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七三七章 再回飘渺

第一七三七章 再回飘渺

    叶默看着帝道晶,吁了口气。这次是真的成了一枚帝道晶了,没有任何疑问。叶默用玉盒装起帝道晶,然后打上禁制送进了自己的混沌世界。昊天大帝那丝元神不知道怎么逃到这里来的,估计最后的帝光也不是受他自己控制了。

    叶默估摸着这论道交流大会已经开始了,他很清楚一旦用了传送阵盘,就必须第一时间离开,否则绝对会被几名仙帝抓到。那几个仙帝虽然无法彻底遏制落帝山的念力,却肯定可以感受到这里的任何空间波动。不要说仙帝,就算是仙王仙尊都可以察觉。

    明白这点后,叶默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先进入了金页世界。在金页世界里面,叶默的神识再次小心的扫进中年士留下来的神识记号。他想将这神识记号留在念山,不过将神识记号留在念山有什么作用,他却想不到。

    叶默的神识一进入那记号后,立即就引起了一阵阵的波动。叶默肯定如果不是那神识记号已经被他禁锢住,他绝对无法用神识查探这记号。

    当叶默感受到神识记号的波动后,心里立即有些庆幸。他是一个阵法大师,这神识记号里面的神识禁制他虽然弄不出来,却不代表他看不出来。

    这神识记号相当于一个传送阵盘,一旦被下的人触动,将带着拥有神识记号的人传送走。也就是说如果这神识记号附在自己身上的话,那中年士随时都可以将他传送到飘渺泉里面,无论他在什么地方,都是一样。

    叶默倒吸冷气,这些老家伙的算计简直一波又一波,如果不是他运气巧的话。这神识记号落在他的身上,他哪里还有zì yóu?除非他留在混沌世界,否则只能找死啊。

    那个红sè的玉牌看样子也是一个幌子,虽然叶默不知道那红sè的玉牌有什么用处,但肯定不是进入缥缈泉的玉牌。知道这玉牌不是传送玉牌后,叶默决定自己先利用一下。

    叶默拿起红sè玉牌靠近了那个神念记号,他打算强行将神念记号送进红sè玉牌的。让叶默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没有动作,那中年士的神识记号已经自动隐匿在红sè的玉牌当中了。

    看见这种情况。叶默不再犹豫,他第一时间出了金页世界,同时丢出了传送阵盘。要走就迅速一些,一旦等论道大会结束,几位仙帝要联手封锁这个落帝山。他想走也走不掉了。

    传送阵盘带起一道光幕,这道光幕将叶默卷起消失在了念山之顶。念山的时间念力虽然可怕,却无法阻止传送阵盘的传送。

    叶默被传送出来的第一时间,就丢出了一枚爆裂符,同时将那含有中年士神识印记的红sè玉牌丢了下来,这才瞬移离开。

    第一次瞬移结束后,叶默立即取出那中年士给他的那张逃命符箓。丢了出去。这张逃命符箓珍贵无比,据那中年士说,只要不是仙帝亲自追杀都可以逃走。

    这种符箓用掉,对叶默来去确实是太可惜了。可是他不敢不用。在数名仙帝眼皮底下,他还敢留下余力,那是找死。而且他只能寄望追杀他的不是仙帝,如果是仙帝过来了。他就算是用了之前的那些小花招也很危险。

    他只所以用了一次瞬移,就是为了让仙帝的神识扫到自己造成的空间波动很普通。现在他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中年士的逃命符箓上了。只希望这逃命符箓不是太差。

    ……

    落帝山外围的论道交流会论道台上,一名极为年轻的大罗仙正在侃侃而谈,数名仙帝坐在论道台前方的云彩之中,聆听这名仙人所说的道义。

    这名大罗仙说的每一个字都被论道台上特有的禁制包裹住,然后化成一丝道音落在了广场上所有人的耳边。

    “……载营魄抱一,不能无离,专气致柔,无若婴儿,涤除玄览……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

    这名大罗仙的道义吸引了众多仙人的仔细聆听,就是几名仙dì dū不时点头,显然认为这大罗仙对道义有独特的理解。

    就在这个时候,几名仙帝同时看向了落帝山的上空。叶默猜测的没有错,他的传送阵盘只是激起了细微的空间波动,这些仙帝就全部察觉了,不但是几名仙帝,就算是一些仙尊和仙王也都发现了这空间波动。

    几乎是在瞬间,所有的仙帝和仙尊神识就扫了出去。

    叶默瞬移造成了的空间波动顿时一乱无余,不过那空间波动在叶默瞬移第一次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几名仙帝微微一笑,知道造成这种波动的绝对不是什么高人,这种明显的空间波动,最多只是一个普通仙王而已,甚至还不到仙王。

    “蓬易仙尊和若明仙尊去看看吧。”正仁仙帝微微一笑说道,他是这次论道交流大会的主持人,这种事情当然是他来处理。作为一个仙帝,又是主持人,他肯定不好自己过去。他自己都不过去,更不可能让别的仙帝过去,叫两名仙尊过去,也算是正常。

    飒空大帝和龙河大帝并不觉得正仁仙帝的吩咐有错,他们都感觉到了造成瞬移空间波动的那人修为不会太高,就算是躲避也在那附近,两名仙尊过去,完全可以了。

    ……

    叶默丢出那逃命符箓后,立即就感觉到一股漩涡将他卷走,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身后没有任何的空间波动。也就是说只要对方的神识扫不到这里,他已经是安全了。而从落帝山到这里,不可能有如此强大的神识。

    “好厉害的符箓。”叶默心里暗叹,难怪那中年士说这符箓在仙帝之下逃命没有任何问题,叶默现在总算是相信了。这种符箓就算是大意的仙帝也不一定能抓到。

    真是可惜了,自己得到的那些东西,说不定还不如这张符箓珍贵,叶默心里有些懊恼。

    正当叶默想要查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之事,却看见两道遁光朝他过来。

    叶默没有动,如果是追杀他的,他动也不行,如果不是追杀他的,他没有必要动。

    “是你?你竟然还敢来这里?”一个极为好听的娇脆声音喝道。

    叶默已经看见了来人是谁,他反而放下心来,同时神识扫了出去。当叶默看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的时候,心来顿时大骂。那老王八蛋竟然将自己传送到飘渺仙池宗门边上来了,这不是让自己投身虎口吗?

    “怎么?你不是一直跟在你姐姐身边吗?”那声音再次讥讽了叶默一句,语气中的怨念任何人都能听的出来。

    叶默连忙抱拳说道:“叶默见过宁娥圣女。”

    同时叶默心里也有些奇怪,按理说宁娥圣女应该有资格去参加论道交流大会的,为什么她还留在门派旁边?

    “托你的福,我已经被门派责罚,现在不是圣女了,你高兴了吧。”宁娥仙子语气很是不善,盯着叶默的目光愈发冰冷。不过她心里也是疑惑,怎么叶默的头发变成雪白了。

    叶默看了看站在宁娥圣女旁边的那名仙人,接近大罗仙的圆满,英俊无比。一头黑发在背后束成了一个蝴蝶形状的仙冠,飘逸无比,和叶默的白发比起来更是突出。

    看这大罗仙和宁娥仙子的关系,叶默心里忽然有所感悟。飘渺仙池都是仙子,没有男弟子,这大罗仙绝对不是飘渺仙池的。既然不是飘渺仙池的,他还和宁娥仙子单独出现在这里,唯一的解释就是这英俊大罗仙是宁娥仙子的心上人。

    也就是说宁娥仙子被赶下圣女位置,不一定是受了自己的连累,还很有可能和她不能遵守圣女的规则。

    想到这里,叶默却微微一笑说道:“宁娥仙子,我进入缥缈泉也是经过你同意的,对此我很感激,如果有什么能帮助仙子的,我当然会全力以赴。当然对偷偷离开这点,我向你道歉。不过仙子离开圣女之位,似乎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吧?就算是有,也不是主要原因吧?”

    叶默只是带着一些猜测,说完后,他微笑的看着宁娥仙子。

    宁娥脸sè微微一红,她当然知道,就算是没有叶默的事情,她也不想继续在圣女之位呆下去了。叶默的事情只是一个由头而已,或者说让她离开圣女之位的借口而已。

    “你又来这里干什么?”宁娥仙子也不想叶默被飘渺仙池的仙王带回去,一旦叶默出事情,她也对不住蓟婫。

    “我来找我姐姐啊。”叶默大言不惭的说道,他心里却是郁闷,自己最不想来的地方,除了那个落帝山外,就是这里了,谁知道他偏偏来这里了?

    “对啊,曦月妹妹不是去了落帝山论道了吗?你怎么没有和她一起去?”宁娥仙子疑惑的看着叶默问道。

    叶默见对方没有继续追问飘渺仙泉的事情,心里顿时一松,说明那件事不是非常严重,至少不是那中年士说的那么严重。

    想到这里,叶默立即‘惊异不已’的说道:“论道大会在落帝山啊?我先和曦月姐联系一下。”

    说完叶默立即取出了通讯珠,他来就要和蓟婫联系,阻止蓟婫进入落帝山的,现在正好抓住这个机会。

    (今天月票被爆了,求月票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