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一二六章 不惜一切代价

第一一二六章 不惜一切代价

    让丹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很多想要继续寻求叶默炼丹的人都得到一个消息,那就是刚刚夺得丹王大比第一的叶默在自己的住处闭关了,听说是要冲击元婴后期。

    而且他还请万阵门的门主纪禀布置了一个八级防御大阵,可以说现在的丹城除了丹会和城主府,就是叶默这个小院的防御等级最高了。一个八级的防御大阵,还有两名凝体修为的手下,不要说这里是丹城,就算不是丹城,也没有人敢上门寻事。

    此时很多人都似乎明白过来,为什么叶默在丹王大比结束后,要说一年后在墨月之城才有织神丹出售了,原来他要闭关冲击元婴后期。以他现在元婴五层的修为想要修炼到元婴七层,就算是资质再好,一年时间估计也有些够呛。

    ……

    叶默在丹城闭关冲击元婴后期,最郁闷的莫过于雷云宗的田极了。倒是无极宗反而没有了消息,可是田极铁了心要杀掉叶默,为他的徒弟田傲风报仇。

    此时在丹城雷云宗的驻地,几名凝体修为以上的长老,甚至连两名化真修士和副门主都在。

    因为叶默的身份问题,雷云宗已经有部分长老对是不是一定要杀叶默有了摆动。

    “这已经不是为傲风报仇的事情了,现在傲风是叶默杀的,任何人都知道,如果我们因为叶默的身份就放弃报仇,我雷云宗以后也不要在南安洲立足了,更不用说自己是九星宗门了。”一名面白无须的修士站出来冷冷的说道,此人赫然是一名乘鼎修士了。

    “我同意钟长老的话,更何况我们一直在追杀的林异半和徐彤现在也跟在了叶默身边,如果我们不杀叶默,还如何立足南安洲?如何在九星宗门抬起头来?”一名同样是乘鼎修为的长老立即附和这名无须修士的话。

    雷云宗的副门主姜建瓯点了点头,叶默杀了田傲风的事情,现在估计已经有很多人都猜测到了。而且他还是金丹试名碑的第一名,甚至他的名字还在横着的白玉石碑之上。

    如果雷云宗因为叶默现在的身份地位就放弃了对他的追杀,雷云宗确实是声势大跌,这已经不是为田傲风报仇的事情了。

    “无极宗那帮缩头乌龟,叶默杀了他们的第一核心弟子袁冠南,竟然现在连个声音都没有,真是不耻他们的所为。”那白面无须的钟长老忽然提了一句无极宗,显然对无极宗无声无息的做法很是鄙视。

    姜建瓯看了一眼那钟长老。淡声说道:“钟长老如果这样认为无极宗就大错了,我敢肯定无极宗比我们更想杀叶默。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和我们一样大张旗鼓的去做。”

    “姜门主说的对,无极宗的宗主阳费城,还有化真长老贺临都是善于心计之辈,现在袁冠南被叶默所杀没有人知道,他们更是不可能声张。所以他们不和我们一起杀叶默。是因为根本不想得罪丹城的城主和万阵门的纪禀。”此时又有一名长老附和着说道。

    那面白无须的钟长老冷声的说道:“要是按照罗长老你这么说,那无极宗还不是做缩头乌龟,不敢报仇而已。”

    “哼,钟长老,人家不想得罪丹城,不是想要做缩头乌龟,我敢肯定,无极宗的门主比我们更想杀了叶默。只是他不需要明着杀,只要暗地里来就可以了。”那罗长老毫不犹豫的一句话堵回去。

    见钟长老还要说什么。姜建瓯摆了摆手说道:“罗长老说的没错,他们想要杀叶默的心情不会比我们差,所以这点不用怀疑。”

    “我们是不是可以放出叶默杀了袁冠南的事情,这样的话无极宗就可以和我们联手了?”一名凝体修士小声的提议道。

    “不用。”姜建瓯一摆手说道:“对我们来说只要杀了叶默就可以,无极宗杀了也是杀了,我们杀了也是杀了,这无关紧要。一旦我们暴露了无极宗,反而让叶默多了一些提防。还有,之前提议的去墨月之城闹事就不用了。只要叶默没死。我们是不能去动他的地盘的。还有月奇超站在他的后面,我们不得不提防一二。更何况在叶默去丹会炼丹之前和清梦斋的善冰岚谈了好久,可见清梦斋对叶默也有很大的好感。”

    ……

    无极宗似乎真的没有要拿叶默怎么样的意思,早就撤离了丹城。不过正如姜建瓯所预料,无极宗的宗主阳费城此时却一脸阴沉的看着几名无极宗的长老。

    叶默杀了无极宗的天才弟子袁冠南,竟然有长老说不能找叶默的麻烦,这真是岂有此理。

    似乎明白阳费城的意思,一名乘鼎修士站出来说道:“叶默气候已成,想要明着杀他显然已经不现实。雷云宗这么做迫不得已,我们却不需要。不过他有墨月之城,虽然我们无法直接对付墨月之城,他总会回到墨月之城去。我有两种办法,一是我们一边看住叶默,只要等他回到墨月之城,就暗中下手,区区一个元婴修士,就算是他身边有凝体护卫,我们要杀他也是轻而易举。”

    阳费城点了点头说道:“冯木容,你继续说。”

    那叫冯木容的乘鼎修士不慌不忙的说道:“第二,叶默来南安洲没有多久,那宁轻雪似乎也拜在‘飘渺仙池’时间不长,我想是不是他们本来就来自同一个地方?我们只需要查查还有那些人和叶默熟悉的,甚至是关系非常好的,然后从这些人下手。既然是报仇,就不用管手段了。”

    阳费城点了点头,“不错,这个办法很好,冯长老,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但是不要透露半点关于叶默杀了袁冠南之事,至于袁冠南被杀的事情现在也暂时不要调查了。那叶默擅长隐匿,想要在丹城守住他估计不大现实。”

    “是。”冯木容抱拳说道:“其实我已经让人去调查了,结果已经查到,只是现在还没有传递到我这里来。”

    不等阳费城说话,旁边的一名化真修士立即挥手说道:“马上就将结果传进来。”

    “是,贺师叔祖。”那乘鼎修士说完后,马上发了一道讯息出去,片刻之后,一道传书飞剑就落在了他的手上。他稍微看了一下那飞剑上的传书后,立即躬身说道:“当初和宁轻雪一起的还有四名女子,其中洛素素和唐北薇去了九星宗门玄冰派,而云紫衣和落霏去了七星宗门剑谷。”

    阳费城皱了皱眉头,忽然说道,“立即备礼物去这两个门派,将这四名弟子说给我无极宗的核心弟子。给玄冰派送上一颗‘真灵丹’外加一条灵脉,至于剑谷就辛苦贺师叔一趟了。”

    还在开会的几名长老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门主的开价太高了,整个无极宗也只有一条中品灵脉,外加六条下品灵脉,这一下就送出去一条灵脉。这个聘礼简直是史无前例的,更何况还有一颗‘真灵丹’。‘真灵丹’可是天级九品丹药,劫变修士晋级化真需要的丹药,可以说一颗就可以值一个七星门派了。

    不要说一个袁冠南,就是几个袁冠南也不一定值这个价钱啊,而且这个价钱还不是直接要叶默的命。可是现在门主阳费城和化真长老都铁了心要杀叶默,其余的长老就算是想反对,也不敢说出来。

    连这种珍贵的东西,门主也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就送出去了,显然已经对叶默恨之入骨,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了。至于让贺临这个化真修士去剑谷,完全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显然一个化真修士降临七星宗门,那七星宗门哪里还有反抗的余地?

    ……

    叶默显然不知道雷云宗和无极宗在做什么,此时他已经离开丹城数十万里地了。

    因为轻雪留在了丹城,为了以防万一,叶默还特意的请纪禀帮忙布置了一个八级防御阵法。

    大铸山距离丹城不算近,但是相比起偌大的南安洲来说也不算是远。就是叶默也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到达距离大铸山最近的一个村镇莽山镇。

    此时叶默带着九变,幻化成了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男子。这一带已经是灵气不是很充裕的地方,来往的修士最高的也不过是元婴修为,所以叶默戴着九变,也不怕被人认出来。

    叶默进入莽山镇后,才感觉这里的建筑和人气简直根本就不匹配。很多的建筑都是很豪华,甚至很讲究,可是人却并不多。绝大多数还是一些炼气和筑基修士。就算是金丹修士也不多,至于元婴修士,他只能偶尔看见几个而已。

    为了让自己不显得特殊,叶默将自己的修为显示在了筑基后期。

    叶默只知道靳芷姮的爷爷靳先贵来大铸山寻找药王灵脉后,就没有再回去,至于是不是陨落在了大铸山,叶默也不知道。

    大铸山方圆数万里,叶默知道在这数万里的地方寻找一个灵脉的所在地,显然是困难无比。虽然他反复询问过靳芷姮,可是靳芷姮当时太小,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且当年和靳芷姮爷爷一起去大铸山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所以想问别人,也没有地方去问。

    “朋友是去大铸山寻找上古遗迹吗?”叶默刚进入莽山镇,一名尖嘴猴腮的筑基修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蹿到叶默面前小声的问道。

    叶默心里一愣,难道大铸山的上古遗迹满大街的人都知道了?这样他还寻个屁。

    在一个叶默都没有注意的角落,一名普通的金丹修士看见叶默后,顿时脸现喜色,立即转身若无其事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