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五零四章 海角城最毒之人

第一五零四章 海角城最毒之人

    叶默进入房间布置了神识屏蔽阵法后,这才来到金页世界,并且拿出了时间阵盘.研究仙阵不用时间阵盘,他怕自己短时间内是无法完成的。

    “千琴姐姐,你的脸是故意这样的吗?”解幼槐疑惑的看着狰狞的岑千琴问道,她虽然没有去海角城转过,但是这几天所见却很清楚,海角城的这些修士根本就看不得女修。岑千琴将自己弄的看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的样子,显然是因为怕了这些海角城的高级修士。

    岑千琴点了点头说道:“嗯,不这样的话,我早就没命了。你们是幸运跟随着叶前辈一起过来,如果和我一样一个人在这里,下场也很凄惨。海角城最可怕的修士其实不是封铣,而是那个王境。只是王境的坏都坏在暗处,封铣都坏在明处,而且王境比封铣更阴毒。别人都以为封铣才是海角城最毒的修士,其实不然。”

    “你怎么知道?”解幼槐疑惑的问道。

    岑千琴略微一沉吟说道:“我是一个七级阵法宗师,为了离开角岛,我经常在角岛边上观察海角潮汐流的方向规律。但是我很谨慎,一般我在角岛边观察这些的时候,我会布置一个隐匿阵法。有一天我亲眼看见王境和他的双修道侣来到了角岛的边上,我还以为他们是要抓取角魂藻。后来我才知道不是,那王境竟然在他的道侣身后偷袭他的道侣,直接杀了他的道侣……”

    “啊……”解幼槐惊讶的叫了出来,她根本就想不到还有这种事情。随即她就说道:“那王境肯定和他的道侣有了矛盾。”

    “不是。”岑千琴摇了摇头说道:“那个女修也是劫变修为了,来了岛上后主动投靠王境,做了他的道侣的。而且对王境百依百顺,绝对不可能有矛盾,况且我知道王境为什么要杀那个女修。在王境杀了那个女修之后,他说了一句话。”

    “说什么?”解幼槐急切的问道,就是洛影都有些想知道,那王境到底因为什么杀了那个女修。

    岑千琴眼里露出憎恶说道:“那王境简直连一条狗都不如,他杀了他的双修道侣后说,‘你太浪费我的灵石了,每天修炼也需要十颗灵石,我只能送你上路了。’”

    “啊……”解幼槐都不敢相信,为了每天十颗灵石就杀人?杀的还是自己的道侣。十颗灵石啊,对一个劫变修士来说恢复真元都不够,一个化真修士为了十颗灵石去杀自己的道侣,这简直难以想象。

    “果然连猪狗都不如。”就是洛影这种平和的姓子都皱起眉头骂了一句。

    岑千琴却摇了摇头说道:“这还不是最恶心的,最恶心的,他还装着重伤的样子回到了海角城,为他的道侣举办了一场隆重的丧事,哀悼他的道侣死在了角魂藻中。他还对别人说,他为了救他的道侣被角魂藻重伤了,他恨不得用自己的命去换回他的道侣。我是过了两天回到海角城,才听到别人说起这件事。”

    “请叶大哥去杀了这个畜生……”解幼槐恨恨的站起来说道。

    ……叶默此刻正在时间阵盘中研究仙阵,经过一年的时间,叶默才大致了解了什么是潮汐流。

    潮汐流只是布置仙阵阵旗无数走向当中的一种,利用环境来改变阵旗的位置,同时又利用阵旗位置的改变来变化变阵法所的环境,属于仙阵中常见的一种咬合布置手段。

    难怪岑千琴说要从海角走出去,需要知道潮汐流的规律,只要找到其中一个潮汐流的规律,就可以找到这个仙阵的一个阵门阵旗,然后通过这个阵旗计算出第二个阵旗的所在。

    对叶默来说,这就好像西积洲的沙河一般,找到其中的一个印旗,然后计算出第二个印旗。

    叶默回想起海角的情况,似乎还真的是这样,不过这个潮汐流的规律是变化的,不是固定的规律,这样看来岑千琴说五十年找出这个变化的规律还是保守的说法。

    想到辛家兄弟才五百岁不到的样子,而且都是凝体修为,他们真的找到了潮汐流的规律?如果那兄弟两个人没有找到这个规律的话,叶默知道,他要破阵,就必须自己去观察了。

    花几十年去观察潮汐流的规律对叶默来说明显的不现实,让叶默担心的是,这里既然是一个仙阵,那就说明是有人特意布置的。如果是一个仙人布置的,那他想要撕裂这里的空间也是极其艰难。

    唯一的办法还真的只能去寻找这个仙阵的阵门了,叶默叹息了一声,就算是幸家兄弟知道这个潮汐流的规律,岑千琴也不可靠。她似乎只是看出来了这个仙阵,甚至于她自己也不过是一个七级阵法宗师,指望她去寻找这个仙阵的出路,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看样子还是要靠自己,想到这里,叶默定下心来,全心全意的推敲仙阵的布置手段,甚至拿出仙晶来试验。

    当全身心投入布置仙阵之中后,叶默很快就忘记了自己还在闭关当中。

    ……叶默闭关,海角城已经平静下来,再没有人敢去叶默的住处转悠,哪怕在附件转悠也没有。

    一个月后,叶默的时间阵盘停止了转动,而叶默恰恰在这个时候清醒了过来。看着时间阵盘上已经成了碎灰的灵石,叶默也不敢相信他竟然闭关**年了。他从一级阵法师晋级到九级阵法宗师,加起来的时间也不过只有这点时间。而他从九级巅峰阵法宗师晋级到一级仙阵师,竟然用了将近九年的时间。

    好在他已经是仙阵师了,叶默知道只要他是仙阵师了,后面要晋级二级仙阵师或者速度会更快一些。

    仙阵的布置手段和修真界阵法的布置手段完全不同,当然每一个人对阵法的理解不同,也代表他布置出来的仙阵手段不同。

    叶默只是借鉴岑金岭的布阵原理,然后自己去衍生新的阵法手段。因为他没有去过仙界,现在衍生起来还有些困难。

    如今他成为一级仙阵师后,他也明白了岑千琴的意思。以岑千琴七级阵法宗师的水平,了解一些仙阵的皮毛,就想带着他们离开海角根本就不现实。

    叶默走出屋子,发现只有洛影在研究丹药,而岑千琴和解幼槐都不在屋子里面。

    看见叶默出来,洛影连忙收起了东西站了起来问道,“你已经看完那些玉简了?”

    “是的,已经大致有了一个了解,我们可以出去了,幼槐和岑千琴两人呢?”叶默拉起洛影的手问道。

    “幼槐呆着觉得无聊,让千琴陪着去坊市了。”洛影连忙回答道。

    叶默有些无语,海角城的坊市有什么好逛的,这里面绝对不可能有好东西。他随手收了自己的真器洞府,带着洛影准备离开海角城了。

    不等叶默发出通讯,岑千琴和解幼槐还有辛家兄弟都已经过来。辛家兄弟两人看见叶默后,连忙上前问候。

    叶默已经是一级仙阵师,研究过仙阵的布置,现在已经知道了潮汐流确实是要通过长时间观察才可以得出结论,如果辛家兄弟知道潮汐流的规律,那的确是一个极大的帮助。

    幸翼虽然一副憨厚壮实的样子,事实上极其精明,他和叶默打过招呼后,不等叶默询问,就主动说道:“我和我弟弟辛溪来海角城已经九十年了,自从来到这里后,我们就想尽一切办法出去。虽然我们修为很低,但已经掌握了海角东南方位角魂藻每天移动的一些规律,还有角岛部分位置落潮的时间……”

    “东南方位?”叶默心里一动重复了一句,在海角根本就没有任何方位,这辛家兄弟是怎么知道东南方位的?

    辛溪听到叶默的疑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叶前辈,其实我哥说的东南方向是我们臆测的方向。我们为了便于观察,自己将角岛划分了四个方向,所以这个方向不一定和外面的一致,但是却不会弄混淆了。”

    “好办法。”叶默竖起了拇指说道,这辛家兄弟能想出自己在这里面弄一个方向出来,确实是好办法,而且简单有效。哪怕方向和外面的不同,也根本不影响。就算是外面的东在这里面叫南,可是至少在这里面的方向不会错。

    不过这个办法还有一个缺点,就是靠经验去判断,一旦判断失误,那方向就完全错误了。罗盘海标就是通过指引阵法的办法炼制出来的,靠阵法指引,当然不会有经验误差的因素在其中。因为罗盘海标在这里面失去了效果,叶默才不能使用而已。

    罗盘海标为什么失去效果?主要原因当然是海角中的阵法让罗盘海标的指引阵法失效了而已。这却让叶默想起了不用阵法指引的东西来,他拿出了一把精致的梳子。

    “叶大哥,你还藏着一把梳子?”解幼槐看着叶默取出一把如此精致的梳子惊讶的问了一句,不过随即她就知道这把梳子应该是女孩子用的。

    (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