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一零五章 叶默必死无疑(贺archicad赏加更)

第一一零五章 叶默必死无疑(贺archicad赏加更)

    方种师愣愣的盯着惊喜不已的宁轻雪和黄芊,正想询问一下,在一边和‘飘渺仙池’几位长老说话的师父忽然站了起来,并且告诉他,必须要马上回到雷云宗看台那边去。

    只要看看师父的脸色,他就知道应该不是小事,方种师也只能很是无奈的站了起来,有些不舍的跟随师父离开。

    方种师和他师父刚刚离开,宁轻雪的师父郑柯茵脸色就沉了下来,她盯着宁轻雪冷声说道:“轻雪,刚才方种师和他师父在这里我就没有说了,你知道你刚才的行为是多么恶劣吗?难道我‘飘渺仙池’就是如此没有教养的一个宗门不成?”

    因为叶默成功而满是欣喜的宁轻雪听了师父的话顿时愣住了,一会后她才反应过来,站起来对师父行了个礼恭声说道:“师父,我是有丈夫的人了,你还要说那些话……”

    “放肆……”郑柯茵没等宁轻雪的话完全说完,就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冷声说道:“从现在开始,如果你再敢提你什么有丈夫的人了,我立即废了你。我‘飘渺仙池’从来不缺天才弟子,更何况你还算不上什么天才。方种师的事情,你同意也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宁轻雪愣住了,师父一直以来对她虽然很严厉,可是从未如此不讲道理过。那方种师虽然是天才,可是‘飘渺仙池’也是八星宗门,有必要这样巴结他们吗?甚至连门派弟子的幸福都不管了?

    “什么事情。”虽然郑柯茵压抑了自己的动作,可是‘飘渺仙池’的几名长老依然发现了,其中一名长老很是不满意的沉声问道。

    宁轻雪此时已经冷静下来,她对师父和那名长老恭谨的行了个礼,不亢不卑的说道:“我就是有丈夫的人了,就算是你们马上杀了我,我也不会去什么雷云宗。丹王大比之后,我就要和我丈夫离开‘飘渺仙池’……”

    “哼……”那名长老忽然冷哼一声,宁轻雪的话陡然止住,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显然刚才已经被那一声冷哼伤到了内腑。

    黄芊连忙扶住宁轻雪。惊慌的看着那名长老和宁轻雪的师父,一个字都不敢说。

    宁轻雪的师父就要动手,‘飘渺仙池’的副门主冷声说道:“在丹城丹王大比之上这样成何体统?有什么事情回到门派再说。”

    “是。”郑柯茵和那名长老立即躬身应道,不再说话。

    那副门主看了一眼宁轻雪,忽然说道:“门派提供给你们最好的修炼资源和保护。当门派需要你们出头的时候。我也不希望你们拒绝。更何况方公子人中龙凤,也不至于贬低了你。这件事现在不要再提了,反正也不急于一时,等到回门派之后再说。”

    黄芊却松了口气。只要回门派之后再说,那轻雪姐应该没事了。虽然她很想告诉门主和长老,那个洛小默就是轻雪姐的丈夫,可是她看见门主几人阴沉的脸色后,就再也不敢说话。万一门主恼羞成怒。再惹出什么事情来,那可就糟了。更何况那个洛小默现在已经成名了,还不知道对轻雪姐怎么样。万一不是轻雪姐想的那样,那可就糟糕了。

    ……

    方种师和师父急匆匆的回到门派的看台,却发现几名长老甚至还有一名劫变巅峰太上长老脸色也是阴沉无比。

    “怎么回事?”方种师下意识的问了出来,他在雷云宗地位不一般,所以虽然他的修为很低,但是这样问话却并不显得突出。

    “杀害傲风的凶手已经找到了,只是现在还没有办法对他动手……”一名乘鼎修为的长老沉声说道。

    方种师立即惊声问道。“既然找到了,为什么没有办法动手?难道对方也是九星宗门的核心弟子?就算是九星宗门,他杀了我雷云宗的核心弟子,也必须要偿命啊。”

    几名长老阴沉着脸,没有说话。方种师却更是不明白了。在南安洲无论是谁杀了傲风师弟也必须偿命。就算他老爹是化真修士也不行,可是为什么门内的几名长老脸色如此难看?

    “因为杀傲风的凶手很有可能就是台上参加比赛的那个洛小默。如果真是他,以银月城主的性格,我们是绝对不能动他的。”一名雷云宗的虚神修士回答了田傲风的话。

    “什么?”方种师和他的师父雷啰几乎同时震惊的叫了出来。

    那名虚神修士继续解释道。“傲风的师父田长老已经调查到确切的消息,台上参加丹王大比的洛小默真名其实叫叶默。来自北望洲……”

    “啊……”方种师听到叶默这两个字,脸色立即苍白起来,他明白了宁轻雪说的话,自己不配和叶默比。当时他以为宁轻雪只是故意为了贬低他,这才这么说,后来他听说叶默就是炼制出‘织神丹’的修士,心里愈发有些不安,但还是感觉宁轻雪在故意骗他,因为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叶默在北望洲,而宁轻雪在南安洲的‘飘渺仙池’,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交集。

    而现在他听到洛小默就是叶默,再联想到宁轻雪之前观看比赛时候激动的心情,甚至她将她自己的手心掐破了都不知道。如果到现在他不明白洛小默就是宁轻雪说的那个人,他可以死了算了。

    那个叶默竟然如此强大,如此逆天,方种师感觉自己的心情一下坏了起来。至于田傲风是叶默杀的这件事,早就被放在了后面。

    几名雷云宗的长老看见方种师苍白的脸色以及难看之极的表情,都以为方种师是在为田傲风伤心,倒也没有在意。有一名长老甚至还安慰了方种师一句。

    方种师回过神来,知道自己的表现有些不大正常,连忙问道:“是怎么查出来那个洛小默就是杀了傲风师弟凶手的?”

    那虚神修士继续说道:“叶默从北望洲过来的时间和傲风被杀的时间吻合,而且他从漠海城到南安城必须要经过无心海。我们没有查到他使用传送阵的记录,他应该是坐船的。而且他到了漠海城后,曾经和三名金丹后期修士出海一趟,那三名金丹修士其中有两人是金丹九层,当时他也是金丹修为。但是那以后他和那三名出海的修士都没有了消息,我们也没有找到其余三名修士的下落,很有可能都被叶默杀了。”

    “他这么厉害?”方种师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一个金丹修士杀了三名金丹后期,确实不简单。这种修为和实力几乎不比他方种师差了。

    其中一名长老冷声说道:“如果他不是这么厉害,也没有办法杀了傲风。”

    那虚神修士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他坐船的时候应该是改名莫影,这个名字正好和叶默的名字倒过来念谐音。而之前在船上和傲风有矛盾的修士恰好是莫影,这和我们以前定下的凶手是同一个人。加上他刚到南安洲,也不知道我雷云宗的实力,大胆之下竟然敢杀了傲风。”

    说到这里,那虚神修士看了一眼台上的叶默,继续说到,“他到了南安城后,还去过‘有道法宝’购买过一件护甲和一件灵宝‘匿沙’,还赏了一名女修很多灵石。之后他又去过试名碑广场试名,可疑的是他的实力竟然没有留下名字。而当晚我们雷云宗在南安城寻找凶手的时候,他连夜逃出了南安城,恐怕当时凭借的也是‘匿沙’。”

    那虚神修士的话说到这里,根本不用继续解释,也不用继续调查叶默后面的事情,方种师也明白叶默显然是凶手无疑了。

    就算是叶默在这里听见了这番话,也会大大的佩服此人的分析,虽然他说的不是百分之百正确,可是九成已经接近了事实。

    “可是现在那叶默气候已成,想要杀他恐怕不易。”方种师的师父雷啰皱着眉头说了一句。

    一名灰衣老者站起来恨声说道:“无论他是谁,就算是丹城的城主,杀了傲风,我也要将他挫骨扬灰。”

    他就是田傲风的师父田极,当初得知田傲风被杀的时候,甚至口喷鲜血,可见田嗷风在他心里的地位。

    此时一名中年修士也站出来说道:“田师兄,那叶默杀了我门核心弟子田傲风,显然是要偿命的,可现在正如雷师弟所说的那样,他气候已成,想要简单将他斩杀估计不易,丹城也不是现在的雷云宗可以抗衡的。我想他叶默总不可能一辈子留在丹城,他总有出去的时候,现在我们已经有人去查他离开南安城的去处了,一旦查实,我们就守住他要去的地方,总有机会杀了他。”

    这中年修士是雷云宗的副门主姜建瓯,他说了话后,就是田极也只能暂时忍住心里的怒火。因为他们都知道,想现在冲上台去杀叶默,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几人沉默了没有一会时间,一道传书飞剑就落在了那中年修士的手上。

    他打开看了看,立即就冷笑着说道:“那叶默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