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千六十四章 灭门的原因

第一千六十四章 灭门的原因

    “是“烟雾芝兰”不过数量倒是不少呢,还有十几株。”刘曼香和京欲阗显然已经看见了在十几株“烟雾芝兰”刘曼香主动停了下来,对京欲阗说了一句,那个意思很明显,就是这些灵药要不要动手。

    京欲阗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叶默,对刘曼香点了点头,显然叶默只有元婴四层的修为在他的眼里还不算什么。不要说他已经是元婴五层的修为,就是刘曼香也有元婴一层修为,他们两个人根本就不惧叶默区区元婴四层。

    不过他显然也没有打算强取,只是看了看愣在一边表情有些奇怪的叶默说道:“这位朋友,这个蛮牛兽我们一起灭掉,这里十几株“烟雾芝兰,我们正好平分,你看如何?”

    区区一个五级蛮牛兽,那是根本不需要元婴修士联手,就是刘曼香也可以随手灭掉。

    叶默的拳头已经握的有些发白了,他眼角甚至都有了红色的血丝,原本已经暴走的愤怒在京欲阗说出这句话后,他反而平静了下来。

    既然遇见了京欲阗,他就绝对不能让他再走,他必定要冷静下来,防止让这个家伙从眼皮底下溜走。否则的话,他要再去东玄洲还不知道要多久。

    见叶默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京欲阗皱了皱眉头。

    “你身边的这个女人老子看中了,给老子用用,至于你这个垃圾……”叶默扫了一眼刘曼香语气带着冷笑着说道。

    和他预料的一般,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京欲阗立即就暴跳起来。哪里来的家伙,只是区区一个元婴四层而已,竟然连自己的女人也敢打主意。

    怒火同样的瞬间就冲上了京欲阗的脑门,他手一扬,六道带着闪闪寒光的飞刀已经被祭出。

    叶默看时,却发现这竟然是一组飞刀,这六把飞刀每一柄都是一件极品灵器,而六把飞刀组合在一起,竟然不下于一把下品真器。

    这六把飞刀被京欲阗一祭出,立即就在空中快速的伸展,转眼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刀幕,将叶默完完全全的笼罩起来。

    站在一边观看的刘曼香看见这六把飞刀后,眼里露出一丝羡慕,转而就冷冷的看着叶默。

    京欲阗的厉害全部在这一套刀器上,他的这一组飞刀不但相当于一件下品真器,而且在对敌的时候,还有更为重要的束缚作用。这组飞刀有一个特性,一旦组成刀幕后,在刀幕中的修士将被刀幕束缚住,很难挣脱出来。

    更不要说眼前的这个修士比京欲阗还要低一个层次了,所以在刘曼香的眼里,京欲阗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当自己的这一组飞刀已经幻化成为刀幕将叶默完全罩住后,京欲阗刚才愤怒无比的情绪竟然有些缓和下来。他甚至怀疑对方熟悉自己,否则怎么知道自己在动怒后,会不顾一切的拿出杀招?好在对方终于如愿以偿了。

    如果是别的修士,叶默跟本就不屑用这种手段来激怒对方,但是他和京欲阗的仇恨太深了。当年京欲阗才元婴一层,还是灵药累积起来的,这才几十年过去,他竟然已经是元婴五层了,这让叶默有些担心。

    修真界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就拿他自己来说,当初不也是一个普通之人,现在甚至可以秒杀同阶。所以他一点也不敢小看数年不见的京欲阗,因为他绝对不能让此人逃走。

    可是当叶默看见京欲阗的出手后,他暗自摇了摇头,果然还是灵药累积起来的。这一出手,叶默就知道,这家伙完全凭借着这一套刀器说话,本身的真元和神识根本就不值一提。

    就算是博容在这里,叶默估计他都可以从京欲阗手下逃生,更不用说遇见了自己了。

    叶默不等那飞刀的光华和刀幕席卷开来,他的“紫銊,已经祭出。如果面对吴预那种修士,他第一刀还有可能是“幻云束元刀”可是京欲阗和他实在不是在一个档次上面,相差的太远了点。

    “幻云飞旋刀,被叶默劈出后,刚才还将叶默笼罩住的飞刀刀幕就好像破布遇见了利刃一般,立即被戳的千疮百孔,犹如一个肥皂泡一般的消失不见。

    “咔嚓”的几声脆响,悬浮在叶默头顶的那六把飞刀在瞬间就被紫色刀气卷走,那些卷走的飞刀全部撞击在一起,“叮当,作响。而作为那些飞刀灵器的主人京欲阗此刻竟然也没有办法控制。

    京欲阗只是呆呆的看着被紫色刀芒卷走的飞刀,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又是一道长长的紫色直接劈向了他的丹田。

    “噗”的一道血箭喷出,京欲阗身上闪现出一道血痕,而一个惊恐不已的小小元婴竟然被叶默这一刀给直接劈了出来。

    那元婴刚一逃出来,立即就被紫色的刀气搅成了碎末。

    失去了元婴的京欲阗呆滞的看着叶默,如果这事情不是发生在他的眼前,他根本就不会相信,自己一个元婴五层的修士在一个元婴四层的修士面前没有经过三招就被灭掉了元婴。这不是相差大,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面的。

    元婴一灭,等于他的修为全部完了,而且就算是对方不杀他,他也只能到此为止。

    “你,你……”京欲阗有心想要说出一两句威胁或者求饶的话来,可是他你了半天,半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对方连他的元婴都灭掉了,哪里还会怕他威胁,又怎么会在意他的求饶?此时他最恨的人竟然是刘曼香。刚才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根本就不会在意这几株“烟雾芝兰”现在好了,竟然为了区区几株五级灵药惹祸上身。

    刘曼香此时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京欲阗憎恨上了,再说就算是知道了,她也顾不上了。她更是惊恐的看着叶默,知道这次是实实在在的撞着铁板了。

    对方只是三下五除二就将京欲阗的元婴灭掉了,要动她一样的是轻而易举。她下意识的就想退后,却发现叶默冷眼看了她一下,寒声说道:“如果你敢退后半步,我就一刀劈了你。”

    刘曼香打了个冷战,却再也不敢退后半步,只是脸色卡白的快速思考着对策。

    叶默没有理会刘曼香,他讥讽的盯着京欲阗说道:“你的修为爬的很快啊,当初老子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还是元婴一层的修为,现在都已经是元婴五层了。可惜了,还是你那个便宜老子用丹药堆积起来的,中看不中用。我真是想不通,你这种垃圾竟然也能上到第五层。”

    “你,你认识我?”京欲阗此时才有些醒悟过来,对方竟然认识他,这样说来,对方要杀他,也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和那十几株“烟雾芝兰,了。

    “这位大哥,我愿意陪你,我和这姓京的在一起,早就烦透他了。如果大哥愿意的话,我马上就……”刘曼香强忍着内心的害怕,眼里露出一些强作的媚色来。并且手一带,她的上衣就好像没有系紧一般,偏向了一边,露出一大块耀眼的白色出来。显然,无论刚才叶默说要了她是不是真的,她都打算这么做了。

    京欲阗虽然人品垃圾,可是看见自己的女人在别人面前卖弄风骚,气的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叶默看都没有看刘曼香,而是冷冷的盯着京欲阗寒声说道:“姓京的,我师父洛影从不外出,你又是从什么地方得知她的?”

    “你是神药门,神药门……”京欲阗呆呆的看着叶默,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叶默要杀了他,而且还如此仇恨了,原来竟然是神药门的余孽。

    还有一点叶默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了自己的师父洛影,西流门竟然将神药门给灭掉了,灭门啊。

    明白了叶默为什么要杀自己的京欲阗忽然指着刘曼香恨声的说道:“是她,是这个贱人,她来到我西流门告诉我父亲说神药门得到了一个药鼎,那个药鼎能让灵丹师炼制出来天级丹药。而且她还告诉我,说神药门的洛影绝色无双,甚至还带来了洛影的画像……”

    “你,你说谎,是你父亲觊觎神药门的药鼎,你觊觎洛影师妹,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为了不让你们杀,我在西流门竭尽屈辱,我为的就是给神药门报仇,今天总算是有这个机会了。”刘曼香更是声嘶力竭的反驳京欲阗。

    虽然叶默现在带着“九变”可是刘曼香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叶默了,她实在想不通怎么可能在这里见到叶默,对方还如此高的修为?

    “哈哈,我说谎。”京欲阗虽然身上到处都是血迹,可依然在哈哈大笑,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也没有指望叶默能饶他。

    他一边狂笑一边厉声说道:“刘曼香,你说神药门有一个药鼎,事实上我们只是得到了一个药鼎的盖子而已,那个药鼎根本就是后来仿制的。你为了得到一颗“凝婴丹”连自己的师姐和师门也出卖,现在连我也一样的出卖,我算是认清楚你了……”

    刘曼香根本就不等京欲阗继续说下去,飞剑随手就祭出,带起了京欲阗的脑袋。

    叶默冷冷的看着这一对无耻男女对话,一言不发。而刘曼香杀了京欲阗后,对叶默露出一个有些讨好的笑容,转而有些激动的说道:“叶默师弟,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洛影师妹他还好吗?我,我……”

    激动之下,似乎连话都没有办法说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