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三十八章 被无视了

第九百三十八章 被无视了

    秦风接下来的几日里果然没有安排别的事情,陪着孟瑶在京城好好的玩了几天,每日里有秦风给她用真元度血通脉,孟瑶的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大碍。

    说服了孟瑶回家里居住之后,到了第四天,秦风接到了谢轩的一个电话,这才将孟瑶送回了孟家,赶回到了四合院。

    “风哥,秦老要见你,我这都推了他好几天了,你要是再不来的话,我怕他会来这边的……”

    一见到秦风,谢轩就诉起苦来,秦东元等人的饮食住行都是由他来负责的,每天都要去一趟那个市郊的庄园,所以几乎每天都要被秦东元抓着骚扰一番。

    不过谢轩也知道秦风出门在即,却是连电话都没给秦风打一个,直到今儿秦东元发了脾气,谢轩无奈之下才通知了秦风。

    “把他们扔在那里,我还真是一次都没去过呢。”听到谢轩的话,秦风笑道:“走吧,咱们过去看看,也不知道他们学的怎么样,能不能和现实社会接轨了?”

    “风哥,你还别说,这几个人不管是老的还是小的,一个个都是变态。”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说道:“这才几天的功夫啊,那个年龄最小的,竟然已经读到大学的课本了,而另外几个人也都是看到高中的课程,这也太他娘的变态了呀……”

    谢轩本身学习不好,所以对学习好的人很是崇拜,但秦风带来的这几个人,简直就不能用常理度之。

    厚厚的一本书拿到他们手上,短短的几个小时就能看完,并且还能完全掌握书中的知识,要不是每天相处下来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谢轩都差点认为他们是外星人了。

    “风哥,你那小徒弟简直就是个妖孽……”

    对于秦东元那些人的学习,谢轩还真是煞费苦心了,最初的几日,他都是到学校去找一些学习好的学生,算是给他们一个勤工俭学的机会。让他们去教导秦东元等人。

    但是仅仅过了三四天的时间,那些学习就教不下去了,谢轩又通过李然的关系,联系了京大附中的几位老师,不过他们也没能教几天,这里面学习最快的皇浦德彦,就开始读起了大学的课本。

    就是其中学习成绩最差的张虎,除了对数学很头疼之外,其他的掌握的也都不错。而且那小子还有语言的天赋,现在居然说的一口滚瓜烂熟的英语,在上课时和老师都是用英文对话,听得谢轩大跌眼镜。

    至于秦东元和皇浦荞二人,他们学习的重点,显然和几个孩子不一样,这二人除了听老师讲课之外,对于这个地方的人情世故则是更感兴趣。几乎每天都要出去几个小时。

    谢轩能看得出来,秦东元和皇浦荞言语之间。已经完全脱离了之前呢那种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的状态,逐渐的融入到了这个社会之中。

    “轩子,学习快那不是好事嘛,回头等张虎学的差不多了,你送他到《真玉坊》工作一段时间,也算是让给他接触一下社会。死读书有什么用?”

    对于秦东元等人的学习速度,秦风心里是有数的,这几个人修为最差的都是暗劲武者,其记忆力和对学习的解读能力,原本就远超常人。如果他们学的慢了,秦风倒是会感觉奇怪的。

    张虎虽然只有十五六岁,但是身高已经超过了一米八,少年时期在山中的生活,也让他看上去十分的成熟,除了秦风等人之外,谢轩甚至以为张虎都二十来岁了。

    “好的……”谢轩点了点头,说道:“风哥,那皇浦德彦和瑾萱怎么安排呢?他们的年龄可是有点小……”

    “瑾萱是女孩子,她对什么感兴趣就随她吧。”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你多找一些有关于管理类的书给德彦看,另外让他多了解一些社会和政府的组织架构以及运转方式,就说是我交代的。”

    “好,这么小的孩子,让他懂这些有什么用呀……”

    谢轩答应了下来,不过嘴里却是嘀咕了一句,皇浦德彦今年才**岁的年龄,在谢轩看起来,皇浦德彦就算是在学习上再妖孽,这个年龄段也应该去看些动画片什么的。

    “走吧,现在过去正好能给赶上吃晚饭。”

    秦风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秦东元他们所住的地方有点远,说是市郊,其实已经和津天接壤了,赶过去也要将近一个多小时的。

    “好,回头上车我给那边打个电话。”谢轩跟在秦风身后出了四合院,不过两人还没上车,就看到刘子墨的那辆奔驰车开进了巷子口,停在了秦风刚才回来的车子旁边。

    “秦风,你们要出去?”摇下了车窗的刘子墨对秦风喊了一声。

    “嗯,你这会跑过来干嘛?”秦风有些奇怪的问道。

    “晓彤她们单位组织学习,我不是没事干嘛,过来和你住几天。”

    刘子墨笑嘻嘻的下了车,说道:“秦风,你现在功夫那么厉害,可得教我几手啊,妈的我现在连你徒弟都打不过,这也忒掉份了。”

    “我这两天就要去俄罗斯,哪有时间教你功夫?”秦风摆了摆手说道:“要不你跟我上车,我带你去皇浦荞那边,让秦东元指点你一下怎么样?”

    说实话,秦风的这几个徒弟,除了张虎受到过他的指点之外,对于其他几个人,秦风还真是没尽到做师父的责任,尤其是这段时间,皇浦德彦和瑾萱等人的功夫,都是由皇浦荞还有秦东元来教导的。

    自己的徒弟都没时间搭理,秦风哪有功夫去教刘子墨,自然是一口就给拒绝掉了,不过话也没说死,反正秦东元闲的没事,给他找点事情做也是不错的。

    “好,那是最好不过了。”

    听到秦风的话,刘子墨并没有失望,而是一脸的笑容,让他跟着秦风学功夫,刘子墨还真是会感觉有些别扭,但是和秦东元等人学习就不一样了,他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你来的正好,我刚好要去那边呢。”

    秦风拉开车门,正要上车的时候,忽然停下了动作,眼睛看向了从巷子里走过来的一个人,秦风能从这人身上感觉到一丝敌意,更重要的是,秦风还认识这个人。

    “嗯?怎么回事?”

    站在秦风身后的刘子墨眉头也是一皱,他虽然不认识面前的这个人,但是他的感觉,要比秦风更加的强烈,因为走过来的这个人,居然是一位暗劲武者。

    刘子墨算是出身武术世家,后来又加入洪门,认识不少武术界的老前辈,但是能将功夫练到暗劲的人,他却是见的极少,在国内除了秦风等极少数人之外,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和自己修为相当的人。

    “你是秦风?”

    走到近前的范天虹,在距离秦风等人还有十多米的时候就站住了脚,口中的话虽然是对秦风说的,但目光却是看向了刘子墨,语气凝重的说道:“你是什么人?和秦风是什么关系?”

    范天虹守在秦风这四合院外面,已经整整有三天的时间了,他看过秦风的照片,自然认得秦风,不知道为何,他隐隐感觉到面前的秦风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在哪里遇到过一般。

    不过突然出现的刘子墨,却是吸引了范天虹更多的注意力,因为范天虹从刘子墨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机中察觉到,这个看上去十分年轻的人,竟然也是一位修为到了暗劲的武者。

    “我是秦风,你找我何事?”秦风微微皱了下眉头,他自问当时出现在医院里的时候,并没有让这人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却是不知道他为何找到了自己的门上。

    “我没和你说话,你现在站到一边去。”范天虹瞥了一眼秦风,他没有从秦风身上感觉到丝毫真气的波动,自然以为秦风只不过是个普通人,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威胁。

    但是另外那个年轻人就不一样了,他那一身澎湃的气血,让范天虹都有些心惊。

    要知道,范天虹也认识一些隐匿在深山大川里的修炼之人,其中也不乏和他修为相当的暗劲武者,但那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在四十开外才进入的暗劲,从年龄上而言,没有一个能与面前这个年轻人相比的。

    “呵呵,好,我站到一边。”

    听到范天虹和自己说话的语气,秦风不由笑了起来,这种被无视的感觉秦风还是第一次尝到,区区一个暗劲武者也敢如此和自己说话,这可真是无知者无畏。

    “这位,请问你尊姓大名?师承何人?”

    范天虹脸色很是凝重的向刘子墨拱了拱手,用上了江湖中的规矩,他真的不知道,在江湖中有哪一家,能将自己的子弟调教的如此出色?

    “我姓刘,仓州刘家之人,不知道这位如何称呼?”

    见到对方礼数周全,刘子墨也是双手抱拳回了一礼,仓州刘家可是神枪李书文的嫡传一脉,在国内外的练武之人里面,那也是大有名头的。

    “原来是仓州刘家?久仰,久仰了。”

    听到对方报出了名头,范天虹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他知道刘家现在的基业基本上都是在海外,他体制内的身份,对上刘子墨实在是有些拿不出手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