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五零七章 与其见面不如怀念

第一五零七章 与其见面不如怀念

    “这是落魂墟的东边,再过去一点点就是我茵竹岛了.”不等别人询问,解幼槐已经急切的说了出来,说完她更是直接看着叶默,显然想要回去茵竹岛看看。

    叶默没想到从海角出来,竟然到了茵竹岛,众人回头看去,哪里还有海角的影子?就好像他们本来就出现在这里一般。海角果然是无处不在,没有人知道海角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出现。

    “幼槐你带路,我们去茵竹岛看看。”叶默明白解幼槐的意思,对她说道。

    ……茵竹岛叶默是第一次来,但是解葑这个人叶默却很是欣赏的。叶默不知道茵竹岛之前是什么样子,他肯定茵竹岛绝对不是现在的这样,岛上被轰的七零八落,早就看不出来原样了,几道极大的沟壑表明这个岛上有灵脉被抽走了。

    解幼槐直接冲到岛上扶着那些残墙断壁失声痛哭,她在这个岛上生活了几十年,可是现在回来却变成了这样,父亲生死不明,大姐和小妹一样的生死不明。这实在是让她难以接受。

    洛影和岑千琴下去安慰解幼槐,叶默和辛氏兄弟也来到了茵竹岛。从茵竹岛的位置,叶默就可以看出这里绝对是无心海修炼的极佳地方,没想到这途紫真还真的狠,竟然将茵竹岛毁成这样。

    “我一定要找那个女人报仇。”好容易被洛影和岑千琴劝住后的解幼槐握紧拳头说道,语气中的恨意已经是无法遏制。

    如果是解幼凝说这个话,叶默还觉得正常,解幼槐说出这种话来,可见她对途紫真的仇恨了。她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硬生生的被途紫真完全毁灭掉了。

    叶默却感觉解葑不一定就会被途紫真杀掉,虽然他没有见过解葑出手,他却知道解葑绝对不简单。他不是途紫真的对手是肯定的,不过要说通过什么秘术从途紫真手中逃走,也是有可能的。

    解幼槐请叶默将茵竹岛用一个阵法封了起来后,又让叶默在这阵法中加入精血辨认的办法,只有解家的人才可以进入这个阵法。然后她才在阵法当中留下了玉简,告诉进入阵法的解家人,要找她就去南安洲墨月之城。

    本来叶默还打算去寻一下途紫真的晦气,可是解幼槐都这么说了,叶默决定让解幼槐自己去报仇。如果他去灭掉了淜岛,解幼槐反而没有了修炼的动力了。

    到时候他再将神识功法传给解幼槐,以全和解葑朋友一场。至于解幼槐修炼到如何会不会是途紫真的对手,叶默完全知道。途紫真的本事很厉害,可叶默相信经过自己调教出来后,解幼槐不会比途紫真差。

    只是解幼槐想要报仇,估计在修真界很难了,因为途紫真可能早就飞升了,但她至少也可以反杀回去灭掉途紫真的淜岛。

    离开茵竹岛后,青月的速度才真正的快了起来,此刻辛氏兄弟才明白,原来之前青月的速度一直没有到最大。以这种速度,就算是从东玄洲到南安洲估计也要不了多久吧?

    他们已经在猜测青月的等级到底是什么了,是半仙器还是仙器?

    青月一路上呼啸而过,一些妖兽不要说拦截了,看见青月如此速度,早就躲在了一边。好的飞行法宝确实是惹人眼红,可是一旦你的飞行法宝好到了一定的程度后,那就不会惹人眼红,而只会让看见的人害怕。

    没有一定的本事,哪里还这种飞行真器?哪有这种底气在无心海大摇大摆的呼啸而过。

    辛氏兄弟完全没有心思留在舱中休息,一个月都呆在了青月的前端。此刻他们心里更是壮怀激烈,有一种难以描述的东西想要爆发出来。

    当初他们来到无心海的时候,处处小心谨慎,生怕被高级修士或者是妖修发现了踪迹。

    哪有现在这样嚣张的在无心海上空呼啸而过?根本没有任何隐匿,根本没有任何的避让,这就是实力啊。此刻他们对叶默的钦佩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更是下定了决心去东玄洲办完事情后,立即就跟随叶默去南安洲修炼。

    青月一路上如此嚣张的不加遮掩的呼啸而过,确实是遇见了几个高级妖兽,甚至还有一头十一级的妖兽,也遇见了几名化真修士。中途没有一个人敢来拦截青月,先不说能不能拦截的住,这种飞行法宝上的人岂能简单?一旦惹怒了这个飞行法宝上的人,那就是找死的行为。

    叶默可真的没有和辛氏兄弟想的一般,他之所以如此光明正大的嚣张而过,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去隐匿形迹。当初他是凝体修为横渡无心海的时候,还要隐匿踪迹,现在他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这样做的话是稍显嚣张了点,却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东玄洲。

    ……一个月后,东玄洲靠近南边的海边城市悉通城外走进来了六名修士,三男三女。这六人显然就是叶默等人,他们只是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就从茵竹岛来到了东玄洲的边缘,悉通城。

    之所以进入悉通城,是因为辛氏兄弟有一个商号在悉通城,他们常年在靠近无心海的地方求生存,到了后来,两个人修为高了,干脆就在悉通城也办了一个自己的商号。

    他们两人就是因为一次离开悉通城,和几位朋友组队去无心海一起不小心进入了海角。

    “大哥,翼溪商号的名字怎么换了?”辛溪看着眼前庚莓商号的牌子疑惑的看着辛翼问道。

    辛翼也皱了皱眉头,他们出去的时间虽然百年了,可是修真界一个商号就算是主人不在,过个千里都在的例子也有,更何况区区百年不到?

    “进去问问。”辛翼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他虽然不在了,可是他还有伙计,而且他的道侣也会过问这个商号的。商号的名字改了,那就是说这里肯定出了什么事情。

    辛翼和辛溪走进商号,迎面而来的却是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伙计。辛翼愣了一下,随即问道:“这家商号的东家呢?”

    那伙计见辛翼一进来就问东家,而且修为比他远远的要高,至少他看不出来,连忙很是客气的说道:“朋友要什么,找我就可以了。”

    辛溪有些忍不住的说道:“这里不是翼溪商号吗?怎么变成了庚莓商号了?”

    那伙计连忙说道:“这商号就是翼溪商号的老板改的,至于为什么要改,我就不知道了。”

    辛翼和辛溪互相看了看,立即就说道:“将你们东家叫出来,否则我就要砸掉这个商号了。”

    “是,我马上就去叫。”这伙计也听出来了人家是来肇事的,赶紧匆匆的发出了一道通讯信息。

    过了好一会时间,才从楼上匆忙的疾步走下来两名修士,一男一女。那男修第一眼看见的不是辛家兄弟,而是站在叶默身边的洛影,顿时眼睛就直了。

    叶默皱起了眉头,心里大是不喜。

    “路炫庚,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我的店里面?我的店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辛溪怒声喝骂道,眼前这个叫路旋庚的修士是他们的仇人,怎么他们没有回来,却变成了他们店铺的主人了?

    那盯着洛影的修士这才看见了辛溪,立即脸色一变,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眼珠闪烁之间,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哥……”辛溪这才发现辛翼盯着那个女修手里已经青筋毕露,他这才反应过来叫了一句,“大嫂。”

    “你们回来了?”那女修干涩的叫了一句后,再无动作。

    叶默在边上听着有些疑惑,他听辛溪说过,他大哥和大嫂感情非常好,而且辛翼确实是处处惦记着他的妻子,没想到回来后却是这种见面方式。这个女修虽然不算是绝色,却也眉清目秀,还带着一丝丝的媚色。

    辛翼脸色铁青,嘴唇发紫,半晌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辛溪连忙扶住了辛翼,“哥,你没事吧?就算是商号被拿走了,我们回来后,一样能拿回来啊。况且,这商号我们马上就不需要了。我们要和叶前辈一起去南安洲了,要这个破商号干什么?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辛翼依然一个字都没说,别人不知道他为什么愤怒,可是他心里却是太清楚了。眼前这个女修是他的道侣毋莓,在一起一百多年了,岂能不了解自己道侣?

    毋莓耳垂下端通红,下巴一道青色,就意味着她刚刚和别的男修欢好过。因为每次他们欢好之后,她就是这样的情景。

    百年不回来,一回来就遇见了这种事情。辛翼岂能不愤怒无比,当初的恩恩爱爱,简直就是一记极大的讽刺。

    “毋莓,你很好,很好……”辛翼说了这几个字后,再也说不出来,甚至连手都颤抖的有些无法忍住。

    当初那个口口声声不能离开他半分,而且处处都为他着想的女人,在他走了后,不但将他的店铺交出去了,还将店铺交给了自己的仇人。

    辛溪立即就明白了过来,路炫庚不但将他们的店铺夺取了,还和大嫂搅合在了一起。这瞬间辛溪的怒气就爆发了出来,手里的短锏法宝已经祭出。

    (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