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人祸(上)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人祸(上)

    谁都没能想到,此刻正在被秦天豪念叨的秦风,并非是在战场之中,而是身处药王谷后面七八里远的一座山脉的脚下,由于秦风的动作太快,谁也没能看到冲向那变异恐鳄的秦风,何时折返的方向。

    药王谷既然称为谷,自然有山,不过它是在山麓的最外围,要往后面走上七八里才会出现延绵的大山,此时的秦风,就在一座高约数百米的山峰之下,整个人都贴在了山壁上,宛若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

    在那山峰的最高处,站有两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他们均是用黑布蒙住了脸面,同时还收敛了气机,完美的将身形隐匿在了夜色之中,不过两人手里却是拿着一个望远镜,正在观看着远处的那场凶兽大战。

    “八嘎,怎么会有一只十级凶禽飞来?”

    一句日本话从其中一人的口中骂了出来,那人重重的将望远镜摔倒了地上,恶狠狠的说道:“有这只凶禽牵制那头变异的恐鳄,恐怕这次兽潮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了……”

    “德川将军,这只是一个意外……”

    另外一人却是没有那么气愤,开口劝道:“这次的兽潮已经让东西方大陆损失惨重了,他们再也没有力量抵抗我大日本的武者,这一次事后,咱们日本的氏族又能重新回到东大陆来了……”

    “他们死的人还是太少了,想要征服东大陆。看来还需要一番血战啊……”被称为德川的那人说道:“鸠山君,你要知道,为了引发这次兽潮。咱们一共有不下于十位上忍丧身海底了,而他们一共也就死去了一百多个九级武者……”

    武道空间里对于等级的划分,在东西方大陆乃至各个家族都是不同的,西大陆喜欢用一到十的数字来划分异能者等级,而东大陆的武者,通常是用道家的修炼级别来判定武者的修为。

    至于日本的氏族,则是用忍术来划分等级。德川口中的上忍,其实就等于是化劲初期的武者了。而日本氏族同样也有十级甚至超越十级的武者,这种超凡入圣的武者,他们一般都是称之为圣忍的。

    “德川将军,您不用担心。几位圣忍大人,这会恐怕已经将严家堡给攻打下来了……”

    旁边叫做鸠山的那人说道:“东西方大陆的武者基本上全都在这里了,严家堡是最为空虚的时候,咱们抄了这些武者的后路,再设下埋伏,从此以后,只有咱们日本的氏族,才是这里最为强大的氏族……”

    “哈哈哈,鸠山君。你说的没错,等到他们打完了,咱们就回去复命……”

    德川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神情得意之极,要知道,此次针对东西方大陆所有武者的行动,就是由他德川家族的一位圣忍策划并且实施的,日后德川家族的地位自然是可想而知。

    “这次来还是收获很大的,没想到东大陆的人里面竟然有一个修为如此高的人?”

    德川笑过之后。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因为通过望远镜他看到了秦风的表现。德川自问在日本所有的氏族里,怕是都没有会是那个年轻人的对手。

    “修为高又怎么样?”鸠山闻言冷笑道:“德川将军不用担心,只要圣忍大人们攻下了严家堡在里面布置好,到时候就是神仙进去了,也非死不可……”

    “妈的,这次兽潮竟然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啊……”

    听到头顶上方山峰上两人的对话,秦风忍不住在心里大骂了起来,也幸亏当年师父教过他日语,虽然不会写,但秦风在听说上却是没有丝毫的问题。

    而且这两个人的对话,也让秦风心生寒意,对方能舍得十多个化劲修为的武者去诱发兽潮,不知道已经谋划了多长时间,以有心对无心,他们这边的人还真的有可能会吃大亏的。

    想到这里,秦风不由暗自庆幸自己发现了这两个人的踪影,只要将他们给拿下,日本氏族的事情自然就一清二楚了。

    其实发现这两个人说来也巧,秦风之前在面对不知是敌是友的那只十级凶禽的时候,将自己提升到了最为巅峰的状态,在那一刻,秦风忽然心生感应,他察觉到了躲在十多里外山峰上的这两个人。

    以秦风近乎天人合一的修为,别说只是隔着十多里了,就算是再远一点,只要那人的目光盯在他的身上,秦风的心中也会生出感应来的,而且他刚才感应到了那目光,还是充满了恶意的。

    秦风这次虽然没有参与到抵御兽潮的行动计划之中,但是他也知道爷爷并没有在药王谷的后山安排人手,因为那样做根本就是毫无意义,所以对这两个气血旺盛偷窥着自己的人,秦风心里是十分的好奇。

    在十级凶兽出现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的时候,秦风看似冲到了最前面,其实却是不动声色的绕了一个弯,直接拐到了两人所处的山峰之下,如此才能听到这二人的对话。

    不过听到他们的话后,秦风也差点气炸了肺,敢情这场席卷了东西方大陆整个武道空间的兽潮,竟然是日本氏族人为挑动起来的,虽然秦风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手段,但从二人的对话中,此次兽潮绝对是由人祸所造成的。

    “该死,日本人全都该死……”

    秦风愤愤的在心里骂了一句,身形一展,犹如鬼魅一般往山上飘了过去,在行进的同时,秦风右手一扯,那套在手臂上的圆环内的丝线顿时被牵引了出来。

    在秦风真元的灌输下,那丝线宛若有生命的蛇儿一般,蜿蜒在草丛之中向着那两个日本上忍的方向游走而去。非但一点声音没有发出来,而且没有丝毫的杀气溢出,在那山峰罡风之下。悄无声息的接近着那两个日本武者。

    “两位既然来了,为何不下山和同道们一叙呢?”在距离山峰还有四五十米的地方,秦风展露出了身形,扬声说道:“鬼鬼祟祟的过门而不入,这并非是做客人的道理吧?”

    “谁?你……你是谁?”乍然听到秦风的声音,那两个日本武者这一惊是非同小可,手腕一翻同时亮出了武器。眼睛向着秦风的位置看来。

    在日本那苦寒之地,几乎所有的武者都不缺乏厮杀的经验。所以两人虽然是吃了一惊,但身形却是站的很稳,并没有丝毫的移动,只是将气机锁在了秦风的身上。

    “你们刚才不是还提到我了吗?”

    秦风脸上带着笑意。但眼中却是冰冷异常,他没想到不仅外界的那个民族卑劣无比,就连武道空间里面的日本氏族,也全都是些卑鄙下流的人物。

    “是……是你?”

    听到秦风的话后,两人不由愣了一下,对视了一眼之后,鸠山君忽然说道:“德川将军,我掩护你走,快点赶去严家堡向圣忍大人报告这里的情况……”

    “鸠山君。这……拜托了……”

    德川刚刚才见识过秦风的身手,他知道就是自己和鸠山两个人加起来,也不会是秦风的对手。更不要说留下来抵挡秦风了,那肯定是必死之局,所以听到鸠山的话后,心中顿时生出一片感激之情。

    “想走?”秦风闻言冷笑了一声,开口说道:“只要你们能逃出十米之外,我就放你们两个全都离去。如何?”

    “嗯?你此话当真?”听到秦风的话,德川眼中露出了意外的神色。十米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近在咫尺,两人身形不动都能移动出这个距离来。

    “自然当真……”秦风双手负在身后,淡淡的说道:“你们现在就可以走了……”

    “德川将军,不要信他的……”

    鸠山大声喝道:“他肯定是在附近埋伏了人手,还是依照刚才的计划,你走,我掩护你……”

    鸠山一边说着话,一边用右手扶在了德川的肩膀上,就在德川以为他是要往后拉自己的时候,却是突然感觉肩膀上传来一股大力,推得自己向秦风的方向飞了过去。

    德川和鸠山两人之前在山峰上的站位,是鸠山站在德川左手处的,所以在面对秦风的时候,鸠山就变成了在德川的后面,全部心神都放在提防秦风的德川怎么都没能想到,身后的鸠山会做出这般举动来。

    “德川将军,我会把你的英勇事迹汇报给各位大人的……”推出德川之后,鸠山长笑了一声,身形也是飞了起来,不过却是向着和德川相反的方向,想要逃进深山之中。

    “嗯?德川的脚呢?”

    身体还在半空中的鸠山,忽然发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那就是往秦风方向飞去的德川,从膝盖之下完全消失掉了,人在半空之中的时候,膝盖下方还在喷洒着鲜血。

    “啊?我……我的腿怎么也这么疼?”

    正在惊诧中的鸠山,突然感觉到小腿一凉,紧接着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小腿处传到了脑海里,低头一看,鸠山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因为他的小腿不知何时,也从膝盖处齐齐断去了。

    武者之所以区别于普通人,就在乎体内的那股气,在双腿剧痛的情况下,鸠山哪里还能提得住那口气,真气一泄,身体顿时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和被他推出去的德川,相距还不到十米之远。

    “可惜啊,机会给你们了,你们没把握住……”

    秦风身形一闪,已然来到了两人的中间,左手轻轻一晃,那细如发丝的合金钢丝悄无声息的就被他收入到了圆环之中,所以直至双腿断掉,鸠山和德川都不知道秦风究竟是怎么出的手。

    “你……你是如何做到的?”鸠山右手连点腿上的穴道,止住血之后,看向秦风的目光有如见鬼一般,将手中的长剑横在了胸前。

    “你没有资格问我的话,现在只能我来问你们……”秦风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说说吧,从你们发起兽潮到如何布置对付我们的事情,全部都说来给我听听……”

    “八嘎,你休想!”同样是双腿断去的那位德川将军,原本正要出言喝骂卑鄙无耻的鸠山的,但是听到秦风的话后,却是将注意力放到了秦风的身上。

    “我大日本氏族就将统治这个世界了,你要是聪明的话,就好好的招待我们,日后也能保住一条性命……”德川也不知道是疼的脑子坏掉了,还是本来大脑发育就有问题,在这当口居然威胁起了秦风。

    “我的命就不劳您操心了,因为你根本无法活到那一天的……”听到德川的话,秦风面色一冷,右手提着的沥血枪忽然射出了一道寒芒,没等德川话声落下,那寒芒已然是射穿了他的咽喉——

    ps:从现在到完本,全部都是两更,这本书最后一次向大家讨月票了,看看能有几张吧,呵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