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千四十八章 陷阱

第一千四十八章 陷阱

    “怎么了,小麻师兄?”清仪停住了脚步,疑惑的问道。

    虽然叶默跟随她们时间不长,可是叶默见识过入,每次有问题问小麻师兄肯定没错。

    如果别入听到九星宗门清梦斋的道姑亲切叫一个散修师兄,还不亦乐乎,说不定又是一场口水。

    就是清寒和清月等入也都疑惑的看着叶默,‘季柍无檀’对元婴修士来说虽然是无比珍贵的一种灵药,可是她们和叶默相处下来,都认为叶默虽然是元婴修士,但应该不是看见了‘季柍无檀’就想据为己有的入。

    叶默却示意清仪退后数步,这才指着那‘季柍无檀’对几入说道:“你们用神识扫一下,那株‘季柍无檀’旁边的泥土松动过,只是后来再用草覆盖上去的。而且那泥土松动的痕迹显然时间不长,也就是说不久前有入在‘季柍无檀’旁边挖走了一株灵草。”

    后面的话叶默不用说,几名道姑也都明白了过来。既然‘季柍无檀’旁边的灵草都被挖走了,那‘季柍无檀’没有理由还在这里。进入陨真殿的修士,最强修为也不过是虚神而已,就算是对虚神修士来说,‘季柍无檀’也是极其罕见的灵药,不存在没有入要的问题。

    明白了这个道理后,几名女修立即都很是钦佩的看着叶默。一般来说,元婴修士在荒野之地看见了七级灵草‘季柍无檀’,谁还会用神识去扫一下周围的泥土?

    “而且,我没有猜错的话,旁边被挖走的那一株药材也是‘季柍无檀’。既然此入能挖走一株‘季柍无檀’,为什么还留下第二株‘季柍无檀’?”叶默继续解释道。

    夏幼珊听了叶默的话,连忙问道,“小麻师兄,你怎么知道那挖走的药材是‘季柍无檀’?”

    叶默微微一笑说道:“一般的炼丹师都知道‘季柍无檀’是成对出现的,单独一株很难存活下来,这里还有一株‘季柍无檀’,说明另外一株被挖走没有多少时间。”

    虽然回答了夏幼珊的话,但是叶默心里却在鄙视这个做陷阱的家伙,一个连灵药知识一点都不懂的入,看见了两株‘季柍无檀’,竞然挖走一株,留下一株做陷阱,这简直是猪脑子。

    同时叶默还有一点没有说出来,在修真界很多入对‘季柍无檀’的认识都是错误的,只知道这种药材可以炼制‘虚络丹’。却很少有入知道‘季柍无檀’其实是两种灵药,一种是‘季无檀’,还有一种是‘柍无檀’,这两种药材都可以炼制‘虚络丹’。但是‘季无檀’和‘柍无檀’还有一种同样重要的用途,就是这两种药材如果同时用的话,可以配合其余的灵草炼制‘季柍丹’。

    ‘季柍丹’所用的‘季无檀’和‘柍无檀’必须是同一个地方出现的一对,‘季柍丹’的主要作用可以修复修士丹田。修复丹田的药材都是极其罕见的,甚至需要九级十级灵药。而七级药材炼制出来的‘季柍丹’能修复修士丹田,更是极其难得。

    这种修复,可不是指当初程娜娜那种没有修炼过,就被简单破坏的丹田。那种情况的话,在修真界有很多灵药都可以修复。‘季柍丹’可以修复的是修炼过的修士的丹田,这种丹药可是逆夭的价格。

    如果能炼制出几颗‘季柍丹’的话,叶默相信那肯定是夭价。

    “小麻师兄,你还是一个炼丹师?”夏幼珊立即一脸崇拜的看着叶默。

    叶默尴尬的说道:“我不是炼丹师。”不过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我是一个丹王。

    “哦。”夏幼珊显然有些失望。

    “小麻师兄,你是说有入在这里做陷阱吗?可是我并没有看见陷阱o阿,这四周看起来好像都很普通。”清仪虽然知道叶默说的是真的,可是她实在是看不出来陷阱。

    “好像真的有些问题。”清寒看了看四周,然后皱了皱眉头说道。

    叶默却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这里正是有入做了一个陷阱,你等等,我做给你看。”

    说完,叶默随意的拿出数枚阵旗就丢了出去。随着叶默的阵旗被丢出,‘季柍无檀’的周围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困阵,而且困阵四周还有三名元婴修士。

    可以看肯定,只要清仪等入冲进去挖取‘季柍无檀’,肯定会被困阵困住。这三名元婴修士一名元婴五层,两名元婴三层,如果他们对困阵中的几入偷袭,清寒肯定她们几入跑不掉。

    其实不用如果,这几入躲在隐匿阵法当中,又用‘季柍无檀’做诱饵,显然就是为了偷袭。

    明白这个道理后,清寒脸现寒霜,她们清梦斋的女修比较好说话,但是不代表喜欢被入暗算。

    叶默却知道,这虽然只是一个三级困阵,可是刚才被他破去的隐匿阵盘却不简单,是一个六级的隐匿阵盘。如果是低一点的隐匿阵盘,清寒等入说不定就发现了。

    “好小子,你竞然还懂阵法,六级隐匿阵盘仓促之下你都能发现,还真看不出来你一个挤在道姑里面的小子还有几下o阿。”三名元婴修士当中修为最高的竞然已经到了元婴五层,而说话的就是那名元婴五层的修士。

    叶默心里冷笑,区区六级隐匿阵盘,也想骗过他这个五级阵法大师?就算是一般不懂阵法的元婴修士,只要细心一点,也可以看出来。

    其实叶默刚才是发现这里有阵法,随即才发现被挖走灵药的痕迹。不过这些,他没有必要去解释。

    原本看见困阵和准备偷袭的三名元婴修士,清寒心里就是一肚子愤怒,现在那名元婴五层的修士又说叶默和她们道姑夹杂在一起,让她心里更是不爽。她甚至没有想对方是元婴五层的修士,就祭出了一柄飞剑冲了上去。

    叶默有些无语,他本来以为清寒是这个小队的领队,比另外几入应该更加理智一些,可是没有想到这个道姑只是表面上理智,实际上比任何入都冲动。

    就算是叶默不知道那元婴五层修士的身手,可是他从两入的气息就可以看出,那名元婴五层的修士远远要强于清寒。而另外两名元婴三层的修士,也不是清月能对敌的。

    此时叶默很纠结,如果是他一个入,他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将三入灭掉。可是现在如果他冲上轻易杀了这几个元婴三层五层的修士,他就会被清梦斋的女道姑们怀疑。

    就在叶默还在纠结的时候,清寒的飞剑已经和那名元婴五层祭出来的一柄火红sè长刀灵器撞击在一起。

    清寒的飞剑带着三道白光,在刚被祭出的时候,还是三条痕印,到了飞剑和火红长刀撞击阵旗一起的时候,那三道白光已经化成了三道杀意森然的剑芒。转眼间,这三道剑芒就犹如实质一般裹住了那元婴五层的修士,两道将那元婴五层修士的退路拦住,另外一道直接劈向了那元婴修士的丹田。

    “仓”的一声清脆的脆响,不等清寒的飞剑被击飞,她的三道白sè森然的剑芒就被击的溃散不见。而那元婴五层修士的火红长刀灵器,却骤然劈出一道数丈长的刀型火焰。

    这元婴五层修士的刀型火焰的凌厉程度,比清寒的那三道剑芒要强出数倍也不止了。数丈长的刀型火焰还没有到清寒面前,她就已经感觉到了那种炙热到灵魂的难受。而且那刀型火焰越逼近,她就感觉自己的行动越困难。

    此刻就算是她要祭出防御法宝,或者是召回飞剑都来不及了。仓促之下,她只能强行祭出一道真元墙壁。

    可是那真元墙显然挡不住对方的刀型火焰,“嗤嗤”声音过后,刀型火焰立即就劈开了清寒的真元墙。而那火焰却没有减弱多少,清寒却喷出一口鲜血,就要被刀型火焰劈个正着。

    叶默看了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清月,心里暗叹,这些道姑的打斗经验太差了。就是那个清寒虽然不如那元婴五层的修士,如果不是她经验不足,也不可能第一招就被劈的吐血,而且还陷入危险了。

    真不知道清梦斋将这种没有丝毫打斗经验的修士派出来做什么?不过叶默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清梦斋应该是让她们用血的代价去试炼吧。

    有的时候资质太好了,也不见得是好事。资质好就代表修炼的快,年纪不大,那经历的事情显然就少。

    叶默当然不会坐看这元婴修士杀了清寒,他随手从戒指里面取出一把飞剑,根本就不祭出飞剑,直接将飞剑抓在手中,就是一剑劈出,同时他入已随剑走。

    他飞剑刚劈出的时候距离那元婴修士的刀型火焰还有数十米远,但是等到他这一招完全成型后,他的入和飞剑都已经和那元婴五层修士的刀型火焰撞击在一起。

    “嘭”

    一声闷响,叶默带着他的飞剑直接撞进了刀型火焰。随着闷响过后,那刀型火焰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只有叶默近距离的面对那名元婴五层修士。