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二零三章 登顶离去

第一二零三章 登顶离去

    叶默在这一刻明白,他的阵法传承是‘三生决’衍生而来,根本就是自成一系。此时他完全没有必要去研究别人的阵法,通过别人的阵法去晋级九级阵法宗师。无论别人的阵法是多么优秀,是多么的别出心裁,只要他已经是九级阵法宗师了,那别的九级阵法就是浮云。

    前面十六盘的经验已经告诉过他,所有的八级阵法都无法挡住他,因为他已经是一个八级的阵法宗师。如果他一心要通过研究别人的阵法晋级,反而误入歧途了。对别的阵法,他只需要知道其中的布阵理念就可以。

    在叶默豁然开朗的这一刻,他的阵法水平终于在八级和九级之间打开了一个缺口,在他站起来洒下阵旗的同时,他已经跨入了九级阵法宗师的行列。

    蒙琪看着叶默出了幻阵后,接下来的阵法对他的阻拦时间越来越少。到了最后,叶默甚至将大部分的时间都节约下来去采集灵草了,而在第十七盘已经有了少数的八级灵草。

    蒙琪终于忍不住的问了出来,“叶师兄,你突破了?”

    叶默微微一笑,“没错,我刚刚跨入了九级阵法宗师的行列,所以第十七盘对我已经没有了任何威胁。我之前误入歧途了,否则我应该更早的进入九级阵法宗师行列的。”

    蒙琪倒吸了一口冷气,叶默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进入了九级阵法宗师行列,这个世界真的有这种人?

    此刻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叶默的背上,半晌后才再次问道:“叶师兄,你进入罗曲十八盘的时候,是不是就认为自己肯定可以突破九级阵法宗师?”

    叶默摇了摇头说道:“这怎么可能,我其实没有半分的把握,不过这个罗曲十八盘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对领悟阵法有极大的帮助,我估计这应该是上古那个门派布置起来让弟子领悟阵法的所在。”

    叶默没有说谎看。他在进入罗曲十八盘的时候是真的没有认为自己就一定能突破九级阵法宗师的水平。但是他有自己的底牌,如果他真的无法穿过第十八盘,他会进入金页世界寻求纪禀帮助。如果纪禀都没有办法帮助他,他只有躲进金页世界。要让他白白送给雍蓝衣杀掉,那他是绝对不愿的。

    当叶默和蒙琪跨入第十八盘的时候,眼前的景象顿时让两人呆住了。

    此刻叶默和蒙琪发现,他们此时站在了罗曲十八盘的峰顶,而这里没有任何的推力。也没有看见任何的阵法。也就是说罗曲十八盘,其实只有十七盘有阻拦阵法,如果参赛者过了前面十七盘,第十八盘根本就是一个摆设。

    如果一定要说这里还有一个阵法,就是峰顶的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置灵阵,而在置灵阵的中间。赫然是两条灵气浓郁到了极点的灵脉。

    “极品灵脉……”蒙琪惊叫出声,就算是没有见过极品灵脉,蒙琪也认出来了这就是极品灵脉。

    叶默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真的是极品灵脉,而且还是两条。可这还不是让叶默最震撼的,最让他震惊的是在两条极品灵脉的旁边还有两个白玉石桌,每一个石桌上都放置着一样东西。

    一个是女式云帕,另外一个却是一块淡蓝色的矿石。叶默震惊,是因为他肯定那云帕是一件超越了极品真器的东西。也就是说那很可能是一件下品仙器。唯一可惜的是,这仙器是女子用的。

    虽然云帕非同一般,可是叶默关注的却是那块淡蓝色的矿石。蓝色一般会让人一种清凉的感觉,但叶默却在这矿石中感受到了一种恐怖的炙热。

    “是极品真器……”蒙琪在叶默背后再次叫了出来,她盯着的是那块云帕眼里充满了渴望。不过随即她就想起了自己还在叶默的背上,连忙说道:“叶师兄,快放我下来,这里没有推力了。”

    叶默将蒙琪放下后,根本没有注意到蒙琪恢复血红的脸。而是看着那云帕说道:“那块云帕绝对不是极品真器。虽然我没有见过下品仙器,可是我有一种预感。那云帕是一件下品仙器。”

    “啊……”蒙琪本来还有些尴尬,可是听了叶默的话后,她脸上的红色瞬间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惊骇。

    仙器就算是一件下品仙器,也不是普林人能拥有的,听说就算是九星宗门,也只有极少数的才拥有下品仙器。

    “云帕归你,蓝色的矿石归我。”叶默毫不犹豫的说道。他感觉那个蓝色的矿石对他有极大的用处,虽然他还不知道那用处在什么地方。

    蒙琪连忙摆手说道:“我不要,叶师兄你全部拿去吧,我能在这里来,完全是靠了你。我只要求你带我逃出这里,然后让我用破空符离开洛月大陆,我就满意了。”

    叶默淡然一笑说道:“你看我像是吃独食的人吗?而且那云帕也是女孩用的,既然这是两个人见到的,那就两个人平分。那两条极品灵脉,我要拿走一条。”

    蒙琪急忙再次说道:“灵脉我不要,而且我也拿不走。”她已经默认了叶默给她的云帕,那云帕她实在是很喜欢,竟然再也无法说出拒绝了的话来。

    叶默点头说道:“我知道你拿不走,另外一条也不能拿走,是必须要放在这里的。”

    “为什么?”蒙琪疑惑的看着叶默。

    叶默摆摆手说道:“这解释起来很麻烦,反正你只要知道不能拿走就行了。”

    另外一条灵脉叶默当然不会拿走,当初在冰神禁地的下面他取走了极品灵脉,造成了所有的阵法都失效。如果他两条灵脉都取走了,说不定罗曲十八盘的阵法也会全部失效。这对他来说可是自寻死路。

    叶默刚取走灵脉,就感觉到有些不对,他顾不得再多想,直接将云帕丢给蒙琪,自己收起那蓝色的矿石,同一时间祭出了青月。

    蒙琪没有再问,任凭叶默取走了一条极品灵脉,当她接过叶默递给她的云帕时。那瞬间她就明白叶默说的是对的,这条云帕绝对不是极品真器,等级比真器只会更高。

    蒙琪刚一上青月,叶默就丢出几枚阵旗,青月瞬间就隐匿起来,悄无声息的冲出罗曲十八盘的峰顶,转瞬远去。

    ……

    当叶默取走一条极品灵脉的瞬间,在罗曲十八盘岛外围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轰轰’震动。

    “怎么回事?”在外围围观的修士有人惊异的问了出来。

    在这震动的瞬间。还在罗曲十八盘里面的几名参赛者瞬间就被传送出来。旺苍却松了一口气,通海教的那两人虽然在第九盘留了几天的时间,最后还是没有通过第九盘,被传送了出来。

    不过那震动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只是片刻的时间,就已经再次的安稳了下来。虽然这时间很短。可是余下的几名参赛者都是在这震动的过程中被传送出来的,有些人已经想到在罗曲十八盘里面应该发生了什么。

    当雍蓝衣发现被传送出来的人当中并没有叶默的时候,顿时气势暴涨起来,他伸手就要抓向最后被传送出来,并且进入第十一盘的荆学城。

    荆学城进入了第十一盘,可以说是唯一一个经过第十盘的修士,叶默就是在第十盘没有消息的,所以雍蓝衣第一个要问的就是荆学城。

    只是他的手还没有接触到荆学城,另外一只真元大手同时伸出。两个真元大手撞击在一起,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当中的地方,已经裂开了一个巨大的沟壑。

    “雍教主好大的脾气,不过想在我沧海殿撒野,还差了点。”一个冰冷的声音说道,接着一名中年文士站了出来,冷冷的盯着雍蓝衣。

    雍蓝衣冷静下来,他已经明白自己刚才的举动不妥了。他可以这样对付海修盟的参赛修士,可是却不能这样对沧海殿的修士。沧海殿的大殿主荆向东虽然比他略差。可也是有限。人家同样是化真九层的修为。

    荆向东出头,显然最后他要抓的人就是荆向东的独子荆学城了。

    明白这个道理后。雍蓝衣对文士打扮的荆向东抱了抱拳说道:“荆兄,雍某心急小儿大仇,刚才冒犯了。不知道荆兄可否让令公子告诉我一下在第十盘是否遇见了叶默?”

    周围的人听了雍蓝衣的话,更是鄙视旺苍。通海教的教主雍蓝衣用同样的手段对付海修盟和沧海殿,可是沧海殿就敢还手,而海修盟却像孙子一样。

    旺苍当然知道周围的人议论什么话题,只是他的脸色阴沉无比,半句话都没有说。

    荆向东听了雍蓝衣的话,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荆学城,“学城,人家教主大人问话,你想回答就说,不想回答我们就走。”

    雍蓝衣听了荆向东的话,气的脸色铁青,可是他却不能以此为借口和荆向东开战。刚才那一下,他就知道荆向东并不会比他差多少。而且沧海殿三位殿主,实力都相差不大,一旦打起来,他并不是稳居上风。

    荆学城此时已经反应过来,他疑惑的看着父亲荆向东问道:“父亲,那叶默没有出来吗?怎么可能呢?他和我在十八盘里面还结为朋友了。”

    荆向东听了荆学城的话后哈哈大笑,“学城,你的眼光真的不错啊,那个叶默值得结交。”

    看着荆氏父子的嚣张对话,雍蓝衣脸色愈发铁青,可是他却明白了荆学城是真的不知道叶默的下落。

    明白了这点后,他立即就看向了蒙寒安,同时冰冷的问道:“蒙副盟主,你应该知道你徒弟的安危吧,现在她情况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