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三十三章 谋杀

第九百三十三章 谋杀

    夏天的九十点钟,正是外面最热闹的时候,就是医院也不例外,开往病人的家属们,此时也都抽空到外面纳起了凉。

    “这俩人住的倒是挺好的,都是单间还有空调?”

    秦风的身影出现在了这个医院靠后的一个住院楼前,和前面的那几栋住院楼相比,这里却是要安静了许多。

    在孟瑶入睡之后,秦风也没开车,直接来到了这个医院,他和方雅志之间的事情,也是时候该解决一下了。

    原本秦风这段时间事情多,想先把这事儿给放放的,可是没成想方雅志又先出招了,秦风算是开出来了,这老小子存在一天,就是一天的祸害。

    抬头看了一眼,秦风径直走进了大楼,说来也奇怪,秦风走动之时,他身边的空间似乎在不断发生着扭曲,所以大楼内的那些监控,根本就无法拍到秦风的正脸。

    “嗯?”

    当秦风来到曹弘志和方雅志所住的三楼时,忽然站住了脚步,因为他发现,在走廊的一处门口,坐着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

    在秦风从楼梯口出现的时候,原本低着脑袋坐着的那人,忽然抬起了头,向秦风的方向看来,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暗劲武者?”

    秦风心中微微一动,隔着二三十米的距离,秦风就已经感应到了那人身上的气机,他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一个修为达到了暗劲的武者。

    “应该不是巧合吧?”

    秦风的目光从那人身上挪开,发现他所处的位置,正是曹弘志的病房所在,眼睛不由眯缝了起来。

    秦风这些年走南闯北,可谓是见多识广,但修为能达到暗劲的人。除却那个空间之外,也就只有白振天刘子墨寥寥数人。

    所以在看到这个人之后,秦风马上就联想到了胡保国前日给自己所说的那个异能组织,或许国内暗劲以上的高手,都已经被这个组织给吸纳进去了。

    “你是谁?来干什么的?”那人忽然开了口,随之站起身来。眼睛紧紧的盯住了秦风。

    虽然从秦风身上察觉不到一丝的真气流动,但是让这人如临大敌的原因是,他居然看不清对面这人的面容,好像有一层薄纱,将秦风的脸庞给笼罩了起来。

    “我不是谁,我是我自己……”秦风忽然开口说道:“你见到的不是我,其实你并没有看到人,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你的幻觉而已……”

    秦风的声音很低沉。充满了蛊惑的语气,在他说话的同时,还悄无声息的释放出了一道神识,攻入对方那人的识海之中。

    “我其实没有看到人?”那人不自觉的重复了一下秦风的话,但就是这一句话出口,他的神智瞬间就迷失了起来。

    “幻觉,原来是幻觉,我是在做梦吗?”那人喃喃自语着。却是对面前的秦风视而不见起来,只是站在哪里不断重复着自己的话。

    “对。你很累了,坐回到椅子上,好好休息一下!”秦风的声音并不大,但穿透力却是极强,直接传入到那人的识海之中。

    “对,我真的是好累。我要休息一下……”听到秦风的话后,那人缓缓的转过身,走到椅子边上坐了下去,脑袋一垂,竟然进入到了睡梦之中。

    “幸亏是个暗劲武者。要是化劲高手,这催眠术或许就没用了……”

    听到那人发出了打鼾声,秦风也是松了一口气,不过随之又哑然失笑起来,化劲武者在那个空间都不多,在武风衰退的这里,怕是根本就不存在的。

    “以曹弘志的身份,不至于安排异能组织的人在这里守卫吧?”秦风心中有点犯嘀咕,神识一放,那人身后病房中的情形顿时出现在了眼前。

    “妈的,这是在住院吗?”

    让秦风无语的是,在曹弘志的那个病房里,竟然有四个人,除了曹弘志和方雅志之外,居然还有两个穿着很是清亮的女人。

    这两个女人都围在了曹弘志的床头,一人手里拿着葡萄喂着曹弘志,一人却是断了个盘子,在接着曹弘志吐出来的葡萄籽。

    “靠,老爹都死了,竟然还有心思玩女人?”看到这一幕,秦风有些哭笑不得。

    这果然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敢将女人带到病房里来,不知道他那死去的爹如果底下有知的话,会不会从追悼会现场那棺材里爬出来?

    “弘志,明儿就是你爸的追悼会,你还是早点儿睡吧?”

    坐在病房沙发上的方雅志,脸上果然带着一丝病容,比秦风初来时在那会、所外面见到的时候,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

    “追悼会?我这个样子,怎么去参加追悼会啊?”

    曹弘志在身边一个女人的胸脯上摸了一把,低声说道:“妈的,也不等我发达了再死,我为什么要去参加他的追悼会?”

    曹弘志从小是被爷爷带大的,所以和父亲之前的感情并不是很深,尤其是在他母亲早年病故之后,曹国光又续弦了,曹弘志更是极少和他来往。

    也就是曹国光进京之后,曹弘志感受到了父亲权利带来的好处,这才和他来往多了一些,但是要说感情,那还真没多少。

    在那天被人送进医院之后接到父亲秘书的电话时,曹弘志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悲伤,而是想到自己这作威作福的日子,恐怕将要一去不复还了。

    所以这几日来,与其说曹弘志是悲痛,倒不如说是颓废和自暴自弃,前几日方雅志没住进旁边的病房时,他玩的更是疯狂。

    “弘志,只要能扳倒那个秦风,把他的《真玉坊》接手过来,你下半辈子同样能大富大贵……”

    方雅志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曹弘志,心中却是隐隐在后悔,自己怎么找了这么个没人性的王八犊子合作呢?连自己亲爹都不在乎的人,真的能保得住自个儿吗?

    不过方雅志现在也是骑虎难下了,他心里明白,等秦风知道事情的原委之后,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在这个时候,也只有呆在曹弘志身边最为安全。

    “老方,还要我怎么做?”

    听到方雅志的话后,曹弘志忽然低吼了起来,说道:“我已经给人说了,是秦风打断我的腿,我的父亲也是被人杀害的,现在别人都当我是神经病了,你还要我怎么做?”

    “妈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听到病房里曹弘志的声音,秦风不由暗骂了一句,他原本还正纳闷这病房门口为何会出现一个暗劲武者呢,敢情是被曹弘志给招来的。

    要知道,曹国光的身份实在是太高了,再往前进一步,那就是国家领导人,所以他的死,在某些圈子里,是引起了很大震动的。

    虽然经过好几位专家证明,曹国光的确是死于突发性脑溢血,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既然曹弘志咬死了父亲是被人杀害的,有关部门也必须给予足够的重视,恐怕这才派来的那个人守候在门外的。

    “弘志,你声音小一点!”方雅志苦笑着望了一下门外,他要是生下这么个儿子,怕是一早就亲手将他给掐死了。

    “我不管,老方,《真玉坊》的麻烦,你去给我解决掉。”

    让曹弘志欺男霸女他很在行,但要论起正事,他就是草包一个了,尤其是在老爹死掉之后,曹弘志更是一脑袋的乱麻,心里什么主意都没了。

    “吴军怎么还没给回复啊?”

    方雅志开口说道:“只要秦风被抓进去,那个小胖子肯定会着急,到时候让你那边的人再使把劲,《真玉坊》一定撑不住的……”

    方雅志说出这番话来,心里实在是也没底,他真是闹不明白,原本眼看着《真玉坊》已经撑不下去了,但秦风一回来,却是风云突变,局势一下子反转了过来。

    曹弘志说自己父亲死于谋杀的话,也是方雅志教的,因为他真的很怀疑秦风,为何曹国光早不死晚不死,偏偏秦风回来的时候就死掉了呢?

    当然,方雅志知道自己说出这些话也是没人理会的,他只想让曹弘志最后再利用一把那死鬼父亲的关系,将《真玉坊》夺过来就行了。

    “老方,我最后信你一次……”

    曹弘志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一把推开了身边的两个女人,说道:“你们都回去吧,喏,去问方老板要钱……”

    曹弘志虽然想将两个女人留下来,不过是有心无力,毕竟一条腿断了,上面还打着石膏,充其量也就只能占占便宜,真刀实枪却是无法操练的。

    “妈的,小兔崽子,玩女人竟然还让我掏钱?”

    听到曹弘志的话,方雅志不由在心里大骂了起来,不过还是拿出两叠钱来,说道:“拿钱走人吧,记住,有些话不该听的,就不要记在心里……”

    “老板,谢谢啦……”

    看到一叠一万的两叠钞票,那两个女人顿时双眼放光,一人拿过一叠后,在曹弘志的左右脸上亲了一口,笑嘻嘻的走出了病房。

    在那两个女人出来的时候,秦风的身形就隐入到了楼梯间里,等到她们从电梯离开后,秦风才再次出现在了病房前面——

    ps:封推了,兄弟们,来点月票推荐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