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三零七章 惊悸的沙河影子

第一三零七章 惊悸的沙河影子

    叶默收起青月,祭出‘紫銊’踏在‘紫銊’上进入沙河。越深入沙河,叶默就越感觉有一种呜咽的声音在耳边萦绕,像沙河中滚滚的黄沙在风中的声音,又像一个绝望的旅客在沙海中悲泣。

    叶默只是在沙河里面飞行了半天,就已经完全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在沙河中迷失了。在这种沙河之中,只要时间稍长一些,那孤寂无助的悲凉感觉就会渐渐的占据自己的心神。时间越长,这种悲凉无助的感觉就越深,到了最后如果没有办法去解决,就是心志再坚之人也会迷失在这沙河之中。

    此时叶默已经肯定,进入沙河中的修士,肯定有自己的办法阻止这种心神的迷失,否则怎么进入这种地方?只是这种办法,他不知道而已。对于王邪和越敏等人没有向他提出这一点,叶默倒是并不在意。在王邪和越敏等人看来,自己已经是修为通天了,在这沙河当中肯定不会担心心志迷失的问题。

    事实上,如果叶默没有‘苦竹’,或者他不是在‘苦竹’下修炼的,他的心神在这种沙河当中还真的难以永远保持清醒。

    不过现在他当然不惧,虽然他只有劫变后期,可是他的心神却已经是极其坚固,就是渡劫的时候,心魔都难以对他造成影响。除了在元婴雷劫之时,他经历了一次心魔劫后,之后他从未经历过心魔劫,因为他已经有了‘苦竹’。在十大灵根之一的‘苦竹’下长期修炼,心魔劫对他来说根本就是虚幻。

    叶默一声长啸,‘三生决’运转之下,心神为之一清,周围那滚滚黄沙的呜咽声在叶默的耳边瞬间消失。

    随即叶默的‘紫銊’带起一道紫芒在无边的沙河之上划过一条淡淡的紫线。

    叶默手里有王邪给的沙河地图,这地图虽然不是沙河的全貌,却也能指出他的方向。

    ‘三生决’自动运转,周围那呜咽的黄沙已经变得平淡无奇。叶默就好像在一片很普通却又无边无际的沙地之上飞行一般。

    他很享受这种黄沙之上飞行的感觉,苍凉中带着一种雄壮的情怀。他不是诗人也不是歌手,在这种情怀之下,竟然有了一种想要高歌一曲的心情。

    “杀啊……”

    一声悲伤凄切到极点的惨叫从脚下传来,叶默忽地停住了‘紫銊’。他的神识当中出现了一名身穿白色修士服的男子,只是此时这名男子身上的修士服已经变得污垢不堪。他手里挥舞着一柄飞剑,一路杀过去,就好像在他的前面有无数的妖魔一般。可事实上。他前面只有无尽的黄沙。

    他前面那滚滚黄沙在他的飞剑下变成了一道长长的沙沟,只是片刻之间,那沙沟再在沙河的滚动中恢复如初。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那男子不断的嘶吼着,飞剑更是祭出一道道的真元剑芒。可是在他的身边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任何的阻碍。

    叶默正想给他来一个清神诀。就看见那名男子忽然扑倒了下去,手里的飞剑还没有从空中飞落下来。

    叶默落了下来,站在了这男子的不远处,神识扫了过去,却发现这男子已经气绝。这是一名化真四层的修士,竟然因为在沙河里面迷失了自己的心神,最后在幻觉当中厮杀到真元枯寂而死,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也不知道他厮杀了多久,也不知道他祭出了多少次的法宝攻击。

    沙河一如既往。滚滚的沙浪过来,那真元枯寂而死的男修转眼被沙河掩埋,消失不见,而此时他的飞剑才落下来,插在了刚刚埋葬他的沙堆之上,就好像一座简单的墓碑一般。只是这墓碑在黄沙的施虐下,也转眼就消失不见。

    叶默站在了那沙堆前面沉默了良久,没有动弹,他没有去取这名化真修士的任何东西。就是他的戒指。叶默也没有动,他只是从那飞剑的剑把当中看见了一个名字。石中却。

    一个化真四层的修士,在这沙河当中死的莫名其妙。或许他身前是一个名声显赫之人,甚至是纵横一方的人,或许他的背后还有人等他回去,可是如今他却在这无穷无尽的沙河当中死去,如果不是叶默看见,或许他死的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

    就在叶默感叹一番想要继续离开的时候,忽然心头一阵阵的惊悸,就好像有他看不见的东西正在盯着他一般。只要他一动,那盯着他的东西就会扑了上来。

    叶默头皮一阵的发麻,他太相信自己的感觉了,哪怕是神识扫不到,他也相信他的感觉,因为他的‘三生决’天生敏感,直觉惊人。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想,手一扬,一道淡蓝色的火焰闪过。

    天火九阳,虽然他只是修炼到第一层,甚至第一层还没有完全修炼过去,可是叶默有一种预感,只有天火九阳才可以在这种诡异的情景下救他。

    那蓝色的火焰闪过之后瞬间,一道淡红色的太阳犹如初升的日出一般在叶默的头顶突兀升起。

    那淡淡的红色一出现在叶默的头顶,就爆射出了无数淡红色的光芒,犹如一颗突然爆裂的亮星一般,来的毫无征兆。

    而在这淡红色的太阳下,叶默才看见一道淡淡的影子已经靠近了他的身后。冷汗瞬间就从他的背后流下,他劫变后期的修为,不但扫不到这个影子,竟然连这影子到了他身后,他才凭借‘三生决’的天生敏感察觉,这太可怕了点。如果不是他有天火九阳,那后果?叶默想到了刚才死去的那五名修士,或者说那个剑把上有石中却三个字的修士。

    那暗淡的影子已经靠近了叶默,甚至已经伸出了毫无五官的头颅。可是当叶默的‘天火九阳’出来后,那暗淡的影子顿时露出惊恐无比的面孔。

    叶默感觉很奇怪,他明明只是看见一个影子,没有任何表情,甚至没有脸面的影子。可是在天火九阳之下,那影子偏偏就显露出来了一个惊恐的面容。

    天火九阳只是在瞬间,就爆发出无数淡色的红芒,那无数光芒中的每一道都好像一根火热的烈刺,无一例外的全部刺中了那影子。

    “啊……”一声尖锐的叫声之后,那影子在叶默的天火九阳之下,犹如烈日之下的积雪,转眼就消散一空,毫无踪迹。

    叶默浑身一轻,那种惊悸无比的感觉也消失不见。

    叶默收起‘雾莲心火’,他有了一种不大好的预感,这沙河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一些。

    那最后在天火九阳下消失不见的影子很可怕,这当然不是鬼修,也不是灵修。这竟然是他从未听过,也从未见过的一种东西。无声无息,无影无踪。

    刚才那化真修士不断叫着‘要杀了你’,就是这个影子?或者说就是这种影子?无论是不是,有天火九阳,叶默想他也不会惧怕。

    叶默拿出罗盘和沙图看了下,确认了方向后,神识扫了出去,他准备继续赶路。可是他的神识却再次扫到了一名修士,和刚才这名修士一样,挥舞着法宝从他的神识当中掠过,那神色一样的惊慌无比。

    这次叶默想都没有想,就飞遁过去,同时天火九阳祭出。

    淡红色的太阳犹如火焰一般,突兀的升起,将这名惊恐不已的修士笼罩在其中。

    在叶默天火九阳那淡红色的太阳下,一道淡淡的影子紧紧的附着在这名神情惊恐的修士身后,那影子的头部紧紧的贴着这名修士的后颈,看起来就好像在吸血一般。

    天火九阳一出来,那影子立即就感受到了叶默的太阳,顿时和之前的那个影子一般,惊恐起来,“啊……”的一声惨叫,在天火九阳之下,转瞬就变淡,最后犹如烟雾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赫然又是一名化真修士,只是这是一名妖修,化真五层修为。

    那影子被叶默的天火九阳消融之后,这妖修立即就停了下来,甚至没有来得及向叶默感谢,就盘坐了下来,吞下一颗丹药,自顾疗伤。

    一炷香之后,那妖修这才站起来,依然带着一丝惊色的对叶默弯腰抱拳感谢道:“多谢朋友救命之恩,本人是神兽山脉的查岐阜。”

    叶默见连遇两名修士都是化真修士,而且还有一名神兽山脉的人,心里一动,随即就问道:“你是神兽山脉的修士,那你知道石中却吗?或者你知道大神主和二神主,还有西修城城主谢正师?”

    查岐阜立即就惊声问道,“你是为沙河封印而来的修士?你是去援助的?千万不要去,那封印根本就是一个地狱恶魔。不能去,绝对不能去……”

    说到这里,他甚至忘记了叶默了,只顾的惊恐说道:“那里现在早就没有人了,他们一个个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走的走,那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完了,西积洲完了……”

    叶默皱了皱眉头,一个化真修士居然怕成这样,也太离谱了点。他抬手给了这叫查岐阜的修士一道清神决,然后才问道:“查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说清楚点?”

    这叫查岐阜的妖修打了个激灵,这才彻底的清醒过来。他总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随即他就震惊的看着叶默问道,“刚才在我四周不断追杀我的是什么东西?我怎么看不见,你怎么可以看见?是你灭掉了它们?”

    (第四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