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三六零章 石沓的杀手锏

第一三六零章 石沓的杀手锏

    原本看见叶默‘紫銊’威势的索安山也是暗自心惊,他想不到叶默区区一个化真二层,竟然能祭出如此厉害的刀法。不过他却希望叶默越厉害越好,哪怕叶默最后杀了他,只要能亲眼看见石沓死在他的前面,他也瞑目了。更何况,他还有‘虚空生机髓’,只要叶默和石沓再打一会时间,他就算是不能完全恢复,也可以恢复八成以上。

    他毫不犹豫的将戒指给叶默,就是怕叶默想起来他有‘虚空生机髓’。没有人知道,他在爆炸的瞬间就将‘虚空生机髓’从戒指里面取出来了。

    可是石沓的厉害远远出乎他的预料,在九级杀阵自爆之下已经受伤,还能在一招之下就将叶默击飞。叶默被击飞,索安山眼里露出失望。他对石沓的恨已经不是用语言可以说清楚的了,此人竟然明知道川公主是他的女儿,还让川公主和他的儿子搅合在一起。

    这种恨就算是倾三江之水,也无法去掉。相比之下,叶默杀了他的儿子,他反而没有那么恨了。可惜的是,叶默虽然有几下,修为还是太低了。简单几下就被石沓击飞,而且石沓肯定不会就此放过叶默。

    果然,索安山刚想到这里,石沓就再次向叶默扑去,同时两手犹如仙女散花一般的丢出去无数的种子。

    那些种子在虚空之中,瞬间芽,生长出无数的幼苗,这些幼苗又转眼之间成了无数的藤条,密密麻麻。

    一旦这些藤条链接起来,叶默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机会了,也会被这些藤条完全裹住,石沓甚至只要在边上看着叶默被藤条绞杀就可以了。或者是只要不断的补充被叶默天火烧掉的藤条,然后继续洒下种子。

    看见石沓如此肆无忌惮的洒下藤条种子,叶默大怒,这石沓简直没有将他看在眼里,自己的天火是吃素的吗?

    “叶兄。你说何必呢?我们合作的好好的。你要抢我的东西,唉……”石沓手里不断的洒下密密麻麻的种子,口中却平静淡然的说道,同时墟灵枪幻化的九个虚影再次形成。

    叶默看了一眼,冷哼一声,‘紫銊’直接劈向了墟灵枪,而他同时祭出了‘雾莲心火’。

    见叶默再次祭出了天火。石沓冷笑连连。索安山的天火虽然比叶默低级,却也相差不大。而索安山是化真圆满修士,他连索安山的天火都不惧,叶默区区化真二层的天火,他岂能害怕?就算是叶默的天火真的能克制住他的藤条种子,他用别的手段也可以轻易的绞杀叶默。

    可是让石沓惊异的是。叶默这次并没有如之前一般,直接用天火幻化成火云。那天火被他祭出后,竟然直接幻化成了一个巨大的青色太阳。那太阳大如圆盘,悬挂在了虚空之中。

    青色的太阳一被叶默挂起,立即就散出无数青色的光芒,那些光芒密密麻麻,瞬间就将这片虚空范围笼罩起来。片刻之后,这一片虚空就成了青色的世界。

    如果不是因为叶默的太阳是青色的。如果不是这个太阳是他们看见叶默祭出去的。索安山和石沓甚至以为他们再次回到了6地,回到了修真大6。而不是在一片虚空裂缝当中。

    索安山看见叶默的青色太阳,眼神立即就是一凝,他在修真界已经是修炼到巅峰的存在,岂能看不出来这轮太阳就是叶默天火的施展功法?这和他之前祭出的天火云完全不同,这是真正的天火运用之法。

    之前他寻找过无数年,也没有找到的天火功法,今天竟然在这个年轻的化真修士身上看见,让索安山更是暗叹不已。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化真修士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的好东西,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在这之前抓到他?

    可是那越来越密集和越来越恐怖的青色天火之芒已经让他无法再想这些,他勉强将自己的‘离明火’祭出,在他的周围幻化出一道天火护罩,挡住了这青色的光芒。

    而此时的石沓却没有这么好过了,他现叶默根本就不用天火云去烧他那密密麻麻的藤条,只是祭出了这一轮太阳。而偏偏是这轮太阳,就让他完全处于下风。

    “嗤嗤”的声响之中,焦臭味越来越浓,那无边无际的藤条,还有那些还在芽的藤条种子,在叶默的天火九阳之下,瞬间就幻化成了火焰或者是飞灰。片刻时间,这虚空之中到处都是藤条焦臭的味道。

    石沓脸露惊骇之色,他想不到自己找来帮忙的炮灰对天火的运用竟然比正主还要厉害,可是他的九级杀阵已经对付索安山自爆了。

    “轰”

    此时‘紫銊’和墟灵枪才完全轰在了一起,九道刚刚幻化出来的枪影一下被撞的四散分裂开来。

    叶默又是被撞飞出十数米远,落在了之前的空间沙暴中心。叶默知道他的真元和神识虽然强大,可是比起石沓和索安山来,还有很大的差距。这两个人的修为已经完全越了化真巅峰的范畴,甚至虚仙也不过如此。

    石沓这次将叶默击飞后,没有半分欣喜,他知道他虽然在真元上比叶默强悍了那么一些,可是因为受伤在前,又因为之前叶默耍奸,他的真元消耗过大。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将叶默干掉,时间拖长了对他并没有好处。

    直到现在他还是想不通,为什么在他九级杀阵的自爆下,叶默竟然还可以安然无恙?

    石沓虽然想不通,却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他冷冷的看着叶默冰寒的说道:“这是你逼我的,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绝望。”

    说完他再次一挥手,无数密密麻麻的影子出现在虚空之中。随即他又是数口精血喷出,那些密密麻麻的影子在被精血喷中后,竟然开始动了。

    当叶默看清楚那一个个黑影的时候,立即震惊的脱口而出,“尸傀,还是化真尸傀……”

    尸傀是一种极其残忍的功法,一般修炼这种功法的修士将别的修士活捉后,禁锢住他的元神,然后将这修士放入一种特制的药液当中浸泡百年。而百年后这修士却并不死亡,只是身体变得坚硬如钢一般。而这个时候将这修士从药液当中取出,再用自己的真元之火灼烧百年。

    这两百年的时间,被炮制尸傀的修士都处于清醒当中,不但要忍受非人的折磨,还要忍受无尽的恐惧。两百年后,他们的的神智被炮制他们的修士吞噬,而元神却保留了下来。

    此刻他们只是一具尸体傀儡而已,但是这种尸体傀儡却比本身还要厉害,因为他们不怕任何伤害,身体坚硬无比。而且技能一样不少,可以说一旦这种尸傀到了一定的数量,就算是高出尸傀几个等级的人也会被尸傀围攻杀灭。

    而这种尸傀的等级是根据他们炮制之前来定的,如果是虚神修士被炮制了尸傀,那就是虚神尸傀,而眼前的尸傀用化真修士炮制的,显然就是化真尸傀了。

    索安山此时也看见了这些尸傀,顿时震骇无比的指着石沓说道:“你,原来黑石城失踪的那名多化真修士都被你制成尸傀了,你,你……”

    石沓此时脸色有些苍白,再没有了之前的从容。他冷冷的扫了一眼索安山说道:“你将是我第九百三十一个化真尸傀。”

    说完,他又冷冷的看了一眼叶默说道:“逼我施展出尸傀,你会是我尸傀中修为最差的一个了。”

    叶默的天火九阳此时已经扫灭了所有的藤条,他不想让自己的神识继续损耗,一挥手收起了‘雾莲心火’,同时吞下去数枚‘复神丹’。这才盯着石沓冷声说道:“姓石的,你有这种实力,竟然到今天才动手,还要找我动手,怕的应该不是离明火吧。还有你的表演可真不错啊,我差点以为是真的了。”

    石沓也吞下了几枚丹药,然后狰狞的看着叶默说道:“我不是表演,我是真的愤怒。徐青妃是我送出去的,难道还不允许我愤怒不成?”

    说完他又冰冷的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将耿学铭变成尸傀吗?因为徐青妃是我唯一爱过的女人,所以在让她变成尸傀之前,我要满足她的一个愿望。因为徐青妃和索安山是虚情假意,可是我却知道那个女人是真的对耿学铭动情了。我要让她和耿学铭一起变成一个尸傀,可惜我的尸傀今天用出来,实在是太早了点……”

    石沓语气此时已经平静下来,就好像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般。

    “变态。”叶默讥讽的说了一句,石沓在恢复自己的真元和神识,叶默此时也在恢复。所以他并没有选择先动手,石沓的尸傀已经祭出,现在动手和等会动手没有任何区别。

    此时他真不知道是为老黑开心还是为老黑郁闷,没有被变成尸傀只是因为石沓的女人喜欢他。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动手了,你等的不是让姓叶的来遏制我的离明火。就算是没有这个姓叶的出现,你也会在这两个月动手,因为你等的是……”

    索安山语气讥讽的冷笑说道,只是他的话根本就没有说完,就被石沓大喝一声,“住口。”

    接着石沓就是一挥手里的墟灵枪,那数百的尸傀立即疯狂的向叶默涌了过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