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倒霉的苗六指(上)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倒霉的苗六指(上)

    “这边有电话没有?”来到外间之后,秦风打开了自己那个关了差不多一两个月的手机,却是发现手机已经是一点电都没有了。

    “秦先生,这个电话可与打到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而且不会有您的通话记录……”听到秦风的话后,严安斌连忙递过来一个手机,他们所用的通讯产品,都是这个世界最先进并且还没有普及到大众生活中。

    “那么先聊着,我去打个电话……”秦风接过手机,起身往刚才严安斌给自己安排的房间走去。

    “哥,是给我嫂子打电话的吧?”秦葭跟在了哥哥的身后。

    “就你聪明……”秦风笑着摇了摇头,也没制止秦葭跟着自己,他和孟瑶的事情早就告诉了妹妹,也不怕妹妹听到什么。

    “秦风,是你吗?”不知道为何,一看到那个没有显示来电号码的电话,孟瑶就有种直觉,这应该就是秦风打来的。

    “瑶瑶,是我……”听到孟瑶那恬淡中透着一丝激动的声音,秦风开口说道:“事情办得差不多了,我大概明后天的就能回到京城,瑶瑶,我这次要带给你一个惊喜……”

    “秦风,只要你安全回来,对我就是最大的惊喜了……”听着秦风的声音,孟瑶这段时间对秦风思念所导致的怨念顿时都烟消云散了,此时的她恨不得秦风现在就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嘻嘻,嫂子真会说话……”一旁偷听秦风电话的秦葭嘻嘻笑了起来,忽然开口说道:“哥哥,帮我拿条毛巾过来。我忘记拿毛巾了,没法擦身上啊……”

    “秦风,你身边有人,是女人?”

    严安斌提供给秦风的手机功能虽然很强大,但近在咫尺的话语。却是通过话筒传给了另外一端的孟瑶,这让孟瑶不由愣了一下,她能听得出来,对面说话的应该是个年轻的女孩。

    “丫头,别闹……”秦风哭笑不得的拍了一下秦葭的脑袋,开口说道:“瑶瑶。是我妹妹,小丫头淘气着呢……”

    “妹妹?秦风,你找到妹妹了?”

    孟瑶惊喜的声音从话筒传了出来,她知道秦风心中一直都有个执念,就是寻找到自己的妹妹和搞清楚当年家中的变故。两人相处的时候,秦风每每想到这件事,都会有些郁郁寡欢。

    “嫂子,你好,我是秦葭……”秦葭硬是将小脑袋挤到话筒边上,对着话筒喊道:“嫂子,哥哥喝喜酒都没喊我,等我过去了你们一定要补上啊……”

    “说好的惊喜没有了……”秦风有些无奈的推开了妹妹。说道:“行了,我和你嫂子只是订婚,还没结婚呢。丫头,你给我老实点好不好……”

    “嘿嘿,哥哥,我试试嫂子对你放不放心嘛……”秦葭知道哥哥溺爱自己,当下变本加厉的将电话抢了过去,干脆自己和孟瑶在手机里面聊了起来。

    “不该说的别说……”秦风溺爱的摸了摸妹妹的脑袋。在他的心里,妹妹还是当年那个七八岁的孩子。怎么都不会对她生气的。

    “嗯?”忽然,秦风的眉头皱了起来。耳朵随之一动,脸上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哥,怎么了?是不是生气了?”看到哥哥的脸色,秦葭连忙放下了手机,她只是在逗哥哥玩,却是不想让秦风真的生气。

    “没,没事,你继续和你嫂子聊着……”秦风摆了摆手,站起身就往外走,口中说道:“我去处理点事情,等一会就回来……”

    说话间,秦风已经来到了房间外面,能看得出来他走的有些急,在穿过那长约五十米左右的走廊时,竟然施展起了身法。

    “安斌长老,这是怎么回事?”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秦风出现在了疗养院内一栋独立的别墅前面,手腕一震,已然是推开了那别墅的大门,开口向坐在客厅正中的严安斌问道。

    “秦先生,你怎么过来了?”

    看到秦风一脸不善的出现在了别墅里,严安斌先是愣了一下,马上就站起身迎了上去,开口说道:“前段时间抓到一个总是在这附近转悠的人,我过来审一下,看看这人究竟有什么企图……”

    “他能有什么企图,无非是想寻宝罢了……”

    看到坐在背对着自己沙发上的那个人,秦风的神识在他身上扫了一遍之后,这才松了口气,哭笑不得的说道:“安斌长老,此人和我有些渊源,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要为难他了……”

    以秦风那护短的脾气,如果这人受到了什么伤害,他势必不会和严家善罢甘休的,可是那人一副吃的白白胖胖的样子,秦风总不能怪严家款待不周吧?

    “和秦先生有渊源?”

    听到秦风的话后,严安斌还没来得及询问,那背对着秦风坐在沙发上的人已然是跳了起来,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秦风,“秦爷,您怎么在这里啊?你是怎么找到这地方来的?”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看着面前的苗六指,秦风没好气的说道:“你这老小子,一跑就是几个月,你那些徒子徒孙都快担心死了,个个都以为你已经翘辫子归西了呢……”

    “嘿嘿,这群小王八蛋,等我回去再收拾他们……”站在秦风面前的人,可不就是已经失踪了几个月的苗六指,和几个月前相比,苗六指的气色倒是好了很多,显然在这地方也没遭什么罪。

    “行了,别那么多废话,先说说是怎么回事吧?”秦风摆了摆手,走到客厅正中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说道:“老苗,你是不是又干了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被人给抓起来了?”

    说实话,对于苗六指这经年老贼的人品,秦风还真不怎么放心,保不齐这严家有什么值钱的老物件就被他给惦记上了,只不过这次苗六指却是打错了算盘,踢到了铁板上。

    “天地良心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顿时叫起了撞天屈,没好气的说道:“秦爷,自打和您在一起,我可就是真正的金盆洗手了,这一路南下在火车上我还教训了几个不长眼的小偷呢……”

    苗六指这番话并不是虚言,他虽然出身盗门,但并非是天生的贼啊,有了富裕的生活,苗六指哪里还会去做那些言传身教的事情,别说是偷了,就是有人扔块金砖在他面前,苗六指都未必会去捡。

    在从京城坐火车到金陵的时候,苗六指的确见到几个蟊贼在火车上偷东西,当时略施小计将几人惩戒了一番,所以看到秦风脸上摆出的那一副信不过自己的表情,顿时是委屈不已。

    “得了,到底为什么来这?你以为我猜不到啊?”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秦风不由笑了起来,他自然知道苗六指是因为什么离家出走的,还不是太平天国的那些宝藏给闹腾的,不过就是秦风也没想到,苗六指寻宝居然撞到了这个地方。

    “秦先生,要不……我先回避一下,您二位好好谈谈?”

    严安斌见到秦风和这老头真是旧相识,看那样子似乎交情还不浅,心中就有些忐忑了,一般而言,本事多大脾气就有多大,严安斌这是想趁着空间通道还没关闭的时候回去问问七长老,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安斌长老,这是你严家的地盘,不用回避的……”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这位老哥哥是江湖中人,他能找到这个地,说明你这地方肯定不寻常,回头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你呢……”

    虽然秦风对所谓的太平天国藏宝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他对那段历史还是很有兴趣的,当年太平天国之乱席卷了最为富饶的整个江南地带,但在被剿灭后,那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财富,却是历史上的一桩谜案。

    “秦先生说的是,这位苗先生的确是位奇人,我听不少人都说过……”

    既然秦风让留下,严安斌也就重新坐了下来,因为在刚才离开的时候,就不止一人在他面前提过苗六指这个人,说其就几乎没有不懂的东西,是以严安斌才在第一时间就让人把他给找来了。

    “不敢当,就是会玩点小玩意儿罢了……”

    听到严安斌的夸奖,苗六指出言谦逊了几句,不过他心里也明白,要不是自己会的这点小玩意儿,他在这疗养院中住的几个月就不会这么舒服了,说不得还会有些皮肉之苦。

    “对了,秦爷,您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苗六指转眼看向秦风,那眼中满满的都是感动之色,在他想来,秦风肯定是听闻到自己被软禁在了这儿,这一趟应该是来救自个儿的。

    经过几个月的观察,苗六指知道这个地方看似是个疗养院,但水却是深着呢。

    因为这个地方几乎人人会武,就是功夫最差的一个人都能轻而易举的制服他,更不用说那个不经常露面的老头,在苗六指看来,那人的功夫怕是比秦风都不遑多让。

    所以对于秦风的到来,苗六指那是打心眼里感激,这说着话眼睛已然是起了雾气,就是秦风也很少见到这老家伙真情流露的样子。

    “少在那自作多情啊,我哪里知道你在这里?我是有别的事情过来的……”

    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他之前倒是生出来一趟江南寻找苗六指的心思,只是相比之下孟瑶的病似乎更重要一些,秦风才将寻找苗六指的事情给押后了,没成想两人竟然在这个地方碰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