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二零二五章 无妄之灾

第二零二五章 无妄之灾

    叶默清楚,以他的资源和感悟,修炼到了半圣已经到达极点了,就算是他再闭关无数年,只要没有新的感悟,他依然还是半圣。

    想要证道,他必须要离开金页世界,回到大千世界去体会。叶默却并不沮丧,他得到了混沌树的认主,实力再次上升一个档次。而且只要他没有被人轰成碎渣,有混沌树在紫府之中,他必定不会神魂俱灭。

    再次从金页世界出来,站在了圣府的大殿之中。想从暮华神山出去,唯有一条路,只有这个神秘的圣府大殿。

    叶默没有继续去打开阴阳鱼的那个通道,他知道就算是自己现在的实力再次上升一个档次,晋级到了半圣,但绝对无法通过那个台阶。就算是他多下了几阶,最后依然是被轰出来的份。

    而且叶默也肯定阴阳鱼下面的那个阶梯不是通往外面的通道,那个通道的强大阻力,不要说他,就算是拓拔飞扬也绝对没有办法下去。

    这个圣府大殿空荡荡的,只有这个阴阳鱼图案和周围石壁刻画的各种各样的图。阴阳鱼图叶默已经打开过,里面是一个摇摇晃晃的阶梯,那个阶梯有无数的台阶,那些台阶他下不去。

    叶默走到了这大殿石壁的第一幅图案处,这图看起来就好像雕刻上去的一般,凹凸不平。叶默下意识的用手去抚摸了一下,却感觉平滑无比,没有丝毫的凹凸感觉。

    这第一幅图画的也很简单,一个头戴小厮帽的奴仆正在吃力的担水。叶默看的聚精会神,数分钟后,他忽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镶嵌进去,顿时大惊,下意识的用力后退。

    “轰……”图中轰出强大的力量将他砸飞了出去,叶默却吁了口气,他的心神已经从这幅图中出来,否则他怀疑自己整个人都会变成图画的一部分。

    叶默没有再敢看这第一幅图画,来到第二副图前。第二图是两个人在狂奔,叶默不敢将神识扫进去,他感觉这也不是他要找的去路。

    第三幅、第四幅……

    直到叶默走到第七副图前,再次停了下来。他感觉这幅图给他的心神压力最小,图很简单,画的是一个极为气势宏伟的宗门。在宗门之外,雄伟的山脉连绵起伏,宗门前有四个悬浮的金色大字‘旭月圣道’,一名身穿灰衣的男子虚空站在这个宗门之前,看着这四个字。这灰衣男子只有一个背影,他的双手背在背后,衣襟似乎还在随风摆动。

    虽然只是一个画像的影子,没有任何元神和意念,叶默依然感觉到这个背影男子的可怕修为。似乎他只要随手就可以将自己化成灰尘,这种感觉让叶默极度的不舒服。

    他的眼光正要离开这个背影,却忽然在这背影的旁边看见了一面铁牌图案。这个铁牌图案,正是自己得到的幽冥铁牌图案。叶默没有犹豫,立即就取出了幽冥铁牌。

    他的神识从幽冥铁牌上扫到了这幅图画上的那个铁牌图案,在他的神识扫到的同时,就感觉到一股乌黑的光华从图画中流转出来,和铁牌上的乌黑光华瞬间连在了一起。

    一种强大到极点的力量传来,叶默直接被这乌黑的光华裹住。

    不好,又要被拖到这图画中去。叶默全力运转神元,想要从这种光华中脱身出来。可是哪怕他再出力,也无法在这光华之中挣脱分毫。

    下一刻,叶默就感觉到这道光华将他卷入一个虚空通道。

    叶默停止了挣扎,他感觉这道光华并没有将他卷入那个图画,而是真的将他传送走了。

    “轰”叶默的脚落在了实地之上,他第一时间就是护住了全身,同时握紧了紫銊。

    片刻之后,叶默才缓缓的放松心神,在他的周围全是沟壑纵横,残墙断壁。周围的雄伟山脉不是被轰的只剩下一半,就是半倒在地。

    叶默看了看手中的铁牌,铁牌似乎泛起一种悲哀的气息。不过这种气息很快就消散一空,连在铁牌上流转的光华也消失不见,这个铁牌再次变成了原来的冰冰凉凉。

    这个阴冥铁牌不简单,看样子那第一幅图画也不是要将自己吸进去,而是要将他传送到另外一个地方,或者那大殿中的每一副图画都可以传送一个地方。叶默收起铁牌,再次开始打量周围。他肯定自己被传送出了暮华神山,只是他不敢肯定自己被传送到什么地方来了。

    在这纵横沟壑和被毁的凌乱的山脉中,叶默感觉到了一丝熟悉。很快他就明白过来,眼前的地方就是之前他在嵊正湖底那个圣府大殿墙壁上看到的第七副图。

    当时那副图是一个气势宏伟的宗门,在宗门的周围有连绵起伏高大雄伟的山脉。而此时,图画中那个气势宏伟的宗门早已消失不见,或者说变成了一片纵横沟壑。那高大雄伟的连绵山脉也被轰的东倒西歪。

    同时叶默也明白了,他站立的地方正是当初那个背影虚空站立的宗门大门之处,只是此时早已看不见当初的宏伟大门。

    叶默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种神识都扫不到底的沟壑,还有毁灭了这周围数万里的山脉地势,这需要多大的神通?

    这旭月圣道宗门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远古的强大门派,现在也被毁的这般模样了。

    一道黑色的影子突兀的从沟壑中冲了过来,叶默抬手就是一拳轰了出去。这道影子被叶默一拳轰中,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顿时四分五裂消散开来。一枚灰黑色的妖核落在地上,叶默捡起妖核,立即明白过来,“原来我再次回到了神坟域。”

    刚才被他一拳轰杀的影子就是雾魔兽,只是此时他的实力比起当初刚到神坟域的时候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了。

    叶默没有去想阴冥铁牌的各种古怪之处,立即飞遁离开了这个残破的宗门所在。

    数天后,叶默这才远离了这片沟壑纵横的地方,同时他的神识扫到了一处并不小的坊市。

    确认坊市周围没有顶级的证道大能,叶默这才来到了坊市之外,他想要打听一下这里距离暮华神山有多远。同时他也要去大的城市去寻找一些证道途径,还有别人证道的方法。

    对叶默来说,他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证道。至于混沌树里面的那丝执念告诉他,发誓言证道,叶默直接当成没听到。他证自己的道,岂能发誓言受制于冥冥天道?

    如果他没有混沌世界,没有苦竹和混沌树,或者他还会考虑发誓言证道。现在他只想证外界无法干扰,以自己的本心出发的道。

    至于那丝执念说什么大道和小道,叶默更是没有放在心上。什么是大道?什么又是小道?只要符合自己的本心之道,那就是他的大道。如果只是为人利用,为誓言去束缚,就算是在无上的道,在叶默看来,那也是小道。

    在神坟域,很多证道者证的道或者是小道,不过这并不影响叶默去吸取别人的证道经验。他的三生决,可以吸取别人的证道经验,最终走出自己大道来。

    这个坊市虽然看起来很是简陋,不过因为面积不小,人来人往,却显得极为热闹。

    叶默走进坊市,拦住了一名普通的仙尊后期,抱拳问道,“这位道友,请问一下……”

    只是叶默的话还未说完,那仙尊后期立即就脸色大变,根本就不等叶默将话说完就说道,“前辈,晚辈不知……”

    说完他迅速的退后,转眼就进入了人群中消失不见,前后他只是看了叶默一眼而已。

    叶默疑惑的看着这名转身而去的仙尊,自己还没有问出来,他就说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叶默刚想再找一个人问一下,却忽然发现周围的人看见他过来之后,纷纷远离。似乎他就是一个恶魔,没有人愿意和他说一句话。就连距离他比较近的一些摊位也纷纷搬走。

    叶默恍然明白过来,是自己戴着的这个面具作怪。这个面具是拓拔飞扬身上取下来的,看来当初那个拓跋飞扬干了很多的坏事啊,简直弄的犹如过街老鼠。

    但是叶默转念一想,这也不对啊。当初拓拔飞扬指挥别人进入嵊正湖底攻击那个圣府,他没有看见别人对拓拔飞扬如何。

    “拓拔飞扬,受死吧……”数道强悍之极的遁光飞了过来,叶默甚至怀疑其中的一道遁光已经是圣帝修为。

    几道遁光还没有过来,就已经将他的去路包围住。各种法宝祭出的五彩光芒,让叶默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

    叶默暗叫晦气,他戴了面具就是怕那个化道圣帝找到他。现在想不到这拓拔飞扬得罪的人比他还多,难怪这家伙躲在了暮华神山不敢出来。叶默想都没有想,直接带起一道遁光转身就逃。

    不是他怕这些人,是他实在不想打这种毫无意义的架,这分明就和他没有半分关系,完全是无妄之灾。

    (今天的第一更送上,请求推荐票和月票支持,推荐票哗哗的滑落啊。)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