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三三零章 司家的劫变修士

第一三三零章 司家的劫变修士

    在叶默几人的眼前全是被杀的修士,而且场面血腥,惨不忍睹。叶默自信就算是他要灭掉司家,也不会杀的这么血腥,最多是几个雷剑弧将司家全部化为灰烬。

    在邯原第一的司家门口出现这种血腥的场面,如果不是胡溆亲眼看见,他根本就不会相信。而且那些尸体上穿的衣服大部分都有一个司字,显然应该是司家的人。

    这还不算,司家前面的厅门已经被完全摧毁,现在变成了一片瓦砾,哪有半分邯原第一家的影子?叶默的神识扫进去,里面一样的到处都是死人,直到最后的后院,神识才被阻挡阵法挡住。

    “这就是司家?”叶默冷声问了一句。

    呆滞了好久,直到叶默问起来,胡溆才脸色苍白的回答道,“是,是,前辈,这里就是司家。”

    叶默对夏萍儿说道:“我们进去看看。”

    夏萍儿点点头,小心的跟随在叶默身后进入了那残破的大门。

    胡溆见叶默并没有理睬他,心里顿时紧张起来,却也没有主动跟上去。等叶默和夏萍儿消失在司家内院不见的时候,他才转身急匆匆的逃走。直到两年后,他才明白,为什么叶默不理睬他了,因为只是两年的时间,他就已经被侵入体内的灰雾腐蚀,最后一样变成了灰渣。

    ……

    “黄娉姐姐会不会已经被带走了?”夏萍儿紧张的问道。

    叶默摇了摇头说道:“不会,资质不算太高的女修,就算是司家有人要用这个修炼,随时都会找到更多的。如果司家的仇敌过来了,他们不可能特意的带走黄娉。”

    叶默带着夏萍儿直接走到后院的一处防御阵法前面,他只是随意的丢出去两枚阵旗,这阵法当中就出现了一道暗门,叶默直接走了进去。

    “咦。”叶默和夏萍儿刚刚进入这道暗门,就传来了一声惊异声。叶默也在刚刚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这里面的人,

    是两名女子,年长的竟然已经是乘鼎七层的修士,小一点的一样修为一样很高,已经是虚神四层。

    那乘鼎七层的女修看起来似乎比夏萍儿还要小,不过叶默却知道,那个女人的年纪不会比夏萍儿小。只是因为她的修为高,而且没有夏萍儿这么艰辛。这才显得年轻而已。

    至于那个虚神四层的女修,看起来更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叶默却看的出她虽然年纪不大,但也不止十七八岁了,应该是和夏萍儿差不多大,也就是说最多只有三十岁而已。

    两名女修都极为漂亮,但是那虚神少女却更为出色。

    她让叶默想起了在西积洲遇见的那个叫玉儿的绿裙女子。一样的美艳的不可方物,一样的极为惹火。唯一不同的是,在西积洲的那个绿裙女子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妖媚气息,而这个年轻的少女却带着一股淡淡的萧杀和冰冷。

    两种气息,叶默都是极不喜欢。

    “你的阵法水平和隐匿功法都不错,想来应该是此地大门派的弟子吧?”那乘鼎七层的女修扫了一眼叶默,又看了看叶默身后的夏萍儿,才淡然说道。

    叶默从这两个女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杀气,立即就知道外面和这里面的死人都是这两个女人干的。

    这两个女人杀人倒也罢了。却杀起来如此凌厉血腥,显然也是将别的修士小命不放在眼里的人。

    夏萍儿有些畏缩的往叶默身后退了一下,显然她面对这两名女修不但害怕,还有些自卑。

    叶默并没有回答这劫变女子的话,他的神识已经再次扫到了一个神识屏蔽的地方,随即他就是一道化形神识刀过去。他的神识立即就破开了屏蔽神识的阵法,看见了三名脸色苍白的女修,皮肤微黑的黄娉赫然就在其中。看见黄娉后,叶默才知道他将柳月真和黄娉的名字弄错了。

    之前他走的时候给筑基丹的是柳月真。而不是眼下的这个黄娉。按理说黄娉应该会和断臂的将异在一起。不知道她为什么没有和将异一起,反而和夏萍儿兄妹在一起了。

    “将异呢?”叶默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夏萍儿。

    夏萍儿连忙说道:“将异师兄在一次外出任务中为了保护黄娉姐姐。丢了性命。后来正元剑派出了事情,黄娉姐姐在路上遇见了我和我哥哥,就一起行走了。”

    叶默听到这里,心中暗叹,这个将异对黄娉确实也是太痴心了。当初他为了黄娉失去了一条胳膊,现在倒好,连命也送了。

    那乘鼎女修见叶默并不理睬她的话,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冷哼了一声,似乎要对叶默动手。而正好在这个时候,后院的深处却爆发出一声惊天的巨响,她来不及对叶默动手,拉起了那年轻的少女,瞬间就飞遁了过去。

    叶默根本就没有理睬离开的那两名女子,而是带着夏萍儿走到那个禁制面前,随手一拉,那禁制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娉姐…”夏萍儿一眼就看出来了脸色苍白无比的黄娉呆滞的坐在一边,而另外两名筑基女修也是一样的很是木然。

    听到夏萍儿的叫喊,黄娉这才反应过来,她眼里露出一丝惊慌,急切的问道,“萍儿,你怎么也来了?”

    夏萍儿连忙指着叶默说道:“我在邯原城遇见了叶大哥,然后叶大哥和我一起来救你的。”

    黄娉这个时候才认出来了叶默,连忙想要站起来感谢。

    叶默摆摆手,他的神识一扫,就知道黄娉体内只是中了一种药毒而已,另外两名女子和黄娉一样。

    叶默取出三枚丹药让黄娉三人服用了,解毒后,另外两人千恩万谢的离开。叶默却取出一个戒指递给夏萍儿说道:“这里面有你哥哥疗伤的丹药,还有一些筑基期修炼的丹药。你去将你哥哥救了,然后将这戒指里面的东西三人分了,就离开邯原城。”

    夏萍儿下意识的接过戒指问道,“那叶大哥你呢?”

    “我还有些事情,带着你们不方便。如果你们没有地方去的话,就直接去斐海城。斐海城的‘墨月’是我的产业,你们拿着我的这个玉牌去就可以了。”叶默说完再次拿出一枚玉牌递给夏萍儿。

    他自己要寻找忆墨,还要去南山坊市,带着夏萍儿三个筑基修士显然不行。

    “那叶大哥,我们和黄娉姐姐先走了。”夏萍儿知道叶默肯定有自己的事情,虽然她还不知道叶默的修为,但是修为一定不低,很有可能都已经是元婴修士。

    她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生涩的丫头,接过叶默的东西后,第一时间想的就是不要影响叶默做事。

    叶默点点头再次叮嘱说道:“那丹药你哥哥吃下之后会立即康复,然后你们马上就离开邯原城,这里不是一个好地方。”

    叶默总感觉这个城市有些怪异,只是这种怪异出在什么地方,他也不能肯定。

    “是,叶大哥。”黄娉和夏萍儿倒是非常自觉,应答后,匆匆的就离开了司家。

    叶默的神识注意到两人都离开后,这才沿着之前两名女修前去的方向追了过去。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叶默就再次出现在了一道防御阵法的面前。丢出两面阵旗进入阵法后,叶默发现这里是一处极大的大殿,而他第一眼看见的还是刚才那两名女子。

    唯一不同的是,之前这两名女子面容冰冷、风轻云淡,而现在那名乘鼎七层的女修却失去了一条胳膊。不用看她那还血迹斑斑的断臂处,叶默也知道她的胳膊是刚刚失去的,在前一刻她的胳膊还完好无缺的。

    那名年轻的虚神少女正一脸苍白的扶住了那乘鼎女修,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大殿中间的一个祭坛上。

    祭坛上赫然是一名白发白须的男子,看起来很年轻,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很老了。

    那男子却已经是劫变一层的修为,只是气息还不大稳妥,显然是晋级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叶默的神识一扫到他身上那种凌乱血腥的气息,就知道此人修炼的功法极其凶残。

    白发男子看见叶默进来倒是露出一丝疑惑,随即他就明白叶默是隐匿了修为,否则根本不可能连他也看不出来修为。

    所以他只是扫了一下叶默,就再次盯着那断臂女修说道:“很好,你们来的正好。刚才如果不是你的一条胳膊,我还真的难以收功,一会我会感谢你的。”

    说完似乎为了解释清楚,他有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说起来我能晋级劫变,也是因为和你们一路来的那个女娃。啧啧,那个新鲜,那个干净,我已经怀念一个月了,今天总算是可以再次品尝。”

    顿了一下,他冷眼扫了一眼叶默,然后又对那女修说道:“你灭掉了我司家,等会奉献你自己,也算是不亏了。我先捏死这个蝼蚁,免得影响了我们互相的情绪。”

    说完他竟然直接伸手向叶默抓来。

    (中午先送一更,同时感谢舒江楚、豪放男性等朋友的万币送月票!最强首页有一个‘评选ta为【我最期待的读书秀】作品’,每天都有免费票,如果有的朋友,别浪费啊,随手点一下投票就可以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