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七七二章 杀仙王

第一七七二章 杀仙王

    季伯看见叶默取出水晶球,脸sè顿时变得卡白。他终于明白了叶默见到他后,为什么神态恭谨,还尊敬的叫他大人,原来是这小王八蛋早有预谋。

    巨大的水晶球立即显露出虚空中的清晰影像来,影像中,叶默恭谨的抱拳说道:“仙王大人,请问你拦住我有什么事情?”

    而影像中季伯却冷笑一声说道:“你继续逃啊?莫非以为到了这里我就不敢杀你了?”

    说完,就是动手的瞬间,后面全是一片模糊,显然水晶球被临时收起来了。

    只是瞬间,刚才还想要看叶默凄惨下场的人,都怜悯的看着季伯。一个仙王被一个大罗仙初期,玩弄于手腕之间,刚才还自骂的一身劲。那叶默之所以到后面拿出来水晶球,还问骂了什么东西,显然就是要这仙王自己先骂一番再说。

    叶默却再次恭谨对麓宽仙帝说道:“多谢仙帝大人救命之恩,叶默将来修为有成必定有报。”

    就算麓宽仙帝不是专门为了救他的,叶默心里也是感激不已。毕竟没有麓宽仙帝,他早就没有命了。说必有所报这句话,倒也不是瞎说。

    麓宽仙帝点点头,叶默后面拿出水晶球这点伎俩岂能瞒过他,不过叶默既然拿出了证据,那就好办了。他一个仙帝,当然不指望叶默将来有所报答,可是叶默的心意却也算是不错。

    “季伯,你还有何话说?”麓宽仙帝冷冷的盯着季伯问道。

    季伯脸sè苍白,证据都如此充分了。他还有什么话说?这件事是麓宽仙帝亲手插手的,如果不是麓宽仙帝,他或许还会咬定叶默水晶球是假的。事实上任何人都知道这水晶球不会假,而且真假水晶球有太多的办法可以分辨了。再说了。叶默也没时间作假。

    叶默却再次很客气的对季伯抱拳说道:“季伯仙王,如果不是您自己说,我都不知道你是婊子养的。”

    “你……”季伯血气攻心,之前被麓宽仙帝冷哼一声就受了点伤。现在叶默说出来,他更是无法忍受,一口鲜血就直接喷出。这口鲜血是被气出来的。

    花茹雪脸sè一寒,她知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求麓宽仙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她只能走到叶默面前躬身凄切的说道:“叶大哥,请你高抬贵手放过季伯这一次,茹雪必有所报。”

    叶默心里杀机没有外溢,对想要他命的人,他从来都不会留情。不要说花茹雪。就是花茹刀来了也不行。

    但他叶默也不是傻瓜。当然知道麓宽仙帝之所以没有宣判季伯。不是因为他没有理由和证据,而是他有些忌惮魔欢宗。如果自己主动说饶了季伯,他肯定不会阻拦。毕竟一边只是一个没有什么后台的大罗仙。一边是帝宗,作为一个仙帝。麓宽仙帝显然知道如何取舍。

    叶默对花茹雪点了点头,再对麓宽仙帝说道:“之前季伯仙王将我用仙王领域束缚住,然后抓了我一下。作为一个大罗仙,面对仙王,我决定以德报怨……”

    叶默的话一说出来,周围的人都议论纷纷起来,不过并没有人觉得叶默有什么错。毕竟一个大罗仙得罪一个仙王,这是极其愚蠢的事情。而且这个仙王还有一个帝宗做靠山。

    花茹雪脸上一喜,虽然她心里已经将叶默看成死人了,可是现在却不能表现出来。

    麓宽仙帝点点头,似乎也明白叶默的无奈,他以为叶默只是要季伯陪点仙晶,然后就这样算了的时候,就听见叶默再次说道:“所以我也想在季伯被束缚住的情况下,打他一拳。我也知道,这一拳甚至连他的衣服都不能带起来,不过这样也算是公平合理……”

    听到叶默这话的时候,周围的气氛再次一顿,叶默的一拳之威很多人都见识过了。这一拳下去,就算是打不死季伯,也会让他重伤了。很多人都是不解起来,既然已经决定放弃仇恨,再打这一拳拉仇恨岂不是多此一举?

    花茹雪脸sè也是一变,她当然见识过叶默的拳头,叶默一拳就击毙了一名大罗仙后期,季伯能挡住这一拳吗?

    花茹雪正想分辨,麓宽仙帝就点了点头说道:“也可,现在他无法动弹,你就打一拳。等你打完了,我会带走他,然后按照仙船规则处理。”

    麓宽仙帝不知道叶默的拳头厉害,他以为叶默只是找一个下台阶。麓宽仙dì dū这样说了,花茹雪也只能闭嘴。至于带走季伯处理,那只是为了放季伯而已。

    就是季伯也示意花茹雪不要再说,叶默虽然厉害,但是一拳就想要他的命,那还差了点。更何况叶默还重伤未愈。

    一些仙尊和仙王都心里凛然,他们当然知道麓宽仙帝最后一句话是说给他们听的。麓宽仙帝最后带走季伯,估计是不会杀他了,可是教训是难以避免的,甚至还要魔欢宗大出血一次。

    叶默此时已经恢复大半的仙元和神识,如果一个仙王被控制住,他也不能杀掉,那只能怪他太差劲了。

    “动手。”麓宽仙帝束缚住季伯后,又对叶默说了一句。

    叶默吸了口气,走到季伯面前,根本就没有做任何准备,随意的就是一拳击出。

    周围的人看见叶默这一拳击出,就知道叶默是放弃杀掉季伯了,否则他完全可以打出比这更为厉害的一拳。

    麓宽仙帝却眼神一凝,他感受到周围空间看不见的杀机都被叶默这一拳带走,就知道这一拳叶默怕是要杀掉季伯了。

    尽管如此,他依然不大相信叶默一个大罗仙能一拳杀了一个仙王,但是对叶默能打出这样杀机不外溢的一拳,心里却很是赞赏。难怪能以大罗仙修为逃出仙王的一击,这种身手确实是不错。

    季伯看见叶默这一拳击出的时候,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看样子叶默也知道轻重,魔欢宗不是好得罪的。

    可是当叶默这一拳接近他胸口的时候,他心里忽然涌起一种极度的恐惧起来。作为一个仙王,他当然不会不懂。叶默这一拳将杀机暗地里面收集起来,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出来,看着似乎叶默没有全力,可是这一拳完全是为了要他的命来着。

    季伯立即就想反抗,可惜的是他随即就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麓宽仙帝制住了,根本就无法反抗。他眼里露出绝望,盯着叶默暗道好狠毒的一个家伙,竟然还有这种拳法。

    叶默看见季伯眼里的绝望,心里冷笑,他的虚空拳可以施展的风云狂涌,也可以这样无声无息。当然无声无息是指对季伯这种毫无反抗能力之人,那种疯狂毁灭的杀机被叶默席卷起来,在季伯的经脉中形成了一道道杀势漩涡。

    对别的不能还手的人,叶默不会这样下手,可是对这个季伯,叶默是没有半分留情的想法。在坊市,他的识海差点被此人破去,成为残废。不久前,如果不是麓宽仙帝,他就算是不死也和死了差不多。

    暴露了金页世界,那天下之大,将没有他可去的地方。

    所以对季伯,他是必杀无疑。

    疯狂的杀势在体内翻滚,形成了一道道的杀势漩涡,季伯只能眼睁睁的感受着自己体内这漩涡不断的膨胀,撕裂着全身的经脉。

    花茹雪看见季伯七窍流血的时候,立即就感觉到不妙。

    “嘭”不等花茹雪阻拦,叶默这一拳已经击中了季伯的胸口,季伯那恐惧绝望的目光瞬间就暗淡了下来。

    片刻之后,那暗淡的目光也消失不见,他整个人的身体都化成了一篷血雾,被叶默这一拳击成碎片,就连元神都没有留下。

    除了几名早就看出来端倪的仙尊和麓宽仙帝,其余的人都愣住了。叶默竟然如此果断,真的一拳将一名仙王击毙了。这就是以德报怨?难怪连衣服都不会飘起,这一拳后哪里还有什么衣服?

    那名瘦小的仙尊初期,顿时皱了一下眉头。叶默和季伯之间的恩怨是他去处理的,当时他还等于徇私枉法了一次,现在看来,这个小小的大罗仙不但杀伐果决,还容易记仇啊。

    “很好,我魔欢宗记住你了。”花茹雪脸sèyīn沉的犹如黑水一般,盯着叶默冷厉的说道。

    和叶默有间隙的帝炆成看的心里一颤,他想不到叶默真的敢杀仙王,如果自己落在他的手里,那根本就不用拿宗门去威胁对方了。这家伙做事简直不考虑任何后果,不怕任何威胁啊。

    只有严九天心里冷笑,用一个帝宗去威胁叶默,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叶默是什么人,他最清楚。连自己这个证道半圣,叶默都没有放在眼里,帝宗算个屁。

    叶默既然已经杀了季伯,麓宽仙帝也没有再放在心上。他忌惮魔欢宗,不代表他怕魔欢宗。

    麓宽仙帝朗声打断了现场的诡异气氛说道:“三个月时间即将到,现在请所有去虚空扑捉‘虚空飞雪’的大罗仙上前统计自己所得的‘虚空飞雪’,统计完的立即站在一边等候结果。在仙船上,不允许再互相交换‘虚空飞雪’,违者直接失去资格。”

    叶默正想拿出一些‘虚空飞雪’给蓟婫的,听到麓宽仙帝的话后,立即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第三更送上,渴求月票和推荐票支持。感谢朋友们的订阅打赏,同时感谢任我逍遥吴万币送票。今天的更新结束,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