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六二一章 侥幸斩杀(1号保底第二更)

第一六二一章 侥幸斩杀(1号保底第二更)

    叶默猜测也是徐布乘先上来,现在果然是这样。

    “小子,你既然找死,我就成全了你。”徐布乘yīn狞的笑了一声,手里的法宝已经祭出。

    居然还是一件中品仙器铁葫芦,这铁葫芦一砸出来整个决斗台就冰寒起来,颤栗的冰寒在徐布乘的仙元之下,已经形成了一个葫芦形状的束缚空间。他想通过葫芦的冰寒和自己优势的仙元压力,将叶默困住。

    叶默是炼器仙师,他一看这铁葫芦就知道好材料被垃圾炼制了。这绝对是海底极品寒铁炼制的,可惜的是炼器的人本事不行,炼制了一个铁葫芦,而且这个铁葫芦炼制的也很是一般,实在是可惜。就算是自己拿来了,这个铁葫芦也没有多少价值。

    叶默紫銊祭出,第一刀幻云阵杀刀劈出,瞬间无数的紫sè紫sè刀芒形成了一个困阵将还在迅速暴涨的铁葫芦封锁住。

    他的仙元和神识远远高于徐布乘,只是此时叶默真的很无奈。如果不是在决斗台上,此刻他的世界石秤砣砸下去,就算是一百个徐布乘也被他杀了。退一步来说,就算是他不用世界石秤砣,直接用数道雷弧,或者是用刀芒困住铁葫芦,紫銊再来一招幻云华山,都可以杀了徐布乘。

    但是叶默却不敢这样做,世界石他是肯定不会拿出来的,除非到了生死关头,雷剑他更是现在不会施展出来。他知道自己以一个玄仙初期杀掉徐布乘一个玄仙后期,必须要先打一个势均力敌,最后勉强杀了对方。这才现实。

    如果他一个玄仙初期一上来就秒杀徐布乘。那在这仙船当中。他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咔咔咔……”

    叶默的紫sè刀芒和寒铁葫芦撞击在一起,好像并没有困住寒铁葫芦,反而四溢开来。

    在叶默的幻云阵杀刀挡住自己寒铁葫芦的瞬间,徐布乘确实有些震惊。当他感觉到自己的仙元眼看就控制不住寒铁葫芦的时候,他甚至有些惊慌了。

    好在对方的紫芒刀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就呈现了颓势。徐布乘松了口气,还好,到底是仙元浅薄了点。

    在叶默不敌倒退的瞬间。徐布乘心里冷笑,就这点本事,也敢挑战两个玄仙后期,简直不自量力。

    此时他更是全力注入仙元进入寒铁葫芦中,寒铁葫芦表面散发出了道道的寒光,将周围的空间都刺激的嚓嚓作响。

    叶默脸sè苍白的倒退出数十步,这才勉强的站住。而徐布乘更是得理不饶人,带起已经完全激发的寒铁葫芦,连人带葫芦的冲向了叶默。

    周围的寒气将叶默完全笼罩住,看台下的人都露出失望的表情。他们以为叶默既然敢挑战徐布乘三人,应该有两把刷子才是。可是现在,叶默哪里有两把刷子?他简直连一把刷子都没有。

    韩步和夏惊刀更是心里后悔,早知道先上去挑战就好了,现在桃子被别人摘走了,他们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发财。韩步转头看了一眼坐在边上的甄冰瑜,心里愈发有些后悔,这个女仙可是一个极品。就算是卖给中等舱的仙人,至少也可以得到个几百万仙晶。想到这里,他甚至咽了一口吐沫。

    只有甄冰瑜明白叶默的心思,她知道叶默是不敢全力出手,怕别人怀疑他的实力。叶默的jīng明和狡猾她早已领教过,如果他连徐布乘都不低,他早就死了无数遍了。

    “嘭……”

    寒铁葫芦砸在了叶默的胸口,叶默再次被寒铁葫芦砸飞了出去。徐布乘狞笑着飞身而上,和他的寒铁葫芦同时来到叶默的身前。

    “你可知道你是老子见过最差的玄仙初期,就这点本事也敢挑战本仙。”徐布乘知道他的寒铁葫芦已经重伤叶默,同时已经锁定了叶默,他的手已经伸向了叶默的脖子。他要将叶默的脖子拎起来,然后在决斗台上转一圈示威。

    就在此时,他忽然看见了叶默嘴角露出一丝讥笑,随即他就听见叶默冰冷的声音在他识海中响起,“你可知道,和你打架老子的憋屈,连十分之一的本事都不能拿出来,还要假装和你打一个势均力敌,白痴……”

    徐布乘听到这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忽地感觉到浑身的仙元一阵阵的溃散,随即他竟然发现对方手中那把不起眼的紫刀,此刻竟然已经插在了他的丹田之上,同时吸住了他的元神,没有半分容情的搅碎。

    “你……”徐布乘眼里露出惊骇的表情,他很想说,你怎么办到的,可惜的是,他再也无法说出来了。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元神失去的同时,经脉完全被对方紫刀传来的仙元破坏,那仙元比起他的何止强悍了数倍。

    直到此时徐布乘才知道叶默的意思,如果叶默要迅速杀他,在第一回合,他的寒铁葫芦就冲不出对方的刀芒困阵。可惜的是他知道的有些晚了,随即他的眼里露出深深的不甘。

    “扑通……”一声徐布乘那横肉狰狞的脸上带着极度的不甘倒下,溅起一篷灰尘。

    叶默不紧不慢的收起徐布乘的戒指和寒铁葫芦,这才一道内火徐布乘烧了个jīng光。

    而此时擂台下其余观看的仙人这才反应过来,立即就是闹哄哄的议论起来。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叶默要被徐布乘杀了,谁知道在最后关头死去的却是徐布乘。这种巨大的差异,简直让所有的人都无法相信。

    明明是叶默步步落在下风,根本就不是徐布乘的对手,最后怎么会被徐布乘所杀?

    “潘兄,你看如何?”在决斗台大广场的边角处,两名下等舱的管事也在旁观。叶默斩杀徐布乘的全部经过,两人看的清清楚楚。问话的就是之前给叶默一群人分发玉牌的大乙仙人。

    站在这大乙仙旁边的一名仙人沉吟片刻说道,“如果那徐布乘要是不小看对方的话,最后应该可以赢的。那个叫叶默也不简单,虽然他不是徐布乘的对手,可是他比徐布乘要狡猾许多,通过硬受了徐布乘的铁葫芦一下,使用苦肉计偷袭杀了徐布乘。”

    这大乙仙人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随即说道:“他能硬受徐布乘一下,应该也有仙甲护身。否则,就这一下就可以让他重伤。”

    “他已经重伤了,你没看他偷偷服用了丹药。而且脚步也稍微有些虚浮,下一场对阵韩步,我看他很难再有这种运气。”另外一人答道。

    韩步此时也呆滞住了,他刚才还在后悔没有早点上去,转眼间徐布乘就被人杀了。难道他上去也是被杀的料?虽然他也看见了徐布乘被杀应该是自己不小心造成的,可是他此刻却有些畏惧起来。

    叶默似乎在疗伤一般,站在决斗台上休息了好一会,这才对依然没有上台的韩步冷声说道:“韩步,怎么还不上来?莫非你要在台下施展法宝和我决斗?”

    刚才因为叶默斩杀了徐布乘,对叶默看法大是改变的仙人们立即哄堂大笑。

    在这里的人很少有人同情弱者的,实力就是一切,你没有实力,那就是死亡的下场,不值得任何人同情。

    原本还有些心惊的韩步,听到这种大笑再也忍不住,立即飞身来到了擂台之上。

    “运气不错啊,竟然侥幸杀了一个玄仙后期。如果你现在交出戒指,然后主动去提炼舱,我倒是可以放你一次。”韩步盯着叶默冷笑了一声说道。

    叶默根本就懒得理睬韩步,紫銊已经一刀劈出,“少说废话,要打就打。”

    韩步的法宝是一件血红sè的红绸,不过他比徐布乘要小心很多,红绸祭出的同时,也祭出了一个巨大的防御盾牌。

    韩步的红绸在决斗台上犹如一个翻腾的空间血海一般,将整个决斗台都变成了一片血红sè的空间。而叶默只是在这血红sè的空间摇摆,他的那紫sè的刀芒就好像随时会被血海淹没的小船一般,漂浮跌宕。

    “原来就这点本事,也敢嚣张。”原本对叶默还有些忌惮的韩步在和叶默打了一会之后,发现叶默和他的紫sè刀芒完全被自己的血煞绸裹住,顿时松了口气,同时冷笑一声,注入的仙元越来越多。

    此时他确信之前叶默能杀了徐布乘就是侥幸得到的,和他的实力没有任何关系。

    韩步全力出手后,决斗台上的红sè更是犹如暴风翻腾的海面一般,血sè翻滚不已,一波接着一波,而原本还可以看见一点影子的叶默,此时完全看不见了。似乎已经被这血海的风暴淹没,在别人看来,叶默肯定是凶多吉少。

    这血海的凶厉杀气,就算是决斗台外面的仙人都可以感觉得到。一些认识韩步的人更是心惊不已,他们想不到韩步全力动手起来还有这种威势。那翻腾血海给人的感觉就是,只要进去了,等会出来就是一堆骷髅。

    “潘兄,你认为这两人胜负如何?”在一边观看的大乙仙管事再次询问身边的那人

    (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