个名词而已。

    “我……我知道了,你……你肯定是出自那支队伍。”

    听到秦风的话后。彭洪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神色,开口叹道:“我早就该想到的,也就只有那样的队伍,才能出现像你这么厉害的人……”

    “你说的是异能组吧?”秦风看了一眼彭洪,有些奇怪的说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据我所知。一般的部队也是不知道的……”

    “你……你果然是异能组的人?”秦风不置可否的话,让彭洪喊出了声,继而苦笑了一下,开口说道:“这事儿说起来话就长了,那应该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吧?”

    彭洪当年还在部队的时候,有一次前往藏地和尼泊尔接壤的地方出任务。在他的那个小队里,有一个身份极其特殊的人,从外面上看,他的体型和普通人一般无二,完全没有武者的特征。

    但是在一次遇到危险的时候。彭洪却是改变了对那个人的看法。

    当时彭洪的小队被敌人包围在一个冰谷内,虽然卡住了谷口使得敌人无法攻入进来,但是他们也失去了和外界的联系,在那种冰天雪地温度在零下几十度的情况下,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被临时插入到队伍中的人,却是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到现在彭洪都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居然硬生生的在冰谷中开辟出了一条通道。将彭洪和他的小队带出去不说,而且还杀了个回马枪,将包围在谷口的敌人全歼。圆满的完成了任务。

    最后在那人临走的时候,彭洪从他口中听到了三个字,那就是“异能组”,这么多年来,彭洪都将这三个字牢牢的记载了心里,但却是从来再没有见过异能组的人了。

    “洪哥。你人不错。”

    秦风不想多提异能组的事情,毕竟在彭洪心中惊为天人的那些异能组中的人。在秦风眼中也就是稀松平常的很,那些所谓的异能。压根就入不了秦风的眼睛。

    “秦风,这趟活的钱,我就不收了。”

    听到秦风的夸奖,彭洪那被晒的黝黑的脸庞,居然难得的红了一下,开口说道:“秦风,钱我已经花了,回头等任务完成之后,我想办法再把那三万美金还给你……”

    在彭洪看来,和秦风对比起来,以自己的这点能力,真的不值那三万美金,而且这次卖枪的事情要不是秦风出手,别说把枪卖掉了,就是他自个儿都不一定能囫囵的走出来。

    “嗯?洪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雇佣你帮我做事,自然要花钱的,你不收那钱算是个什么事呢?”

    秦风有些诧异的看向了彭洪,说道:“能力有大小,别的不说,就凭你能把我带到俄罗斯产参的地区,这就值三万美金了,以后别再说什么退钱的话了……”

    “这个,我……我受之有愧啊!”

    虽然这么多年来,彭洪为了那些战友的家人,行事绝对算不上正当,几乎除了贩毒之外,什么钱都敢赚,但是拿着秦风的那三万美金,他真感觉有些烫手。

    “这种话就别说了,给出去的钱,我怎么可能收回来?”秦风摇了摇头,忽然开口说道:“洪哥,去往俄罗斯的这条道上,有什么国内的邮政局或者银行一类的地方没?”

    “边境就有银行和邮局……”彭洪想了一下,说道:“不过咱们肯定是没发通告边境出境的,要去那种地方的话,需要绕一点路,来回大概躲开四个小时的样子……”

    “四个小时,还耽误的起。”秦风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洪哥,那就跑一趟吧,等去到有银行或者邮政局的地方办完事,咱们再出境……”

    “好,秦风你坐稳了……”

    彭洪答应了下来,他只以为秦风是想将这一百万给存起来,当下也没多想,脚下猛地一踩油门,座下的那辆破吉普车,陡然将速度提了起来。

    “我靠,你这是吉普车还是方程式跑车啊?”感受到突然间的加速,秦风都被吓了一跳,尤其是车子所发出的轰鸣声,就是比之一般的跑车声音也是不遑多让。

    “这车我自己动手改装过的,性能还算不错……”

    彭洪哈哈一笑,在这茫茫大草原上可没有人抓超速。话说他那车牌子上全是泥巴,也不怕被拍到,直接将油门踩到底狂奔了起来。

    草原上的道路可不是那么平坦的,在有些土坑之类的地方颠簸一下,高速飞驰下的车子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飞起来一般。不过秦风除了最初的吃惊之外,很快就恢复了常态,任凭车子如何颠簸,脸色再也没有变过了。

    “果然是高人啊……”

    看到秦风镇定自若的表情,彭洪不由在心里暗赞了一声,往日里曾经坐过他车子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不是当场开吐的,可是再看秦风,那屁股就像是黏在了座位上一般纹丝不动,而且表现的十分自然。

    在彭洪跑光了油箱里的所有汽油,又把车上的备用汽油也跑的差不多的时候。城市的轮廓终于出现在了前方,彭洪并没有急着进城,而是在城边的一个加油站将车子的油料给加满了。

    “夏天到这里来生活倒是不错……”

    在车子驶入到城市之后,秦风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里,这个边境小城并不是很大,但却是异常的干净,尤其是在内地还是酷暑高温的季节,这里的习习凉风就变得难能可贵了。

    “再过一个月。你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彭洪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这里夏天是挺凉快的。不过冷的也早,九月份说不定就开始下雪了,一直会延续到明年的五月,那种冷到骨髓里的感觉,你绝对是不想尝试的……”

    “我在很冷的地方呆过……”

    秦风笑了笑,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在三界山绝巅那种地方他都攀登过,差不多都要达到绝对零度了。像这里的严寒,对于秦风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我看你带的御寒衣服比较少。依我说,回头你最好买件貂皮大衣,那东西虽然贵一点,但却真的是挺暖和的……”彭洪好心的提醒了秦风一句,没有在靠近西伯利亚生活过的人,是无法想象那种寒冷的。

    彭洪在当兵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战友半夜上哨,忽然感觉到内急,于是在哨位上解开裤子就尿了起来,谁知道一阵寒风吹过,飘散出去的尿直接就被冻成了冰,连带着他的小弟弟的都差点被冻成了冰棍。

    “我心里有数,你不用担心的。”秦风摆了摆手,忽然一指前面,说道:“洪哥,我看那边有好几家银行,要不咱们就停那边吧?”

    “好。”

    彭洪点了点头,直接将车子驶入到了辅导,转头看向秦风,说道:“你要把钱存到哪一家银行?这边有工行农行和邮政储蓄,不过没有建行,你要找建行的话,咱们要去另外一个地方。”

    “你平时都在哪家银行存钱?”秦风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我在邮政储蓄,很多偏远地区都有的。”

    彭洪随口答道:“五大行有钱啊,不屑于去做乡下人的生意,我就没听说哪个深山里能有五大行的营业点,奶奶的,这些大银行真不是东西……”

    “那就去邮政储蓄吧。”秦风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大牌子。

    “嗯?秦风,你怎么不下车?”彭洪将车子停到那个邮政储蓄所的门口之后,见到秦风坐在副驾驶位上纹丝不动,不由奇怪的问道。

    “是你要存钱汇钱,我干嘛要下车?”秦风侧脸看向彭洪,表情很是认真。

    “我?我没钱要存啊!”

    彭洪被秦风的话给说愣了,他昨儿将钱交给了自己的一个老伙计,让他帮着汇出之后,身上总共加起来只剩下了不到一千块钱,刚刚加过油之后,就只剩下三百了,哪里还有钱去存呢?

    “后面那一袋子钱,不都是你的吗?”秦风笑着往后指了指,彭洪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赫然正是放在后座上的那一编织袋钱,眼神不由呆滞住了。

    “秦风,你……你可别开我的玩笑啊?”彭洪咽了一下口水,说道:“那钱是你的,不是我的,我彭洪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好人,但这种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彭洪现在的确很需要钱。因为他所支助的几十个战友家庭里,当年一些还穿着开裆裤的孩子,现在有许多已经上大学了。

    二十多个大学生一年的开支就需要二三十万,这还没算上那些家庭需要花费的钱。

    偏偏今年彭洪的生意还不怎么好,到现在也就赚了五六万块钱。眼瞅着就要开学花钱,他正心急如焚呢,要不然也不会接受秦风的雇佣,并且提出三万美金预先支付的苛刻条件了。

    不过彭洪就算胆子再大,他也没敢打秦风这笔钱的主意,所以在听到秦风的这句话之后。只当秦风是在和自己开玩笑,连忙出言解释了几句。

    “我的钱,我说是你的,那就是你的了。”

    秦风随手抓过后面的编织袋,往彭洪怀里一塞。说道:“我的事情比较急,要是耽搁了,可不是一两百万能补偿回来的,你就别和我磨叽了,抓紧把钱给寄出去是真的……”

    “这……这不合适啊!”

    感受到怀里那一扎扎硬邦邦的钞票,彭洪才意识到秦风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不过他在社会上混的久了,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一时间还真的不敢接这笔钱。

    “没什么不合适的,这一百万,你必须拿着……”

    秦风盯着彭洪的眼睛。说道:“你应该也能猜出我的身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的那些战友们,也算是我的战友,就当我是为了他们的在天之灵能够安息做出的一点点事情吧。”

    其实早在秦风昨儿听齐格勒说起彭洪的事情之后,秦风就存了帮助他的心思。不过这一次出来,秦风并没有带多少钱。除了那几万现金之外,秦风甚至连银行卡都没有带一张。

    不过秦风的运气不错。这刚准备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格尔泰兄弟的强买强卖,却是让秦风反过来敲诈了他们一百万,当时秦风就拿定了主意,这一百万全部都送给彭洪,让他去资助那些烈士战友的家庭。

    而且秦风了解彭洪这一类人的心理,他们有时候会不择手段的去搞钱,有时候自尊心却是强的过分,但只要提出战友这两个字,说出来的话往往会使他们更容易接受。

    “这……”

    果然,秦风这一番话说出来之后,彭洪的脸色阴晴不定了好一会,最终点了点头,说道:“好,秦风,你的这份情谊我收下了,日后刀山火海,彭某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得了吧,也别刀山火海了,你抓紧时间就算是帮我大忙了……”秦风笑着摆了摆手。

    “刚刚给他们寄过钱,这些钱我需要安排一下。”彭洪想了想,说道:“我在这个城市有个战友,把钱交给他就行,以后他会每个月帮我将钱汇出去的……”

    “你的钱,你来安排……”

    秦风不以为然的说道,在他心里,时间真的要比金钱珍贵多了,早一刻赶到西伯利亚的产参区域,就有可能早一刻发现千年老参。

    “我知道,很快的!”彭洪明白秦风的心思,当下拿出电话拨出了个号码,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启动了车子,带着秦风来到了一个高档小区的门口。

    “阿洪,你昨儿不是才送过来二十多万吗?怎么又有钱进账?”几分钟后,一个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从小区里走了出来,和彭洪拥抱了一下之后,用警惕的眼神看了一眼秦风。

    “老韩,钱是怎么来的你就别管了,反正不是抢来的……”

    彭洪打断了对方的话,说道:“要汇款的名单你那里圈都有,从下个月开始,每个家庭的汇款金额加上一千,上学的那些人,另外再汇五百过去,不能苦了那些娃娃啊……”

    “唉,你这又是何苦啊……”被彭洪称为老韩的男人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了,你这一次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知道,这次要去西伯利亚,运气不好的话,或许就回不来了……”彭洪闻言苦笑了一声,他和老韩是近二十年的老朋友,相互又在战场上给对方挡过子弹的,自然不会瞒着他什么。

    “阿洪,注意安全,什么都没命要紧……”老韩没有让彭洪继续把话说下去,不过他在说话的时候,眼神却是闪烁了一下。

    “我又不像你,现在已经有千万身家了,烂命一条,没了也就没了。”

    彭洪不太喜欢这种伤感的对话,洒脱的将那一编织袋的钱扔在了老韩的脚下,说道:“看到大牛他们的儿子都上了大学,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走了,老韩,我要是能回来的话,咱们就好好喝一顿……”

    往日在部队里出任务的前一天,像彭洪这些战友之间,总是会相互叮嘱对方,把自己未了的心愿告诉最好的战友,彭洪和老韩也是习惯性的说出了这些话。

    “阿洪,保重!”在彭洪启动车子开出十多米之后,老韩才如梦方醒的喊了一句,不过脚下却是没有动,而且右手已经提起了那个编织袋。

    “洪哥,这人能信得过吗?”秦风从倒车镜里看了那人一眼,淡淡的说道:“有时候钱的力量,是能让一个好人变成魔鬼的。”

    “老韩当过我的副班长,我们一个饭锅里吃了六年的饭,他人虽然有些滑头,但还是能信得过的。”彭洪语气肯定的点了点头,在战场上能相互将后背让给对方的人,还有什么信不过的呢?——

    ps:五千字大章,补点前面的吧,票不求了,大家多关注下胖子的微、信平台:打眼real,欢迎朋友们前来扯淡聊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