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一九二章 蒙琪的求助(求月票)

第一一九二章 蒙琪的求助(求月票)

    告辞蒙寒安后,叶默被王化能安排在了‘真宝联’的住处。他心里还在消化蒙寒安带给他的消息,丹城的‘十二丹王阶’只是一件仙器,这在之前他却是从未想过的。他也没有想到在修真界的修士,竟然能炼制出来仙器,那炼器师应该是如何牛?

    不过自己也不差,在这里只是短短的时间,就已经可以炼制极品灵器了。唯一可虑的是,他对蒙寒安的承诺不大相信。因为他事后回忆起了蒙寒安当时说的话,‘那雍蓝衣就是再护他的女儿,十八盘的比赛中也不会对你怎么样。’

    比赛中没事,那比赛后呢?

    不相信蒙寒安的承诺,不是他不相信这个中年美妇的人品,而是不相信她的实力。在修真界实力为尊,更不用说在动辄杀人的无心海了。

    一旦那个刁蛮的少女一定要拿办自己,只要海修盟的盟主同意了,蒙寒安绝对保不住自己。那蒙寒安之所以爽快的将玉简给他,就是不怕他逃走。叶默也没有想过逃走,拿了别人的东西逃走,不是他的性格。更何况他也知道,绝对逃不走。所以他才问蒙寒安,在罗曲十八盘是否可以中途离开。

    可是按照蒙寒安的说法,除非在罗曲十八盘登顶,否则被传送出去,落在人堆里面,他只能将全部希望寄托在蒙寒安的身上。之前叶默就没有敢全部相信蒙寒安,现在想起了当时她说的话,就更是不敢相信了。

    根据蒙寒安的说法,从未有人在罗曲十八盘登顶,最多也只是在十二盘就连会被传送出去。那自己可以登顶吗?

    可是如果可以登顶的话,叶默绝对不会将自己的安危交给蒙寒安。他最大的凭仗就是他是一个八级阵法宗师,这没有任何人能知道。

    他相信百岁之内的八级阵法宗师就算是有,也是极其稀少。根据蒙寒安的说法,在罗曲十八盘里面除了需要修为外。更重要的就是阵法水平。说不定他能凭借自己的八级阵法水平闯过第十八盘。只要到了第十八盘的峰顶,他就可以随意离开。到时候自己尽量小心,不能让那些化真修士发现。

    想到这里,叶默渐渐心安,他正想取出蒙寒安给他的那枚玉简看看,‘仙棬花’到底在那处深海,神识却扫到门口有人过来。过来的竟然是之前一直站在蒙寒安身侧的那名虚神后期的女孩,叫蒙琪。

    不等蒙琪敲门。叶默已经打开禁制,对蒙琪抱了抱拳说道:“不知道蒙师妹有什么事情找我?”

    蒙琪对叶默福了个礼,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说道:“蒙琪见过叶师兄,几天后的罗曲十八盘要多烦叶师兄了。”

    语气轻柔,却又如黄鹂歌唱一般的清脆动听。让人如沐春风,叶默不由的感叹这个蒙琪和当初拦住自己的雍瑜儿。都是极美的女子,为什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叶默呵呵一笑,收起玉简说道:“我还要多蒙姐帮忙,给了我一个‘仙棬花’出现过的地址。”

    蒙琪微微一笑,可能是因为说了两句话的缘故,语气变得自然了不少。她回头看了看叶默门口的禁制,没有说话。

    叶默心里一动,立即将禁制封闭起来,这才问道:“蒙师妹是否有什么事情要说?先请坐下再说吧。”

    蒙琪见叶默将禁制再次封住。这才吁了口气说道:“叶师兄,如果你得罪了雍瑜儿,我劝叶师兄不要参加罗曲十八盘了。那雍瑜儿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就是我师父帮忙也没有用处。海通教的教主雍蓝衣对雍瑜儿近乎溺爱,在比赛之前不会动你,但是比赛之后百分之百会找你茬子,甚至会杀了你。海修盟的旺师伯绝对不会因为你而和通海教教主雍蓝衣交恶的。更何况,你动的还是雍瑜儿最心爱的风车法宝。”

    叶默心里一沉,果然是这么一回事。那个雍瑜儿他感觉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蒙寒安利用他。而蒙琪却来告诉他。他和蒙琪根本就素不相识,蒙琪没有理由为了他而说他师父的坏话。

    蒙琪却继续说道:“曾经有一个外来的乘鼎修士。在通灵岛冲撞了雍瑜儿,说是冲撞,其实也只是看不惯雍瑜儿,随口骂了雍瑜儿一句骄横而已。结果那名修士逃到了沧海三岛,还是被通海教的教主抓回去,最后连魂魄都烧了。”

    叶默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太狠了。如果那乘鼎修士只是骂了一句就烧毁魂魄,那自己毁了对方的风车,应该怎么处置?

    此时叶默想的已经不是罗曲十八盘比赛的事情了,而是一旦他无法通过十八盘,应该如何逃走的事情。

    “你为什么要帮我?”叶默回过神来,蒙琪为什么要帮助他?

    “因为我有办法让你逃出凌岛,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助你逃离出凌岛,不过有一个条件。”当蒙琪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叶默总算是松了口气。

    如果蒙琪没有任何的要求,他还真的不敢相信她的话。倒不是不相信她说雍瑜儿的娇蛮,而是不大相信她会无偿的帮助自己。

    “先说说你的条件。”叶默沉声说道。

    蒙琪忽然抬手又布置了几个禁制,不过那禁制实在是等级太低。叶默看了微微一笑说道:“你放心吧,在我房间里面做任何事情,也不可能有人知道。别忘了我是一个阵法高手。”

    听了叶默的话,蒙琪脸一红,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叶默心里暗道,那个蒙寒安和自己谈笑风生,为什么就有这样一个羞涩的徒弟?

    蒙琪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抿了抿嘴唇后,毅然说道:“我本不是洛月大陆的人,更不是凌岛之人。十年前,我因为意外来到了洛月大陆无心海的一处荒岛,我师父正好路过,顺便救了我。我感激师父的恩情,就留在了师父身边。时间久了,我也习惯了这里,没有想过离开。”

    叶默听到蒙琪的话,虽然有些惊异,但也不是太过奇怪。他自己就是从地球过来,同样不是洛月大陆的人。蒙琪说没有离开,那就是说她有离开的办法,同样说明了她虽然不是洛月大陆的人,也不是地球来的。如果是地球来的,是没有办法离开的。

    见叶默并没有太多惊讶的样子,蒙琪反而有些不大习惯,不过她性子淡然,只是一会就恢复了过来,继续说道:“可是去年通海教的少主雍乌子来到凌岛,他看见我后,立即就向我师父和旺盟主提出了要娶我去通海教。我师父根本就没有任何能力拒绝,旺盟主更是一句话也没有推辞。”

    说到这里她见叶默还是没有惊讶,转而自嘲的说道:“那雍乌子你没见过,但是他的妹妹雍瑜儿你应该见过了。”

    这才叶默终于惊讶的问了一句,“那雍瑜儿还有一个哥哥?”

    他心里想的却是,雍瑜儿都如此蛮横,她的那个哥哥岂不是更加厉害?

    蒙琪凄然说道:“那个雍乌子的性子你从雍瑜儿身上就可以看出一二,说是一个魔鬼都不为过。他强暴了他父亲的小妾,被他父亲知道了,不但不怪他,还将自己的那个小妾送给了他。而那个小妾送给他后,他又说不刺激,没有了兴趣,转而杀了了事。”

    叶默呆住了,还有这样的一窝子,这是什么和什么啊?那个雍乌子如此性格,难道就是从妖修身上继承来的遗传吗?

    “我的紫府藏着一枚破空符,可是没有机会激发。这枚破空符必须要在灵气极为浓郁的地方,才可以激发,回到我原来的地方。所以我虽然有逃走的办法,却没有逃走的能力。原来我想等我修为高了,再去寻找灵气极浓之地的,可惜的是我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了。这次罗曲十八盘之后,我必定要被海修盟送到通灵岛联姻。”

    蒙琪说完后,脸色有些凄然的看着叶默,显然希望叶默带她走。

    见叶默沉默下来没有说话,她更是有些急切的说道:“我可以凭借我的身份,以带你在凌岛周围走走的借口,将你带出凌岛的阵法。”

    叶默忽然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就可以带你逃走?我只有凝体修为,在凌岛有多少大能?而且真的这样,你自己也可以出去,然后逃走啊?”

    蒙琪忽然盯着叶默说道:“因为我根本就逃不了多远,而不你不同,你有极品真器飞行法宝,如果你没有极品真器飞行法宝,雍瑜儿的风车不可能追了半天还没追上你。雍瑜儿的风车是极品飞行真器,一般的飞行法宝在那风车下根本就跑不了多远。”

    叶默心里一惊,这个蒙琪好慎密的思维,自己只是随口的一句话,竟然暴露出这么多。

    叶默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蒙师妹,虽然你的心思很细腻,但是我肯定你想的还是太简单了。我们根本就不用试,我也知道你绝对无法将我带出凌岛,不但你无法将我带出凌岛,就是你自己也无法离开凌岛半步,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去试试看。就算是你师父不看着你,那个旺苍也会盯着你的。不过,我去劝你不用试,试了后反而对你更没有好处。我也不会去试,因为你的这个办法太差劲。”

    “啊……”蒙琪听了叶默的话,愣了一下。片刻之后,就颓然坐下,她知道自己的想法只是心里面的一些安慰,或者不愿意将事情想得太糟糕而已。现在叶默不留情面的提出来,让她恍然醒悟。

    (好吧,我先加更,再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