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三七七章 南山汪家

第一三七七章 南山汪家

    ()罔江靠海,可是罔江的开发力度却并不大,这里人群混杂,虽然没有当初的流蛇乱,可也好不了多少。只是最近一些年,这里加大了开发力度,罔江也渐渐的有了起sè,虽然比不上别的沿海城市,却也有迎头赶上的趋势。

    斜羊镇虽然属于罔江,却已经是罔江边缘的边缘了,说是边缘那是因为斜羊原本属于罔江。其实真正的计算下来,斜羊镇距离芒江将近有两百多里。再加上斜羊镇的交通不便利,镇上除了一些古旧的建筑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优势,渐渐的斜羊镇被排除在了罔江的建设之外。

    此时在斜羊镇边缘那古旧建筑群中的大祠堂里面,一名身材矮小的男子突然站起来怒声说道:“汪冷法,某非我们不同意你的要求,你还要将我们全部留在这里不成?”

    “古阳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葫芦谷和九明书院都已经被灭,我南山汪家也算是隐门的第三大门派。为了这事情,我汪家不惜暴露出来带头,就是为了保住我隐门一脉,否则再这样下去,我隐门的生存都堪虞。”一名五十多岁的消瘦男子冷哼了一声,立即就站出来反驳呵斥道

    “那汪门主以为是谁对我隐门下手,接连灭掉了如此多的门派,手段还如此血腥?”一名中年女子扬声说道。

    汪冷法不急不慢的说道:“当年葫芦谷被谁灭掉,我想大家都很清楚了。是洛月城的叶默,后来叶默又让点苍门封山。如今我隐门再次重复当年的事情,难道还需要去猜测?”

    那中年女子也是冷哼一声说道:“汪门主,我想更主要的是叶默杀了令兄,在断顶山脚对你南山汪家一个不留,才让汪门主对叶默如此愤怒吧。”

    汪冷法忽然厉声说道:“不错,那叶默和我汪家仇深似海,我岂能放过。再加上此獠如今竟然丧心病狂,要灭绝我隐门一脉。我汪家更是义不容辞的要站出来。”

    瘦小的古阳和和叶默关系不错。当年在隐门大比的时候,他就很欣赏叶默。现在听了汪冷法的话,随即就再次帮叶默说道:“汪门主,当年的事情我也在,谁对谁非我暂且不说。叶默从传送阵去了小世界,这件事众所周知,汪门主强行说这次的事情是叶默做的。莫非是因为南山汪家和叶默的仇恨?”

    汪冷法听了古阳和的话立即就呵斥到:“叶默去了小世界你亲眼看见的吗?我知道当年叶默对你有恩,你要偏帮叶默也行,但是请不要拿我隐门的命运开玩笑,你开不起这个玩笑。再说了,除了叶默,还有谁有这样的能耐。短短几个月,可以灭掉如此多的隐门同道?”

    “哦,那汪门主你的意思呢?”一名看起来只有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站出来冷声的问了一句。

    汪冷法瞥了一眼这说话的中年男子,这才厉声说道:“很多隐门都在叶默的蛊惑下去了洛月城,现在还留下来的隐门又遭受如此毒手,我的意思是我们隐门应该联合起来,对付叶默。包括去了洛月的隐门,我们也应该联合起来。”

    “对付叶默?”那刚刚说话的中年男子不屑的冷笑一声说道:“叶默就代表着洛月城。洛月虽然是一个城。可是比起一些国家都更为强大,就我们可以说对付叶默。甚至对付洛月?汪门主你的心胸还真是宽广。”

    汪冷法同样冷笑说道:“光凭借我们当然不行,我们也可以和别人联手。如今大量的隐门高手都从横断山脉的阵法离开这里,去了小世界,我们这里可以说聚结了整个隐门九成以上的高手。我们也不是要对付整个洛月城,叶默代表洛月,那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洛月城是一个mínzhǔ城市。我只要能让隐门立足,有一席之地而已。叶默灭掉了我隐门如此多的门派,难道我们问洛月要一块立足之地也不行?”

    说话的中年男子丝毫不惧汪冷法,同样的大声说道:“汪冷法,别将所有的人都当傻子。别以为大家不知道洪武堂、点苍门、九明书院这些隐门都是你南山灭掉的。如果叶前辈还在洛月,你敢叫对付叶默?如果王绮剑和曾震侠甚至封副门主这些前辈都在,你敢如此嚣张?”

    汪冷法一抹腰间,一柄软剑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上,他握住软剑指着那说话的中年男子喝道:“张骅,当年在隐门大比中叶默救了你一命,你就不分正邪,敢污蔑我南山汪家。我南山汪家就算是再厉害,岂能灭掉点苍门、九明书院这些大门派?今rì我汪某倒要领教一下广药寺的高人。”

    叫张骅的中年人毫不犹豫的也拔出了背在背后的薄刀,丝毫没有将汪冷法看在眼里。嘴里却说道:“横断传送阵被开启的时候,你南山汪家还在封山,当然可以保留实力。而王绮剑门主和曾震侠门主等高人却已经去了小世界。九明书院的实力降下来也是正常,再加上汪冷法你勾结那些灰衣人,别以为别人都是瞎子。”

    说完,张骅一弹手中的薄刀,朗声说道:“各位同道,我想大家心里都有一本帐,南山汪家勾结异类,谋划我隐门资源,还妄图蛊惑我们去对付洛月城。那洛月城是可以对付的吗?我想大家都明白,南山汪家只是让我们去送死而已。虽然我还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可是我们如果不清醒过来,迟早也被汪家吞的骨头渣子都没有。”

    “张骅道友,这些人身穿灰衣,只是南山汪家的世俗力量,你又有什么证据说是异类?而且还和汪家勾结?”此时一名老者站了出来问道。

    “原来是意剑门的于韬门主,于门主一直在意剑门苦修,不知道此事也是正常。汪冷法勾结灰衣人却早有人觉察,甚至悟道前辈也知道一二,因为……”

    张骅话未说完,一名地级初期的武者就站了出来说道:“没错,当初九明书院有一个朋友逃了出来,他看见了杀手都是灰衣人。我在接到汪冷法的书信前,我还不知道南山汪家和灰衣人勾结。可是我一看见这些灰衣人,就知道我们被困住了。”

    说完那地级武者往外一站说道:“现在看来,他们不但勾结,而且还根本就不怕暴露,否则就不会公然让这些灰衣人出来。汪门主,恐怕最后大家不同意你的联手意见,将真的和古阳和前辈说的一般,已经走不掉了吧。”

    让所有的人都意外的是,原本还愤怒无比的汪冷法竟然冷冷一笑说道,“你说的不错,所有不同意我意见的人都会消失。我汪冷法为了隐门已经尽了力气了,如果你们要找死,也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汪冷法竟然收起了软剑后退了一步,而汪冷法刚刚退后,他身边的两名灰sè男子就突然抬起了手里的武器,随即就是两声轻响。

    这两道暗光迅疾无比,就是眼睛看都有些看不到,更不用说去挡住了。古武修炼者到了玄级后,就可以挡住普通手枪的子弹。而到了地级的武者,甚至连一些顶级手枪的子弹都可以避过。

    可是这两道光的速度比子弹快了数倍都不止,祠堂里面的武者根本就没有办法看到那影子的轨迹,那影子就已经到了张骅和另外那名地级初期武者的额头。

    而一直jǐng惕的张骅却毫不犹豫的抬起手中的薄刀就是一晃,‘叮当’一声,金铁交鸣声中,一道黑线被张骅磕飞。而这么小的一个黑影,也让张骅倒退了一步。

    “噗”同时一道血箭喷出,另外那名地级初期的武者却没有张骅的好运气,被这黑影直接穿过额头,从他的后脑勺带起一道血箭。

    祠堂里面被南山汪家邀请来的古武修炼者都呆滞住了,被杀的那人很多人都认识,一个地级初期的武者,竟然被这样一把类似于手枪的东西干掉了,前后不到半秒钟,什么时候手枪都这么厉害了?

    此刻就算是一些不明白真相的古武修炼者也都明白了,张骅说的竟然是真的。而南山汪家将他们全部约到这里来,本来就打算了硬来也是真的。

    这里面有五六十名灰衣人,加上南山汪家的二三十个人,一共有七八十人,不用说外面也肯定有埋伏。

    这七八十人如果都是古武修炼者,倒也罢了。大家各凭本事,可是这些人的那种武器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古武修炼者能够抵挡的。

    一个地级初期的武者也随便被杀,张骅地级后期了,也只是勉强挡住。这还是在有戒备的情况下,一旦没有戒备,连张骅也挡不住,这种实力,谁敢相与?难怪汪冷法不怕众人不就范。

    汪冷法却再次冷笑着说道:“愿意和我南山汪家一起联手,共同对付洛月叶默的,就站在我这边来,不愿意的就请吧。”

    谁都明白汪冷法这个请字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让大家出去。这一出去,显然是有死无生的局面。

    有几名武者已经犹豫的走向了汪冷法那边,随着这些人过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动摇了。眼下这种局面,和汪冷法对着干,被杀的机会是百分之九十以上。

    张骅忽然哈哈一笑说道,“我张骅偏偏就不和你南山汪家一起干,你又能如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