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动手

第九百二十六章 动手

    “风哥,你真是来逛商场的啊?”

    跟在秦风身后的谢轩苦瓜着一张脸,手上大大小小拎了七八个包,而秦风则是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脸轻松的走在前面。

    “你这不是废话吗?”秦风回头看了一眼谢轩,开口说道:“回头你把这些东西交给老苗,让他给秦东元给送过去……”

    秦风买的东西很杂,从衣服到书籍,几乎看上什么就买什么,可怜谢轩不但要跟在后面付账,更是还要负责拎包,心里早就苦不堪言了。

    其实比谢轩更加不堪的,却是负责监视秦风的那个人,那人平日里最怕的就是逛街,但此刻是任务所在,说不得就陪着秦风上上下下的将这商场几乎逛了个遍,他和老婆结婚十多年了,也从来都没有这般陪老婆逛过街。

    “走,东西买的也差不多了……”

    秦风看了一下时间,距离11点钟只剩下不到十五分钟了,当下对谢轩招了下手,说道:“轩子,你把这些东西拿到车里去等我,我上个洗手间就过去,对了,这些东西你拿不了吧?我帮你拿个袋子吧……”

    秦风顺手将谢轩手上的一个装有西装的袋子接了过去,他说话的声音很大,让不远处的那人也听闻在了耳朵里,那人心中不由松了口气,这再要逛下去的话,他怀疑自己会不会第一次因为出任务而力竭了。

    当然,这人并没有听到秦风在说完这番话之后,又传音给了谢轩,让他通知李天远,可以让跟着曹弘志的人动手了,在今儿去机场之前。谢轩就知会了李天远,让他带着几个人盯住了曹弘志所住的地方。

    秦风所去的洗手间在商场的一楼,门口并没有柜台,那人也无法隐匿身形,所以想了一下之后,干脆走到不远处的一个卖电动胡须刀的柜台后面。想趁着秦风去洗手间的功夫,给自己买个剃须刀。

    “哎,我说,你们卖的这东西怎么那么贵?”

    当那人看清楚了柜台里那些电动剃须刀的标价后,不由吓了一大跳,那几款剃须刀均是价格不菲,其中最便宜的一款都要1688块钱,几乎相当于他小半个月的工资了。

    “先生,这些东西就是这个价格。您要是嫌贵的话,可以到别的地方去买的……”

    营业员礼貌的笑容后面,带着一丝不屑,干营业员这一行的,当真是可以用以貌取人来形容,那女营业员能看得出来,面前的这个男人并不像是什么有钱人。

    “哎,我说你说话怎么那么呛人啊?”

    虽然是在执行任务。但听到女营业员的话,那人还是有些不爽。他们这些人走到哪里只要一亮证件,就是各地的封疆大吏们都要礼让三分,哪里被人如此说过话?

    “我没呛人啊,我说的是实话。”

    年龄不大的女营业员一脸无辜的眨巴着眼睛,说道:“这里的东西就是这个价格,您嫌贵的话。就只能去后海那边的小商品市场去买了,我好心说给你知道,怎么叫呛人呢?”

    京城的营业员一向都有不爱搭理客人的传统,这要是放在三十年前,那营业员压根就懒得和这人说话的。虽然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年了,但这“优良传统”还是延续了下来。

    “你拿出来给我看看……”

    那人冲着营业员喊了一句,这跟着秦风逛了大半天的街,心里早就燥的慌了,眼下被个小丫头挤兑,那火气更是蹭蹭的往上冒,压根就没注意到身边走过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

    “看看可以,但不付钱的话,不能试用啊……”营业员没好气的将那款剃须刀从玻璃柜里面取了出来,不过说出来的话还是能噎死人。

    “嘿,和个小丫头扛上了啊?”从那人身边走过去的秦风听到两人的对话,心里不由一乐,他早就知道自己身后跟了人,刚才给谢轩说要去洗手间,也正是为了摆脱掉这个人。

    现在的秦风,和之前的模样已经没有丝毫相似的地方了,身高比之前矮了差不多有四五公分的样子不说,相貌也是完全不同了,再加上一身笔挺崭新的西装,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在附近工作的高级管理人员一般。

    监视秦风的那人,浑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目标就从身边走了过去,甚至他还和秦风对视了一眼,都是毫无察觉,根本就没意识到此人就是自己正在监视的秦风。

    “还差五分钟,要抓紧时间了。”走出商场的秦风看了一眼藏在袖子里的手表,抬头看了一下方向,径直往东边走去,几步跨出,就消失在了街道上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秦风之所以选择来这个商场逛街,就是因为这个商场距离那处曹国光要来参加开业典礼的工地十分的近,只需要穿过两条街道,就是未来将要变成2008奥运会一处跳水场馆的施工场地。

    对于这个体育场馆的兴建,京城方面非常的重视,这次的奠基仪式更是有不少的领导出席,除了体育总局的领导之外,市里面的第二把手,也就是曹国光也来到的现场。

    秦风来到这里的时候,一行十多个领导刚刚围着工地转了一圈,来到了奠基仪式的现场,跟在他们身边的只有施工方的一些人和七八个记者,至于真正的观众,则都是被远远的拦在了十多米外的警戒线外面。

    “还真是官僚……”看着一众官员的作秀,秦风撇了撇嘴,脸上露出一丝冷意。

    在改变了身形相貌之后,秦风的身高已经不是很出众了,站在围观的群众里面并不是很起眼,再一收敛气机,即使和秦风近在咫尺的人,都没有注意到他。

    “曹市长,您来说几句?”

    在场的一位体育总局的领导简单的讲了几句之后,将位置让给了曹国光。今儿来到现场官职最高的,就要属曹国光了,也将会由他宣布奠基仪式的开始。

    “好!”

    曹国光站到了话筒的前面,他很享受这种在人前讲话的感觉,这种万众瞩目带给他的心里愉悦,是任何事物都比不上的。每当曹国光准备发言训话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自己像是这片天地的唯一主宰者。

    “同志们……”清了一下嗓子之后,曹国光开始了自己的发言,像这种场合他出席的次数简直太多了,根本就没有拿秘书起草的稿件,直接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嗯?怎么回事?”就在曹国光讲完了一大通套话废话,准备宣布奠基仪式正是启动的时候,忽然感觉一道冷冷的目光从人群中传了过来。

    这道目光有如刀子一般,刺的曹国光的皮肤似乎都有些发疼。顺着目光看去,曹国光看见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那双眼睛正漠然的看着自己。

    和那双眼睛一对视,曹国光就忍不住心头一颤,那道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彷佛带着一丝怜悯,而且还透着一种对生命的漠视,看着自己的时候,好像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一般。

    那种眼神带来的压抑。让曹国光不由伸手拉了一下自己的领带,他感觉这领带像是束缚住了自己的脖子。让他的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起来。

    “我……我怎么说不出话来了?”更让曹国光恐惧的是,他在和那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嗓子竟然莫名其妙的哑住了,虽然张着嘴对着话筒,但却是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你……你是谁?”曹国光猛地抬起头,眼睛死死的盯着人群里的那个中年人。徒劳的张着嘴,但却已经是问不出声音来了。

    “我叫秦风……”

    人群中的秦风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转身往人群外面走去,不过却是传音道:“曹大市长,还是让你做个明白鬼吧。知道《真玉坊》吗?那是我的产业,你在给人打招呼要赶尽《真玉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呢?”

    秦风知道,以曹弘志那个草包的能力,根本就不可能将《真玉坊》逼到现在这个份上的,曹国光肯定是站出来给各个部门打了招呼的,自己只要提起《真玉坊》这三个字,曹国光就应该会明白的了。

    “真……真玉坊?”果然,在听到《真玉坊》的名字后,曹国光的眼睛猛地一亮,顿时放下心来,在曹国光想来,只要知道了是什么环节出的问题,总是有办法解决掉的。

    曹国光并没有认为自己做的不对,以他的权势,帮儿子做点生意,这压根就不算是个事,当然,对这个叫秦风的人,曹国光还是很忌讳的,他准备给对方一个满意的答复,来换取秦风的谅解。

    不过没等他做出任何举动的时候,曹国光忽然感觉脑袋里响起“啪嚓”一声轻响,好像脑袋中有什么东西破裂了一般,一股热乎乎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这……这个逆子……”在神智消失的前一刻,曹国光终于明白了,对方好像并不需要自己的谅解,而秦风眼中对生命的漠视,似乎也正是对着自己来的。

    脑海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之后,曹国光一头向面前栽倒了下去,身体刚好歪倒在了那个不大的坑里面,在外人看来,就像是曹国光自己在往挖好的坟墓中跳下去一般。

    “曹市长,曹市长你怎么了?”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奠基仪式的现场大乱,距离曹国光比较近的那位体育总局的领导连忙跳进了坑里,将曹国光给扶了起来。

    “怎么回事?”原本站在曹国光后面的那些政府官员也是被吓了一跳,他们的反应也很快,马上冲到前面,几个人一搭手,就将曹国光给抬到了地面上。

    与此同时,在场的警察也维持起了秩序,将那些准备看热闹的群众们都拦在了警戒线的外面,也幸亏今儿曹国光出席这个仪式的时候将警察警察局的局长也带来了,现场的警力倒是很充足,曹国光的倒地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混乱。

    “快,快点叫救护车……”围着曹国光的那些官员们一个个像是死了亲爹一般,那一脸的着急和悲痛均是像发自肺腑一般,恐怕就是好莱坞演技最精湛的演员们都要甘拜下风。

    最初扶起曹国光的那个体育总局的领导。这会早就被挤到一边去了,不过他也没有再往里面冲,而是脸上露出了一种很怪异的模样,身体甚至往后退了一步。

    这位官员是运动员出身,虽然现在走了仕途,但做运动员的经验还在。在扶起曹国光的时候,他的手指就下意识的搭在了曹国光的脖颈上,想看一下曹国光脉搏跳动的强度。

    但是让这位领导震惊的是,曹国光脖颈上的动脉,竟然已经停止了跳动,这也就是说,被他抱在怀里的曹国光,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领导受人尊敬是不假,但有个前提是。这个领导必须是活着的,能在死后被万人敬仰的,恐怕除了躺在纪念堂里的那一位之外,再也没有旁人了。

    所以在察觉到曹国光已经死去之后,那位体育总局的官员心态也起了十分微妙的变化,对于一个死人,自个儿似乎没有必要再去献殷勤了吧?难不成曹市长到了阴曹地府之后还能关照自己?

    且不说这位体育总局官员的心理变化,在现场有人拨打了医院的电话之后。很快几辆急救车就赶到了现场,而且带队的人还是附近一个医院的院长。估计这哥们在当院长之后,这还是第一次跟随急救车出任务。

    “快,快点将曹市长抬上去……”一众官员们七手八脚的将曹国光抬上了急救车,反倒是那些医生护士们连手都没能插上,不过等他们上手之后,却是发现病人早就停止了呼吸。

    被临时拉来的那位医生并不认识曹国光。在给躺在担架上的曹国光做了一个简单的诊断之后,那个医生抬起了头,对身边的院长说道:“院长,这病人已经死了。”

    “什么?死了?这……这不可能吧?”院长被医生的话吓了一大跳,连忙将目光看向了随车的曹市长秘书。心中叫苦不迭,早知道抢救不过来的话,他何苦要趟这个浑水啊?

    “你……你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听到那个医生的话,曹国光的秘书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了起来,曹国光活着,他可以风光无限,但曹国光要是死了,他这个大秘却是连个屁都不是了。

    “抢救,快点抢救啊!”秘书冲着医生大吼了起来,“我命令你,一定要将曹市长救活!”

    “市长?”那医生愣了一下,他虽然知道今儿抢救的是个大人物,但也没想到,竟然是京城千万人口的父母官,一时间那冷汗顿时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快,实施电击,看看能不能让病人恢复心跳……”虽然医术不怎么样,但院长的应变能力却是远胜那个医生,先甭管病人能不能救活,自己这全力抢救的态度却是必须做出来的。

    “好,马上实施电击!”被院长这么一吼,那医生也顿时反应了过来,连忙拿出电击设备,握着两个像熨斗一般的物件,开始在曹国光的胸口上实施了电击抢救。

    但是医生心里明白,曹国光的突然死亡,恐怕并不是心脏疾病,而有很大的可能性是脑部出现了问题,电击抢救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效果。

    不过此刻这些话却是万万不能说的,于是那医生只能可劲的在死去的曹国光身上折腾着,逐渐加大的电量,让曹国光的身体像是抽筋了一般,不断的抽搐跳动着。

    只是一直等车子开到医院,曹国光也没能恢复心跳,更加没能醒转过来,那身体反倒是慢慢的僵硬了起来。

    早已等候在医院门口的医生们,还没等车子挺稳,就一冲而上,把曹国光从车上接了下来,推入到急救室进行再次抢救。

    而秘书的手机也开始不断的响了起来,这是各级领导们都在询问曹国光的病情,听闻到消息的一些人,也都纷纷往医院赶来,他们看的未必是曹国光这个人,而是他那市长的身份。

    半个小时之后,急救室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了,当守在门口的秘书看到医生那一脸悲痛的表情之后,心里不由一突。脚下一软差点就瘫倒在了地上。

    “病人是脑部主血管破裂,抢救无效,已经死亡了……”

    由于曹国光身份的特殊性,医生很详细的给众人讲解了他的病情,病情的起因应该是曹国光脑部原本就有病情,在讲话的时候情绪一激动。导致脑部的主要血管破裂,这种情况在老年人身上是很常见的。

    当医生给一众官员们宣布了这个结果之后,场内顿时传来了一阵吸气声,很多人都没能反应过来,一向身体不错的曹市长,竟然真的死了,要知道,曹国光今年才刚过五十,那可正是年富力强的年龄啊。

    “请大家节哀。不知道病人家属到了没有?”既然人已经死了,医生就要例行公事了,活着的时候是领导,但死了的人却是没什么不同,大家都要去火葬场里走上一遭。

    当然,曹国光的级别已经够得上开追悼会了,他死之后还是要比普通人风光的多,最起码也是会有一位重量级的领导在八宝山主持他的追悼会。说不定还能树立一位在工作岗位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正面典型的人物形象。

    “我……我这就通知病人家属……”在医生宣布抢救无效之后,秘书已经清醒的知道。他跟的大老板已经不行了,自己也应该找后路了。

    拿出手机,秘书拨通了曹国光家里的电话,很委婉的将事情告诉了曹国光的夫人,想了一下之后,又打给了曹弘志。他刚才已经问清楚了,曹弘志并不在家里。

    不过接连拨了几遍电话之后,秘书皱着眉头放下了手机,因为曹弘志的电话怎么打都打不通,秘书心里明白。曹大公子昨儿不知道在哪个女人的肚皮上耗尽了精力,此刻恐怕还没起床呢。

    其实这一次秘书却是冤枉了曹弘志,曹大公子虽然昨儿的确在女人身上宣泄了不少子弹,但今儿还真是挺早,因为方雅志听闻秦风竟然回到了京城,于是匆匆忙忙的约了曹弘志中午见面,要商量一下秦风回来的应对,

    在曹弘志看来,秦风回来与否,都改变不了《真玉坊》改弦易辙的命运,如果姓秦的那小子不识相的话,曹弘志并不介意找个什么缘由将他送到局子里关上个几年。

    不过对于秦风,方雅志却是恨到了极点的同时,也怕到了极点,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年轻,竟然能将他这个老江湖给逼到了绝路上,每当想起秦风的那些手段,方雅志都是忍不住会冒出一身的冷汗。

    所以曹大公子在老爹去参加运动场馆的奠基仪式时,也是刚出家门,他和方雅志约在了前门的《雅致斋》,那里距离他住的地方并不是很远,走路穿过一个四合院区域就到了。

    “妈的,不就是一个小瘪三吗?捏死还不就行了?”

    曹弘志按了一下有些隐隐作痛的后腰,昨儿那小**实在是太浪了,让他一夜折腾了五六次,差点连床都爬不起来了。

    晃悠着走进了一个巷子口,曹弘志没有发现,一个人快步跟在了身后,在快要出了巷子的时候,那人猛地抢上了两步,肩膀重重的撞到了曹弘志。

    “妈的,你走路没长眼啊?”

    向来都是自己撞人而从来没有被人撞过的曹弘志,差点一跤摔到了地上,反手抓住了那人,照脸就是一耳光扇了过去,口中骂道:“敢撞老子,老子他妈的打死你……”

    “哎呀,你怎么打人?”一记清脆的耳光响过之后,一个河南腔嚷嚷道:“我不小心撞的你,你怎么打人啊?”

    “打的就是你这不长眼的人!”

    横惯了的曹弘志打了那人一耳光之后,非但没解气,火气还更大了,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口中骂道:“以后走路给老子带着眼,妈的,老子的腰差点都让你撞断了……”

    坐在巷子口的几个大爷大妈原本是想上来劝架的,不过看到曹弘志那骄横的样子,均是站住了脚,他们的年龄可都不小了,万一劝架挨上几拳那可不合适。

    “我和你拼了!”又被踹了一脚后,那河南腔却是向着曹弘志冲了过去,两人瞬间扭打在了一起。

    “哎呦,好疼!”

    往日里曹弘志在歌舞厅夜、总会可是没少和人打架,向来都是威风八面的,往往都是要将人打的跪地求饶,他一直都认为自己要是去练武,那肯定将会是个绝世高手。

    但是在那人还手之后,曹弘志才清楚的发现,自己的武力值原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

    刚一动手,曹弘志的脸上就被重重的打了几拳,嘴角的咸腥味让曹弘志意识到,自个儿今天出门似乎没带着跟班。

    接下来的表演,就完全是满口河南腔那人的了,一拳打在曹弘志太阳穴上之后,原本就体虚的曹弘志,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妈的,这么不禁揍啊?”

    动手的人正是李天远,本来说好是让随他而来的另外一人出手的,不过李天远思来想去之后,还是觉得自己亲自动手更加解恨。

    “打人啦,打人啦!”

    当年在管教所里天南地北的人都有,李天远这一嘴的河南腔学的十分像,口中一边叫嚷着,却是下了狠手。

    早已晕过去的曹弘志,这会腋下被李天远一只手撑着,整个人都挂在了李天远的身上,还不断的挥舞着两只手臂,看在外人眼里,就像是他在打对方一样。

    眼中闪过一丝厉芒,李天远松开了手,曹弘志的身体马上往地上突溜了下去,而李天远似乎是惊慌失措想要躲避一般,一脚好巧不巧的,正好踩在了曹弘志的小腿骨上。

    “啊!!!”

    只听一声惨厉的叫声,从曹弘志的口中响了起来,原本已经昏过去的他,居然硬生生的被李天远的这一脚给踩醒了,抱着小腿不断的在地上打着滚。

    “以后慢慢的再来玩你……”

    听到曹弘志口中的惨叫,李天远的身形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两步,在巷子口的那些大爷大妈们的注意力都被满地打滚的曹弘志吸引过去之后,李天远的身形也消失在了当场。

    “远子哥,事情解决了吗?”

    李天远上了早已等在外面的一辆面包车,开车的那人居然是何金龙的儿子何博辉,因为谢轩专门吩咐过他,这种事情一定要找信得过的人。

    除了何博辉之外,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是何金龙当年一起打江山的老兄弟,拳脚很是厉害,本来就是想让他去制造冲突然后出手的。

    “只是断了那小子一条腿……”李天远咂吧了下嘴巴,心里还有些不满意,要是按照他的意思,最少要挑断那小子的手筋脚筋才行。

    “有时候处理事情,暴力是要比正常渠道来的便利……”

    受过高等教育的何博辉摇了摇头,他是知道《真玉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的,只是没想到看似做着正当生意的秦风,会选择这么一个解决事情的办法。

    “走吧,博辉,绕一圈然后回四合院,我请你们喝酒去……”

    施展了一番拳脚,李天远心中很是惬意,刚才的那一脚他用上了**分的力道,就算能医治好,恐怕曹弘志以后也要瘸着右腿走路了。

    ps:七千多字的大章,兄弟们,求年末的保底月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