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二六零章 杀黑白准丹王

第一二六零章 杀黑白准丹王

    ()“啧啧,得过炼丹名人堂第一的人就是不同,这隐匿功法,连我老人家都看不出来你的修为了。レ思路客レ叶默,这个是你媳妇吧,长的就是漂亮。唉,可惜了…”司马驻说到这里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句。

    听到司马驻的这句话,周围的其余修士都明白了,原来叶默用的是隐匿功法,难怪司马驻敢上前。

    有几名虚神修士都有些后悔了,早知道他们先上去了,因为刚才的忌惮,竟然让司马驻得了好处。司马驻这些年修为上升的非常快,已经是虚神八层修为了,一般的虚神修士根本就不敢对他怎么样。更何况在修真界,也讲究一个先来后到。

    虽然明知道刚才来的那两个修士的飞行法宝不是普通的货sè,很有可能是极品飞行真器,可是也只能看着司马驻发财。

    司马驻忽然话锋一转,“苏建湖那个老儿还骗我说你去南安洲了,嘿嘿,你回来的可真快。不过你媳妇修为涨的倒是更快,已经元婴中期了。”

    叶默表情淡淡,并没有动手,他之所以没有动手是在等童武生,童武生已经过来了,只是司马驻这个脓包没有发现而已。他等童武生过来,还有一件事要问这两个家伙,就是‘物’这本书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没有动手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叶默看见了一名乘鼎巅峰的修士正看着这边,那名乘鼎巅峰的修士隐匿了自己的修为,可是叶默却看的出来。

    在北望洲,乘鼎巅峰的修士非常少,甚至可以数的出来,这里却出现了一个。尽管他将自己的修为隐匿在了虚神后期,可是叶默修炼的是‘三生决’,万物本源法决。这种隐匿功法在他眼里完全就是虚设。

    见叶默不说话,司马驻白脸一黑,忽然冷冷的说道:“当年在长坟丘,我的那本书还有那个奇异火种也是你拿走的吧?将这些东西交出来,还有你的那个储物戒指,然后断去自己的一臂。”

    说完,司马驻又是嘿嘿一声,“知道我为什么饶你一命吗?因为你带来一个好媳妇,我很满意,所以你自己救了你。”

    叶默本来还想等童武生过来一起整的,现在司马驻自己想早点死,竟然敢牵扯到静雯,那就别怪他没有忍xìng了。

    他忽然取出一个手套戴在手上,然后冷冷的看着司马驻说道:“司马驻,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戴手套吗?”

    司马驻愣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叶默就伸手捏住了司马驻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然后才看着被自己拎起来的司马驻冷冷的说道:“因为我怕你的脖子脏了我的手。”

    时刻的司马驻哪里还有刚才的威风,他脸sè全是惊骇无比的表情,他根本想不到数年前叶默还是一个筑基修士,怎么才区区数年的时间,他就成长的如此恐怖了?可以轻易捏住自己的脖子,自己还没有任何能力反抗,这是什么修为?凝体?乘鼎还是劫变修为?

    刚才他清楚的看见叶默的手伸了过来,可是他就是无法动弹,眼睁睁的看着叶默捏住了他的脖子。

    不要说司马驻惊骇的呆住了,就是周围其余的修士一个个也都惊骇住了。一些刚才还在后悔的虚神修士,惊骇之后此时已经在庆幸,幸亏没有上前去,如果上前去找叶默的麻烦,现在被人家捏住脖子的就不是司马驻,而是自己了。

    叶默拎着司马驻冷冷的说道:“你说的对了,当年那些东西都是我拿走的,你又能奈我何?我的修为你看不出来,不是因为我隐匿的好,是因为我进步大。不过你的长进不大啊,当年你就是虚神六层了,现在还是勉强虚神八层。司马驻,你的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

    “是……前……前辈……”司马驻的脖子被叶默捏着,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吐出四个字,也极其艰难。此时他浑身颤抖,也知道自己今天完蛋了。

    可是此时叶默根本就没有理睬他,反而对一名刚刚过来的修士叫了一句,“童武生老儿,你也过来。”

    作为黑白准丹王之一的童武生,不但炼丹水平不在司马驻之下,就是修为也和司马驻一直持平。他刚刚从飞行法宝上落下来,就看见了捏住司马驻的叶默。他心里同样是惊骇无比。

    只是不等他反应过来,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离开,叶默就已经叫他了。他听到叶默的叫喊,已经知道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妙。所以他根本想都没有想,立即就祭出飞行法宝,就要逃走。

    可是他的飞行法宝刚刚祭出,一道闪雷就落了下来,正好打在他的风车飞行法宝上,那飞行法宝顿时被叶默的雷弧给击出一道巨大的裂痕。

    童武生大骇之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叶默就冷声说道:“如果你还敢走的话,那你就别过来了,我送你一程。”

    童武生此刻哪里不知道叶默的修为根本不是他可以望其项背的,赶紧哆哆嗦嗦的走了过来对叶默躬身施礼说道:“叶前辈,晚辈童武生瞎了眼睛,没有看见叶前辈您在这里。”

    “听说你和这个垃圾去过斐海城找我?”叶默看着童武生冷然说道。

    “前辈误会了,我怎么敢去找前辈,是司马驻这个老儿挑拨我去的,可是晚辈到了斐海城连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童武生连忙说道。

    “哦。”叶默疑惑的看着童武生再次说道:“可是当年的那个奇异火种和‘物’都在我这里啊,难道你们不要?”

    童武生吓得浑身一打颤,心说我敢要吗?可是嘴里却连忙说道:“前辈,那本来就是前辈的东西,晚辈岂敢要?”

    说完更是不敢让叶默继续询问就指着司马驻对叶默说道:“这司马老儿jiān猾无比,而且灭绝人xìng。当年他只是喜欢自己的小师妹,他小师妹不愿意嫁给他,就杀了他小师妹的男人,还**了他的师妹……”

    司马驻被叶默捏着脖子,想要说话,可是呃呃了几声,却一句话也吐不出来。

    叶默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一把丢下司马驻冷声问道:“那本书你们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如果有一个字我不满意,我就直接杀了。”

    “我说,是在南山坊市,我和司马驻在南山坊市的一个地摊上同时看见这本书,然后同时抢夺。后来一个人抢走了一半,我们事后才想起去询问那个摊主,那摊主已经不知所踪了。”童武生连忙说道。

    叶默皱了一下眉头,南山坊市他知道,可是这么多年了,想要找到这书的出处,显然不可能了。

    他冷冷的看着司马驻和童武生说道:“你们两人现在就动手打一架,活着的我会考虑是否让他离开。”

    不等叶默的话音落下,司马驻已经祭出了自己的黑网法宝冥yīn网。而童武生速度丝毫不慢,十几把飞剑已经从他的袖口飞出。从两人的动作,叶默就可以看出这两个家伙平时是多么yīn险狡诈了。

    这是关系到生死的问题,两人根本不敢留手,一时间两人打斗的地方飞沙走石,爆炸连连。就算是两人知道叶默说的是考虑让活着的离开,可是他们也不敢有任何异议。

    司马驻的冥yīn网比起当年在长坟丘的时候更是厉害,带起片片黑雾想要将童武生的飞剑网住,可童武生和司马驻打斗多年,早就知道他的本事,竟然也可以化去,并且还还能不断的反击。

    叶默看见两人越打越远,最后竟然向外围去了,他心里冷笑一声,在自己面前玩这一套。

    童武生和司马驻离开叶默已经有千米远的时候,两人同时狂喷数口鲜血,竟然同时选择了血遁。

    叶默不等两人的血遁完成,一扬手就是两道雷弧剑过去,这两道雷弧剑其实就是一道雷弧剑被叶默分开成为两道了。对付两个虚神修为,一道雷弧剑已经多的不能再多了。

    “轰、轰……”

    两道炸响,刚才还准备血遁的司马驻和童武生被雷弧剑击成了焦炭,当场神魂俱灭。

    周围其余的修士看的倒吸冷气,这也太厉害了,两道雷弧竟然直接杀灭了两个虚神后期的修士。那些修士看见叶默的目光开始躲闪起来,虽然‘黑白准丹王’名声不咋地,可是叶默一来就霸道的杀了两人,其余的人此时哪里还敢有半分废话?

    那名隐匿了修为的乘鼎后期修士看见叶默的雷弧眼神都有些抽搐,竟然是一个雷系修士,一个雷系修士修炼到乘鼎,还能施展出如此厉害的雷弧,实在是太过惊人了点。

    就在这个时候,刚才还平静无比的山谷深处再次爆发出一阵轰隆的巨响。巨响从万药山脉的深处爆发开来,无数的碎石和杂草被炸的四处乱飞。

    一名元婴修士捡起一株落在他面前的灵草,竟然惊叫起来,“八级灵草‘蕨生’?”

    几乎所有的人听到这修士的声音都看向他手里的灵草,叶默却皱着眉头看向了爆炸的地方,那里正是当初他发现那个封印的方向。

    (第三更送上!!!)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