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四六七章 大权在握

第一四六七章 大权在握

    安芷琪最先反应过来,她连忙对牧心说道:“牧心,你不用担心,你先回去等候消息,婷婷宫主肯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帮你。”

    看见牧心被安芷琪劝走,婷婷疑惑的问道,“琪琪姐,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安芷琪眼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震惊,甚至有些惊喜的抓住婷婷的手说道:‘婷婷,这是一个机会,宫主灵魂牌碎裂肯定是出了事情,你赶紧召开会议,通过这件事将水神宫的大权抓在手中。我想至于怎么说,你应该不用我教你来吧,快点去,这事情越急越好。”

    “啊……”婷婷愣住了,下意识的问道:“就算是宫主出事情了,还有大长老,刚才没有问一下牧心……”

    安芷琪连忙说道:“我特意不问的,你就说你太关心宫主了,没有心思询问大长老的事情,宫主出事情了,大长老肯定不会好到哪里去,等会你在长老会上问出来,这样效果更好。”

    说完安芷琪再次补充了一句说道:“其实我还有一个担心没有告诉你,就是宫主已经有了让你下去的意思,一旦你不是少宫主了。你就会成为宫主那两个废物儿子的玩物,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你必须要抓住这次机会。那个杀了宫主的人等于救了我们一命,那可真是个好人。”

    “好…….”婷婷这次没有半分犹豫,坚定的点了点头。她完全明白了琪琪姐的意思,只有先掌握了权力,她才会安全,才会有大量的修炼资源。有了大量的修炼资源,她才可以快速的晋级,从而保证自己的权力。

    ……

    水神宫最豪华的大殿。和上次一样,几乎是所有的长老和执事都出现在了这里。唯一和上次不同的就是当初的宫主已经不在座位上了,取而代之的是曾经坐在宫主旁边的那个少女。

    之前那个叫牧心的少女正跪在大殿的中间,浑身都在哆嗦。

    大殿里面一片寂静,就算是几名长老也都是皱着眉头,没有人说话。

    婷婷有些紧张,不过想到之前和琪琪姐商量的事情,她强行将自己内心的紧张抛弃到了一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放的低缓说道:“我们水神宫最近接二连三的出事情,继二少爷在南安洲陨落之后。我们的宫主也陨落在了南安洲。我心里很悲伤,完全没有了主张,请各位长老大人明示,我水神宫应该怎么办?”

    这是她和琪琪商量好的说法,在这些长老面前现在一定要放低姿态。一定要让长老们知道,水神宫现在只有她继续坐在宫主的位置,他们才可以得到最大的利益。而且还不能让长老们感受到自己的权力**,否则得不偿失。

    一名化真九层的长老点了点头,对婷婷的姿态有些满意。他即将化真圆满,对权力根本没有任何**,他需要的是尊敬和修炼资源。

    之前知道朗月去南安洲的化真六层长老柳奚笙看见这种情况后。站出来对跪在地上的牧心问道:“覅文大长老可有消息?”

    牧心颤声答道,我看见宫主的灵魂牌碎裂后,当时就六神无主了,事后我才看到大长老的灵魂牌虽然没有碎裂。却已经变成了纯白色。”

    “飞升了……”几名化真长老一听到灵魂牌变成了白色,立即就知道大长老飞升了。他们互相看了看,眼里露出不解,按理说大长老灵魂牌碎裂。宫主飞升了,那才是正常。可是事实却恰好相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牧心回答完后,心里很紧张。可是没有人在意她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也没有人提出让她陪葬的事情。

    婷婷见状对牧心挥挥手说道:“你先回去,继续看守灵魂牌,有什么情况要第一时间向各位长老或者是我汇报。”

    “是。”牧心强忍住心里的激动就要退下,她无法不激动,因为她没有听到宫主和各位长老要让她陪葬的话。少宫主最后那句话的意思就是,她可以继续守护灵魂牌,不用担心别的事情。

    有几位执事也听出来了婷婷的意思,竟然没有命令让这位看守灵魂牌的女婢陪葬宫主,这不符合道理啊。没多久之前,宫主还交代了看守的灵魂牌碎裂后,看守人要陪葬,这是水神宫的规矩,为什么不遵守规矩?

    虽然这里还轮不到一些执事说话,可是这种破坏规矩的事情,还是让一名乘鼎修为的执事无法忍受。他走了出来,先是对各位长老抱拳行礼,这才对婷婷随意的行了一下礼。显然他的这个动作意思就是,少宫主要排在几位长老之下。

    看见这一幕,婷婷心里却是有些紧张,她知道这个时候必须要立威才可以确定自己的地位。可惜的是,她没有半分资本立威啊。

    那执事行礼完毕后开口说道:“少宫主,上次宫主已经说了,我水神宫的规矩不能破。可是这才几天,我水神宫的规矩就破了?宫主的灵魂牌碎裂,少宫主竟然不让这看守灵魂牌的女婢陪葬,言苗斐不懂,请少宫主赐教。”

    上次宫主说如果代云再犯这种错误,代云自己就陪葬。虽然这执事没有说,可是大家都听得懂。

    站在一边还没有退走的牧心听到这话,顿时腿一软,差点又跪倒在地了。

    婷婷见所有的人都看向她,她知道自己必须要立威了,否则不要说以后了,她马上就要死翘翘。就算是没有长老支持她,她也必须要拿出气势来,否则有什么资格让别人支持?

    想到这里婷婷冷笑一声说道:“言执事,我问你,当宫主飞升或者是不幸陨落后,我水神宫的规矩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就不要宫主了?”

    言苗斐心里一惊,他想到自己刚才好像说错了一句话。不过现在几位长老都在边上,他根本不敢不回答婷婷的话。他没有半分犹豫的就回答道:“当然不是,如果宫主飞升或者出事后,宫主的位置立即就由少宫主担任。如果没有少宫主,宫主将由几位长老共同选出。”

    婷婷凄然说道:“上任宫主就是我师父,她不幸陨落,我心里非常伤痛……”

    只是她说了这半句后,话锋忽然一转,拍了一下桌子甚至站了起来指着刚才说话的言执事怒声喝道:“我水神宫规矩森严,可你又是如何做的?根据我水神宫的规矩,我已经是宫主,你口口声声都是少宫主。莫非你的权力比几位长老还要大?要将我的宫主位拿走吗?”

    言苗斐心里更是惊慌,他想不到一直唯唯诺诺的少宫主在宫主死了后,变化会如此之大。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周围的其余执事和几位长老,发现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虽然心里有些后悔,言苗斐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宫主,刚才是我失言了。可是我水神宫的规矩……”

    婷婷见第一个回合占了上风,更是冷哼一声打断了言苗斐的话,“水神宫的规矩是谁定的?”

    “当然是前任宫主大人……”言苗斐说完后,又感觉这话似乎有些漏洞。

    婷婷根本就不理言苗斐,凄然说道:“我水神宫传承数万年,如今再遭磨难。如果我们再因为这种事情杀自己的人,那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此时一名化真长老嗯了一声站出来说道:“宫主说的没错,倒是言苗斐以下犯上,需要宫主责罚。”

    婷婷见说话的长老是琪琪的师祖朋长老,立即心里大喜,还是琪琪的师祖不错,关键时候帮了自己一把。如果刚才自己的话说出来,没有长老应承,那才是一拳打空,更是没有半点说服力。

    言苗斐听到化真长老站出来支持婷婷,立即就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连忙躬身说道:“是我的错误,还请宫主责罚……”

    一个冷冷的声音立即响起说道:“既然敢在这里冒犯宫主,那也就别责罚了。”

    这声音刚刚说完,一只真元大手就伸了过来。言执事惊骇欲绝的看着这真元大手将他捏住,转眼就变成了一团血雾。

    让婷婷和其余执事惊异的是,这出手杀了言苗斐的长老不是宫主的授业师父堰长老,也不是朋长老,而是柳奚笙长老。

    婷婷很快就知道这是柳奚笙要帮助她的信号,她连忙说道:“现在我水神宫遭遇大难,好在还有几位长老在。可是对方能让我们宫主陨落,我们贸然出手只是让他们有可乘之机而已。为了帮宫主报仇,我建议水神宫再次恢复以前的规矩,暂时封宫五十年,各位长老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五十年后,当我们实力达到一定的程度后,我们坚决要为宫主复仇。”

    封宫五十年是她和安芷琪暗中商量的,有这五十年的时间,她们也该成长起来了。至少只要修为提升上去,那就什么都不怕了。

    几名执事面面相觑,封宫五十年,那出去的两位少爷怎么办?宫主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不让出去的两位少爷回来。况且什么等五十年再去报仇,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他们想不到这少宫主不上位就算了,上位了竟然如此果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