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二五七章 晨曦中的呢喃

第一二五七章 晨曦中的呢喃

    这几天苏静雯和叶默在一起,再次恢复了在宁海时的活力,唯一让她有些不好意思开口的就是,还没有和叶默做真正的夫妻。这种事情,就算是她再想,也不好当着叶默的面说,更何况宋映竹还在边上。

    虽然心里想,可是宋映竹真的当她的面说出来,她还是有些承受不住。甚至有些埋怨宋映竹,结了婚的人说话真是太直接了。

    叶默看出来了苏静雯的不好意思,却呵呵一笑拉住了苏静雯的手,然后看着两人说道:“映竹,你和静雯对我来说和素素还有轻雪一样,当年我和素素轻雪举办婚礼的时候,你也在。我对不起你的是,竟然将你忘掉了。这次等我们回到南安洲的‘墨月之城’后,我要再次举办一次和当年洛月城一样的婚礼……”

    叶默的话还没有说完,宋映竹眼里就露出惊喜的表情。当年叶默结婚的时候,她作为叶默最早的女人,却只能抱着忆墨躲在一边看着,忆墨哭泣的时候,她甚至只能偷偷的离开。

    那种心酸和渴望不足为外人道,今天叶默今天能体会她的心思,要补充给她一个婚礼,让宋映竹心里顿时酸酸的,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叶默之所以能和她在一起,那是因为忆墨,如果没有忆墨的事情,她永远不会成为叶默的妻子。

    如今叶默能想到这件事,对宋映竹来说,那是最好的补偿。作为一个地球过来的女人,她最渴望的和这里的女人不同,她最渴望的是永远和自己的丈夫在一起,而不是修炼再修炼。或者说,哪怕是要修炼,也要和自己的丈夫一起修炼。

    “老公……”宋映竹再也无法顾及苏静雯还在一边,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火热。扑在了叶默的怀里。

    “回去陪我……”宋映竹完全忽略了旁边的苏静雯,语气变得呢喃起来,甚至身体都变得滚烫和火热。

    苏静雯脸色顿时红的犹如一个柿子,她想不到映竹竟然如此大胆。难道结了婚的女人都会这样?她想着竟然也感觉到身体有些发软。

    叶默却有些怅然的看着远处的天边,他想起了穆小韵,还有一个小韵,可是她又在哪里?

    ……

    对叶默来说,上一次放纵还是几年前和素素轻雪见面的时候。这次宋映竹的热情和火热差点将他完全吃了下去。

    第一次他放下心神,沉睡了一晚。那种每日不断修炼、再修炼的念头在这一刻被叶默完全放在了后面。

    清晨的朦胧晨曦从外照射进来的时候,叶默整个心神都松了下来。他伸手揽住了身边的柔软躯体,却感觉到那身体有些僵直,顿时笑了出来,“映竹。莫非你只敢在晚上……”

    随即他就感觉到了不对,这个身体不是宋映竹的,他手握的地方比宋映竹的要大了很多。

    叶默心里一惊,一股淡淡的熟悉的体香传来,叶默立即就明白了怀里的是谁,他脱口说道:“静雯?”

    “嗯……”一个发自鼻腔的声音响起,却没有了后文。

    叶默想起了之前苏静雯在外面说的话,我们在一起吧。此刻他岂能不明白苏静雯的意思?静雯在这里,肯定是映竹叫来的。他再也没有去想别的。伸手搂紧了苏静雯有些紧张的身体。

    苏静雯的紧张只是片刻时间,那僵直的身体就融化下来,变得柔软无骨,同时更为热烈反搂住了叶默。

    苏静雯一直是一个娴静保守的女子,可她同样是一个感情唯一的女子。在叶默之前,她从未喜欢过任何一个男人。当她喜欢上叶默后,历尽了千辛万苦,从宁海到洛月城,从洛月城到小世界。从小世界到洛月大陆。这一路追来。只是为了喜欢叶默而已。那其中的心酸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实在只有她一个人才可以体会。

    如今在叶默怀里。苏静雯的矜持只是片刻时间,就再也没有了任何的顾忌。多少年的思念和压抑的渴望都在这一刻完全被她释放开来,她疯狂的搂住了叶默,疯狂的吻叶默,甚至要将自己完全蹂进叶默的身体之中。

    叶默心里升起了阵阵的柔情和怜惜,他想起了那个冰天雪地的大街。苏静雯就好像一道孤寂的风景,在那个她一个人都不认识的大街上独自蹒跚。那道孤独在风雪之中的身影,他永远也无法忘记。

    叶默同样无法忘记,苏静雯在昏迷之后,她的眼睛还需要看着自己。他更加无法忘记,她醒来的第一句话,‘这里好大的雪。’

    如今,伊人在怀,可是叶默却涌起一阵阵的愧疚,他虽然没有刻意去欠苏静雯的,可是他却感觉自己欠了她许多。一个在地球生活的柔弱女子,一个知性的宁静女孩,自己却要让她留在斐海面对妖兽的厮杀。

    苏静雯此刻却涌起了一种极度的满足感,哪怕叶默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哪怕也只是这样静静的搂住她。

    “你在想什么?”苏静雯看见叶默怜惜的眼睛问了一句,手却搂的更紧,几乎让她自己都喘不过来气了。或者只有这样,她才能感觉到那极度的真实感。

    叶默吻了一下苏静雯的嘴唇,“我在想那个大雪的城市,那个大雪中孤单的十字街道。”

    苏静雯的眼睛凄迷起来,在那个大雪的陌生城市,她一个人走在异乡的街道。她以为那是她最后一个日子了,她将在一个陌生的世界死去。她将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妈妈,更是再也见不到心中想要见的那个人。她浑身都很疲惫,她的心已经厌倦。

    可是那个时候她却出现了幻觉,她看见了叶默,看见了站在雪地里面的叶默,看见了站在她面前的叶默,那一刻她泪流满面,她不敢闭起眼睛,因为她怕,怕自己的眼睛一旦眨了一下,叶默就再次消失不见了。

    可是那一刻,她却满足了,哪怕是幻觉,她也在临死之前看见了他。在她知道自己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叶默的情景,

    当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

    我走在故乡繁华的大街

    人潮涌涌

    你独自在街道的一角卖符

    那时

    你不是我的风景

    却救了我的妈妈

    ……

    当我最后一次遇见你的时候

    我走在异乡寂寥的大街

    雪花纷纷

    你独自站在大街的中心等雪

    这时

    你却是我心里的幻觉

    你让我走的了无牵挂

    ……

    让她永远也想不到的是,那最后的一眼不是幻觉,是真的,是真的见到了叶默。

    苏静雯看见叶默愧疚有些湿润的眼睛,她趴在了叶默的身上,抬手擦了擦叶默的眼角,呢喃的说道:“要了我……”

    晨曦的光芒越来越亮,夹杂着苏静雯低低的呻吟,却显得更为宁静起来。

    ……

    当叶默和苏静雯走出房间的时候,宋映竹等人早就在客厅等着他们了。看着笑吟吟的宋映竹和叶菱等人,苏静雯感觉到脸有些火辣。

    就算她已经是元婴修为,可是初经人事,腿脚也有些发软。

    纪禀和蒙寒安还有斐海城的城主也都在,就是器阵门的那名阵法宗师李长老也在。

    “出了什么事情了?”叶默疑惑的看着众人问了一句。

    期子鱼连忙站起来对叶默恭谨的说道:“叶门主,如果不是纪前辈说,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叶门主也是一名阵法宗师。是这样的,我们商量后,想在斐海城布置一个顶级的九级防御阵法……”

    期子鱼的话没有说完,叶默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即笑着点头说道:“期城主就算是不说这件事,我也会帮忙的。我‘墨月’还在斐海城,斐海城不但要布置防御阵法,我还打算布置一个九级攻击阵法,以后这种规模的妖兽兽潮,斐海城可以直接无视。”

    听了叶默的话,期子鱼立即惊喜的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斐海城就万无一失了,甚至比碎叶城的防御更为坚固。”

    说完期子鱼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补充说道:“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碎叶城的妖兽撤退,似乎和我们斐海的牵制有关系。”

    叶默点点头,虽然他不是很清楚碎叶城妖兽的撤退是不是因为斐海城的缘故,但肯定是有联系的。

    就在几人还在商谈如何布置斐海城的防御阵法时,黎经旻却匆匆的走了进来,他走到叶默面前小声的说道:“门主,望月宗发来传书飞剑,他们的宗主扇芾邀请门主去望月宗一趟,语气好像不是很善。”

    叶默心里冷笑,他最讨厌就是这种倚老卖老的家伙。扇芾和他说好的交易,最后不遵守协议不说,还临时反水,甚至帮助别人来对付斐海‘墨月’。叶默绝对不相信易逸来斐海的事情扇芾会不知道,这家伙和当初河州的那个张乘风也没有什么区别。现在还有脸叫自己过去,他还以为他是谁了

    想到这里他冷声说道,“我是要过去一趟,不过不是现在,等我将斐海城的事情办完后,我要去望月宗杀了那个易逸,为李起善报仇。”

    (已经第三更,月票可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