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千九十八章 神一般的修士

第一千九十八章 神一般的修士

    “轻雪,雷云宗的方公子你原来就认识的,这位是方公子的师父雷啰前辈,以后你需要多……”

    那中年女修的话还没有说完,宁轻雪就站起来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对不起,师父,我是有丈夫的人了,至于别人我认识不认识都无关紧要。”

    宁轻雪虽然对师父很尊敬,她知道没有师父自己不会有今天。可是今天师父的话已经触到她的底线了,如果不是已经看见了叶默,她的情绪说不定会更糟糕。

    那中年女修脸色一沉,立即就要发作,不过她看了看不远处坐着的几名‘飘渺仙池’的长老,硬生生的忍住了自己的怒火。

    之前自己的这个弟子虽然平时话不多,可是从未像今天这样直接抵触自己的,看样子自己管教的太松了。

    宁轻雪资质虽然不错,不过在‘飘渺仙池’也不是资质最好的那几个人,她之所以在‘飘渺仙池’有名,更因为她南安十美的名头。可以说这个名头对修士没有任何帮助,充其量只是一个花瓶名头而已。

    ……

    同样关注叶默的不仅仅是宁轻雪,碧丹宗的邱雪也是紧紧的盯着叶默,别人不认识叶默,她可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叶默。当初在‘沙原药谷’里面,叶默还送了几颗‘青蕴丹’给自己和师妹两人,没想到今天会在丹王大比的地方看见他。而且他竟然是一个七品灵丹师,不但如此,此刻的他还是一个元婴修士了。

    在丹王大比广场一角的真鼎派,此刻同样有三名修士惊喜的看着叶默。

    “郭师兄,我看见叶大哥了,他竟然还是一个七品灵丹师……”丁玲一脸欣喜的说道,语气兴奋无比。

    郭祈钒只知道点头了,此时他已经是元婴修士,而这一切都是叶默帮忙的。他心里同时暗自说道。我就知道叶兄这种人绝对不会在陨真殿出事情,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

    “可是,叶大哥杀了地魔宗的柴空,现在柴空的师父也在这里,他会不会认出叶大哥?万一叶大哥被认出来,可就完了。”燕七看见叶默一样的欣喜,不过他很快就想起了在‘沙原药谷’,叶默杀了柴空的事情来。当时在场的人那么多。叶默的画像肯定会被有心人传到地魔宗去的。

    事实上,地魔宗的一名虚神后期修士已经看见了叶默,他手里拿着一个玉简盯着叶默恨声说道:“杀我弟子柴空,门人顾一成,今天总算是让我找到你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他竟然还是一个七品灵丹师?”天衍宗的王普一脸震惊的盯着叶默。当初他在‘沙原药谷’想要杀掉叶默,结果追丢了。没想到再次见到叶默的时候,人家已经是七品灵丹师,还是元婴修士了,早已将他丢出去几条街。

    而坐在贵宾席上的莫有深却脸色阴沉的盯着叶默,他想不到叶默竟然来到了南安洲,而且还成了一个七品灵丹师。

    “如果我让你走出了丹城,我就是畜生。灵丹师又如何,我要你死也是踩死一只蚂蚁而已。”莫有深脸色狰狞的盯着叶默。他现在想的是怎么干掉叶默。至于叶默能不能在丹王大比中得到名次,他毫不在意。一个七品灵丹师要是在丹王大比当中得到名次,那才是怪事。

    同样的一幕还发生在雷器宗,一名金丹大圆满的修士盯着叶默对旁边一名虚神老者说道:“师叔,就是此人,我三株‘五彩莲’,被他强行讹走了两株。此人是北望洲的修士,没有想到竟然来到了南安洲,还要参加丹王大比。实在是太猖狂了点。”

    如果叶默在这里。肯定可以认出这名修士就是在‘沙原药谷’遇见的那个黄玉山。

    那虚神修士扫了叶默一眼,冷声说道:“玉山。不要声张,‘五彩莲’的事情非同小可,不要弄得人尽皆知,到时候我们找个无人的地方做了他就算了。”

    “师父,就是此人救了我,只是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而已。没想到他叫洛小默,还是一个七品灵丹师。”擎海派的一名修士却很是感激的看着叶默,如果不是叶默,在‘沙园药谷’他就被黄卓和蔡士彰杀了。而当时叶默拦住他们,只是询问了南安十美中的洛素素而已。

    叶默知道他以原来的面目上台参赛丹王大赛,会被很多人认出来,只是他肯定想不到,会一下就多了这么多的仇敌。

    丹城的副城主沈砚青还在评判台上报着名字,不过已经报到最后几人了,“雨丹门,二品古溪丹王劳奚,散修三品有语丹王宗师道……天药湖,四品生亭丹王季邮亭,清梦斋,四品清蝶丹王清蝶……丹城,五品半仙丹王徐半昌。”

    报完徐半昌后,沈砚青没有继续报下去,而是说道:“以上的五百六十一名丹王和丹师,将代表我们南安洲丹界的最高水平,参加本届丹王大赛。下面请我们丹城的月城主说话,同时宣布第一道参赛试题。”

    沈砚青下去后,叶默倒也稍微放下了心,毕竟这次参赛的最高水平只有五品丹王,而且还只有徐半昌一个人。就算是自己拿不到第一,拿个第二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月奇超看起来比沈砚青还要年轻些许,中年的模样,和沈砚青一般,穿着一件灰色的修士服。身形不高,稍瘦,为人表面看起来甚至比沈砚青还要和善许多。

    可是叶默知道这只是表面现象,自从他看见了费赐江后,就知道绝对不能以一个人的长相来判断这个人的性格。

    月奇超走到评判台的最前面,还没有说话,广场上所有的修士都开始鼓起掌来。月奇超可以说是整个南安洲修士能知道的丹界最高存在,仅有的两名七品丹王之一。或者在南安洲还有其余的高级丹王,可是无论是任何人,想要炼丹的话,能找到的最高丹王就是月奇超和沈砚青两人了。

    八品以上的丹王或者有,可那只是传说当中,人家不会现世。更不会帮人炼丹了。

    月奇超的话和他的长相一般,不急不慢,他对鼓掌的修士抱了抱拳说道:“我南安洲的修士都知道,南安洲的修真水平在整个洛月大陆处于第一的位置,按理说我们的炼丹水平也应该处于第一的位置。可是事实上是修真水平远远不如我们的北望洲,已经做出了让整个洛月大陆炼丹界瞩目的成绩。”

    说到这里,月奇超故意停止了一下,果然广场上因为这句话的喧哗变得更大了。他等众人的喧哗过后。才用手压了压声音继续说道:“众所周知,我们修士在形成元神之前,最重要的并不是丹田,而是神识。而整个洛月大陆,也没有提供给元婴以下修士神识修复的丹药。我们的神识受伤了只能用‘引神草’,或者是类似对神识有用处的灵药。可惜的是直接使用这种药材的利用率太低,甚至不足十分之一。不但造成了药材的浪费,而且还没有什么实际效果。”

    “无数年来,无数的丹师想要将类似‘引神草’这种修复神识的灵草入丹,可惜的是从未有人成功过,可是……”

    月奇超忽然大声起来,“北望洲已经有一名天才的丹师将‘引神草’入丹了,并且炼制了修复神识和神魂的四品灵丹‘织神丹’。‘织神丹’材料并不珍贵,所有的修士都买得起。可以说他做出了让整个洛月大陆修真界尊敬的成绩,他填补了修真的低级神识丹药的空白,‘织神丹’的面世,将有无数的修士受益。

    每一个修士都是从金丹元婴走过来,每年在洛月大陆因为神识受伤就此无法继续修炼的修士不计其数,‘织神丹’将让这些修士不再因为神识受伤就此了断修仙之梦。所以对这名创造出‘织神丹’的天才修士,我月奇超给他施个礼,我心甘情愿。”

    说完,月奇超竟然真的对着北方恭敬的鞠了个躬。而台上的那些参赛丹师和评判因为月奇超的动作。纷纷对北方鞠躬。就连很多观看比赛的修士,也都跟着鞠躬。

    叶默无奈之下。也只能给自己鞠了个躬。只是他的心里除了尴尬,更多的是惭愧。相比起丹城的城主月奇超,他感觉自己的思想实在是太狭隘了。他只是将‘织神丹’抓在手里,想要发财而已。

    月奇超这种修士,才是真正的高人啊。

    顾旻潜和靳芷姮都激动的有些发抖,就连远远站在广场上的景瑛璃也激动不已。虽然他们都知道叶默创造出‘织神丹’会引起很多的关注,可是没有想到丹城的城主月奇超会如此在意‘织神丹’。

    琴慕心看着叶默,心里竟然也充满了自豪。那个创造出‘织神丹’的修士就在这里,而且还是和自己一般,都来自北望洲。

    “真的将‘引神草’入丹,炼制出‘织神丹’了?”

    “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对了上次湖旻丹王还拿出一个‘织神丹’的丹方来着。”

    “那人是谁啊?应该是一个大门派的核心弟子吧?肯定是天才中的天才。”

    “要是我也认识这种天才就好了。”

    ……

    此刻无论是赛场上的丹师,还是广场上的观众,都议论纷纷。都想知道,那个创造出‘织神丹’的修士是谁。

    月奇超伸手又再次压了压,然后说道:“我知道大家都很想知道那个修士是谁,其实我可以告诉你们。他配出‘织神丹’丹方的时候是不是丹王我不知道,可是我却知道,那个时候他才是筑基修士,而且还是一个散修,他的成就完全靠自己的努力得到。更为难得的是,他创造出‘织神丹’只是在一次炼丹比赛当中,用的还是筑基真火。我已经向北望洲发出了邀请,想邀请这名天才丹师来到丹城,只是现在还没有消息回传过来……”

    现场再次轰动起来,炼制出‘织神丹’的修士竟然只是筑基,而且还用的筑基真火,天下真的有这种神一般的修士?

    “是谁?”

    “他叫什么?”

    此刻所有的人都想知道,这个神一般的修士叫什么。

    (贺处女座雪色、wdsh淡如水赏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