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三十一章 麻烦上门(中)

第九百三十一章 麻烦上门(中)

    “吴军,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孟林这才注意到了一旁穿着警服的吴军,不由皱了下眉头,说道:“吴军,你不是刑警吗?穿着这一身,办的是什么案子?”

    都是公安系统内部的人员,孟林自然对系统内的情况很了解,一般来说,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办案的刑警是极少有人穿警服的。

    有些老刑警们,除了立功受奖之外,甚至一辈子都穿不到几次,每年发下来的衣服几乎都挂在了衣柜里面。

    “这个……”

    听到孟林的问话,吴军的脸色有些尴尬,到了这会他哪里还看不出来,孟林肯定是和秦风相识的,而且关系应该还不浅。

    “是一起故意伤害的案子。”咬了咬牙,吴军此刻也只能硬撑下去了。

    尤其是刚才孟林喊出的那一声胡部长,听得吴军双腿都几乎软了,他虽然没见过胡保国,但是京城部委里姓胡的部长,可着实没有几个的。

    但是吴军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咬死了自己是在正常办案,如果他此时软下去了,那更是说明这件案子里面有猫腻。

    “故意伤害的案子?”

    孟林看了一眼吴军,淡淡的说道:“吴军,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是在城西分局的吧?这个地方似乎不是你的辖区……”

    “妈的,哥们我以前没得罪你啊!”

    听到孟林的话,吴军在心里破口大骂了起来,孟林的这几句话,简直就是拿刀子在自己腰眼处捅啊。

    “孟林,是这样的,当事人是在我们分居报的案。所以我来询问一下情况……”

    虽然心里把孟林骂了个狗血喷头,但吴军还是要回答孟林的问题,毕竟旁边还站着一尊大神呢,那可是分分钟就能碾死自己的大人物。

    “对了,孟林,你和秦风认识?”

    解释了一句之后。吴军岔开了话题,而且他也真的很好奇孟林和秦风的关系,按照吴军通过自己的渠道得来的消息,秦风似乎和孟林没有什么来往。

    其实这也不怪吴军,实在是他的层次太低了一点,得来的消息无非就是有关于《真玉坊》的,自然不知道秦风私下里和胡保国以及孟林等人的交往。

    “我妹妹和他认识。”

    孟林不冷不热的答了一句,一脸不爽的看向了挽着秦风胳膊的孟瑶,虽然已经同意了妹妹和秦风交往。但看妹妹和秦风亲热的样子,孟林还是非常的不舒服。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顺着孟林的目光,吴军自然也看到了孟瑶,不由在心中苦笑了起来,敢情秦风是孟家的女婿啊,就算是曹国光活着,恐怕也不敢拿秦风怎么样吧?

    这一刻吴军在心里可是将曹弘志给骂了个狗血喷头,秦风身后孟家的背景就是他姓曹的都惹不起。居然还挑唆着自己上门来找麻烦。

    更何况坐在门口的那个老者,极有可能就是部里的那位副部长。这两个关系没有一个是自己能开罪得起的。

    “秦风,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怎么样?”

    看到吴军那一脸纠结的样子,孟林心中一软,开口对秦风说道:“大热的天,你们先进院子吧,我和吴军说几句。”

    “林哥。这事儿我可做不了主啊。”

    秦风的眼睛看向了胡保国,其实他心里也股子气,一个普通的小警察竟然都欺到了门前,原本秦风是憋着劲准备让胡老大出手的。

    “胡部长,您身体刚好。这事儿就让我处理吧?”

    见到秦风的眼睛瞄向了胡保国,孟林心中一突,他知道自己无意中犯了官场的忌讳,居然在没领会领导意图之前,就擅作主张了。

    “行,小孟,你既然想管,就管到底吧。”

    胡保国站起身来,说道:“从当事人的报案笔录到他们的出警程序,你都查一查,回头写个报告给我……”

    胡保国知道孟林身后的背景,但事关秦风,胡保国也不想就如此轻轻揭过去,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别人只会说他胡保国连个普通人都保不住。

    “是,胡部长,保证完成任务……”

    听到胡保国的命令,孟林下意识的敬了个礼,敬礼完毕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又不是部里监察室的人,有什么资格管这件事啊?

    “秦风,走吧,咱们进去……”胡保国点了点头,也没再看吴军等人,径直和秦风沈昊进到了院子。

    “苗老哥,我来叨扰你几天,没问题吧?”进到四合院之后,胡保国就和从厢房里迎出来的苗六指打了个招呼。

    “没问题,胡部长大驾光临,我们这小院子可是蓬荜生辉啊!”

    苗六指哈哈大笑起来,将胡保国让进了屋里,虽说院子里绿树成荫,但这天气实在太热,还是在空调房里面舒服一点儿。

    “胡叔叔,吃西瓜……”谢轩忙着将冰箱里的西瓜拿了出来,切成片之后放在盘子里端到了胡保国的面前。

    “嗯,谢轩,这段时间没调皮捣蛋吧?”

    胡保国盯着谢轩看了一眼,顿时把后者看的心里有些发毛,用手摸了一下脸庞,这脸上似乎也没长花啊。

    “哎呦,胡叔叔,我……我可是好孩子啊!”

    谢轩叫了一声撞天屈,心里是后悔不迭,早知道自己就该学习李天远,在听到胡保国要来的消息后,干脆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

    “好孩子?你小子歪门邪道的事情干的还少了?”

    不知道为何,一见到谢轩和李天远,胡保国就想出言训斥几句,或许他现在地位高了,平时在人前都要喜怒不表于色,在谢轩等人面前却是比较放松的缘故吧。

    “您吃西瓜,吃西瓜……”

    谢轩陪着笑脸给胡保国递过去了个西瓜。不过心里却是一个委屈,他谢轩这辈子干的坏事加起来,还不如秦风出手干上一件事的影响力大呢。

    “秦风,这件事我会盯着的,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你直接报沈昊的名字……”

    接过谢轩递来的西瓜。胡保国回头向秦风说了一句,毕竟今儿这事让自己碰上了,如果不给秦风一个交代的话,那是很令人寒心的。

    “胡部长,这事儿就算了吧,基层警察办案也是很难的……”

    秦风摇了摇头,刚才孟林有回护吴军的意思,就冲着他那大舅哥的身份,秦风也不能继续追究下去了。

    “再难也要遵守规章制度……”

    胡保国仔细的看了秦风一眼。想分辨出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不过让他失望的是,秦风脸上并没有表露出什么表情。

    “胡部长,秦风说的也有道理,基层办案子,太讲文明了是不行的。”都是一个系统的人,而且今儿那吴军也没表现的太出格,一旁的沈昊也出言帮他说了几句话。

    沈昊在津天的时候就干过一段时间刑警。知道这些战斗在第一线的人,平时压力也比较大。这脾气嘛,自然也要比普通人大的多,是以动不动拷人的事情还真是很常见。

    “先查查再说吧……”

    胡保国给出了个模棱两可的答复,他以前在部里就主管刑侦,哪里不知道那些人的德性,是以刚才也没有真的生气——

    屋里的人吹着冷气吃着西瓜说着话。可在那四合院门口,吴军脸上的汗却是像浆水一般,不住的往下滴淌着。

    刚才胡保国进门之前说的那几句话,吴军可是听得真真切切,他现在几乎可以确定。胡保国就是部里那位排在第一位的副部长。

    至于吴军的那两个跟班,这会早就没了言语,他们也都不是傻子,通过刚才的那番对话,都听出了一些端倪。

    “老同学,那……那位是胡副部长?”

    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吴军看向了孟林,开口说道:“老同学,看在咱们同窗四年的份上,这件事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说起来吴军和孟林还真是认识了不少年,两人是公安大学的本科同学,而且还是住在一个宿舍的,对于孟林的家世,他知晓的一清二楚。

    “吴军,你让我怎么帮你?”

    孟林看着吴军,开口说道:“你都上门找麻烦了,而且还是当着胡部长的面,你觉得我能帮到你吗?”

    其实在大学最初的两年,孟林和吴军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因为进入大学时孟林填写的档案全都是假的,在档案上,他的父母都只是个普通工人,大家身份背景相当,年轻人很多话都能聊到一起去。

    不过孟林的个人能力很强,在没有受到任何关照的情况下,他在第二年下半年的时候,就开始竞争起了校学生会的主席。

    不巧的是,那时的吴军也是个活跃分子,同样想竞争学生会主席,这样也能让自己的档案和履历更加的丰富,两人于是开始了竞争。

    孟林为人大气,做事情一向都是很坦荡的,反倒是吴军善于专营投机,在竞争学生会主席的时候,使出了不少外招。

    在竞争的最关键时刻,吴军甚至故意造谣传出了一些流言蜚语,说是孟林和外校的女同学乱搞男女关系,思想品德败坏。

    不过这个时候孟林的家世背景起了作用,虽然吴军刻意败坏孟林,最后孟林还是当选了学生会主席,同时也看清了吴军这个人。

    从那之后,孟林就开始和吴军疏远了起来,就是日后吴军在知道他的家世开始疯狂巴结孟林的时候,孟林对其也是敬而远之。

    大学毕业之后,孟林又是硕博连读,是以一进入到部委后起步就很高,和孟林的交往也就仅限于每年的同学会上了。

    其实说起来吴军混的也算不错,善于钻营的他在三十出头的年龄能混到正科的级别,已经是相当不错了,要知道,很多老民警一辈子也不过就是个科员而已。

    “孟林。老同学,我……我也是受人所托啊……”相处了四年,吴军还是很了解孟林的,当下原原本本的将曹弘志找他对付秦风的事情说了出来。

    “孟林,曹弘志伤的不轻,够得上故意伤害立案的了……”

    讲完了事情的经过后。吴军说道:“我这次来只是想找秦风了解下情况,真的没别的意思,咱们是老同学,你是知道我的啊……”

    “呵呵,现在是碰到我和胡部长,你自然是没别的意思了。”

    孟林笑了两声,摇着头说道:“吴军,如果今儿我和胡部长都不在,恐怕你这会已经把秦风给拷回到局子里了吧?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以孟林对吴军的了解。这家伙就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虽然孟林不怎么想和吴军计较,但言语上还是刺激了他几句。

    “冤枉,老同学,你真是冤枉我。”

    吴军叫了两声屈,低声下气的说道:“老同学,你可得帮帮我,现在局里应聘副局长。我……我这可是在关键的时候啊……”

    吴军心里明白,今儿这事要是传出去。就算胡保国没有任何的态度,恐怕他应聘的副局长的事情也要泡汤了,毕竟官场上有眼色的人多得是。

    “你回去把该补的东西都补上吧!”

    孟林摆了摆手回头往四合院走去,说道:“胡部长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自己去向分局领导承认错误,现在的位置应该还能保住……”

    孟林在部委工作的时间长了。自然了解领导们说话的涵义,刚才胡保国说出的那几句话,分明是要将吴军一撸到底的,所以他这么说已经算是帮了吴军很大的忙了。

    “老同学……”听到孟林的话,吴军心中一颤。不过他也知道孟林说的是实话,心里顿时将曹弘志和方雅志恨到了骨子里。

    叫吴军帮忙的人是曹弘志,但出了这个主意的人却是《雅致斋》的老板方雅志,那老小子简直就是一肚子的坏水。

    “队长,咱……咱们怎么办?”

    原本是雄赳赳气昂昂上门来找麻烦的,没成想却是踢到了铁板上,吴军此时都是六神无主,那两个跟班更是早就不知所措了。

    “怎么办?回去啊!”

    吴军冲着那紧闭的四合院大门看了一眼,转身就上了自己的警车,他也是能放得下的人,这回去就是找领导承认错误去了——

    “胡部长,我给您汇报下情况……”

    进入到中院厢房后,孟林向胡保国敬了个礼,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他孟家的势力再大,在胡保国那一亩三分地上,孟家却也是插不上手的。

    “回头书面给我个报告……”

    胡保国摆了摆手,说道:“小孟,人情你可以卖,但涉及到原则的事情,还是要严肃处理,知道吗?”

    “是,胡部长……”

    孟林连忙答应了一声,却是在心里对胡保国又有了认识,这位副部长一上任就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整顿,果然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

    “可是胡部长,我是做案情分析工作的,这事儿,轮不到我管啊……”

    孟林在答应下来之后,开口说道:“胡部长,要不然等我回去想监察室汇报一下,让他们跟进这件事?”

    “小孟,你在部委也有好几年了吧?”胡保国没有回答孟林的话,而是开口问道:“怎么样,对工作有什么想法?”

    “差不多十年了……”孟林老老实实的说道:“胡部长,我想下到地方上去工作,积累多一些工作经验。”

    孟林是犯罪心理学博士,他从事的工作就是给予一些难以侦破的大案要案技术支持,从心理层面解析犯罪分子的犯罪动机,从而进行破案。

    但是这种纯技术的工作,对于升迁却是十分不利的,原本在半年多以前的时候,孟家已经给相关领导打了招呼,准备让孟林下放到地方任职,从而快速提拨。

    但那会正好摊在了秦风失踪的节骨眼上。受到很大打击的孟瑶实在是让人担心,孟林也就放弃了这次机会,继续留在了京城。

    官场自有官场上的规则,就算孟家背景身后,有些事还是要按照规矩来的,孟林错过了这次机会。他就还要再等上几年了。

    更何况现在孟林的父亲成为了京城第二号人物,行事要比以前更加的谨慎,所以孟林已经准备好再沉淀几年时间了。

    不过胡保国的话,却是让孟林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他的事情说难很难,但说简单也很简单,只要胡保国愿意,他轻而易举的就能让孟林下去挂职的。

    “小孟,不是下到地方上。才能积累工作经验的,你的这种想法不对……”胡保国的话让孟林心中一沉,这话音听着,似乎有点不对啊。

    “孟林,我最近准备成立一下关于整顿警风警纪的督查小组,你有没有兴趣参与啊?”

    胡保国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孟林眼睛一亮,开口问道:“胡部长。不知道这督查小组的组长是谁啊?”

    在政治家庭中长大的孟林自然明白,由部委成立的工作组。规格都是非常的高,里面就是一个办事员,在小组解散之后都很有可能得到提拨的。

    “由我担任组长……”

    胡保国说道:“孟林,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回头可以到监察室报道,把你的工作关系也转过去。年轻人,就是要多岗位锻炼嘛……”

    “嗯?”

    听到胡保国的话,一旁的秦风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老胡这是明显的要抬举孟林啊,难道是因为孟林是自己的大舅哥吗?

    不仅是秦风。就是孟林自己,在听到胡保国的话后也是愣住了,因为胡副部长抛出的这个建议,对孟林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了。

    孟林知道,督监察室是正厅级单位,里面有一个正主任和三个副主任,另外还有几个副厅级别的巡视员,在部里可谓是很重要的一个部门。

    而就在一个多月前,监察室的一个副主任到了年龄退下去了,现在一直空着那个位置,胡保国让孟林调入监察室进入工作组,这摆明了是想让孟林接管那个副主任的位置。

    孟林现在是正处,在错过了去年下地方任职的机会之后,他原本以为自己还得再等上个四五年才能升到副厅,但没想到这个机会竟然如此之快的就来到了面前。

    不过孟林终究要比同龄人成熟很多,他没有被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晕,而是分析起了胡保国为何要给自己这个机会。

    孟家体系和胡保国的那一系的关系只能说是一般,孟林实在是有点想不通,胡保国为何不提拔他那一系的人,难不成真是看在秦风的面子上?

    “怎么?不想去吗?”

    看到孟林迟迟的没有答复,胡保国笑了笑,说道:“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你好好想想,找人出出主意也行……”

    “找人出主意?”

    听到胡保国这句话,孟林忽然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胡保国这是在向自己,或者说是向孟家传递一个信号,他想和孟家交好。

    孟林猜的没错,胡保国昨天和一直都很赏识他的老领导通了个电话,得知老领导在今年年底的时候就会退下去,日后来自上层的助力也就将会消失掉。

    不过那位老领导给了胡保国一些暗示,示意他可以靠向最近刚刚出任京城市长的孟家,在未来国家的政坛上,孟家肯定会占据很重要的一席。

    胡保国和孟家一直都没什么交往,原本想着顺应其变的,但没成想今儿刚好遇到了孟林,于是才有了上面的那番话。

    “胡部长,你们先坐,我去打个电话……”事关自己的仕途前程,孟林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招呼了一声之后,拿着手机出了厢房。

    “胡部长,你这政治都玩到家里来了啊?”孟林出去之后,秦风有些不满的看向了胡保国。

    “怎么着?提拨你大舅子,你还不满意?”胡保国瞪回了秦风,这小子简直就是得了便宜卖乖。

    “秦风,哥哥为了我,才留在京城的。”

    孟瑶轻声在秦风耳边说了一句,她知道是自己身体和心情一直不好,才让哥哥放弃了半年前的那次机会的。

    “提拨,必须提拨……”

    听到孟瑶的话,秦风顿时说道:“胡部长,像孟林这种年轻有为的干部,你们当领导的要是不提拨,那简直就是有眼无珠啊……”

    “你……你小子不会说话就别说话……”好好的一件事,放到秦风嘴里似乎就变了味,听得胡保国是哭笑不得。

    “秦风,年轻有为形容你还差不多……”

    刚打完电话的孟林一进屋就听到了秦风这句话,不由笑道:“你今儿还不到二十五吧?就闯下了这么大的家业,当得起年轻有为这四个字……”

    口中说着话,孟林心中却是暗惊,他还是第一次听到秦风如此语气和胡保国说话,显然两人的关系比自己了解到的,还要亲近许多。

    “嘿嘿,林哥,我就是一商人,满身铜臭味,哪里比得上你们啊……”

    秦风笑着自黑了一番,开口说道:“林哥,我觉得胡部长说的有道理,在哪都是锻炼,你没必要非离开京城吧?”

    秦风这番话说的是真心实意的,他过几天就要离开京城去给孟瑶寻药,心里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孟瑶,孟林要是能留在京城的话,他也能放下心来。

    孟林并没有回答秦风的话,而是看向了胡保国,说道:“胡部长,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有空,家父想约您找个时间喝茶……”

    虽然没有明说,但孟林的父亲约胡保国喝茶就已经说明问题了,孟林自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胡保国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ps:大章,不分了,求月票推荐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