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四零零章 郁闷的三殿主

第一四零零章 郁闷的三殿主

    那十数道遁光转眼就已经来到了叶默几人的面前,为首的一人竟然是一个化真一层的修士,其余的都是劫变修士和乘鼎修士。

    “王翰,桂义人呢?刚才不是他……”那名化真一层的修士一停下来,立即就向王翰询问,他的话没有问完,就看见了荆卓襄,立即就停住了问话,眼神冷了下来。

    不等这化真修士说话,荆卓襄已经先冷声喝问道:“司木麟,你跟随我父亲多年,为什么要背叛我沧海殿?反而去勾结通海教的畜生雍蓝衣?”

    那化真一层的修士不屑的看了一眼荆卓襄,这才冷冷的说道:“我需要向你解释吗?桂义刚刚去了什么地方?说!”

    桂义刚发了烟花示警他就来了,这短短的时间桂义不可能离开,荆海只是劫变七层修士,比桂义强的有限,就算是王翰帮忙,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杀了桂义。所以他才对桂义不在这里,感觉到惊异。

    问完这句话后,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一般,盯着王翰喝问道:“是不是桂义将示警烟花交给你发,然后他去追什么人了?”

    没有等王翰回答,叶默已经淡声说道:“刚才那个发烟花的被我杀了。”

    “什么?”这叫司木麟的化真一层修士震惊的说了这两个字后,浑身的气势迅速暴涨,杀机顿时狂涌而出,在他周围的一些修为稍差的修士纷纷后退。

    就连王翰也感觉到了一种呼吸上的迟缓,立即就知道自己已经被司木麟的域笼罩进去,顿时就是暗惊,就想挣脱司木麟的域。

    叶默再懒得啰嗦,自己的域也同时伸展开来,叶默的域一伸展出来,司木麟就感觉到自己的域就好像一层薄薄的冰一般,只是瞬间就被一个强行伸展过来的大手给挤压的粉碎。那‘咔咔’的声音,就是被域困住的王翰都听得清清楚楚。

    只是半个呼吸的时间王翰就感觉到自己完全恢复了自由,可是司木麟的脸色却是大变。他是一个化真修士。可不是没有见识之辈。叶默的域一伸展出来。他的域就犹如纸糊的一般破碎,这说明了什么?那是说明对方比他要高明了数倍都不止。

    司木麟暗叫不好的同时就想要祭出法宝,十几道手腕粗细的黑色雷弧已经落了下来。

    “轰轰轰……”

    在叶默域中的那些乘鼎和劫变修士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在叶默的雷弧下,就化成了枯骨,甚至是飞灰。

    司木麟惊骇之下,接连燃烧了数口精血。强行挣脱了叶默的域,只是没等他祭出法宝,又是一道雷弧剑落了下来,没有半分偏移的打在了他的身上。

    “噗”的一声,血肉横飞,就是这一下。司木麟的就被雷弧剑打的飞了起来。还在空中的司木麟心里已经在狂呼,到底是什么地方来的一个变态,竟然如此恐怖?他化真一层的修为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强行忍住内心的惊恐,司木麟再次祭出了一道真器护盾,想要保住一命,然后施展血遁。

    一道淡黄色的符箓被司木麟祭出,接连几口鲜血喷在了符箓之上,那符箓在呼吸之间。就已经是黄光大放。似乎随时都会被激发。

    可是司木麟很快就失望了,他发现自己的符箓都被对方的域束缚住。根本就没有办法激发破空而去。

    心慌之下的司木麟立即明白,除了求饶,他只有死路一条。

    “前辈……”司木麟只是刚刚吐出两个字,一道更粗的雷弧落了下来。

    “咔嚓”一声,司木麟就看见自己的防御护盾犹如一片冬天的树叶,飘落下来的同时开始碎裂、分开……

    “啪……”那雷弧剑击碎了司木麟的防御护盾,并没有丝毫的停止,依然落在了司木麟的头顶。

    司木麟眼里闪过一丝绝望,跌落海中,神魂俱灭。

    王翰等人呆呆的看着眼前空旷的海面,如果不是他们在这里,他们肯定以为这里这里刚才没有人来过。只是十数个呼吸的时间,叶默就连杀了十几人,还包括了一名化真修士。

    连化真修士在叶默面前都只有被秒杀的份,荆海的心比之前更猛烈的狂跳起来。叶默刚才捏死了一名劫变修士,可毕竟还是劫变修士。现在连化真修士在他的面前都毫无反抗之力,就算是乌彬那又如何?

    叶默收起十几枚储物戒指,然后催动飞船法宝说道:“走吧,去沧海三岛看看。”

    王翰这才惊醒了,心里顿时大喜,刚才他的决定看样子没错。眼前这个姓叶的化真前辈,至少是一个化真后期,而且还是一个强悍无比的化真后期。司木麟他可是太清楚了,之前在沧海三岛除了几个岛主和两名供奉,就是无上的存在,现在他在叶前辈手里,连一个照面都没有过去。

    ……

    沧海殿之所以能叫着沧海殿,除了因为沧海三岛外,沧海殿最出名的黄金大殿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沧海殿的黄金大殿是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东西,距今已经有无数年份了。就算是不用聚灵阵,在这黄金大殿里面也灵气逼人,而且这个黄金大殿还有一种好处,就是可以淬炼神识。所以沧海殿的三位殿主在这黄金大殿的后面都有自己的修炼场所,目的就是为了淬炼神识。

    此时在沧海殿的黄金大殿里面,一名身穿黑色修士服的浓发修士正独自坐在主座上喝酒。只是他的表情并没有丝毫高兴,反而是皱着眉头一脸的愁闷。

    此人正是沧海殿的新殿主乌彬,也是之前的沧海殿三殿主。

    之前他是沧海殿的三殿主,除了大殿主荆向东和二殿主成会宁,他就是说一不二的的存在。

    但是权力这种东西,就好像毒药,一旦上瘾了,就再也无法去掉。他感觉在沧海殿受到的束缚太大了,无论是大殿主和二殿主,甚至两名供奉他都无法左右。他需要的不是这种局面,他需要的是自己说出去的话就是命令,没有任何人会提出异议,也没有任何人敢反驳。

    而这个时候雍蓝衣送来了一株‘紫田罗兰’,并且劝说他自立。在‘紫田罗兰’和自立的双重诱惑下,乌彬还是同意了通海教雍蓝衣的劝说,独自掌控沧海殿。

    在他和雍蓝衣的精心策划下,暗算了沧海殿的其余两位殿主,并且成功发动了内变。

    原本乌彬以为只要荆向东和成会宁去了,沧海殿自然而然的就会全部集中到他的手下管理了。可事后,他才知道自己想的是多么简单。

    荆向东和成会宁确实是被他和雍蓝衣杀了,可是沧海殿却并没有如他所料的那样全部归他所管了。两名供奉离开沧海殿,远走他乡。而其余的沧海殿修士不但没有听从他的只会,反而内乱起来,结果火并之下,沧海殿的实力连原来的三分之一都没有了,大部分的修士都是走的走死的死散的散。

    如果就是这样,乌彬也就认了,他相信经过时间的积累,沧海殿会再次回到以前的景象。可事实上是,离开沧海殿的修士越来越多。就算是他乌彬采取了极其严厉的刑罚,也无法阻止修士们的离开。

    此时乌彬才知道,荆向东和成会宁之所以能当上大殿主和二殿主,并不是侥幸所致。相反的是,他这个后来的三殿主才是人气最薄弱的存在。

    这还不是乌彬最郁闷的地方,他最郁闷的地方是,雍蓝衣在帮助他灭掉了大殿主荆向东和二殿主成会宁后,取走了沧海殿百分之八十的积蓄。这还不算,雍蓝衣还要求沧海殿以后每年都要提供众多的药材和材料给他,理由很简单,沧海殿现在是通海教的附属实力。

    乌彬在对其余两位殿主动手之前,并没有说以后沧海殿是通海教的附属势力。可是现在莫名其妙的成了附属实力,而且每年都要上供给雍蓝衣,他岂能不郁闷。

    本来乌彬指望自己成了唯一的殿主后,权力大增,现在看来,他的权力没有半分增加,相反的是,他的权力反而大减了。

    大减也就罢了,沧海殿更是受制于通海教,他乌彬还不能有丝毫的反抗。

    此时乌彬才彻底的明白,之前雍蓝衣怕的不是沧海殿,而是沧海殿的大殿主荆向东和二殿主成会宁或者加上他的联手。现在被他主动灭去了两个,只有自己一个人,他雍蓝衣会怕才是怪事了。

    如果此时海修盟还是以前的海修盟,那乌彬毫不犹豫的会继续寻找海修盟联手,共同对付沧海殿。可惜的是海修盟和沧海殿一般,也成了通海教的傀儡,甚至还不如沧海殿。

    乌彬叹了口气,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同意了雍蓝衣的提议?这一番折腾下来,他乌彬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而是落了一个恶名帮助了通海教的雍蓝衣。

    “乌彬你这个奸贼……”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子声音突然打断了乌彬的郁闷。

    乌彬打了个激灵,忽地站起,是谁能进入黄金大殿?敢当自己的面骂他是奸贼?

    (码字速度很慢,一整天下来,第四更还是送上了。老五求一张月票,清醒一下自己昏沉沉的大脑!)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