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二三四章 坑人的交易

第一二三四章 坑人的交易

    广薇听到这话,顿时紧张起来。叶默却好像没有听到鹰眼男子的话一般,对广薇说道:“我们走吧。”

    “慢着。”鹰杀毫不犹豫的拦住了广薇和叶默,然后转头冷声对那胖修说道:“胖葫,你的生意是怎么做的?不要遵照阴海城的规矩吗?我明明看见刚才的生意还没有结束,为什么人就要走了?”

    叶默不等那肥胖的修士说话,就冷声说道:“我已经付过灵石,你那只眼睛看见生意没有结束了?”

    鹰杀不屑的扫了一眼叶默说道:“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交易没有结束,不懂规矩就别乱说话。”说完立即冷声对那胖修说道:“胖葫,这女修的买卖结束了吗?”

    那肥胖的凝体修士下意识的打了个颤,连声说道:“没结束,没结束。我刚才还没来的及和这位朋友说第二步的事情,朋友您就来了。”

    说完,他有些担心的看着叶默说道:“朋友,我们这里炉鼎的买卖都是分两步的,你刚才只是和我交易了第一步。”

    胖葫心思敏捷,之前看见广薇跟随在叶默后面就有些奇怪了,现在购买广薇的主人过来,而且似乎和叶默有很深的仇恨,哪里还不明白出了事情?

    叶默眉头一皱,他第一次来阴海城,哪里知道那么多。不等叶默说话,那叫胖葫的修士立即就解释道,“第一步只是交易双方达成协议,你给灵石,我给人。第二步是要解去炉鼎身体的禁制,这你需要另外再付钱的。”

    叶默总算是明白了这个胖葫怎么坑他了,第一步七百万灵石只是坑的开始,等交易完成后,他要帮炉鼎解去禁制,那价格就随便他开了。一般解开禁制,都是下禁制的人去解开。别人是很难解开的。

    就算是能解开,那个解禁制的修士修为也要高出下禁制的人很多才可以,否则一不下心,就会让受了禁制之人丧命。如果下禁制的是化真修士,那就算是别的化真修士,也很难解去。

    叶默明白了这里面的坑后,冷笑一声说道:“胖子,你的意思就是我还要给你一笔你提出数量的灵石。然后完成第二步交易?”

    那胖葫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一声说道:“这位朋友说的没错,确实是这样的,不过这第二步交易,我们也不会比第一步多多少……”

    叶默心里大怒,还不会比第一步多多少,这显然就是一个巨坑。不用问。自己一旦不同意第二步,那第一步的钱也收不回来了。

    鹰杀忽然再次一挥手说道,“无论他出多少灵石,我比他多一百万。那个女修,我要了。”

    胖葫眼里露出喜色,有些无奈的将灵石递给叶默说道:“对不起了,有人出价高。”

    叶默再也遏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一个神识刀就过去了。胖葫忽然毫无征兆的喷出一口鲜血,再看向叶默的时候。脸色苍白惊恐。

    半晌后,他忽然指着叶默,“你,你竟然敢在阴海交易大殿动手……”

    他不等自己的话说完,就伸手狂按警铃。只是片刻之间,两名乘鼎后期的修士就匆匆来到了几人面前。

    “你是按的警铃?”先来的那名乘鼎修士冷眼扫了一下胖葫说道。

    胖葫犹如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说道:“是的,两位执法大人,此人在我这里交易,不但不遵守交易规则。还仗着自己的修为高。对我动手。”

    说完还一指地下他喷出的那口鲜血,表情愤怒到了极点。

    “你敢在这里动手?”那乘鼎修士听到胖葫的话后。对叶默说话的语气立即变得冰冷起来,两人同时拦住了叶默的去路。

    周围的人看见这种情况,纷纷停止了交易,盯着这边看热闹。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叶默毫不犹豫的杀了这两个乘鼎修士和这个胖葫,可是他知道如果在这里做了这种事,他就是必死无疑了。

    退一步说,就算是他逃出去了,跟他一起进来的人也没有一个能活。想到这里,叶默立即上前说道:“两位执法大人,刚才这个胖子在两位执法大人面前说谎,说我对他动手。可是这里有监控阵法,也有许多人看见,我连手都没有抬一下,又怎么能叫动手?”

    那名乘鼎修士听了叶默的话后,立即离开了,片刻之后,他回来对旁边的另外一名乘鼎修士说道:“刚才这人确实没有动手。”

    显然刚才那乘鼎修士是去查看监控阵法的影像的。

    “不对啊,他动手了,我吐血就是他打的。”那胖葫立即尖声叫道。

    那刚查看过监控阵法的乘鼎修士冷声说道:“你有证据吗?只要你证据,证明此人对你动手了,我们立即就将他带走。如果你没有证据敢质疑我们的执法,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胖葫心里一冷,他知道叶默用的是神识攻击,可是神识攻击没有真元波动,他怎么找证据?而且他也明白两位执法修士也知道刚才有人对他动手了,但是没有证据那就是不可能抓对方的。

    叶默此时却讥讽的冷笑说道:“或许你感觉你的血不新鲜了,想要吐几口,或者你疾病发作,谁又能肯定?”

    周围的修士暗自好笑,一个修炼到凝体的修士,疾病发作,这可能吗?不过却没有人站出来帮胖葫说话。

    那胖葫看两名执法就要离开,立即再次指着叶默叫道:“此人和我的交易没有完成,就要带走一名炉鼎。而且还不允许别人竞价,根本就是要破坏这里的规矩。”

    刚才那名乘鼎修士因为叶默明明动手了,但是没有办法抓住叶默的把柄,心里就对叶默有些不爽了,现在再次在另外一件事上牵扯到叶默,他的表情马上又阴冷了下来。

    “你的胆子不小,不过想要将这里当成你的地方,你会发现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那乘鼎修士说完,就要取出灵器手镣,想要拿住叶默。

    那鹰杀脸上露出冷笑,他知道一但这个修士被阴海城的执法带走,那就是死路一条。

    叶默已经大致明白了这里的规矩,就算是执法想要偏向胖葫,但是明面上也必须要弄清楚问题。

    他此时怎么能让对方铐走,一旦这样,他可真的就完了。

    叶默不等两位执法动手,就再次大声说道:“两位执法大人,是不是只要听一面之词,就可以将人带走?如果两位真的是要这样,我需要向阴海城的大人申诉。”

    另外一名乘鼎修士拦住了想要铐住叶默的那名修士,然后对叶默冷冷的说道:“你什么时候看见我们要听一面之词将你带走了?你刚才不遵守我阴海城的规矩,难道我们还不能带走你不成?”

    叶默哈哈一笑大声说道:“刚才的事情这里面有很多人看见,而且也有监控阵法记录,两位执法有没有问过我原因?好像只是听了这胖子的话,就说我不遵守交易规矩了吧?莫非阴海城就是这种规矩?两位执法大人只要听取一面之词就可以将我带走?如果阴海城真的是这种规矩,算我倒霉。”

    “哼。”一声冷哼传来,又是一名修士出现在几人身边,那修士冷哼了一声说道:“我阴海城什么时候是这种只听一面之词的规矩了?任何人来我阴海城,都是平等。就算是你和我,也是平等。”

    这赫然已经是一名劫变后期的修士。

    叶默心里冷笑,平等个屁。这种好笑的平等,简直就可以将人的牙齿笑掉,偏偏他还说的一本正经。

    那两名乘鼎执法修士看见这劫变后期修士来了后,立即脸色大变,低着头躬身说道:“管事大人。”

    那劫变修士根本就没有理睬两名执法的乘鼎修士,只是冷冷的盯着叶默说道,“如果你说不出理由,我会当场将你击杀。”

    叶默心里却很是不屑,当场将自己击杀?区区一个劫变七层修士而已,就敢说这种大话。自己乘鼎二层的时候,就斩杀过劫变四层修士,虽然当时有蒙寒安的简单帮忙。但现在自己已经是乘鼎六层的修士了,比起当初何止强了一倍?

    心里虽然不屑,叶默还是回答道,“管事大人,刚才我和胖葫的交易已经结束,他却偏偏说没有结束,还要将我已经购到的女修转手再出售给他人。请问大人,这是不是强霸行为?如果在大殿里面所有的人都和他一样,以后谁还敢在这里交易?”

    不等那管事说话,那胖葫就急忙恭谨的对那管事躬身说道:“管事大人,这名修士胡说,刚才交易明明没有结束。不但有监控阵法,还有很多人看见的,他是当面撒谎。因为交易没有结束,我才说将炉鼎卖给别人的,而且我也打算退灵石,监控阵法也有。”

    鹰杀在一边连忙说道:“是的管事大人,我刚才确实是看见了交易并未结束,可是这名修士却强行要说交易结束了。”

    那劫变修士冰冷的盯着叶默,“是不是这样?”

    (第一更送上,继续来月票爆发吧,有多少爆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