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二零七七章 我真的很孤独

第二零七七章 我真的很孤独

    叶默在雪原之下寻找的范围越来越大,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是被冰雪覆盖的每一处地方,他的神识都会仔仔细细的找到。

    两天时间,叶默从未放松过半分,就连养伤的事情,也耽搁了下来。

    ……

    “幼仪,我们走吧,这人已经在这雪地下面找了两天了,也不知道他找什么。”站在雪原边缘旁观的那名男修再次说道。不过此时他们已经祭出了一个洞府法宝,坐在洞府法宝里面等够。

    那叫幼仪的女子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喜的说道,“嘉庆师兄,那你就先走吧,不用管我。”

    说完脸上立即就露出了不愉。

    叫嘉庆的化真男修看见女修似乎生气了,赶紧再次赔礼,接下来可是一个字都不敢再说了。

    ……

    叶默呆呆的站在一处四面都是冰墙的峡谷之底,他浑身都在颤抖,自从修炼有成以来,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如此无力,浑身发软。甚至此时他连一步都迈不出去。

    在他前面丈许的地方,一身青花衣裙的池婉青正睁着眼睛端坐着,她的嘴角似乎还在说着什么,可是她的身体已经没有了一丝生机气息。

    叶默吃力的走到了池婉青的面前单膝跪了下来,用手抚摸着她那还没有闭上眼睛的脸庞。她的容貌看起来和之前没有任何变化,依稀是当初他在丛林中遇见的那个略带羞意的小女孩。

    叶默忽然感觉自己的喉咙堵得慌闷不已,这么多年过去后,婉青的容貌依然如故,显然她不是冻死的。

    她当初落在这雪原之下,应该是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再出去了,也知道在这下面不能修炼,她最终还是会被这可怕的冰寒冻死。所以她在自己生命旺盛的时候自绝了生机,她用自己的生机保持了一生的容颜。

    她的容颜依然如画一般,叶默跪坐在她的面前,抚摸着那冰冷的脸庞,就好像再次回到了当初他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

    “叶大哥……我脱下来吧,我没带裤子……”

    那是自己帮她疗伤的时候,她完全没有那种扭捏,她在自己面前根本就没有丝毫的防备。

    “叶大哥,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那是她想要帮自己找一份工作,却怕伤了自己的面子,反而说要自己帮她一个忙。

    “不,下次遇见了我还是要拦住它。你中毒了,就没有了,我中毒了,也许你还可以救活我。”

    “叶大哥,我不懂这些,你救了我,我只是心里不想让你被蛇咬。就是救不活了,我也欢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的……”

    那是她看见蛇咬自己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趴在了自己的背后,让本来咬自己的蛇咬到了她。那也许两个字,就表明了她根本就不在意为自己死去。

    ……

    和池婉青在一起的一幕幕忽然在叶默的脑海中清晰起来,他终究给不了她所要的。叶默的手缓缓的抚摸着池婉青的头发,他的目光落在了池婉青身边的那堵冰墙之上。

    上面有池婉青刻下的一些字,“如果有一天你找到这里来看我了,你能带我回家里看看我的爸爸妈妈,然后将我安置在你住处的附近吗?那样我就可以天天看见你。

    如果真的有一天,你来看我了,记得我送给你的那一把梳子吗,我总想着有一天你能用那把梳子帮我梳头……如果你来了,我想要告诉你,我真的很孤独……”

    没有署名,没有结尾,没有日期,只有几句别人看不懂的话。

    可是叶默却看的懂,叶默感觉到自己的鼻尖一阵阵的酸楚,他忽然才明白自己不经意之间竟然欠下了如此多的东西,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在意。

    抚摸着池婉青那如画一般却很冰凉的容颜,叶默哪里还能不知道,池婉青自绝生机保住容颜,那是留给他的。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找到她,可是自己来的终究是晚了一些。

    叶默从戒指里面取出一把依然还有淡淡香气的木梳,木梳上还留着一个电话号码,那是池婉青当初刻下来给他的,他拿起梳子小心的帮池婉青梳着那长长的头发。

    他的动作很笨拙,他很少做这种事情,但是他尽量的轻柔。木梳缓缓的聚拢了那一根根的长发,将叶默的心梳的支离破碎。他终于忍不住,再一次的湿了自己的双眼,然后落在了池婉青那一头黑发之上。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就算他是证道圣帝了,他依然无法去无视自己的情感世界。

    池婉青的双目缓缓的闭上,她似乎看见了自己想要看见的人,似乎自己的执念找到了一种依靠。

    “婉青……”叶默终于说出了两个字,他感觉到自己的手颤抖的厉害。

    “我真的很孤独……”

    叶默可以想到池婉青刻下这几个字时候内心的孤独和彷徨,她一个人留在这里的恐惧和悲伤。

    不要说一个人被埋在了陀米雪原的最深谷中,就是池婉青一个人在鰰穹大陆也是孤单无比。从小世界去了洛月大陆的人,至少还有一个墨月之城,至少还有一些朋友和熟人,至少还有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而她,在这里除了孤单还是孤单。

    当初的静雯,如今的婉青。叶默开始询问自己,当初他是不是应该打开横断山脉的那个传送阵。

    叶默忽然非常感激柳姹,至少婉青在鰰穹大陆打拼的时候,柳姹还陪在她的身边。婉青和柳姹不同,柳姹本来就是鰰穹大陆的人,对这里没有孤单感觉。可婉青不是,她来自地球,来自一个极为在乎家的地方。

    死有的时候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种无穷无尽的孤独和思念。这对池婉青来说,那是一种折磨。

    “婉青,以后你就陪着我一起吧,无论多久都可以。”

    叶默抬手取出了混沌树,他知道混沌树也叫着生命树,虽然他很清楚就算是生命树也无法让池婉青复活,可是他依然对混沌树说道,“我想要借你的一根树枝,婉青为了我这样,无论将来如何,我希望有一根生命树枝伴她永远。”

    似乎听懂了叶默的话一般,那混沌树发出一阵阵的晃动,随即一根一尺长的树枝落了下来,正好落在了叶默的手心。

    叶默收起混沌树,将这一根树枝小心的放在了池婉青的手中。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在池婉青的旁边还有一个凸起的小冰包。冰包前同样有一个冰碑,碑上写着,“小狼之墓”。

    叶默看见这四个字,心里再次涌起一种莫名的悲伤。婉青来到鰰穹大陆,没有任何朋友,只有自己送的一个龇螂,龇螂一直陪在婉青的身边,如今龇螂也死去了。

    叶默抱起了池婉青,站在了婉青留言的这片冰墙,伫立了良久,这才忽然抬手挥动了数下。

    在叶默挥动手掌之间,这雪原之下的整片峡谷和冰墙立即就被带动起来。这片冰墙包括地面婉青端坐的地方,还有埋葬龇螂的地方,一起被他收起,完整的放入了金页世界。

    在雪原之下,如此庞大的一片地方被叶默带走。整个雪原顿时暴动起来,雪崩连绵不断,犹如大海中的狂涛一般,一道道雪原漩涡被激起,形成了一个个比大海中海浪还要可怕的雪原漩涡。

    依然在一边旁观的那名女修忽然惊骇的看着疯狂了一般的雪原叫道,“他到底在干什么?怎么引起了这么大的动静?”

    同时她和那化真男修急速的后退,就算他们已经是化真修为,面对这种翻滚不已的雪原,也毫无办法。这里的雪原可不比别的地方,这里是真正要化真修士性命的雪原。

    不等男修回答,她已经有了答案。一道人影带着悲啸从雪原之底忽然冲出,激起了漫天卷起的雪浪。

    “他还抱着一个女修。”那化真男修终于看清楚了长啸的人,就是之前冲进雪原底部的那个修士,不过现在他手中多了一个女修,那女修似乎没有了生机。

    “好强大的修为。”叫幼仪的化真女修震惊的盯着依然在长啸的叶默,眼里露出了热切的目光,似乎恨不得立即就冲上去一般。

    无尽的雪原在叶默的长啸和破坏中不断的翻滚,犹如被惹怒的暴海,而叶默却站在那翻滚不息有数十丈高的雪浪之上没有半分影响。

    “他可以在陀米雪原飞行?”化真男修脸上露出震骇,他终于看出来了叶默的与众不同,他不但在雪原中长啸,还可以踏在这翻滚的雪浪顶端。

    “那个女修没有了生机,可是她手中的那根树枝,却散发出了我从未见过的浓郁生机,那树枝绝对不是简单的东西,或者就是整个修真界也没有这种好东西。”叫幼仪的女修终于将目光从叶默身上移到了叶默怀里的池婉青手中。

    她崇拜和喜欢那种既年轻修为又高绝的修士,更喜欢天地间无上的宝物,此时她肯定那根树枝是绝无仅有的宝物。

    (第二更送上,按照速度第三更还是有些晚,请明天要上班或者学习的朋友明天再看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