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婚后诸事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婚后诸事

    三天之后,秦风和孟瑶,在那闹中取静的四合院里,举办了一场低调而不失隆重的婚礼。

    出席婚礼的人除了谢轩李天远苗六指还有从澳岛赶回来的刘子墨这几个人之外,也就只有齐功和胡保国参与了,其余全都是双方的亲属,像是秦风的那些生意伙伴,则是一个都没有邀请。

    秦风的父母原本都是大学老师,而孟瑶的父亲也是学者型的官员,这对亲家算是一见如故,在婚礼结束的时候,已然是相聊甚欢,孟父心中那一丝对秦风家境的不满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至于秦天豪和孟老爷子,两人均是心怀宏图的人物,在一起的话题自然也不少,到了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孟老爷子的警卫员催促了几次,都被老爷子给赶了出去。

    “天豪老弟,日后我孟家还要多多依仗你们秦氏啊……”

    在临走之前,孟老爷子在秦天豪耳边低语了一句,两人已经达成了协议,在以后的日子里,孟家将作为秦氏的附庸家族,从而获得进出武道空间的权利。

    为此孟家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那就是只要秦氏需要这个世界上的任何资源,孟家都要不计成本的去搜集,也就是以他们在这个世界的势力,去促进秦氏在武道空间的发展。

    “放心吧,孟老哥,日后武道空间必将有你们孟家的一席之地……”

    秦天豪笑着回了一句。与孟家的联合,对秦氏而言绝对是有利无弊的,因为秦氏进入武道空间的时间实在是太短。缺乏那些千年家族在外面这个世界的底蕴,所以之前空有两位化劲中期的高手,但却一直无法跻身于超级大族的行列之中。

    但是和孟家联合之后就不一样了,借助孟家在国内的势力,秦氏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搜寻适合练武的苗子,将其送入到武道空间之中,逐步发展家族的底蕴。

    在孟老爷子告辞离开之后不久。齐功也在侄子的搀扶下起身离席了,走出大门后。齐功回身对秦风说道:“秦风,能将你收为我的弟子,是我齐某人这辈子最大的幸事啊……”

    齐功虽然本人是国内最出名的书画鉴赏家,算得上是国宝级的人物。但他始终都认为自己只不过是个人民教师,这辈子最自豪的事情,那就是桃李满天下,培育了不少的人才。

    但唯一让齐功感觉到遗憾的,就是他的那些弟子们,在艺术成就上没有一个能超越他的。

    没成想到了晚年误打误撞收取的秦风,却是弥补了齐功的这个遗憾,因为秦风不管是字画上的造诣,还是对文物修复的理解与实际操作。均是出于蓝而胜于蓝,别的不说,单是秦风的那一手书法。齐功就是自叹不如的。

    “老师,从您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秦风的话很诚恳,齐功收他为弟子的时候,秦风只是一个一文不名的小人物,也正是齐功的无私提携。才使得秦风在京城古玩以及修复行里有了名气。

    不要小看这名气,最起码有齐功的招牌摆在那里。秦风的《真玉坊》开业那么多年来,就极少受到同行的倾轧,而大师那宽广的胸怀,更是让秦风受益匪浅。

    “哈哈,有徒至斯,此生再无憾事啊……”齐功大笑了两声,向秦风摆了摆手,在侄子的搀扶下上了车,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

    “胡大哥,您也走?”送走老师之后,秦风一回头就看到了胡保国,连忙说道:“胡大哥,这里就是您的家,您今儿就住下吧,反正房子也够的……”

    前几日谢轩不但找人打扫了卫生,而且将前院和中院的所有房间都给清理了出来,一下子就多了七八间卧室,就算是秦风一家子全都住在四合院也是绰绰有余了。

    “不住了,看到你小子成家立业,有了那么大的成就,你胡大哥心里比什么都高兴……”

    胡保国拍了拍秦风的肩膀,看着这个多年前还是那么稚嫩,但现如今却是充满了上位者气息的面孔,胡保国心里真的是感概万千,他怎么都想不到,秦风居然能走到这一步。

    在昨天的时候,胡保国和秦风有一次彻夜长谈,除了武道空间的事情之外,秦风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所有事情,全部都讲诉了一遍,听得胡保国是大跌眼镜,直到今儿还有些不敢相信秦风所说的那些事情。

    但胡保国是练武之人,在今儿的这场婚礼中,他一下子见到了那么多修为远高于自己的武者,心里顿时也是相信了,除了秦风说的武道空间之外,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可能出现那么多的宗师级武者。

    而且胡保国能看得出来,就像是孟老爷子那样的人物,在和秦风说话的时候,虽然用的是长者的口吻,但实际上大多数的话都是在征求秦风的意见,可见在那些人的心目中,秦风的地位已然是和他们平齐的了。

    不过胡保国此时心中也有些微微的酸楚,因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以为秦风无父无母是个孤儿,而他名义上是秦风的师兄,但却是将秦风当成晚辈来看待的,眼下秦风父母家人都在了,胡保国心里未免有那么一点失落。

    “胡大哥,您的身体也不怎么好,如果有可能的话,日后跟我去那个空间居住吧……”

    看着两鬓间满是白发的胡保国,秦风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滋味,当年父母失踪妹妹失散,秦风除了在师父身上得到过关怀之外,也就是胡保国能让秦风视为亲人了。

    这么多年下来,两人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别的方面,始终都保持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在秦风的心里,他这位胡大哥的地位,绝对不在父母之下,甚至是犹有过之的。

    “好,过了今年,我就打报告退下来……”

    听到秦风的话,胡保国心中生出一股暖意,他现在是无牵无挂,等到退休卸任之后,还真的打算去另外一个空间长住,毕竟胡保国现在只是五十出头的年龄,在武学上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性。

    “要是师父能活到现在该多好啊……”秦风忽然叹了口气,要是师父载昰能活到现在,以秦风现在的修为和秦东元炼制的丹药,最少还能为师父延寿十年的。

    “你有如此成就,师父在九泉之下,肯定已经是非常欣慰的了……”秦风的话让胡保国也是一阵感伤,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说道:“师父临死之前,心中还有个执念,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告诉你?”

    胡保国幼时跟随载昰习武,当了十多年兵回到地方之后,又是和载昰在一起呆了十多年,对于载昰的事情,他知道的甚至比秦风还要多。

    “你是说师父以前收的那个逆徒?”

    秦风闻言眯缝起了眼睛,他知道师父载昰之所以被抓入狱,完全都是那个逆徒出卖的结果,而且还趁着载昰出其不备的时候将其打成了重伤,虽然载昰极少提及这件事,但秦风知道这是师父一生最大的心病。

    “没错!”

    胡保国点了点头,说道:“秦风,我已经查到了,那人叫做宇文乔山,现在居住在美国,通过我的调查,他应该和世界杀手组织有一定的关联,我只查到了这么多,其他的就需要你去办了……”

    作为世界最大的国家之一,胡保国所处的位置,可以让他知道很多的秘密,在他有意无意的推动下,载昰当年所收的那个弟子宇文乔山,也逐渐浮出了水面,被胡保国给盯上了。

    只是由于身份原因,胡保国不可能前往美国去给师父报仇的,而且他也知道,自己那半吊子的功夫,也不是那位师兄的对手,所以在得知秦风真正的修为之后,才将这件事情给说了出来。

    “宇文乔山,真的是他!”

    听到胡保国的话,秦风眼中射出一道精芒,其实早在拉斯维加斯干掉了银狐知道他复姓宇文的时候,就曾经怀疑过银狐和宇文乔山有着某种关系,此刻却是得到了确认。

    “你认识他?”胡保国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秦风和宇文乔山竟然也有交集。

    “胡大哥,您知道银狐吗?”秦风开口说道。

    “银狐?是杀手组织的那个银狐吗?”胡保国说道:“那人不是在几年前被人干掉了吗?当时美国警方还想引出杀手组织背后的人,却是没有成功……”

    既然怀疑宇文乔山是杀手组织的人,胡保国自然对其组织做了很深的了解,他知道银狐是杀手组织里面的s级杀手,是很多国家都想将其捉拿归案的重犯,只是前几年却是不明不白的死掉了。

    “银狐应该是宇文乔山的后人,他就是被我给干掉的……”秦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开口说道:“你说如果我将这个消息放出去的话,宇文乔山会不会自己找上门来呢?”

    秦风之前一直都不敢暴露之前做的那些事情,是因为他的顾虑太多,但是现在不同了,大不了秦风让家人都躲到另外两个空间里去,宇文乔山要想报仇,就只能找上自己。

    “什么?银狐是被你干掉的?他……他竟然是宇文乔山的后人?”听到秦风的话后,胡保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这件事秦风一直都没提过,他也是第一次听闻。

    相比在美国已经扎了根的洪门,胡保国的消息还是要略逊一筹,他并不知道银狐也是复姓宇文,否则他一定会联想到宇文乔山身上的——

    ps:六月最后的几个小时了,求下清仓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