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重伤(下)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重伤(下)

    “秦风,你别安慰我了,我刘子墨也不是输不起的人,身在江湖,我早就想到有这么一天了……”

    刘子墨受伤之后,洪门请来了全世界最好的神经系医生为他检查过身体,刘子墨知道自己在经过物理治疗之后是可以站起来的,但这最少也是半年之后的事情了,所以刘子墨全当秦风这番话是在安慰自己的。

    “咱们认识那么多年,你见我说过一次大话没有?”

    听到刘子墨的话后,秦风笑了笑,一股真元从刘子墨手腕的脉络处度入到了他的体内,刘子墨只感觉浑身一热,聚集在体内多日的那股阴寒之气,竟然一扫而空。

    “站起来试试……”秦风松开手,说道:“别像女人坐月子似的赖在床上不肯起来,快点下来走几步……”

    “真……真的能走?”刘子墨瞪大了眼睛,他感觉到游走在全身的那股热力,似乎让自己又充满了力量,原本好多天没有什么反应的下肢,此时也是又恢复了知觉。

    “废话,我有那么多闲工夫和你开玩笑吗?”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催促道:“快点下来走两步给伯母看看,回头我还要给你彻底的治一下,一个月之内,保证你小子生龙活虎的……”

    其实秦风给刘子墨体内度入真气,只是治标不治本的行为,当那些不是刘子墨修炼出来的真气逐渐散去之后。他还是会被打回到原来的状态之中的。

    不过秦风此举只是为了让刘子墨的母亲相信自己的医术,否则就看刘母对自己不相信的样子,秦风根本就没办法让刘子墨服用丹药治疗内伤的。

    “嗯?真的可以坐起来了?”

    刘子墨用双手撑了下床板坐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要知道,从受伤到现在也有半个月了,他几乎就是一直躺在床上了,吃饭都是别人喂到嘴里,浑身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哈哈,老子终于不用躺着。妈,你看我没事了……”

    刘子墨是个好动的性格。当下直接就站在了地上,虽然身体有些摇晃,但体内尚未散去的真元,却是支撑着他稳稳的站住了。站稳之后,刘子墨又往前走了几步。

    “这……这是真的吗?”

    看到这一幕,屋内的刘母和白振天全都傻了眼,他们两个可是亲耳听到那些国际知名的医生对刘子墨的诊断的,按照他们的话来说,刘子墨最起码也要半年后才能下地行走的。

    “子墨,躺回去吧,我要给你彻底的治疗一下……”

    见到刘子墨有些不知足的开始活动起了身体,秦风连忙阻止住了他的动作。让他躺回去后,回头对着刘母说道:“伯母,我还要给子墨治疗一下。您和白会长先回避一下吧……”

    “我……我们不能在一旁看着吗?”此时的刘母,在瞬间就改变了对秦风的看法,恳求道:“我保证不发出声音来,你就让我们在旁边看着吧……”

    “伯母,这个治疗是要脱光子墨衣服的,而且时间可能有点长。我看您和白会长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

    秦风说着话向白振天使了个眼色,使用真元给刘子墨梳理经脉这是一个细致活。容不得丝毫的打扰,秦风这是怕刘母看到紧张的地方喊出声来,那乐子可就大发了。

    “秀娥,咱们还是回避一下吧……”白振天拉住了刘母,说道:“咱们在这会让秦风分心的,你可不想子墨再出什么意外吧?”

    “那……那好吧……”对一个母亲搬出了儿子安危的话,那自然是无往而不利了,刘母虽然有些不情愿,还是跟随白振天出了屋子。

    “秦风,别费工夫了,你坐下,我和你说说受伤的事情吧……”等到刘母刚一出去,刘子墨就叹了口气,他也是练武之人,在感觉到体内那股热力之后,自然知道是秦风度入的真气。

    而且刘子墨还知道,这种别人传入体内的真气,是不能持久的,除非秦风懂得密宗中的灌顶之法,但如果那样的话,秦风将真元输送给自己,他本人却是会废掉的,所以刘子墨刚才只是在母亲面前强颜欢笑而已。

    “哎,我说你小子怎么也信不过我啊……”看到刘子墨脸上的表情,秦风不由有些郁闷,开口说道:“要是在此次出去之前,我或许还没把握治疗你的伤势,但是现在嘛,你这点伤在我手上根本就不算什么……”

    “你说的是真的?”刘子墨一脸狐疑的看着秦风。

    “废话,这种事我能和你开玩笑吗?”秦风手腕一番,又是拿出了一个玉瓶,像这样的瓶子他一共有五个,里面装的全都是秦东元炼制出来的天王护心丹。

    “靠,这是什么药?怎么那么香?”闻到玉瓶打开之后的香味,刘子墨脸上顿时露出了陶醉的神色,单是闻着这种药香味,刘子墨心中倒是相信了几分秦风的话。

    “救命的药……”秦风答了一句,说道:“你自个儿把衣服全都脱掉吧,我要给你推宫活血……”

    “还是全吃下去吧……”等到刘子墨脱去衣服之后,秦风拿着那粒丹药犹豫了一下,倒不是他舍不得这粒天王护心丹,而是害怕刘子墨承受不住这丹药的庞大药力。

    不过秦风最终还是下了决定,将整颗药送入到了刘子墨的口中,丹药刚一入口,刘子墨就感觉口腔处一热,那丹药已然化为一团热力,浑身上下就像是个火药桶爆炸了一般,脑子里“轰”的响起一声巨响。

    “妈的,这……这是什么药。如此霸道?”刘子墨的脑海里只来得及转上这么一个念头,就被那庞大的药力给冲击的昏了过去,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再也没有了知觉。

    “奶奶的。你倒是睡的舒服……”

    几乎就在丹药入口的同时,秦风的掌心就贴在了刘子墨的前胸处,放出一股真元将那还没能完全散开的药力给包裹了起来,因为秦风知道,如果药力全部散发出来,刘子墨怕是当场就会爆体身亡。

    秦风不光是控制了丹药的爆发,同时还分出了一缕缕的真元。控制着那些散开的药力,不断冲刷着刘子墨的受损的经脉。并且将刘子墨原本散溢在体内的真气,一丝丝的重新聚集了起来。

    在秦风的控制下,丹药的灵气就像是勤劳的工蜂一般,将刘子墨受损的经脉慢慢修复着。而刘子墨体内聚集起来的真气,也开始向丹田处汇聚而去。

    除了刘子墨的识海,秦风的真元几乎将他体内所有的地方都游走到了,那原本枯涸的经脉,就像是干枯的小溪重新注入了雨水,在一丝丝的发展壮大,几个小时之后,刘子墨自身的真气已然开始在那些经脉中运行起来。

    每当丹药的灵气消耗殆尽的时候,秦风包裹住那丹药的真元就会露出一丝缝隙。让灵气重新进入到刘子墨的身体之中,只是害怕刘子墨承纳不住,秦风每次释放出的灵气数量都是不多。

    这个过程一直延续了十多个小时。刘子墨周身的经脉已然是在秦风和丹药灵气的通力合作下,被完全打通了,而在刘子墨的丹田处也形成了一个旋转着的气海,却是那被废掉的丹田,硬生生的被秦风给恢复了过来。

    “还剩下的这一小半药力怎么办?”

    累出了一身大汗的秦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之余。也有些头疼起来,因为刘子墨修为的限制。他的身体只能承受那么多灵气,在修复了其经脉之后,再也无法承纳更多的灵气了。

    “算你小子运气好……”

    秦风深深的吸了口气,分出了一缕神识,指挥着一股真元,将那药力尽数包裹住送到了刘子墨的丹田所在,而后一咬牙,将自己的那缕神识给切断掉了。

    “妈的,疼死我了……”饶是秦风拥有着远超出普通化劲武者的神识,在斩断那缕神识之后,也是感觉脑袋一疼,就像是无数根针扎入一般,疼的秦风差点叫了出来。

    “有了这些药力,这小子日后晋级到化劲是没有问题了……”看着还在熟睡着的刘子墨,过了好一会才止住了头疼的秦风松了口气,他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但却是能给刘子墨带来天大的好处。

    要知道,如果秦风只是用真元包裹住那些药力,恐怕最多半个月,真元散去之后药力就会发作,但是有了秦风的那缕神识,最少也能将那药力禁锢住一年的时间。

    而一年后刘子墨修为也全部恢复了,以他那时的身体强度,在得到这些药力之后,修为绝对会突飞猛进,如果运气好的话,就算是晋级到化劲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小子,别睡了,起来吧……”坐在刘子墨床边打坐了一会,秦风一巴掌拍在了刘子墨的脑门处,将他给唤醒了过来。

    “秦风,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刘子墨一睁开眼,就看到了面色有些发白的秦风,顿时不明所以的问道。

    “我看你小子是占了便宜卖乖……”秦风开口说道:“饿死我了,你小子要是能爬起来的话,和我一起去喝点粥吧,老子都快一天一夜没吃饭了……”

    以秦风此时的修为,就算是几天不吃东西也不会感觉到饥饿,不过在大量消耗真元之后,他还是需要一些有营养的食物来补充的,在给刘子墨治疗到后期的时候,秦风就用传音入密通知白振天去准备食物了。

    “咦?我……我怎么也感觉饿了?”

    听秦风这么一说,刘子墨的肚子忽然发出了“咕咕”的声音,一股强烈的饥饿感直冲脑际,他这段时间几乎吃的全都是流质食物,眼下浑身上下的细胞一个个都变成了饿死鬼,在不断冲击着刘子墨的大脑神经。

    现在的刘子墨,体内的伤势已经完全被秦风给治愈了,但身体所损失的元气,却是要慢慢的去恢复,按照秦风的估计,有上那么一个月的时间,刘子墨就能恢复如初了。

    被大脑那种强烈饥饿感支配着的刘子墨,随手套上了一条大短裤之后,径直就跑出了房间,对着迎面赶来的母亲喊道:“妈,饿死我了,有吃的没有?什么都行,饼干都行了……”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看着身体依然干瘦但精神却是十分饱满的儿子,刘母的大脑一时间有些转不过来了,因为就在十几天之前,儿子还在不断的呕血,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嗯?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母亲的问话,刘子墨这才反应了过来,当他习惯性的运起真气想要检查一下身体的时候,脸上先是一愣,继而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来。

    “我……我的修为恢复了?秦风,你……你是怎么做到的?”感受着丹田源源不断产生的真气,刘子墨抱着自己的老妈就亲了一口,回过头来看着秦风,摆出了也要冲上去亲一口的架势。

    “你小子离我远点,我对男人没兴趣……”

    看到刘子墨脸上的表情,秦风不由一阵恶寒,一阵风似的从刘子墨身边冲了过去,因为他此时已经闻到了别墅客厅的饭菜香味,哪里还顾得上和刘子墨扯淡。

    “哎,你等等我,你还没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呢?”

    刘子墨跟在秦风身后追了上去,只留下刘母在那里发着呆,她还没理顺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